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誰有理?誰無理?敬請社會主持公道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8月12日訊】刁官久拖黑暗護庇繼續壓制、背離事實

是誰有理?誰無理?敬請社會主持公道關注

受害人:徐建輝,男,漢族,複原軍人,系湖南省婁底市婁星區萬寶鎮小沖村人,聯繫電話:15873825597。

受害人:徐建輝長期所反映的多項合理訴求一直得不到公正的解決,相反黑官以獨權黑暗相護背離事實真相欺騙壓制刁拖激發矛盾,打擊報復,老案得不到公正處理,新問題不斷激發出現,沒有訪民說理的餘地了,所以問題一直在拖壓,他們任意妄為詭計多端,在2010年11月24日認定我反映的總問題為無理信仿不服,要求撤銷婁星區聯度會議所謂無理信訪的決定、必須以事實和理由來論正事非,向社會公示和平論事非的真相。

一、我於1998年男扎被實習醫師傷害睾丸,當即住院47天之久,事後附睾輸精管漫漫地積淤導致癥狀惡化,嚴重推殘了我的心身精神,性生活家庭生產生活導致我不能過甚的勞動等損害,他們對百件老案的假彙報完全是背叛事實和良心。在2009年9月領導口頭說對我手術相關併發症由區政府負責手術治療並負責到底。當即,我提出必須在協議上寫明清楚,我馬上進院手術,對賠償我提出按法律憑事實處理誰都無爭議,領導出爾反口,我難以相信他們的謊言騙局。政府只對併發症其中之一負責,當時我提出其它併發症很明顯的醫療事故併發症附睾淤積症,腺列性炎為什麼不負責?而有關的併發症由誰負責?他們不作答覆。更不顧受害人的痛苦死活,對我造成的傷害推責降低標準、應付並不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採取應付態度,更不符合法律和現實,他們把我以手術做實驗所造成嚴重損害不負責任,以一般的治療欺哄壓制服人心嗎?在2009年9月12日區計生局決定5000-8000元的處理不符合事實。本年12月16日萬寶鎮作出的低標準以伍萬元分年分批落實到位是不現實的。應該由責任單位承擔一切責任依法補償才符合事實,指出在2009年冬婁星區聯席會議意見對我睾丸鞘膜積液一併予以治療的決定一文為什麼到2010年8月24日才告知我呢?同時,我多次找有關領導按聯席會議的意見進院手術治療,我連人影都找不到呀,這完全是欺哄壓制。再說賠償金分期分批由親屬劉文初監管,很明顯的政府在繼續愚弄、推殘我,玩的政治魔術,只憑他們的愚弄獨權壓制手段,不顧法律和事實,在2010年11月24日的決定無理信訪,「望(我)你息訪息訴」他們的責任人道又在哪裡呀!更是及為荒謬不服人心的事!他們任意妄為歪曲事實真相、隨心所欲國法和人民能容忍嗎?

二、我為保護自己的合法權益在上訪的過程中多年被打擊報復非關押共150多天,以造成對家庭經濟等方面的嚴重損失,並遭毒打,強搶二代身份證、新手機,相關政府領導常年對我多方面以造成的拒大損失,他們對我反映的其它問題根本沒有提及處理。他們對我扣上無理信訪的帽子,難道是我無理信訪嗎?他們以特權壓人虛報欺上壓下、無作非為無理定案是政府有理嗎?他們對我造成的損害推殘我提出依法處理也是我的無理嗎?

綜上所述,以上是我反映的真實問題,我以事實和證據提供您們。因他們詭計多端,是散發的毒瘡,流行的瘟疫,給受害人造成巨大的損害,他們口頭說的和字據同樣落實不了也是我的無理嗎?為什麼區連聯席會議的決定也不能落實呢?相關執政者長期騙壓久拖更是我的無理信訪嗎?他們把責任推到萬寶鎮是合情合理合法嗎?我不能按他們所降低的低標準及荒謬之言來落實問題也是我的錯嗎?我提出合情合法的要求更是我無理要求無理信仿嗎,是無理信訪嗎?他們不顧法律和現實,更不規範,不負責,花樣百出推責久拖欺騙壓制等非法手段,事實證明腐敗黑暗相庇上級無法管,久之,人民難以相信他們的謊言騙局了。誰在刁拖呢?誰是有理無理呢?敬請國際社會評論關注重視,把各信訪問題早日依法落實為感!

請求人:徐建輝

2011年7月24日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