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喜出獄 凌晨「被返家」防與迎接者碰面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8月20日訊】(自由亞洲電臺駐香港特約記者心語採訪報導)被河南新蔡縣公安局以「 故意破壞財物」判刑一年的艾滋病維權人士田喜星期四刑滿出獄。

下載錄像
新唐人電視台 www.ntdtv.com

視頻:網友們給田喜的祝福

8月18日是艾滋病患者及維權人士田喜刑滿出獄的日子。田喜去年八月被河南新蔡縣公安局以故意破壞財物判刑一年,星期三凌晨三點多田喜已被送回家中。之後和幾位網友及律師等人一起乘火車到北京看病,路途中田喜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首先感謝大家,如果沒有大家這麼多的關心我是出不來的。」

記者:大家很擔心你有沒有在裏面受到虐待。
田喜:確實在裏面受到了一些虐待,比如食物和藥物的供應,其他的倒沒有什麼傷害,主要還是食物和藥物。

記者:食物和藥物是指有毒,還是食物和藥物不好?
田喜:伙食的質量的確有問題,前期的時候出現藥物供應中斷,之後在大家關注下得到了保障,恢復供應。

記者:身體他們沒有折磨你嗎?
田喜:身體倒是沒有,裏面空間相對狹小,不自由,活動量是不足的。

記者:在裏面知道外界對你的聲援及關注嗎?
田喜:通過律師了解一些,還有很多朋友給我寄明信片,但是被看守所給扣下來了,沒有給我。

記者:你還會向他們提出上訴嗎?
田喜:這個問題我暫時沒有決定。

記者:被判刑一年,在裏面會影響到你以後維權的方向或道路嗎?
田喜:在這裏面一年,在某些方面讓我產生了新的變化和認識,增加了我對中國社會的一些了解,在方式和方法上更加的平和理性一些。

田喜告訴本台記者,警方送他回家時要他在伙食費餘款收據和刑滿釋放證明上簽字,他在收據上籤的是「禁室育奴」,釋放證上籤的是「竇娥」。

田喜的辯護律師梁小軍向本台表示:「我看到他很高興,以前都是在鐵窗裏面看到他,這次終於在自由的環境中見到他了,看到他精神狀態也很好,身體也還不錯,雖然身體看上去還好,但是在裏面一年的時間營養不良,現在去檢查檢查身體,看看病,因為在進看守所之前,醫院就通知他要去治療他的肝病,被抓進去就沒去治療,現在主要是解決健康的問題。」

1993年河南在全省縣級地區防疫站和婦幼保健院成立了血站,河南全省共成立了200多家,血站反覆使用針頭與膠管,也導致通過血液傳播疾病的串流,而當時賣血有較為可觀的收入,採集走的血漿被用於生物科技的應用,貢獻到較大的城市,而後田喜就這樣成為間接的受害者。

1996年田喜9歲時因為骨折在新蔡第一人民醫院輸血,感染了艾滋病,同時感染了乙肝和丙肝病毒,他在北京完成學業后,曾多次上訪,去年8月田喜要求造成這起血禍的院方賠償及解決此事,但院方不搭理,還不讓進門。田喜一怒下砸損了幾樣物品,被砸壞的設備價值2644元人民幣,隨後被以「故意破壞財物」罪起訴,並於2月11日判處他1年有期徒刑。今年4月22日,法院駁回田喜的上訴,維持原判。

正值青年的田喜,卻已有了六年的上訪的經歷。他曾在北京求職,收入要求並不高,但卻屢屢受挫,因為是艾滋病感染者之故沒有單位願意聘請。

幾位和田喜一樣遭遇因輸血感染艾滋的河南居民在星期三清早打算接田喜出獄卻遭禁止,其中一位劉喜梅告訴本台記者:「我們早上4點多去接田喜,但是田喜3點多的時候已經被他們送回來了,政府人員來了也很多,在他家附近。」

北京愛知行研究所在田喜出獄后發表聲明表示:鑒於當前維權人士普遍遭遇的非法監禁、剝奪權利的現狀,有關部門可能會在田喜獲得自由之後,繼續保持對他的監控。

聲明還說,田喜既然已到法定獲釋期限,理應鼓勵其恢復正常的社會生活。他身患艾滋病、丙肝、乙肝,一年的監禁更是嚴重傷害他的身體,出來后首先需要全面的身體檢測和恢復理療。北京愛知行研究所呼籲各界人士共同幫助田喜。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