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野長崢:舍車保帥 郞咸平郭美美挺身救高鐵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8月6日訊】網路的本質是什麽?東野長崢在此說一句得罪所有網民的話,網路不過就是一群閑得蛋疼的人在街上看熱鬧,這個本質官家看得比東野長崢要透徹得多。自從有了互聯網,官家的腦袋就大了好幾圈,因爲不受制約的權力總是要爲非作歹醜態百出的。前互聯網時代好辦,只需要真理部跟「南方周末」們打聲招呼,再來一個「新華社通搞」就能把一切罪惡埋進無底的黑暗,自從互聯網時代尤其是微博橫空出世以來,真理部「埋真相」的好日子就算到了頭。

江西宜黃強拆把人一家人逼上自家的房頂點火自焚,這事聽起來駭人聽聞的殘暴,但在沒有互聯網沒有微博的時代,那有多簡單的一件事啊,都出不了宜黃的地界,就被「和諧」得無影無蹤,哪還容得鍾家姐妹那麽囂張?可互聯網的「微博時代」可就不同了,鍾如九和那個倒楣記者微博一直播,引來網上大批看熱鬧的人「圍觀」。雖然官家認爲「沒有強拆就沒新中國」,但哪怕是在極權專制頂極版的天朝,人心畢竟也不是官人們所完全能夠控制的,一件事的是非曲直只要能原原本本地讓公衆知道,不「通搞」不「導向」,人民自然會得出不同於官家的看法。雖然在當下李承鵬們的「獨立參選人」「於法無據」,你我尋常百姓更是連選票長什麽樣都不知道,沒有選票,民意就是一件純扯犢子的事情。所以,你看鐵道真理部們埋車埋人埋真相時,誰把「民意」這勞什子玩意兒當過盤菜?

但互聯網微博時代,那人人都能微博直播的時代,官人的倒行逆施比竟都已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無所遁其形,難以逃其身,衆目睽睽衆口爍金萬夫所指之下,作惡者畢竟也是情虧理虛礙手礙腳不得施展。怎麽辦呢?這還真難不倒以自由民主忽悠百姓以暴力革命打下江山的官家。某些人很快就找到了對付網民「圍觀」的絕招,那就是舍車保帥聲東擊西圍魏救趙大法。這套大法在錢雲會事件時初成,在今天的「埋車頭」時已經達爐火純青之神境。何謂「舍車保帥聲東擊西圍魏救趙大法」?簡單一句話,既然網上的所謂「圍觀」本質上不過就是一幫人看熱鬧,那麽好,你在這裏看「狗咬人」怎麽說都不散不想離開,那我就在那裏給你出一個「狗咬人」,不用打來不用罵,保你們自己放過咬人的狗嘩一下去看「狗咬人」的熱鬧,擋都擋不住。

想當年,那溫州官人碾殺爲民討說法維護農民土地權的錢雲會時,眼見得」以載滿砂石的六十多噸重卡以九十度解剛好前輪圧斷一個人的脖子而後輪剛剛好「隨心所欲不逾距」地趴在被前輪圧斷之錢雲會之脖的後面」這件事不是謀殺而是「交通事故死」越描越黑民憤洶湧無法收場之時,於建嶸的一場「微博打拐秀」成功地把網民對錢雲會慘案的關注引走從而救溫州官人於水火之中。東野長崢當時就洞察其奸,曾經呼籲網友不要上當,要持續關注錢雲會,但怎能擋住「看人咬狗」的人性弱點呢?

這不,在鐵道真理部「埋車埋人埋真相」的倒行逆施被千夫所指連國內媒體都不顧禁令堅守良知紛紛報道眼見得難以脫身遁形的情況下,於建嶸式的「打拐救兒秀」又改頭換面故技重施了。8月3日下午,郭美美及其母親郭登峰在寧夏衛視第一財經《財經郎閑評》節目接受郎咸平獨家專訪。郭美美數次親熱地提及王軍乾爸,瑪莎拉蒂和愛馬仕包包均來自王軍饋贈,與紅十字會無關係。而此前,紅博愛公司法定代表人翁濤在微博上承認,郭美美是他的朋友王軍的「女朋友」。

郭美美母親郭登峰在採訪中則表示,她們兩母女一直都不缺錢用,因其1990年就開始炒股票,幾個月就賺了幾百萬。在網上引起大量質疑聲浪。在訪談中,郞咸平屢屢爲郭氏母女「導向洗白」,郭美美大秀「乾爸」王軍送她瑪拉莎蒂,自己因「女孩子的虛榮」而「說著玩兒」才扯出了「紅十字」,而其母就說自己90年以幾萬元本錢炒股幾個月就賺了幾百萬,所以她們母女「從來不缺錢用」。

總之,郞感平領著郭氏母女又一次給出了很「紅十字」的結論:沒有紅十字高層包母女二奶,瑪莎拉蒂送是送了,卻不是彼紅十字副會長王軍送的,而是此房地産商王軍送的,而那此王軍由郭美美的「男朋友」不惜變身「乾爸」,就是爲了證實與彼王軍脫勾撇清。整個一個此地無銀三百兩。

訪談中,故意爲母女開脫洗白的「經濟學家」郞咸平,秀色可餐的女兒郭美美,徐娘半老風姿可人的母親郭登峰,三個人轉著「大款王軍」大秀「倫巴」,故意賣了無數破綻。果然,這幾天,網上大量網友開始擊破「郭股神」的神話。

有網友精確指出了郭媽媽是「股神」的四大可行性論證:
  
論證一、t+0交易 精準低買高賣
  
90年前後股市無漲跌停板、t+0交易,假設每次低點進高點出,郭利用5萬元幾個月賺到幾百萬沒問題。
  
論證二、低價認購原始股獲暴利
  
網友認爲,如果郭登峰認購的都是低價原始股,上市後逢高出貨大賺,也可以實現其幾月賺幾百萬的神話,但前提是其運氣超好,或者其人脈很廣,能內部認購到原始股。
  
論證三、內幕交易精準出擊
  
如果郭登峰認識核心人物,擁有內幕消息,因而屢屢精准出擊獲取暴利。不過1990年她剛剛26歲,一個在深圳的外地小姑娘會認識資本圈的核心人物嗎?
  
論證四、融資融券槓桿化操作
  
初期中國股市可以向證券公司融資操作,如果郭媽媽利用融資融券杠杆化,5萬當50萬花,或許能在短時間內賺取數百萬,但前提是其運氣超好,否則一旦失手將會導致血本無歸。
  
新財富雜誌也給郭登峰設計了三種炒股路線:一、原始股致富型。二、押寶暴富型。三、"神級"波段通吃型。那麽1990年,通過以上三種方式,她投入5萬元能賺多少錢呢?巨潮資料中心統計結果見下圖。結論:幾萬賺幾百萬,她真是神不是人。

溫州廣電集團記者彭永棠在微博上爆料,郭登峰深圳股東卡有兩個,賬戶0000058062首次交易日期是1992年3月27日,賬戶0061401164首次交易日期是1995年8月10日,因此其撒了兩個謊:謊話一「我90年就開始買股票」;謊話二「郭美美沒出生我就有幾百萬」。(注:以上資料未經證實。)

總之,近幾天網民直撲「人咬狗」的郞咸平及郭氏母女,只有兩個人偷偷笑了,一個是鐵道真理部,一個是東野長崢。鐵道真理部笑了,因爲他們終於可以鬆一口氣兒了,罪惡與動車死難者的血肉終於可以埋入黑暗中了。東野長崢笑了,因爲他洞燭其奸地爲網民天真爛漫與冷酷無情而笑,然後,他哭了。

走筆至此,有朋友會問,你怎麽就這麽肯定這是某些人「聲東擊西金蟬脫殼」之法?它怎麽就不能是「紅十字」急於洗白自己的情急之舉?舍「紅十字」之「車」保鐵道部真理部埋車頭埋真相之「帥」?這你就不懂了吧,「紅十字」有什麽?不就是拿你我百姓之善款包了個把「郭美美」送了輛「瑪莎拉蒂」嗎?不就是拿著小朋友捐的零花錢開公司賺了點黑錢嗎?不就是十幾萬的「鐳射刀」轉手賣醫院五百萬嗎?算黑不算黑?黑,夠惡不夠惡?惡,但比幾萬億人民幣貪著拿著搞高鐵大躍進高價黑心票賣著動車出軌又不好好救人卻急著通車急著埋車埋人埋真相的「鐵道真理部」們,「紅十字」的黑惡又算得了什麽?比起鐵道真理部,「紅十字」最低也要拿個「人民好公僕」獎呢。更何況,那「世界第一」可是天朝的「中國模式」唯一能拿得出手的「面子」,你說說看,比起如此事關天朝大局的鐵道真理部,犧牲一個小小紅十字,又算得了什麽?再說,在「紅十字」與郭美美已經淡出公衆視線的現在,那紅十字偷著樂還來不及,腦袋讓門框擠了,現在跳出來讓你等整天沒事就知道看別人倒楣你們樂的網民拿他們幸災樂禍?

現在朋友們可以看出,郞咸平領著郭氏母女上演的這出「十字救鐵秀」的居心何在了吧?現在你明白訪談中這三位猛男猛女爲什麽那麽急著「沒事找抽」了吧?那就像石三生所說的「賣個破綻」下個套聲東擊西圍魏救趙舍車保帥的乾坤挪移大法等你上當呢。現在我們可以總結出,每到官人做了大孽現了大眼脫不了身的時候,總是要曝出又一個「狗咬人」式的事情來轉移公衆的注意力。從錢雲會到埋車埋人埋真相的「鐵道真理部」,總是要由著名的專家學者領頭搞出點「狗咬人」的事情來,成功轉移公衆的視線,成功地讓真相永沈黑暗的專制海底。這個乾坤挪移大法的關鍵之處有兩個,一是要動用在公衆中有點威望的學者專家,起碼有真學術有真本事的人來做這髒活,比如錢雲會慘案時於建嶸的「救兒打拐秀」,這種情況之下只用聲東擊西圍魏救趙就可以了,第二種情況不但僅僅動用地專家學者,還要舍車保帥,那就得舍出點真東西,比如此次的抛出「紅十字」,這次的鐵道真理部埋車埋真相實在鬧得有點過不去,某方是絕不會「抛出紅十字,來救‘鐵家鑫’」的。

只是東野長崢現在就開始有點替某些人擔心,有真學理又稍稍有點獨立性並且還有些人望最關鍵的還肯出賣良知的專家可真不算多,那郞咸平們用完了該怎麽辦?

「余含淚」「王做鬼」之流的禦用學者固然大把抓取之不盡用之不竭,但他們太臭了派不上用處,就得花大價錢招降郞咸平李敖之類的專家學者。現在我們可以明白,官家大把專案基金讓專家們拿著,出名露臉上電視讓郞李們招呼著,把他們拉進既得益者的行列是多麽精明之舉,堪比曹操的「上馬金下馬銀」政策,這不,郞咸平此次就橫刀立馬爲某些人投桃報李地上演「舍車保帥救高鐵」的大戲。

總之,面對某些人的舍車保帥的乾坤挪移大法,我們要保持冷靜,我們不可能要求人們永久保持對某件事的圍觀,人總是對新鮮事更感興趣,就象我們總是對新的女人更有探究之心一樣,但我們心中,要記住高鐵真理部們所犯的罪所做的孽,給他們記上帳,還是那句話:出來混,總是要還的。我們不可以象那條追骨頭的的狗,永遠只知追著眼前那根飛馳的骨頭妄乎所以,從不想想那是根貨真價實的排骨肉還是一根逗你玩兒的爛木頭,否則,終有一天,咱們都坐著高鐵「子彈飛」了還不知是什麽死的,還在替人家數錢。

文章來源:作者本人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