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宇:中共對殘疾人的迫害真殘酷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8月26日訊】一個國家對殘疾人的態度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這個國家的文明程度。從道義上講,一個殘疾人,應得到社會的關照。然而,中共迫害法輪功,對修煉法輪功的殘疾人也從來沒有絲毫的顧忌。明慧網八月十六日有幾篇文章涉及到中共對修煉法輪功的的殘疾人的迫害,讀來令人不齒。

《黑龍江鶴崗市何叢峰遭中共迫害經歷》,記述了殘疾人何叢峰遭到的摧殘。何叢峰是鶴崗市興山區人,自小患小兒麻痺,一條腿殘疾。二零零二年四月二號,興山分局嶺南派出所將他綁架到嶺南派出所。一幫子惡警對他拳打腳踢,一直刑訊逼供到凌晨三點。

他被劫持到看守所期間,興山分局惡警楊慶民等在看守所提審室,給何叢峰實施酷刑,將他雙腳銬在鐵椅子上;手扭過去在背後銬上;背銬上拴吊繩,用力上掰;嘴用毛巾堵上。從早八點一直折磨到午後一點。施刑的惡警有四人,倆人一夥,輪番折磨。

後來他又被非法判刑,劫持到佳木斯監獄迫害。獄警王國志曾指使兩個犯人將他吊到大門橫杆上,又將他打得鼻孔流血。而後王國志又指使犯人在水溝裡拎一桶帶冰碴的污水,從頭澆到腳,棉衣都透了,連澆兩桶污水,冷風一吹,何叢峰被凍的直哆嗦。

惡警對普通的殘疾人如此摧殘,對那些因公致殘的法輪功學員是不是會好一點呢?

《黑龍江巴彥縣殘疾軍人孫學被迫害流離失所》講,黑龍江省巴彥縣殘疾人孫學,是一名因公傷將胃切除了三分之二的二等乙級殘廢軍人。他遺有飯後傾倒症,吃什麽吐什麽,瘦的皮包骨頭。因爲是公傷,他的醫藥費是開多少政府給報多少。十多年前,每年大約三、四萬還不夠用。逢年過節,他還得拄著拐棍到縣長那裡要錢。巴彥縣歷任縣長都怕他,一見到他來了馬上給錢打發他走。那時孫學什麽活都不能幹,基本就是廢人。可是孫學修煉法輪功以後,身體好了,主動提出自己因煉功身體好了,不需政府再報醫藥費了。

法輪功好不好,在孫學身上的體現就是最好的證明。可是中共迫害法輪功後,公安局惡警們竟將他這種高尚行爲稱爲精神病。

八月十一日上午,五、六個便衣前來綁架孫學,孫學的妻子和丈母娘出面阻止,和幾個惡警陷入拉扯。孫學借機走脫,被迫流離失所。

中共何止是迫害修煉法輪功的殘疾人,有些還將法輪功學員迫害致殘後,仍然加重迫害。

《河北邯鄲市叢台分局牛勝民、王永祥犯罪事實》一文中講到這樣一個案例。邯鄲市錦航絨布廠職工楊寶春,因進京爲法輪功上訪被非法勞教兩年。二零零零年冬天,中共惡徒們以楊寶春堅持煉功爲由把他的棉鞋扔到房上,並讓楊寶春光著腳在雪地罰站。回屋後惡人又用熱水給他燙腳,使楊寶春的腳凍傷加上燙傷,嚴重潰爛。在北方有一個生活常識,那就是人在凍傷之後是不能馬上用熱水燙的,那樣很容易使人致殘。這次燙腳使楊寶春終因傷口潰爛、蔓延而危及生命,被迫截去右腿,造成終身殘疾。

可是截肢不到半月,傷口還沒拆線,中共惡徒又將他綁架到邯鄲市安康精神病院進行迫害。院長王玉賓夥同護士馮永彩,常把無名藥物偷偷放在飯裡。楊寶春食用後,口水常流,說話口齒不清,舌頭發硬,渾身無力。惡醫們怕他逃跑,派人二十四小時盯著他。

二零零四年,楊寶春終於從安康醫院回家,但他仍然被廠裡保衛科的人二十四小時監控。二零零五年,惡人再次將楊寶春送進永康精神病院。這一關又是兩年多。

楊寶春的遭遇真淒慘。好好的一個人被迫害致殘後,還要將他兩次投入精神病院。這是什麽世道啊?還有好人的活路嗎?可是在對楊寶春的迫害中,我們分明看到,中共惡徒是怎樣暗中配合著迫害他的。從勞教所到精神病院,到邯鄲市錦航絨布廠的領導,再到參與綁架他的警察,中共的迫害形成了一個嚴密的網路。

中共的迫害異常殘酷,迫害的消息也被嚴密封鎖。有許多迫害致殘及殘疾人受到迫害的案例還沒有揭露出來。在這一天的另一篇報導《深圳法輪功學員遭中共迫害紀實(二)》中,提到了一個受嚴重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劉喜峰。文中說他被長期打吊針、戴腳鐐,時間長了之後身體極度虛弱,走路能力喪失殆盡。即便摘下腳鐐,他走起路來也如蹣跚學步的嬰兒或是「羅圈腿」殘疾人,其狀慘不忍睹。至於造成他殘疾以及相關的迫害,卻因爲消息的封鎖,我們不得而知。

上述迫害案例,是明慧網一天內的報導中所涉及到的。當然還有許多被迫害成殘疾或殘疾人遭迫害的案例我們還沒有提及。像北京工商大學青年女教師趙昕,二零零零年六月被非法劫持到海澱分局下屬看守所,於二十二日被打成頸椎四、五、六節粉碎性骨折,造成全身癱瘓,除頭部以外其餘部位全不能動。後被迫害致死。

再例如,浙江省縉雲縣法輪功學員樊中莊,曾遭受連續五天五夜的非法提審,五天五夜不讓睡眠。惡黨不法人員強制他戴上了手銬腳鐐,進行野蠻折磨。二零零五年八月二十七日被縉雲國安毆打致頸椎三、四節粉碎性骨折,造成一級殘廢。

最讓人痛心的是中共對那些先天殘疾的人進行的迫害。昆明市西山區馬街辦事處積善社區的楊蘇紅,是一個身高僅有一點二米、體重二十三公斤的肢體殘疾人。患有「結核性腹膜炎」、「白血病」、「骨癌」等病症,學了法輪功後好了。可是中共竟然將這樣的殘疾人也投進了勞教所迫害。在勞教所半年的時間內,楊蘇紅被迫參加與正常人一樣的超強體力勞動,被折磨得皮包骨頭,奄奄一息。回家僅一個多月的時間,楊蘇紅就含冤去世了。

中共對殘疾人的迫害該有多少啊?迫害又該有多殘酷啊?中共迫害殘疾人那可是對整個民族道德公義的踐踏。在整個人類的歷史上,哪怕是在殘酷的戰爭時期,這一類事情恐怕都不會出現。可是在中共迫害法輪功的過程中,這悲慘的一幕幕卻血淋淋地擺在世人面前。中共對殘疾人都這樣殘忍,對一般的法輪功學員的暴虐也就可想而知了。

文章來源:作者本人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