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輝:何處是卡扎菲的歸宿?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8月27日訊】利比亞反對派攻入首都的黎波里後,卡扎菲一度失去了蹤跡。據路透社援引《巴黎競賽畫報》報導稱,追捕卡扎菲的突擊隊員在8月24日差點將其抓到。當時他們在突襲的黎波里的一處私宅,有情報指卡扎菲可能藏匿在那裡,但突擊隊員趕到時,卡扎菲業已逃離。

惶惶不可終日的卡扎菲自此玩起了貓捉老鼠的遊戲,當然,老鼠是卡扎菲,因為不願見光的自然是老鼠。這場遊戲孰勝孰負,其實早已注定,只不過老鼠在被捕前總要竭盡所能逃避貓的利爪,苟延殘喘一些時日。

在這苟延殘喘的時日中,卡扎菲可選擇的未來並不多。一方面,呼籲利比亞人民支持自己、迫使反對派撤出的黎波里顯而易見是痴人說夢;另一方面,宣佈同意停火,但條件是允許自己及家人流亡海外;再則,負隅頑抗到最後一刻,或自殺或被捕受審。

在卡扎菲大勢已去的情況下,即便反對派同意停火,有意允許卡扎菲及其家人流亡海外,但還要考慮利比亞人民的意願。而事實上,讓卡扎菲好不尷尬的是,願意接收其和家人的國家是少之又少。因為那些想與美國和歐洲保持良好關係的國家,包括絕大多數阿拉伯、非洲國家在內,基本不願意接納這個暴君;據說三分之一的非洲國家已同意國際刑事法庭發出逮捕令,這將使卡扎菲面臨在海牙接受審判的巨大風險。

《華盛頓郵報》近日盤點了卡扎菲流亡可能會選擇的五大國家,可能性上排序分別為委內瑞拉(最有可能)、津巴布韋、烏干達、赤道幾內亞和沙特阿拉伯。如此少的可憐的選擇真是為難卡扎菲了。而這5個國家,顯然並非是卡扎菲願意流亡的國家。

有消息指,一直支持卡扎菲、願意接收其與家人的委內瑞拉總統查韋斯,目前政治前景也不明朗,其支持率已從曾經的70%跌至50%。而津巴布韋、烏干達、赤道幾內亞這幾個非洲國家雖然與卡扎菲交情不淺,但這種建立在金錢基礎上的「交情」卡扎菲如何不心知肚明?誰能擔保哪一天不被「出賣」?此外,曾怒斥沙特阿拉伯國王阿卜杜勒是英國的傀儡,受美國的保護的卡扎菲,大概為了自己的顏面,也不好意思提出請求其庇護吧。

如此一來,流亡很可能不成的卡扎菲或者真的只能選擇與自己早已不存在的政權共存亡了,並對外宣傳自己將活躍在利比亞的領土上「打游擊」。只可惜,這也大概是其一廂情願。目前,在美國和歐洲特種部隊幫助下的利比亞反對派軍隊,已具備了一定的偵察、搜索能力,卡扎菲能做的就是每天尋找安全的避難所,直到被逮到的那一天。那一天也許會很短,也許會很長,但結果並無兩樣。

不免想到了前伊拉克總統薩達姆在隱藏半年後被抓的情景。據當時的媒體報導,其最後的藏身處除了破舊不堪、凌亂異常外,最令人不可思議的是,篤信回教的薩達姆,竟然躲在一個充滿基督教圖騰的處所;而其躲藏的洞非常狹小,僅八尺長、六尺寬,幾乎只夠一個人容身,因此被戲稱為「老鼠洞」。這個名字也名副其實,據一名伊拉克執政委員會成員透露,狹小的洞內到處都是老鼠。卡扎菲是否也會淪落到如此地步,誰能保證說不會呢?

如果卡扎菲在逃亡期間拒絕選擇自殺,那一旦其被捕,一定會像薩達姆、穆巴拉克等前獨裁者一樣接受人民的審判。當年薩達姆被指控的罪名有:對庫爾德人實施種族滅絕計劃、濫殺無辜、迫害宗教和非宗教團體、迫害政治團體等14項。相信卡扎菲的罪名也不會比薩達姆少到哪裡去吧,那麼其歸宿又將如何呢?

不妨看看那些曾經背負血債的獨裁者們的下場。羅馬尼亞獨裁者齊奧賽斯庫被處死,薩達姆被判處了絞刑,南斯拉夫獨裁者米洛舍維奇在海牙國際法庭受審期間猝死,而剛剛被趕下台的穆巴拉克仍在囹圄中候審。等待卡扎菲的是什麼已是不言而喻。而今日卡扎菲的歸宿,焉知不是世界上統治人口最多的獨裁政權中共領導人的宿命呢?如果他們還不想改弦更張。

文章來源:作者本人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