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凡:百家媒體開天窗的原因和影響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8月13日訊】今天我要講的題目是「百家媒體開天窗的原因和影響」。

我對中共百家媒體開天窗這件事情做個評論,從發展的眼光看、從歷史的眼光看,中共有百家媒體,有從業人員、編輯、記者,他們非常勇敢的、大膽的對抗中宣部的禁令。而在7月23日晚上8點多發生了溫州慘案之後,中共在北京的四大報系,《人民日報》、《經濟日報》、《光明日報》、《解放軍報》全部封殺不登這個慘案的消息。

那麼最活躍的是一些地方報紙、子報,子報就是像《都市報》,尤其是《南方都市報》,各個省市的都市報和一些地方報紙。他們非常活躍、非常認真的派出人員,到現場進行大量的報導,同時各個網站的微博都活躍起來,進行大量的傳遞信息。並且很快中共所做的一切,要毀車頭、要埋起來、停止救援,下令要盡快通車,所有的消息都不是中宣部新華社發出來的,都是由各個地方報社、地方報紙、微博上面透露出來的。這個事情一直進行到了7月28日。

那麼7月29日是死亡旅客的「頭七」,中國人很講究頭七,要悼念他們,給他們上香。就在這個時候,全國各個大小報紙都準備了一批文章、悼詞、照片、錄音、錄像,都要在頭七登出來,要在29日把它登出來。但是就在這個時候,中宣部下了三道禁令,要這些報紙不報導、不評論。要把已經準備好的、放在頭版頭條的、有關溫州慘案的這些文章統統撤下去,統統把它放到最後甚至於不准登。你說這些新聞從業人員、這些編輯、這些記者心裡怎麼想?馬上就開罵了,三字經話就罵開了。他說你怎麼早不通知我,現在我要登了你就來通知我。

可這些從業人員因為限於現在的狀況也不敢不執行命令,那乾脆怎麼辦呢?開天窗,這一開天窗不是1家、2家,是上百家,用各種形式來開天窗。有的是頭版頭條就登一張照片,就像《上海青年報》,這家報紙給人印象非常深刻,登了一張照片,那就是溫家寶在7月28日到現場向殉難者獻花低頭一鞠躬表示哀悼。這個照片登出來了,並且只登3個數字,被撞車的號碼D3115、撞車號碼D301和慘案的日期時間是2011年7月23日20時34分,就這一張是頭版。這是開天窗的一個模式,什麼文字也沒有,這個涵義就夠深刻了。

溫家寶到了溫州舉行記者會,他就講要救人,首先問鐵道部:你們救人了沒有?鐵道部要做個交代,並且要調查所有的細節向老百姓做個交代,要真相。所以《上海青年報》這一張照片登得非常好。同時廣州《南方都市報》用全黑色的首頁刊出了16版的專題報導,整個題目為「真相是最好的紀念」並給予評論,呼籲我們拒絕用死亡代價的高速發展。我們相信真相的力量。很明顯,《南方都市報》對中共當局的不滿躍然於紙上。

所以這種行為是一個無聲的抗議,沉默的抗議。你不讓我登文章分析評論,那我就登這一個大的警示告訴共產黨中宣部,那我就登一個更簡練的、更能說明問題的、更能透視這一個案子的實質內容的照片和幾個大字。

說是開天窗,我看到這個消息以後,我非常驚訝共產黨在統治62年以後,居然發生這麼一個重大事件,這從來沒有過的,而且是上百家。這說明什麼呢?說明了中宣部要想控制所有的媒體,完完全全的控制,尤其要控制這些媒體從業人員、編輯、記者的思想和他們的良知,完全失敗了,控制不了。

在毛澤東時代沒有人敢這樣做,做了要殺頭的;在鄧小平時代也沒有人做,只有到胡溫這個時代,他們敢做了,為什麼敢做呢?第一,他們看破了共產黨,共產黨實在太邪惡了,他們的良知受到創傷,他們要做一個自由的媒體人,那你要有自己獨立判斷的標準,不是說上面講黑的就是黑的,上面講白的就是白的,上面要你造謠你就造謠。他們不願意這樣。

共產黨統治中國的62年,把新聞媒體牢牢的掌握,作為一個筆桿子。57年「反右」,首先打的就是新聞媒體,這些從業人員。文化大革命中要修理的,打的「臭老九」中間也是這些媒體人員,他們都受了重大的創傷,有的脊樑骨被打斷了,再也不敢講話了。

可是文革之後的三十多年,新一代的新聞從業人員,新的一批知識分子覺醒了,他們不聽中宣部的話,不聽李長春的話,可以開罵了。因為他們想你李長春算個老幾啊,你也不過有個機會爬上去,跟著江澤民爬,爬到那麼一個省委書記,當了一個政治局委員、政治局常委,當了中宣部長,你算老幾嘛,你懂個什麼嘛!

中宣部就像德國希特勒的(宣傳部長)戈培爾(Paul Joseph Goebbels)一樣,他們遵循這麼一個原則:謊言說了一千遍就變成事實。他們要遵守納粹希特勒的這麼一個原則,這是戈培爾發明的。中共也走這條路。可是這些從業人員不信這一套,他們相信事實,他們有良知,他們要把事情報導出來,那麼這是他們思想一個很大的變化。

第二個,這些報紙,尤其是地方報紙,環境跟早年共產黨辦報紙情況不一樣了,現在已經在市場經濟這個範圍之內。如果報紙不能刊登出有吸引力的文章和新聞,那麼讀者就不會買你的報紙,就不看你的報紙,那你的報紙就死掉了。所以在這一個經濟的大環境底下,所有這些地方報紙是自負盈虧的,你幹得不好你連薪水都沒有。

不像《人民日報》是由國庫出錢的,《人民日報》是強迫人家看的,強迫人家訂的,那麼地方報紙,尤其是《城市報》、《南方週末》、《南方都市報》,你辦得不好沒有人看你的。所以在這種大的前提下,你只能登老百姓關心的,老百姓喜歡看的,老百姓認為我花5毛錢、1塊錢、2塊錢買這個報紙是值得看的,你才能經營下去。所以這個大環境變了。

並且這些報紙的從業人員也想到了,他說我不吃你共產黨的飯,我是吃老百姓的飯,我把產品做好了,老百姓來買我就能活下去了,我報紙就能辦下去了。他要走這條路線,這條路線的經濟力量推動是非常大的。隨便什麼,在南方這些都市報紙,他們敢登一些擦邊球的文章來擴大讀者群的人數,擴大他們的影響力。儘管中共一而再,再而三的把《南方週末》的總編輯,《南方都市報》的總編輯撤了一批又一批,換了一代又一代,可是他們這條路不改,繼續登擦邊球的文章。

在北京也有一家,叫《新京報》,也有類似這個狀況,《新京報》後面可能有點後台,我不知道啦,因為它在北京,它的政治狀況更複雜,可是它已經要走這條路。這是促使他們這次開天窗一個很重要的因素,我要做一個獨立的媒體人,我要做一個讓讀者看了喜歡看的報導。

再有一點是中國網絡在發展,網絡媒體和博客、微博在迅速的發展,網絡媒體傳播信息的功能,在這次溫州慘案中獲得了明顯的證實。許多信息是通過千萬個 微博的讀者和作者來傳遞,他們在追求真相。微博的功能已經部分代替了平面媒體的功能。

而微博又是共產黨自己建立的,它的所有模式是仿造美國創造的 twitter(推特),它不准twitter(推特)到中國去,深怕中國的事情流到外國來,不把國際的因素加在中國,所以把twitter(推特)封鎖,把facebook臉書也封鎖,自己建立一個微博。在各個大網站,新浪、網易等等四大網站吧,就成立微博,這個微博起了重大作用。

這個微博對現有的中國平面的媒體、電視媒體都起了很大的擠壓作用,給它們很大的壓力,如果你們媒體做不好,網絡上的媒體會取代你,所以這樣互相競爭來報導,就促使了中國的媒體,包括網絡的媒體起了重大的作用,這一點不要小看。默默無聞的一個人物,寫了一個短文,不超過140個字,在網上一傳就像個炸彈一樣,馬上就炸開了。中宣部的命令、禁令就登在微博上頭,不給你披露了。

那麼平面媒體它還不敢這樣做,它還有一個體繫在那裡,你報紙要歸中宣部管,可是微博誰管誰啊,中宣部你能管到嗎?根本管不到!而且你也不知道誰寫的呢,所以微博在這今後媒體的傳播會起到很大的作用。那麼其它官方的平面媒體,你就為了你要生存,你就不得不跟上,否則你就被淘汰掉。而中宣部你根本管不了微博或者要寫什麼,他們想什麼,甚至哪些人是微博的作者,中宣部根本不知道。

所以現在國際輿論上有一個觀點,你要想真的知道中國的真相嗎?請去看中國的微博。這種狀況的發展也就給了平面媒體一個巨大的壓力和推動力,所以我認為這也可能是這次百家媒體開天窗的一個因素。我們看看開天窗並不是這些共產黨的報紙從業人員發明的,不是的。

開天窗最早是100年前由革命黨員發明的,我們講中國的報紙,現代意義的報紙,最早出現是在清末,在上個世紀甲午戰爭失敗之後,全國要求進行改良改革,這個中間報紙就興起了,有上海、北京、廣州一些大城市,有真正意義上的一個現代的報紙出現了。他們這批人是極力的批判滿清政府,出現了優秀的報業人員,後來就成為政治人物。

那麼其中辦報紙的人,相當一部分是革命黨,也就是孫中山創建的興中會,後來又成為國民黨,統稱為「革命黨」,是他們辦的。那麼第一次開天窗,就是在辛亥革命的時候。辛亥革命發起了武昌起義,這個消息傳到了山西省,山西省當時的革命黨就極力支持辛亥革命,所以他們就在當地的報紙登出來,那個時候還是在滿清,中華民國還沒有成立。還是1911年的時代,還不到1912年。

1911年武昌起義之後,有一批革命黨主辦的報紙,登了這個消息,結果警察出來干預,他說你不能登這個消息,你這個就是謀反。結果他們怎麼辦呢?好了,他們第二天就開天窗,他們登說據悉武昌發生了起義,但是因為警察局的反對,我們不准登這個報紙,所以特此向各位告知。就登了這麼一個消息出來,就一大塊大白紙,就登了那麼幾個字,那就開天窗了。這是中國報紙第一個開天窗,這個歷史故事是這麼出來的。

這個開天窗一打出來以後,那麼就不斷的連續的有開天窗的故事出來了,到1912年元月1日民國正式成立,孫中山跟北洋軍閥互相鬥爭。之後又到了北洋時期,北洋時期袁世凱上台,他們就對報紙加緊管制。袁世凱死了以後,那些北洋軍閥的軍閥們上來以後,連續換了幾屆政府,對報紙算是寬鬆一點,所以他們一直在批判,批評政府,這些報紙非常活躍,其中也有開天窗的事情出現。到了蔣介石發動國民革命北伐之後,蔣介石掌權了,那個情況完全變了,就建立了一個新聞報導檢查制度,每發表一個重大消息要通過檢查。

那好,通不過檢查就開天窗,所以「開天窗」這個歷史就是這麼發生過來的。這一個演變,演變到了抗日戰爭時期,也發生過一個共產黨辦的報紙叫《新華日報》,也開天窗,是江南的新四軍被圍攻,被打了,這件事情發生了,周恩來寫了「千古奇冤,江南一葉」幾個字,讓《新華日報》開了天窗。這是在中共的報紙開天窗有名的一個案例,這次開天窗是影響最大的一次。

那為什麼有這件事呢?這件事實際上是共產黨執行毛澤東的路線:「一分抗日、兩分周旋、七分擴張」,不打日本人,專打頑固派,誰是頑固派?國民黨蔣介石。自己打自己人,不去打日本人。新四軍它不打日本人,它去打國民黨的軍隊,所以國民黨一氣之下就乾脆把你這個新四軍圍攻起來狠狠打,消滅了9千個人,所以共產黨就趁這個機會開天窗,大肆造謠,說國民黨反共。

問題是你共產黨不反日啊,你第二次國共合作的目標是要反日耶,可是毛澤東就是不反日啊,他要賣國啊!在這一個政治路線底下,就出現了這一個江南新四軍 的事件,而這個事情外界人根本不瞭解。後來有個《大公報》的記者全面去調查訪問瞭解,登了報導,把事情真相原原委委的登出來。那時候《大公報》記者就知道中國有兩個政府,有兩個中國。是啊,毛澤東在陝北,延安那邊有他的法律,有他的鈔票,有他的法院,有他的軍隊,蔣介石對他一點辦法都沒有,因為他們得到蘇聯人的支持。

在整個抗日戰爭時期,毛澤東是不打日本人,專門搗蛋打國民黨,趁機擴張發展軍隊。等抗日戰爭結束之後,要和國民黨對決,所以才有了今天的共產黨政權。所以這個開天窗是掩蓋了事實,並不能說明真相。我說這一段歷史是說明這個開天窗是從辛亥革命時期,一直發展到現在。

那麼共產黨還有一次開天窗,就在香港,22年前1989年,香港的《文匯報》是共產黨的報紙,那個總編輯金堯如先生是我的忘年之交,在美國認識交往了很長時間。他不滿意「六四」大屠殺,香港100萬人起來抗議示威,他就順著民意,他的良知發現,覺得共產黨你殺老百姓怎麼樣都講不過去,他這個老共產黨員他最後總算起義了,就在這個報紙上登了四個大字:「痛心疾首」,《文匯報》,在香港,第一期開天窗,表明了《文匯報》跟你當時的李鵬、鄧小平的路線是不同的。

所以金堯如先生很快的脫離了香港《文匯報》,到了美國來避難。說明當時有一批共產黨人反對中共的倒行逆施,發展到現在這個開天窗,共產黨有上百家的報紙用了。看起來似乎共產黨報紙中間的某些思路也好,或者是他們的一些所作所為也好,又回歸到中國百年來開天窗的這個思路上來。

你說我不滿意政府的,我就開天窗,這種事情我相信今後還會發生,只要在市場經濟這個大的環境底下,只要這批報紙從業人員,他們的良知不被淹沒,他們還有一顆良心,他們還有一口氣,他們要講真話。反正我不吃你共產黨的飯,我是吃的報紙讀者的飯,我就要講真話。

這個傳統是從革命黨開始,經過100年來的傳承到了今天,我總有一點感覺,隱隱約約看到中國的媒體正在發生重大的變化。其中一個典型的表現,就是這一次上百家報紙的開天窗,它並不是說我事先通知好大家來做,而是這個良知觸動大家要講真話,用各種不同形式來開天窗。就在29日中共中宣部下三道禁令之後,還是有報紙以更大的版面,全面的報導溫州慘案,還是不吃你這套,不聽你的,還能登。可見中宣部現在踢到了鐵板。

中宣部這些官僚們對辦報紙一竅不通,只會下命令,他們從來不會寫文章,只是限制別人寫文章。那麼這個事件又追究到打倒「新四人幫」,要追究他們,是他們這些人幹的,下了禁令,尤其是李長春跟周永康配合,吳光國參與在裡頭,對於中國的媒體進行鐵桶般的圍攻起來,不准講這個,不准講那個,只准講好話,替共產黨塗脂抹粉。你死了這麼多人,還不想讓真相拿出來。

你想想,過去從來沒有發生過這種事情,讓鐵道部部長在記者會上,受到記者們質問的時候,他不敢回答,從後門溜走了,最後記者們追上去還罵了他。這種事情在毛澤東時代沒有,這種事情發生在滿清末年,國民黨革命黨的時候有,在國民黨時代有,在共產黨的毛澤東時代、江澤民時代、鄧小平時代沒有。現在到了胡錦濤時代,又恢復到近大半個世紀以前,國民黨時代發生的事情,在中國現在正在發生。媒體開天窗,記者們追問,都表現出來了。溫家寶7月28日到溫州舉行記者會,一個鐘頭結束之後走了,幾十個記者一起喊:鐵道部的人留下來,請你們回答問題。鐵道部部長掉頭一句話不敢講,跑了。

可見現在這些媒體從業人員,媒體記者、編輯膽子大了,他們看到中國現狀的危機,以及看到了這危機的根源,他們要把這些事情講出來,試圖要改變中國,他們正在努力在做。這是我非常敬佩他們的。在這裡我特別向這批開天窗的中國的媒體們表示崇高的敬意,深深的謝謝他們,為中國老百姓做了一件好事。這個閘門打開了,關不住了。共產黨將面臨今後更多的媒體向它挑戰,你要下令把所有的報紙關掉嗎?做不到。

因為你沒有供養他們,是讀者們供養這些報紙,你能夠派人來接管嗎?你沒有這個人才,你發號司令,人家把你當成狗屁,到處在罵。共產黨走了62年以來,走到這個結局,是共產黨始料不及的,完全想像不到的。那麼我這裡就把這件事情延伸再擴大。

最近美國的一份刊物《外交政策》登了一篇很有深度的文章,他就提問,說為什麼蘇聯一夜之間倒下去了?要回答這樣一個問題。因為美國在冷戰時期上萬名研究蘇聯問題的專家,從政治、經濟、軍事、外交,各個系統都有這種人才,沒有一個人料到蘇聯在短短那幾個月中間突然倒掉了,時間什麼時候呢?也就是1991年8月19日,蘇共極左派發動政變把戈爾巴喬夫留在黑海不准他回來,要奪權。這是8月。一直到了年底,戈爾巴喬夫宣佈下台,蘇聯垮台,才幾個月的時間,人們想不透。

美國刊物《外交政策》寫的這篇文章,要試圖去解答這個問題,他做出一個結論:經濟上雖然衰退敗落,但是還沒有威脅到政權的危機,軍隊沒有起來奪權,可是人們唾棄了共產黨,退黨唾棄它,原因就是老百姓覺悟了,一批媒體人不斷的寫文章寫報導,把蘇聯共產黨的罪惡都揭發出來。蘇聯老百姓感覺到:我們為什麼要活在那個年代,我們為什麼還要活在共產黨統治這個時代呢?我們要做一個正常的人。就唾棄了共產黨。

唾棄共產黨,從內心唾棄化為行動啊,行動那就是葉利欽起來,葉利欽退出共產黨,競選俄羅斯總統成功了,就跟蘇聯總統對抗,葉利欽對抗戈爾巴喬夫,叫戈爾巴喬夫下台,蘇聯瓦解。也就是人們覺悟了,整個覺悟的過程誰起了最大的作用?媒體,媒體不斷的揭發共產黨的罪惡。

我想中國通過這次開天窗的行動,中國媒體有可能會走上這條路,一旦共產黨完全控制不了媒體的時候,這個事情在中國很有可能發生。當把共產黨所有的髒事、惡事、壞事,暴露於太陽底下,暴露於人們面前,人們就起來一致行動反抗,我要丟掉共產黨我不要你了。這種力量沒有一個人能擋得住。因為蘇聯當時還有上百萬的軍隊 ,他們不聽共產黨的命令,按兵不動,下命令鎮壓老百姓,鎮壓葉利欽,拒絕這些命令。所以蘇聯這些極左派垮掉。

那中國會不會走上這條路呢?我們拭目以待,事情在不斷的發生,不斷的變化。一旦老百姓的生活環境惡化,中國的錢財大批的流失,物價不斷高漲的時候,人民就會直接的問:為什麼?那麼這些媒體就要出來告訴大家,什麼事情發生了,什麼原因什麼原因造成現在的結果。你看那老百姓會怎麼?採取行動嘛!

我覺得這次上百家報紙開天窗,有深刻的心靈上的意義,思想上的意義,還有重大的政治意義。一旦媒體工具朝另外一個方向走的時候,而共產黨控制不了的時候,什麼事情都會發生。因為老百姓受了欺負之後,他也要問為什麼?為什麼我們不能改變、不能糾正?而現在台上這些共產黨頭頭腦腦們,都跟老百姓中間任何一個人一樣,要麼是平頭百姓,要麼就是太子黨與高官的子孫,人家並不把你看重,你只不過是個普通人,你算個什麼嘛!你憑什麼在我們的頭上拉屎拉尿!

最近於建嶸在香港發表了演講,他講了一個故事,說如果在一個地區或一個城市,有一堆人發生爭吵的時候,為了一件事情擺不平的時候,最後有的老百姓就講:你算什麼?你不就是個當官的嗎?這句話把對方完全打住。對方講:我當官又怎麼樣?你當官的時候,你當官的吃的喝的都是靠老百姓的,你不欺負我們嗎?你不就是當官的嗎?你算什麼嘛!這種仇恨官員的心態,現在在中國遍地皆是,你這官員走到哪裡都會挨罵。

鐵道部的發言人王勇平不是挨罵了?罵得現在躲起來了,鐵道部長躲起來了。可見媒體的力量,一旦發生了轉變,會給中國帶來希望。有的人講,蘇聯解體的模式不適合中國,那是一個不成功的變革。你不成功是哪一部分,不成功是後面的部分還是整個都有不適合?我覺得蘇聯在它變革的開始,把共產黨結束了的那一部份,是適合於中國。適合於中國什麼呢?我不期望流血,流血對中國老百姓不是件好事;但是萬不得已流血的話,那只好接受。

蘇聯沒有通過流血,而是通過媒體,通過人們思想的覺悟,通過共產黨的退黨,通過戈爾巴喬夫自動放棄了共產黨,解散了共產黨。這條路我們真去走,不一定中國走得通,我承認,共產黨它會死命反抗。至於後來葉利欽上台之後,到現在普京這一段是不成功的,我承認不成功。現在普京又想走向大俄羅斯主義,又想恢復斯大林那一套作法,我看他也不會成功。

因為世界變了,整個世界的格局變了,他要想走這條路走不通了,為什麼?現在的俄國總統要想走不同的道路,在俄國也有鬥爭,內部也有鬥爭。對,不管什麼模式,共匪先下台是前提,至於如何讓它下台,就要看我們國人的勇氣了。

我覺得這次百家報紙開天窗,是要共產黨下台的一種方式,一個過程,如果媒體都起來造反的話,共產黨很快會下台,這個媒體的力量是非常之大的。各位聽眾,今天我的評論到這裡結束,謝謝各位收聽,再見!

文章來源:希望之聲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