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監復:從柏林牆博物館的黨證看莫斯科的「八一九」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8月19日訊】標誌著蘇聯解體的「八一九事件」對整個世界政治格局產生了深遠的影響,中國學者姚監復事發當時正在莫斯科。值此事件20週年紀念日到來前夕,他特意為本台撰寫了紀念文章。

「1989年的北京之春的火焰,使八九之秋追求自由的烈火在東歐燃燒。」這是1990年代中期,我訪問柏林牆附近一個民間博物館時,一位德國講解員對我的疑問所作的解答。因為,整個展覽圖片的第一幅,是一位中國青年在1989年勇敢地阻擋坦克車隊的畫面。我想瞭解紀念柏林牆倒塌的展覽圖片,為何選上中國「六四」的照片,講解員的回答,使我認識到追求自由、民主、人權的理想是普世價值,心是相通的,爭取自由的鬥爭是互相支持和共同發動的。果然,兩年以後,1991年的莫斯科出現了同樣的追求自由的遊行,蘇聯解體了,蘇聯共產黨被解散了,社會主義陣營瓦解了,冷戰結束了。20世紀的地球人鬆了一口氣,歡呼自由、民主在偌大一片土地上實現了。

我幸運地經歷了1980-1990年代的兩個大事件,1989年的北京「六四」和1991年的莫斯科「八一九」。在「8.19」那天,我正在蘇共中央黨校參加中蘇哲學家「人•科技•社會研討會」。我們看見電視裡反覆播送的是柴可夫斯基的「天鵝湖」舞劇,沒有新聞,只有舞蹈。後來出現了緊急狀態委員會的公告。街上奔馳著坦克,隆隆聲震動大地。我去紅場看到一列列的坦克,但是小孩子爬到坦克炮塔、炮口上玩耍,坦克兵向我說:「我們是國防軍,不會向老百姓開槍。」

雖然蘇共中央黨校校長向我們講:「這是莫斯科的天安門事件。」但是,沒有像北京那樣向平民、學生開槍,據說只是坦克轉彎時碾死了3個人。沒有出現毛澤東預言的千百萬人頭落地的局面。戈爾巴喬夫採取了不同於鄧小平的政策,以和平方式接受了人民和黨員對政治改革的要求,蘇聯解體了,俄羅斯和各個聯邦共和國走向自由、民主、共同富裕。中國現在經濟發展了,但是「六四」後遺症的包袱沉重壓在中國人身上,領導人堅持跛腳改革,拒絕政治改革,公民們沒有思想自由、言論自由、出版自由、結社自由,更沒有免於恐懼的自由。

我永遠不會忘記,柏林牆邊的博物館中央有一根閃閃發亮不鏽鋼尖柱,上面橫七豎八插滿了一些小本子,還是證件的物品,陪同要我猜這是什麼?我說:「好像是證件。」她說:「對!黨證!」在柏林牆被沖垮時,許多東德的統一社會黨黨員扔掉了自己的黨證。後來的民間博物館長撿起來這些被拋棄的黨證,作為展覽品的中心標誌物。我理解,這些黨證是告訴人們,當一個黨脫離群眾時,不是黨開除黨員,而是黨員拋棄黨,主動扔掉黨證。我想起,蘇聯人告訴我們,當「八一九」以後,葉利欽要沒收蘇共財產時,沒有一個黨員、一個黨支部奮身而起,去保衛蘇共財產。當蘇聯國旗從克裏姆林宮黯然落下時,沒有一個蘇聯公民為保衛蘇共領導的蘇聯而戰鬥。為什麼?因為,在1991年「八一九」以前的一次調查中,約有80%的被調查者認為,蘇共代表官員利益。當擁有幾千萬黨員的大黨脫離了廣大群眾、脫離了黨員時,就成了失去民心黨心的泥足巨人、紙老虎,自己就倒下來了。脫離了黨員和群眾,黨就自我毀滅了。

蘇聯「八一九」20週年快到了,「柏林牆」倒塌22年了,中共的領導人也許應當深刻反思了。槍桿子可以保住自己的權力於一時,但是民心失去了,脫離群眾了,無論多麼偉大的人物和政黨,總有一天會被人民、黨員和歷史所拋棄。

文章來源:《DW》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