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荔蕻案開審 趙連海等逾百人庭外聲援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8月13日訊】王荔蕻案開庭的消息在網上傳開後,引起中國各地線民的強烈關注。上海、浙江、甘肅和福建等地的上訪人員紛紛前往聲援,要求法院將她無罪釋放。西方駐華外交官及歐盟等多國代表,也到場聲援。還有一些打算啟程的維權人士遭到警方的警告和監控,未能成行。

據透露,法院今天選擇一個只能容許五個人旁聽的小法庭開審王荔蕻案,但是,開庭前,過百名支持者及訪民手持標語,在法院外聲援。公安為了阻止境外媒體採訪聲援者,將雙方分開,臨時設立了示威區和採訪區。

據法新社報導,法院外面聲援者中,還包括來自9個國家的駐華大使館代表,包括法國和瑞士代表,他們試圖進入法院旁聽,但遭到公安的阻止。外交官們離去時,沒有發表聲明或講話。

“結石寶寶之家”發起人趙連海也成功避開監視他的社區保安,成功到達王荔蕻一案庭審的法院外與其他維權人士和線民匯合,過百名公安和保安員試圖將其帶走,遭到線民阻止。

據《自由亞洲電台》報導,趙連海八點多出現在法院外,被追趕而至的保安和大興區國保驅趕。他告訴記者:“剛到這兒不到兩分鐘就有非常多的人,我都見過的國保甚至還有我們樓下的看守今天也來了,社區的看守,有大興的國保還有市局的國保,是我見過面的。到這兒兩三分鐘就要強行的給我帶走,很多的朋友都團團的圍住我,拽著,手挽手,他們沒有得以成功,強行了好幾次,最後都失敗。現在仍然是大家聚集在一起”。

他還說,聲援的場面非常壯觀:“感覺到能有二、三百個網友沒有問題,非常多,我們的黃絲帶最後發的都不夠了。我眼前目測的員警起碼有幾十個,當然還有非常多的便衣,我認識的國保就有一、二十個”。

王荔蕻一案是中共當局審判維權人士的最新一例,但顯示出與前不同的特點,在庭審的同時,各地民眾通過網路傳播消息,相互聲援,整個事件引起國際外交界的關注。

而此次聲援王荔蕻的人數比去年3月大興區法院審理趙連海時明顯增加,甚至比聲援四川環保作家譚作人,六四天網創辦人黃琦被判刑時多。

多位自身正遭受當局監控和打壓的著名維權和異議人士頂著壓力,為王荔蕻發聲。被當局指控逃稅目前以取保候審住在家中的著名藝術家艾未未在被禁聲幾個月後最近首次回到推特上發言,其中一個推文說:“如果你有母親,如果你是女人,如果你是普通人,如果你不希望被消失、被誣告,關注王荔蕻。”他在另一個推文中寫 到:“如果你不為王荔蕻說話……,你不僅是一個不會為公平正義站出來的人,你沒有自愛。”

兩個月前刑滿釋放的黃琦對此評論說:“我想隨著網路局勢的發展,民眾維權意識的增強,未來中國大陸對於這種異議人士的審判,或者說對於重要維權案件的審判,參與的民眾會越來越多的”。

趙連海也對《法廣》記者說:“我們明確地感覺到官方是要刻意地定大姐的罪。經過幾次罪名的變更,我們感覺到官方沒有放大姐的善意。她這個案子,我個人感覺是不明朗的。所以我們更要為大姐說話。我們向官方施加壓力。這是我們必須要施加的。因為這個案件本身就是不公平、冤屈的案件。王荔蕻大姐所做的事情,都是眾所周知,有目共睹的。沒有觸犯國家法律的。而今天官方這樣來對待她,一是打壓王荔蕻大姐,打壓她所做的維權的事情;二是在我來看,就是要震懾其他的維權人士、其他的異議人士。官方的這種做法在我來看實際上是非常愚蠢的。官方這麼去做,只能引起更多人的憤慨。並且,說實在話,我們這些人對坐監獄這件事早已經看開了。拿坐監獄來對我們進行恐嚇,這是一個非常笨的招。所以我們也期望官方能夠好好的反思。事實上,很多的問題,都是由於官方的錯誤造成的,而且,他們在錯誤造成以後繼續一錯再錯”。

據報導,福建三網之一的吳華英抵達北京後,被福建駐京辦人員控制,未能到場聲援。

56歲的王荔蕻曾參與多項維權活動,包括福建三網友案、毒奶粉案、鄧玉嬌案、楊佳闖進上海派出所怒殺多個警員案,以及劉曉波案等。由於王荔蕻作風正直,不畏強權屢為弱勢社群講話,深得各地民眾敬佩。事實上,王荔蕻這次在北京受審,包括上海、杭州和甘肅等多個地方已有群眾計畫到北京為這位“善良而勇敢”的王大姐聲援,但據瞭解,當局已對這些聲援團體作出嚴密監視,部分人已被勸阻參與聲援活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