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成覺:臉厚心黑侈談感情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8月4日訊】鐵道部副部長陸東福近日在中央電視台強辯卸責,成為繼該部發言人王勇平之後遭大陸網友狠批的眾矢之的。

對於央視記者的提問:「在整個救援過程中,是否存在為了儘快搶通線路,而沒有把救人放在第一位的現象?如何解釋沒有生命跡象了,又搜救出小伊伊?」陸某聲稱:
「這個問題的提出,我們感到深深傷害了在事故救援第一線2000多名鐵路職工,3000多名地方的公安駐軍、武警、消防、衛生等部門、群的感情,他們為事故救援救人付出了辛勤的勞動。」

「直至24日23時30分左右,在確認沒有倖存者,並對遺物、車體進行清理收集完後,救援工作結束。在此之前,鐵路部門指揮人員從未說過『停止搜救』這樣的話。」
這是明目張膽的睜著眼睛說瞎話!

據5名親屬不幸喪生的楊峰憶述:

「24日凌晨1點,我衝過兩道特警的封鎖線,過田、過河、爬山、過鐵路,終於進入了現場,可是看到的,卻是消防兵列隊等待領導人訓話,並沒有人救援。」

他爬進損毀的車箱,看到車內有手有腳,可是沒有人幫忙救援。消防員告訴他,沒有大型切割機器,也沒有生命跡象,救援已經結束,清晨5點清理現場,16號車箱被吊車吊了下來,另一個車箱甚至是被拖了下來的,根本沒考慮裡面的遇難者。

「我老婆被挖的面目全非,姐姐(大姨)的頭沒有了一半。人是用機器挖出來的。人命在鐵道部不算什麼,人還在裡面,就開始清理現場垃圾,難道垃圾比我們的人還重要?為什麼鐵路部門一介入,消防施救馬上退下來,是生命重要還是鐵道部通車重要?」

與此同時,從央視現場直播的畫面也可見出事車廂開始被毀,其中甚至掉出一具屍體!對此,中外千萬觀眾為之瞠目結舌。時為24日早晨5時許。

溫州特警隊長邵曳戎也證實:「我是(24日)下午接到指令說,要用吊機把車廂吊起來的,放到橋下來清理。我不同意,堅持在鐵軌上也就是原地清理。」正由於他的抗命,小伊伊才得以獲救。

人們記得,在事故現場召開的中外記者招待會上,溫總理回應央視記者所提:「很多公眾質疑,對於這宗事故的現場處理是不是過於匆忙?」時稱:「我得到這個消息立即給鐵道部負責人打電話,他可以證實我只說了兩個字,就是救人。」但鐵道部門是否做到這一點,要給群眾一個實事求是的回答。

由此可見,陸某冒天下之大不韙反噬一口,不僅嚴重傷害13億同胞的感情,包括陸某所云「在事故救援第一線2000多名鐵路職工,3000多名地方的公安駐軍、武警、消防、衛生等部門、群的感情」,也無異於給了其上司溫家寶一個耳光。如果說此前王勇平雷人的「奇蹟」、「反正我信了」等語,表現的是欲蓋彌彰黔驢技窮的醜態,那麼陸某的官腔彰顯的是流氓氣十足的惡霸嘴臉。

以職位而論,陸某只不過國務院區區一介副部長,卻敢於直接抵牾中央政府總理,無疑是因為最高層有人撐腰。「奉旨出朝,地動山搖」,他有恃無恐。

其實,公眾的質疑對象是主管部門「鐵道部」,問責者僅該部掌門人盛某及其主要副手包括陸某之類有關負責人,何曾涉及「在事故救援第一線2000多名鐵路職工」呢?

至於「3000多名地方的公安駐軍、武警、消防、衛生等部門、群」,就更不會受到「群眾」詰責了。相反,其中邵曳戎已被譽為「真正的英雄」,當地市民踴躍捐血亦備受稱頌。他們的感情何曾因上述「這個問題的提出」受到傷害?

那麼,陸某本人及與其同聲同氣的同僚之「感情」,受傷害了嗎?否!他背後的靠山更是如此。他們無不屬於「特殊材料造成的」,其特點為臉厚心黑,嗜權如命。可用「全無心肝」概括之。

魯迅嘗云:「富貴人全無心肝,只知道自私自利,吃得白白胖胖,什麼都做得出。」
(《且介亭雜文》)用於陸某等一小撮當朝權勢者再合適不過。此輩竟大言炎炎地就動車慘劇侈談「感情」,除了被人嗤之以鼻,還會有什麼結果呢?

文章來源:作者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