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訪民北京上訪 入黑監遭毒打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8月19日訊】(新唐人记者朱智善采访报导)湖北省襄陽市幾位上訪冤民多年上訪狀告無門,遭毒打後被投入黑監獄。8月1日許萬英等人到北京信訪局上訪,被騙,讓到北京久敬莊公安局報案,案沒報成被襄陽住京辦抓住,遣返時被黑社會人員摳打,三人傷勢嚴重,現被關進襄陽市的黑監獄。本台記者採訪了相關人員,請看報導。

當局設騙局 信訪進黑監獄

還被關在黑監獄裡的羅書秀(譯音)說:“8月1日我們到北京信訪局,信訪局說你們到北京市公安局去報案,到北京公安局說你們要到久敬莊公安局報案,到久敬莊被襄陽市住京辦抓住,半夜十二點被強行拖上車,被二十多個黑社會人員摳打,其中羅書秀胳膊被骨折,郭懷秀被打起不來了。”

羅書秀還透露,到了黑監獄也不給醫治。電話打120、110、結果政法委的來了5個人要沒收手機,到今天,她己被關押14天了。

黑監獄的地點在湖北省襄陽市襄村區文化體育館後院,有五道鐵門鎖著,每天吃的是剩飯,根本吃不飽,免強活著餓不死。

在這裡關押有六個人,三個人因有命案不給立案而上訪,三個因強拆問題而上訪。

古稀老人冤情投訴無門遭毒打

許萬英己是72歲的老人,94年兒子被害,至今都得不到立案,兇手消遙法外。到北京上訪,多次被遣返、被打。羅書秀也因女兒被害,不予立案兇手得不到伏法。郭懷秀兒子被打死,被汙為自殺不予立案昭雪

許萬英說:“年己經72歲了,多年上訪己被多次打傷,現在高血壓心臟病非常嚴重,們不給醫治,這個社會太黑暗了,有冤無處申這是什麼世道,誰來救救我們讓我們出去。”

郭懷秀一直在哭訴他的親身經歷,他唯一的兒子大學畢業後到鐵道部下屬的黑建築公司工作,在朝鮮與大陸接埌地區建橋,2010年4目4日被鏟車鏟破了頭,本來是工傷。

4月7日公司強行將其壓送火車站,他要求乘飛機,在火車站被打死,法醫鑒定是自殺,家人有證據現埸監控錄相,全身都是傷,把公傷的線拆掉說至命的傷在頭上,這麼多證據都得不到立案,去上訪被打的死去活來。

政法委要求:每個上訪者必須寫保證不再上訪了才肯放人。

許萬英老人說:“這個保證我不能寫,我兒子死的時候剛剛十九歲,我能不為兒子討公道嗎?能不申冤嗎?郭懷秀說:我兒子從小到大都是非常優秀的,在哪裡都努力做人,如果能找到有違反社會秩安的行為,我都不找了,我兒子死的好慘,我不可能不去北京,事情的主菅是鐵道部,我為什麼不去?這保證我不能寫!”

維權訪民的心聲

郭懷秀一直哭訴說:“兒子死了也就己經死了,我也知道人死不能複生,我也看的開。就是說這一路把我打的受不了,我的心裡就是過不去,我第一次被住京辦抓的時候,住京辦的劉道有說你不被瀋陽打死,就得被北京打死。”

“這期間我幾次死過去,在瀋陽我都過不去了,到了鐵道部,派了5個員警把我抓回來,拖到地上就打,一次次的打我,打的我一個月一個月的起不來,現在渾身是傷,到現在都不能康復。”

郭懷秀曾經相信國家總該有個正確的說法。誰知這個社會這麼黑暗,真不敢想,親身經歷讓她知道了社會的黑暗,原以為正義能壓倒邪惡,、現在邪惡壓倒正義了,沒有正義了,已經51歲了,從小奶奶就教我如何做好人,學習為人之道,從來也沒聽說過這樣的社會,我們現在隨時都有生命危險,誰能保護我們。

記者打電話到襄陽市政法委書記劉文寶電話一直無人接聽至到關機,並且留言有事撥打1O086,記者撥通電話剛剛說是新唐人電視臺的對方就掛斷電話再也撥不通了。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