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河:中國富豪為什麼要去非洲撒錢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8月25日訊】

各位聽眾大家好,我是橫河。最近一段時間在中國網絡上的紅人當中,一些富二代很引人注目,特別是女性。在郭美美事件以後,又出了一個所謂被稱作盧美美的盧星宇。和這個郭美美事件拖出了中國紅十字會的醜聞一樣,這個盧星宇和世界傑出華商協會中非希望工程等等,也是被一件完全不相干的事情曝光的。我們今天就和大家來討論一下這件事情。

把這個事情拖出來的,是北京關閉了30所民工子弟學校這件事情。6月份以來,在北京的農民工的子弟學校陸續接到了關閉的通知,至少有30所學校要關閉,官方報導的是24所。影響的學生有人說是3萬名學生,官方說的是1.4萬。即使按照官方的說法,24所學校影響1.4萬學生這個數量也是非常大的。

現在有些學校已經拆除了,事情發生以後在網上引起了強烈的反響,有人在搜索相關網站消息的時候,發現了這個中非希望工程。實際上中非希望工程相關的消息早就在官方媒體上發表了,只是沒有引起普遍的關注。因為畢竟很少有人會對這個萬里之外的非洲建什麼希望小學的事情太關注,直到有一天突然發現作為建設北京的主力軍的民工們,在首都居然這些孩子們上不了學,而卻有一批富商願意把錢捐到非洲去辦希望小學。這個對照實在是太強烈了,要不關注這個事情都很難。

我不是很明白北京怎麼會有民工子弟學校,因為民工子弟學校這個名稱本身就是帶有歧視性的。按照中國的義務教育法,學校招生只有一個條件,就是這個人居住在什麼區域,就上什麼學校。也就是說,要就說這個區域只有民工在這裡生活,要不然怎麼能叫民工子弟學校呢。要就是說北京市制定了違反義務教育法的自己的地方規章,允許建立或者是建立了歧視性的民工子弟學校。因為中國實施的是九年制的義務教育,不管是什麼學校,都應該是國家出資興建,而且它必須要建符合標準的學校。

中國和非洲需不需要希望工程

我們先來看一下非洲和中國需不需要希望工程。青基會(中國青少年發展基金會)有人說,網上也有人在這麼說,說是中非希望工程不向社會募捐。那言下之意就是說它和紅十字會不一樣,它不接受社會捐款,所以社會沒有權利去對它進行監督。就是告訴民間你們不用管這件事情,因為你沒有出錢,這跟紅十字會不一樣。中非希望工程在這裡應該是屬於慈善事業。慈善事業是什麼呢?它是幫助需要的人、而本身又沒有能力的人,這種事業叫做慈善事業。去幫助有能力的人或者幫助不需要的人,那個不叫慈善事業。

從教育經費來看非洲需不需要。中非希望工程捐款對像這些國家,它列了一大堆國家,這些國家的教育經費的投入,占國民經濟生產總值的百分比,一般都超過4%。坦尚尼亞和肯尼亞是最先建中非希望小學的國家,他們都已經實現了真正的小學免費教育。就是說上學、學費、學雜費所有的東西都是不要錢的,是真正的不要錢的。在整個薩哈拉以南的非洲國家,教育經費的投入占國民經濟生產總值的百分比,是平均4.6%。

中國是多少呢,中國2009年國家財政性教育經費占國民經濟總值的比例,是3.59%。不管這個數字是不是準確,高還是低,它是教育部公佈的,也就是說它低於那些接受中非希望工程的國家的教育投入。大家知道長期以來中國的教育經費就是低於世界平均值,也低於絕大部分非洲國家的。中國的計劃是在2012年達到4%。從這個數據上看,非洲國家他並不比中國更需要希望工程。

那麼我們回頭再來看,中國需不需要希望工程?中小學教育在中國是屬於義務教育的,也就是說應該是免費的,是由國家財政支出。按照這個義務教育法的話,學生是不交學雜費的。因為中國的希望工程是1989年啟動的,就是那時候為農村還沒有能夠完成普及教育的這種地方,建立希望小學。如果說1989年中國的國家財政還沒有錢,沒有足夠的錢去支付義務教育的開支的話,那時候是需要藉助社會力量來搞希望工程的話,今天的中國還需不需要藉助社會力量來搞希望工程?當然一方面從現在很多鄉村小學的現狀,從城市民工子弟學校的現狀來看的話,似乎中國還非常需要希望工程。因為這些地方這些學校的狀況,實在是太糟糕了。根本就不能夠算做符合義務教育法規定的學校應該有的,從建築來說的話,從師資力量來說的話,從經費來說的話都不夠。

但是如果我們從國家財政的具體情況來看,改善義務教育的情況,包括農村和城市民工子弟學校的這種教育狀況,中國的國家財政不僅是能夠支付,實際上是綽綽有餘的。我們就舉個例子,根據中國青少年發展基金會,就是負責希望工程的這個基金會,簡稱叫「青基會」,根據青基會官方網站的介紹,希望工程從1989年開辦,到現在2011年一共收到60.3億元人民幣的捐款。

網上現在流傳的中國的財政開支的一個很重要的出處,叫做「三公支出」,就是公款吃喝、公費出國、公車開支。根據全國人大常委會辦公廳研究室特約研究員王錫鋅在央視「新聞1+1」節目當中所說的,三公開支一年是1萬9千億人民幣。這個數字是22年希望工程捐款數的3百多倍。另外一個數字是今年6月份,中國持有美國國債1.1655萬億美元,是美國的第一大債權國。

這個答案,就是說中國需不需要希望工程,是需要也不需要。不需要是現在中國財大氣粗,根本就不需要用民間的捐款來辦義務教育;需要呢是中國的義務教育確實還有很多地方經費不足。很簡單的例子,就是這一次在北京的民工子弟學校被拆遷,它的一部分理由是建築不符合標準,一部分理由是違章建築。無論說是建築不符合標準還是違章建築,按照義務教育法都是國家的責任。如果不合標準,應該國家出錢把這個建築做標準;如果是違章建築,也應該是國家去辦理那些需要的手續,或者是出資建一個不違章的。這都是國家的義務,是國家的責任。國家收稅就是要幹這個的。

至於說北京叫的一個名字,就是民工子弟學校叫做「流動人口自辦學校」,這個從法律上來說,是公然違反義務教育法,根本不能夠這樣辦的。就是當民工的子弟在什麼地方,就應該進什麼地方的學校。如果他們由於人口多,就是由於大量的民工到達以後這個地區的學校不夠了,那麼按照義務教育法,是要國家來建學校的。現在從中國的最簡單的兩個開支,一個是三公消費,一個是持有美國國債。這兩大筆錢,任何一筆的零頭,就可以解決基本上中國的義務教育問題了。

中非希望工程基金會得什麼

現在我們來看一下為什麼要把希望工程建到非洲去。當然現在有錢人多了,錢多了去回饋社會,當然是應該提倡的。但是一般人所說的回饋的社會是自己的財產來自的那個社會。就是說你發財,你從社會索取了,所以要回饋。這個世界傑出華商協會雖然說是世界的,它的主要成員基本上都在中國大陸,或者是其他地方的但是在中國大陸賺錢做生意的。因此他把錢回饋給中國,是名正言順的。我相信這個世界傑出華商協會的成員當中,他們絕大部分的錢,不是從非洲賺到的。因此沒有什麼特別的理由要把這個錢捐到非洲去,回饋到非洲去,因為那不是回饋。

援助非洲國家是中國政府的事情,是中共當局的事情。在這個對非洲的援助當中,從50年代60年代開始一直到現在,都是政治考量第一,和商人沒有什麼關係的。除非是當局有人要拿商人的錢去辦國家的形象工程,辦國家的外交工程,我們回頭會討論這樣的問題。

現在看這個項目,它牽涉到兩個機構,一個是叫做中非希望工程基金,就是那位盧星宇的父親,世界傑出華商協會主席盧俊卿搞的。那個世界傑出華商協會不管怎麼說,就是說有人找出來它很多問題,但是不管怎麼說他算是提供了一種有償服務。他的服務是什麼呢,就是幫助富商們富豪們,和權力集團的人們來一起照相吃飯社交。這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的問題,我倒不覺得這個聯合國副秘書長是現任還是前任有多大的關係。

《南方都市報》調查了以後,列舉了這個世界傑出華商協會的八大疑點,八大疑點裡面就包括,偽造聯合國機構為活動主辦單位,註冊的時間有假,收了高額會費卻說沒有收錢,把民間人士包裝成聯合國官員,把前任聯合國官員包裝成現任聯合國官員,還假冒名人名義,包括楊瀾在內,偽造出版社,還有就誇大捐款的數額。他就說有這麼八大疑點。

這個問題是什麼呢?是這個機構它並不是一個非常低調的機構,中外媒體包括《新華社》都報導過。所以要查清這八大疑點,就是《南方都市報》調查以後,查出來的這八大疑點的話,其實並不需要特別的權力和特別的精力。如果《南方都市報》可以做到的話,《新華社》當然就更容易,因為《新華社》就報導過。那些企業的老闆富商,每年要交那幾萬元的會費,捐款一捐就是要幾十萬的話,他在掏出這麼大筆錢之前,他不會不去查一查吧。這些消息在網上都有的,因此無論是當局,還是繳納會費和捐款的富豪們,它們也許查了,也許沒有查,但是至少不管查了沒有查,都沒有說出來,一定有他們的理由。

好,我們現在回到這個希望工程基金。就是講這兩大機構,他們把錢捐到非洲去有什麼意義。從中非希望工程基金來看的話,他們把錢捐到非洲去,有幾個可能性。一個是網上有人說,說是洗錢,就這些人要把錢轉移到海外去,這個不是沒有可能的,因為這些富商們在中國大陸賺錢的話,他總有來路不明的錢財。也有人是來路很正的,不排除有的錢或者是有人的錢是來路正的,但是,這些人又不想這筆錢侵吞掉,或者是不想去正規的交稅,因此他以慈善事業的名義捐出一部分來,同時能夠通過某種途徑把另外一部分,或者是大部分轉移到國外去,這種可能性有沒有?至少這種猜測是有一定的道理的,也能夠說服人。

當然要駁斥它也很容易,只要這個中非希望工程能夠把它所有的往來帳目都公佈,或者不是公佈的話,當局可以查的。當局對查帳顯然是很有興趣的,它可以把艾未未這麼一個小小的公司,把艾未未扣押80多天去查帳,要查個中非希望工程應該是小菜一碟吧,即使不向民眾公開的話,稅務部門應該去查帳,這應該沒有問題。不過我確實高度懷疑當局會這樣做。從這裡也可以看出來,中共當局要查帳,一定是在政治上要打擊別人才去查帳的,而明擺在眼前有問題的,真正它要去查的可能性是非常小的,這是第一種說法,是洗錢說。

另外一種說法,另外一種可能性就是在中國做慈善事業,條條框框太多,捐的錢可能被貪官或者是政府吃掉了,因此有人說與其在中國養貪官的話,不如把它捐到非洲去。聽上去有道理,但是這種想法不會是在中國的環境下做生意賺了錢的人的想法,這種想法只有是在真正的自由經濟條件下發財的人才會有這種想法。中國的富豪的錢絕大部分都是在和貪官權錢交易的的情況下才能夠賺到的,因此他不大可能產生這種想法。再說,非洲的這些受援國絕大部分在政治上、在經濟上也是非常腐敗的,這筆捐款能夠真正建成學校的能有多少,會比在中國好多少,本身也是大有疑問的。

第三個可能性就是做這個項目能夠討好一個什麼人,或者是一批什麼人,或者是某一些權貴,它有利於這個傑出華商協會的形象和它未來的運作,也就是說它的運作是需要某些人肯定的,某些人點頭的,包括它的進一步發財。這個可能性也是很大的,就是由於青基會的參與,這個假設變得很實際。

我看了肯尼亞政府自己的報導,在傑出華商會的代表訪問肯尼亞,推動這個項目的時候,肯尼亞總統是在這個會上發了言的。他在感謝這個傑出華商協會的同時,也感謝了中國政府,這點很重要。中共在國內對於私人的慈善事業是嚴格控制的,特別在重大天災發生的時候,它對私人慈善機構的現場救助,是持打壓態度的,就是不容許的,主要是不能容許別人搶了中共的風頭,因為畢竟每一次天災都是中共表現偉光正的機會,它不會把這個機會讓給別人的。一旦民間的慈善機構在現場救災,那實際上這些民間機構的所有的服務,要比中共的好得多,因為中共它只管報導,在這種情況下,中共是不容許私人機構來搶它風頭的。

青基會的利益何在

對外援助在中國更是高度政治化的。周恩來曾經就說過,說外交無小事。對外經濟援助是外交的重要組成部分,它不可能讓民間去染指。這裡就牽涉到另外一個機構,就是中國青少年發展基金會了,因為它已經不是民間機構了。青基會是為希望工程建立的,它本身就有問題。當年就被內部的人揭露,說是挪用希望工程的捐款達上億元,違規投資,這個揭發人被當時的青基會發言人常務副秘書長,現任秘書長的塗猛稱為是,犯罪份子旨在摧毀中國青基會和希望工程的恐怖襲擊行動。他把揭發他們違規挪用希望工程的款項稱為「恐怖襲擊行動」。

披露這個消息的《明報》被攻擊,《南方週末》登載這個消息的30萬份報紙被封存。當然最後青基會不得不承認,它做帳掩飾投資的虧損,這還是承認的部分,我們還不知道不承認的部分是什麼。青基會雖然在性質上它公開的是屬於全國性的「公募基金會」,它面向公眾募捐的地區是中國已經許可募捐的國家和地區,也就是說它可以在外邊募捐了。但是這個章程只規定了募捐的地區,沒有規定它捐款的地區。這個資金的走向在當時這個希望工程只是面對中國大陸的,沒有說它可以在海外捐款。基金會的登記管理機關是民政部,但是它的業務主管單位是共青團中央,就是團中央。

在中國一般的團體是不能夠隨便在民政部註冊的。中國註冊的這些團體,有幾種情況,一種是黨政機構自己辦的,為了方便或者是掩人耳目而辦的,像這個青基會就是屬於這種情況,它屬於黨政機構自己辦的團體。另外一種是民間辦的慈善機構和非政府組織。這種機構一般情況下,它是不允許單獨註冊的。所以它必需借助一個政府機構去註冊。譬如說李連傑的壹基金,它就是要附在另外一個機構上面才能註冊的。

還有的就是真正的非政府組織,這種真正的非政府組織,基本上是不允許註冊的,有的沒有辦法了只能註冊成公司,實際上中共是逼著它們註冊成公司,以便將來可以用偷稅、漏稅的藉口來威脅它或者是打壓它。比如說許志永和滕彪等人的公盟,它就沒有辦法在民政部註冊,而只能註冊成公司,結果就曾經被以偷稅為名,準備罰款142萬元,用這種方式來控制他、來打壓他。

在這裡我青基會只能被認為是黨的組織,為什麼不把它認作是政府組織呢?因為它是歸共青團中央管的,共青團在性質上屬於黨的外圍機構,它和政府沒有任何關係,所以說是屬於黨的系統的。青基會是為希望工程建的,當時建希望工程它沒有說明是限於中國大陸,其原因是因為當時不可能想到這個希望工程最終會去支援非洲。

政治外交的外援私人化了嗎

從中共一般機構的正常操作上,像這種沒有規定的,當局是可以去阻止的,當局如果不想讓它這麼做的話,就很簡單的說是在章程裡面沒有規定的,因此這樣做是違法的,就可以把它到非洲去的援建的項目給停止掉。青基會把希望工程建到非洲去是超出了青基會,甚至是團中央的權限範圍,因此到非洲去建希望工程,它的批准單位應該是遠遠高於團中央的。把這個希望工程建到非洲去,而且還牽涉到大筆資金的轉移的話,應該是更高層的中共的至少在政治局這個層次上的政治考量的決定。

真正的慈善機構要把錢捐到非洲去,你想像這個困難有多大!不把你抓起來說你非法運作就算好的了。如果沒有中共高層的批准,這個沒有按照民政部註冊成慈善機構的團體,就是非法組織,而且是要被取締的對象。

非洲是中共對外擴張的重要陣地,在2007年的時候,溫家寶就宣佈,說中國已經減免非洲國家債務109億人民幣,承諾並正在辦理的還有100多億,合起來就是減免非洲國家債務200多億。有青基會的參與,這個中非希望工程項目就帶有了官方的色彩。因此很容易被非洲的受援國家認為這是來自中國政府的援助,因此就變成了中國全球戰略的一個組成部分。

這麼一來的話,參與的每個單位,都是各得其所。從中共方面來說的話,它不需要掏自己的錢,當然中共自己本來沒錢的,但不管怎麼說的話,它還是拿國家的錢去討好的,而這裡它不需要拿財政支出又討好了非洲國家,這中共得到了好處。而青基會拿到了提成,這還是表面上的,我們現在還不知道它真正的好處在哪裡。如果是參與洗錢的話,那面它的提成還會比面上的10%的提成要高的多。華商會討好了中共當局,又拉到了官府的基金會做大旗,可以進一步的去擴大會員的成員,收取更多的會費和捐款。而傑出華商協會的成員有更多的機會和名人們和正規官府的人拉上關係合影。每個人都得到了自己要的東西。

當然,如果說這些華商們真的是錢多的沒有辦法花,願意捐給誰是個人的事情,作為基金會的話它當然也有權利捐給它願意捐的人。它願意把錢捐給世界首富比爾.蓋茲也沒有人管得了。但是在中國只怕並不是這麼簡單的事情。

如果這是一筆私人財產,完完全全像西方社會那樣的私人財產,民眾當然沒有權利干涉,但是作為一個不是慈善機構的組織,在中國運作如此大筆的基金,本身是否合法,民眾是有權利去質問的。而作為青基會掌握了希望工程的一個官方組織,它當然更有義務去公開它的財務,經過青基會經手的這些款項的來源是什麼?去處是哪裡?用掉多少?怎麼用的?這個青基會是有義務向社會做交代的。因為畢竟這筆錢在非洲的運作是青基會做的。好,謝謝大家。

2011年8月21日

文章來源:《希望之聲》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