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聞毛色變” 薄熙來角力十八大沒戲(錄音)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8月10日訊】(新唐人記者陳漢、常春採訪報導)近日河南方城縣“毛主席紀念館”面臨強拆,連村民家中自設的毛像也被推倒。當局指紀念館違法佔地,村民質疑當局是“聞毛色變”,和薄熙來最近十八大不給力沒戲有關,就此本臺記者採訪了《北京之春》的主編胡平,他認為:薄熙來十八大進常委恐怕沒法實現,但還存在很多變數。

錄音下載鏈接:胡平:“聞毛色變” 薄熙來角力十八大沒戲
當局對毛的矛盾心理 左右為難

薄熙來在重慶修過一個很高的毛澤東像,早在文革結束之後,因為在文革中全國各地都紛紛樹立起毛的像。文革之後那這些像基本就都拆除了,薄熙來在重慶豎起一個很高大的毛澤東的像,很惹人注意。

這次河南要把這毛這個像拆掉,胡平先生認為:“當然我們認為它僅僅是一個建築上問題,也表明現在這當局對所謂這種毛的這種大張旗鼓的紀念,還是有些忌諱,一方面他又不肯丟掉毛這個牌子,怕由此引起對整個共產黨政權合法性質疑。但另一方面他們也知道,由於毛犯下太多的罪惡,尤其是它們現在的所作所為。所以從各種角度他們就採取一種很矛盾的這麼一種做法。”

薄熙來唱紅打黑無誠意 只為角力十八大

胡平先生認為:“就是在表面上依然維護毛這個招牌,但實際上,採取一些措施削弱毛的影響。因此中共當局現,中南海這些人,對薄熙來在重慶搞那種唱紅打黑,國內一些所謂毛左他們大聲疾呼要恢復毛那一套,還是相當的忌諱,只不過他們又不能向打擊所謂自由那樣直接去出手打擊,所以就往往採取一些間接的辦法。

“拆遷只是以其它的名義去對這種勢頭加以壓制,當然,薄熙來肯定也不會真的喜歡毛那一套,在文革中他家人吃的苦頭在高幹中算是吃的很多的了,那他純粹也是把這當作一個工具,他們上上下下都心知肚明的。

胡平認為:薄熙來打著毛的這一套東西,而當局又不能直接反對,這麼一來他在那越來越有聲勢,這恐怕引起中南海一些猜忌,所以他們採取一些別的辦法想把這個勢頭給壓一壓,從這個角度看我覺得抑制薄熙來在十八大上再上層樓成為政治局的權威,那麼現在看來在上層來說那還是不確定的。

拆毛館 預示薄熙來政治命運

毛館是否預示薄熙來的政治命運,胡平認為:這很難說,因為還取決一些其它因素。中南海肯定有些人對這個重慶抄起毛日是相當忌諱,相當不滿意。但是他們又不能夠直截了當地公開的對毛的這東西去打擊,因為他們也需要這個招牌,所以他們就採取這種陽奉陰違的辦法。表面上對毛不做太多的這種公開批和否定。但實際上盡量淡化、削弱毛的影響力。

胡平表示:“因此對社會上包括黨內一些人,對薄熙來想利用毛的招牌做事,這種做法肯定也是相當反感,要么你從這件事看起來,也可以把它理解為這種信號,他們對薄熙來搞的那套不太滿意,並不想讓他藉著這個勢頭上升,到十八大畢竟還有一段時間,薄熙來搞的一套他已經造成了相當的聲勢,我想在中共上層也未必就沒有人暗中想支持他,儘管他們支持目的跟薄熙來本人一樣都並不是真正要回到毛的那一套,他們也知道那個行不通,對他們自己也沒什麼好處,只是把它作為爭奪權力的一種手段。”

“聞毛色變” 薄熙來角力十八大沒戲看

胡平表示:“89之後情況基本就是這個樣子,因為你又不敢否定毛的思想是錯的,人家拿毛的思想來對照你現在所作所為明顯不一樣,你明明是背叛毛的思想,那麼他們就顯得很被動,薄熙來這樣從左的方面他就一定有表演的空間,反過來他的重慶模式,你就沒法指望在中國哪個地方出現相反的模式。”

胡平先生接著說:“這個地方真正的搞自由化,自由民主,這個情況肯定不可能出現。”
他這個中南海他就會一開始他就把你壓下去,對薄熙來這種貌似很革命這種方式出現他拿這就有點無可奈何,那過去鄧時代你就是根本就不跟你講,跟你沒有二話把你壓下去就完了,現在的領導人沒有那麼高的權威,所以、薄熙來那套呢、就有相當的空間,他也就成了一個代表,就把其它的對現當局從左的那種角度,對現當局不滿的人聚集在一起。 “

“薄熙來把這個成為一個在爭奪十八大主導權一個很有力的手段,正因為薄熙來在這方面顯得咄咄逼人很有勢頭,我想就激起中南海那些反感的人,也必然會採取些動作,去抑制薄的這種上升的勢力。”

胡平指出:從現在看起來,薄熙來十八大進常委這個打算,恐怕還是沒法實現,但因為離十八大還很遠,所以還存在很多變數,我們現在也很難下出一個定論。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