撣塵:中外特工對法輪功的調查與處理差異巨大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8月5日訊】我們通過中外特務對待法輪功的態度以及處理方式的差異,很容易得出孰正孰邪。

中共迫害法輪功之前已經由公安部對法輪功作了兩次全國性調查。第一次始於一九九七年。因爲法輪功只是讓學員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對工作與學習沒有絲毫的負面影響,相反還有很多人因爲修煉了法輪功,身體健康了,心情舒暢了,工作起來更努力了。以至一些調查的特工在調查過程中走入了修煉。

第二次是在一九九八年,羅幹對先前的調查結果極爲不滿。在他看來法輪功幾千萬人煉,不可能沒有出現偏差的。既然是調查,當然好的壞的都會有,壞的再少,可是修煉法輪功的人數多,再少也能找出栽贓法輪功的證據,沒想到各地反映上來的材料都是出奇的好。於是羅幹採取了先定性後調查的方法,也就是先將法輪功內定爲邪教,然後再收集證據。有了這樣的邪惡定性,加上部分特工的心術不正,調查就變成了炮製“罪證”。後來朱鎔基爲此將羅幹批了一頓:“放著大案要案不抓,卻用最高級的特務手段對付老百姓。”

這兩次調查比較起來很容易看出,第一次是相對公正的,因爲沒有任何的條條框框,只是就法輪功學員的真實情況作調查。第二次就不用說了,那是打著調查的名義編造證據。

江澤民與羅幹沆瀣一氣,爲鎮壓法輪功找依據。於是,國家安全部在美國的特工很快就送來了自己炮製的假情報,說:法輪功創始人後面有美國中央情報局(CIA)的支援,CIA給法輪功提供了數千萬美元的經費。這些“重大敵情”通過國家安全部傳到了高層。經過江澤民的策劃與施壓,把鎮壓法輪功上升到了“亡黨亡國”的高度,鎮壓的基調就是這樣被搞定的。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正式迫害法輪功,再有良知的特工也不敢爲法輪功說公道話了。而大多數特工在中共迫害政策的指導和脅迫下,積極地參與著迫害。

中共對內的偵察大致可分爲政治偵察和刑事偵察兩種。現在的國家安全部,主要負責反間諜及政偵案件的偵察,是中國政府對外唯一承認的情報機關。在迫害法輪功中,其主要負責對海外的情報收集。而對內的則是由隸屬於公安系統的政治保衛部門負責,即以前通常所稱的“政保”。公安部一局就是政治保衛局,羅幹對法輪功的調查就是通過公安部一局進行的。現在這個政治保衛局已改爲國內安全保衛局。其下屬的地方上的那些國保大隊或國體支隊,其實就是中共散佈在各地的特務機構。這個國保部門在迫害法輪功中使用的完全是跟蹤、蹲坑、監聽、發展線人、拷打、恐嚇等特務手段。

這十多年來,中共爲迫害法輪功,在世界範圍內也安插了數量相當龐大的特務。據中共駐澳洲的前外交官陳用林披露,僅澳洲一地,主要負責搜集 所謂的法輪功情報的特務就達上千人,而澳洲人口只有兩千萬。加拿大追查迫害法輪功組織的楊凱文向媒體披露,很多法輪功學員被中共列入黑名單,被電話騷擾和跟蹤,不少人回國就會被抓捕。法輪功學員朱穎在回國探親時被綁架,公安人員告訴她,加拿大每個法輪功學員的情況都在他們掌握之中。所以有很多修煉法輪功的海外華人,在回國時,中共使館要麽不給辦簽證,不讓回國;要麽一旦回國,行程馬上被全程監控;更甚者,還試圖利用國內親人作人質威逼他們作特務。

在整個迫害過程中,中共特務所起的作用相當巨大和險惡,他們已經完全淪爲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工具。

那麽其他國家的特工對待法輪功的態度又該如何呢?中共對法輪功的定性如此。法輪功是好是壞,人家也要調查。如果真是邪教,不用你中共宣傳,人家也會採取相應的手段來應對,可是如果不是邪教,只是一種信仰,那人家就要保護。

從一個特殊的角度說,外國特工對法輪功的關注和調查,也都是被中共逼出來的。在美國被逮捕的中共間諜陳文英,對外的公開身份是“洛杉磯-廣州友好協會”的會長。二零零二年十月江澤民訪美時陳文英到機場迎接,據說江澤民對外宣稱洛杉磯華人中他只認識陳文英一人。這個陳文英在海外誣陷法輪功極其賣力。二零零三年四月她因竊取美國聯邦調查局機密文件被逮捕。海外媒體不僅驚歎她在洛杉磯的豪華別墅,更驚歎中共爲對付法輪功,竟動用國家級的王牌間諜。

就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來講,其他國家不可能不關注,何況法輪功在世界弘揚那麽迅速。然而說起外國特工調查法輪功,其實還真說不上什麽調查,因爲法輪功的一切活動都是公開的,你想瞭解什麽,法輪功學員會告訴你什麽。甚至你都無需找法輪功學員瞭解,打開“明慧網”等大法弟子辦的網站,就什麽都明白了。說到外國特工對法輪功的態度,最近法國法輪功學員在中使館前反迫害時,法國法輪大法協會主席唐漢龍講到這樣一件事:我們碰到了一個剛上任的法國情報局的人員,他就在這跟我們開玩笑說要來學法輪功。他還說:“我們知道你們都是很和平的,我們從來沒有在法國的歷史上看見像你們這樣示威的,這麽和平的 一個景面,這是我們最佩服的。如果所有的遊行者都像你們這樣,那我們就好辦了,就沒有暴力了。”

通過長期的觀察和法輪功學員自身的表現,世界各國對待法輪功的態度極其一致,不但把法輪功作爲一種信仰看待,更把法輪功教導的修煉理念──真、善、忍當成了一種普世價值。同時,各國情報部門不但沒有爲難法輪功學員,倒把干擾法輪功學員修煉的中共特務當成了關注物件。我們舉個具體例子,在美國,中共爲破壞法輪功,派了一些特務冒充法輪功學員。曾經有兩個特務樊延瑜和鍾政被美國聯邦調查局(FBI)發現,最後FBI把他們的底細通報給了法輪功學員。“明慧網”對此專門發了《通告》。

還有這樣一件事,二零零六年二月十二日,法輪功學員伍先生停在HENRY街60號附近的車被砸,轎車手套盒中的註冊卡、保險卡、說明書等 被洗劫一空,車內的貴重物品沒動,而所有帶文字的東西都被拿走了。後來伍太太跟駐紐約的FBI官員聯繫。FBI官員說:我們知道你們隨時都在危險中,如果有什麽異常的事立即告訴我們,比如電話有什麽不對勁的地方。FBI官員透露,他們基本上掌握中共特務的動向。

在德國,德國反間諜機構──憲法保衛局對中共“610”發展的間諜周超英,從一開始他首次與“610”高官在柏林市中心的Park Inn酒店見面之後,就開始監控他,用了長達四年的時間對其進行跟蹤調查。去年五月,德國警方搜查了周超英的住所,隨後德國檢察院開始對其進行正式調查。繼德國下薩克森州高級法院今年五月二十六日首次就此案開庭之後,六月八日再次開庭,並作出判決。周超英被判緩刑兩年,並被處以一萬五千歐元的罰款。中共當局打壓法輪功的核心機構“610”辦公室也因此在德國社會被大幅度曝光。

通過中外特工對待法輪功問題的調查與處理我們可以看出,在沒有外在壓力的情況下公正地調查,法輪功無論在中國還是在海外,都是得到一致公 認的。可是有了中共上層誘導性的調查之後,調查的結果,特別是在處理的方式與態度上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爲什麽在世界各國法輪功都受到相當高的評價和推 崇,而唯獨在中國法輪功被定爲邪教進行打壓?這一點無論中共如何狡辯,都回避不了這鐵的事實。

令人驚訝的是,中共爲迫害法輪功所投入的特工級別與數量,以及所使用的手段,是歷史上任何國家從來沒有達到過的。而中共所竭力摧毀的竟然是這樣一個傳自於中國、弘揚於世界、並在各國廣受好評的只爲作好人的信仰團體,中共的罪惡無以言說。

文章來源:作者本人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