顏昌海:從「動車慘案」看中外不同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8月1日訊】2011年7月23日晚上8點50分左右,兩列車在溫州發生追尾脫軌事故,造成嚴重傷亡。中國政府對事故的處理方式,引起了廣大民眾的不滿和質疑。除了簡單對比一下事故的發生幾率,網民從9方面對中國和國外之間對相關事故的處理方式進行一番比較。

一、事故的發生幾率:除德國1998年6月有高速列車行駛在改建線上發生事故外,各國高速鐵路至今都未發生過重大行車事故,也沒有因事故而引起人員傷亡。日本新幹線更是1964年開業至今沒發生過死亡事故。

而中國「京滬高鐵」開通不到一個月就連續出現多次故障。2011年7月23日,在浙江溫州發生列車追尾事故,造成數十人死亡,近200人受傷治療——僅官方說法就有此數。

二、為應對事故最先出動的部門:在任何一個民主國家,發生此類事故,第一個行動的部門必定是救援部門,他們將最先得到指令並以最快速度趕赴現場,進行救援。而在中國,第一個行動的部門卻是宣傳部門,作為黨的喉舌,他們的任務是搶奪話語權,製造有利於特權階層的輿論氛圍。

三、事故的處理態度:在西方民主國家,面對此類事故,除了做好救援工作,就是詳細分析事故原因,明確責任,深入反思,吸取經驗教訓,力爭亡羊補牢。而在中國,政府除了草率、慌亂地處理事故外,更是不遺餘力的封住媒體和老百姓的嘴巴,掩蓋事故,推諉責任。

四、事故的救援安排:在西方民主國家,若有此類事故,出動的是訓練有素的專業救援隊伍,把握黃金時段,進行專業、紮實的救援工作。而在中國,則首先是領導作秀、瞎指揮,再則是出動對「忠誠可靠」的警察部隊,缺專業救援人員。

五、事故傷亡情況的發布:在民主國家,事故傷亡情況必是如實公開,想捂也捂不住,因為體制是公開透明的,任何人都沒有無故封鎖消息的權力和理由。而在中國,事故狀況遮遮掩掩,傷亡人數被列為高度機密,發布出來的傷亡人數往往是已經大幅減少的虛假數字。

六、事故證物的保護與追查:在民主國家,面對此類事故,除了極盡救援外,更是有力保護現場,為即將進行的調查提供有力保障,現場各類證據和遇難者遺體均得到妥善保護和處理。而在中國,竟做出迅速掩埋車廂的驚人之舉,企圖毀滅證據,部分遇難者遺體也可能隨之深埋地底,未得到應有尊重。而按照事故調查慣例,事故實體是研究事故原因的第一手實證。

七、事故的媒體報道:在任何民主國家,若發生此類事故,各類媒體早就炸開了鍋,各路人馬奔赴現場獲取第一手資料,事故報道迅速成為媒體頭條。有了媒體的自由報道,人民大眾了解事故真相,易如反掌。而在中國,各大媒體被所謂「中宣部」等部門嚴令噤聲,如欲報道也僅能用所謂「新華社」通稿。獨立的事故新聞報道想上頭條更是痴人說夢,百姓被蒙在鼓裡,有想知道情況的,也只能靠自己去找消息來源了。

八、事故的調查機構:在任何民主國家,發生此類事故,均有獨立的專業機構來進行獨立的調查,不受任何外力干擾。在中國,是發生事故的「鐵道部」自己查自己!既是運動員又自當裁判員!而這就是為何那麼快掩埋車廂的原因和理由。

九、事故的調查結果:在正常的國家,按常理,如此重大、嚴重的事故難以一時半刻迅速得出準確結論,必須經長時間調查才能得出結論。在中國則完全不同,事故是8點多發生,10點鐘的時候「鐵道部」就明確表示事故乃由雷擊造成,居然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就斷定列車沒有問題。

十、事故的處理方式與進度:在民主國家,若有此類事故,全力搶救生命、不放棄一絲可能有生命存活的可能,是第一要務,而後再認真調查事故原因,吸取經驗教訓。如2005年日本福知山線普通火車出軌事故,日本用了25天調查、55天才恢復運行。而在中國,7月23日發生此嚴重事故,7月24日事故路段就迅速恢復運行了!並且草率拆解和掩埋事故車廂!一切以商業運營的收益和經濟發展的面子為第一考慮,草菅人命,不顧民眾死活。

綜上所述,在中國,集團利益、升官發財、發揚國威、維護政權正當性、為X獻禮、對「世界第一、自主研發」的變態追求……比什麼都重要,老百姓的生命財產安全對政府而言,完全不值一提。這也難怪大家會有不滿和質疑了。特權階級以政治需要替代經濟規律、極權獨裁、官商利益永遠高於民眾利益,是中國大陸一切問題的根源。

在中國,幾乎所有的數字都是神奇數字。這次和諧號事故死亡人數,開始是35人。只有到了有良心的媒體人揭露之後,事故死亡人數才不得不超過了35。35,一個神奇的數字:

1993年4月,遼寧省大石橋市列車與大客車相撞,35人死亡;1995年3月,遼寧省鞍山商場火災,35人死亡;1995年11月,山東省40多個縣(市)遭受暴風襲擊,35人死亡;1996年6月,雲南曲靖假酒案,35人死亡;1997年5月,深圳黃田機場空難,35人死亡(33旅客,2空勤);2001年8月,新疆一卧鋪客車在新沙乾渠橋墜入渠中,35人死亡;2003年7月,河北省辛集市煙花廠爆炸,35人死亡;2003年7月,山東省棗莊煤礦發生透水,35人死亡;2003年8月,貴州省三穗縣滑坡,35人死亡;2003年2月,貴州六盤水瓦斯爆炸,35人死亡;2003年12月,遼寧鐵嶺煙花廠爆炸,35人死亡;2004年8月,山西臨汾礦難,35人死亡;2005年3月,江西上饒境內高速公路發生爆炸,35人死亡;2005年12 月,河南新安煤礦透水,35人死亡;2006年4月,山西忻州爆炸,35人死亡;2006年7月,湖南省瑤崗仙鎢礦礦區發生洪災,35人死亡或失蹤;2006年7月,廣西颱風,35人死亡;2007年4月,河南省平頂山煤礦爆炸,33人死亡;2007年7月,重慶暴雨,35人死亡;2007年7 月,山東暴雨,35人死亡;2007年10月,福建莆田火災 34人死亡;2007年11月,貴州畢節瓦斯突出事故,35人死亡;2007年11月,湖北宜萬鐵路岩崩,35人死亡;2008年5月,一輛旅遊客車在阿壩縣遭遇滑坡,35人死亡;2008年5月,貴州洪災,34人死亡;2008年6月,雲南冰雹,34人死亡;2008年7月,河北蔚縣煤礦爆炸,35人死亡;2008年8月,廣西那讀煤礦透水,34人死亡;2008年9月,山西襄汾礦難,34人死亡;2008年11月,雲南泥石流,35人死亡;2009年 9月,河南平頂山礦難,35人死亡;2010年5月,遼寧阜新交通事故,33人死亡;2010年6月,福建廣西四川洪災致,35人死亡;2010年8月,甘肅天水隴南暴雨,34人死亡;2010年9月,廣東洪水地質災害,34人死亡;2010年9月,蜱蟲叮咬致死,33人死亡;2011年6月,鄂湘暴雨,35人死亡;……

但這樣的事情,不會發生在美國。因為,美國「權利法案」第一條是:「國會不得制定有關下列事項的法律:確立一種宗教或禁止信教自由;剝奪言論自由或出版自由;或剝奪公民和平集會及向政府要求申冤的權利。」美國的權利法案第一修正案的關鍵就是:言論自由與真理完全無關。這就是為了保障任何人「假以真理的名義」來干涉公民的言論自由!

所以,在「溫州動車慘案」后比照中外對事故不同處理的同時,網民風傳如下精采語錄:

•「公開化是公民面對專制的利器,僅有的利器。」

•「任何一個人,如果不為正義而戰,不為所謂的公平而戰,他就是非正義和不公正的一部份,這毫無疑問。」

•「我每秒鐘都受到威脅,因為我生活在一個非常危險性的國度里。」

•「為法西斯賣力的人死得比鴻毛還輕。這是法西斯他爹說的。」

•「如果絕望、麻木、放棄、不在意了,你變為了對手希望你成為的那部份。」

•「如果人們放棄注視和關心周圍的人,永遠沒有公平和正義的一天,誰也不會自由。」

•「每天都有事情發生,每天都有拆遷,把人打死、打傷的,但是你們做了什麼呢?只能是裝著出本藝術雜誌,搞搞藝術,迴避問題。真正應該面對的是什麼你們真的不知道么?」

•「中國人習慣了看著他人死去,只要是他人失蹤、禁閉、死去,直到有一天這個他人就是自己。」

•「你如果希望了解你的祖國,你已經走上了犯罪的道路。」 ……

中國通過「溫州動車慘案」向世界發出了強烈的信號:無論是執政當局,還是精英階層,抑或是希望中國成為「國際社會負責任成員」的西方國家,都迫使各方不能再依靠幻想繼續安撫自己。面對中國的現實,上述三方與其說胸有成算,還不如說都感到惶惑甚至惶恐。更可怕的是,中國若不再容許任何批評聲音及反對者存在,那麼這輛「中國動車」的翻車,將不可避免。

文章來源:作者博客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