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一河:中國的敵人是誰?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8月28日訊】本拉登是美國的敵人。美國拼盡一切手段,用了十年時間,終於將其擊斃,以致奧巴馬的民意支持率明顯上升。

以色列追捕納粹戰犯,不遠萬里,不管戰犯衰老已近腐朽了,仍然要抓捕審判,繩之以法。這種雖千萬里必憤起一擊的強力,增強了民眾的凝聚力,這是以色列強大的動力。

中國是怎麼對待敵人的?先要弄明白誰是中國的敵人?

日本首當其衝。這次日本地震引發海嘯再引發福島核災難,國人有哪些心思、哪些說法、哪些表現,讀者與我心知肚明。

俄羅斯,「十月革命一聲炮響」,給我們送來了「祖宗」——毛主席語錄第一條便是「領導我們事業的核心力量是中國共產黨,指導我們思想的理論基礎是馬克思列寧主義」。後來我看到一些歷史資料,蘇聯紅軍進入東北打敗日本最精銳部隊關東軍之後,多少中國婦女慘遭姦淫。有這樣的文章,卻不見官方的統計。野史就不算是歷史嗎?我個人以為,中國與俄羅斯人打交道,從來都沒討到個好,從來就沒有整贏過(珍寶島戰爭摧毀了幾輛蘇軍坦克)。老大哥總是欺負小弟弟。後來翻臉了,中國還其 「九評蘇共」。據說喬老爺一晚上喝一瓶茅台整出一篇評論,九評九瓶,值得!今天中石化幾百萬元買菲拉、茅台自個兒喝,更見其瀟洒。

菲律賓,曾經發生過暴徒焚燒華人商店、搶劫財產,姦淫我同胞的災難事件。此等消息被封鎖了多少年,國人一無所知。後來知道了一些,問政府為什麼不出兵,沒說法。

美國飛機炸我大使館的時候,我們還是沒出兵。一方義正詞嚴,一番誠懇道歉之後,煙消雲散。

上述種種行為,算不算得上是中國的敵人?

長期以來,自我標榜「我們的朋友遍天下」。那些朋友?把「老大」當「祖宗」,認「同志加兄弟」。吃你的,穿你的,拿你的,然後掉轉槍口打你,你比竇娥還冤。還有個朝鮮,簡直是中國新政權與生俱來的夢魘。其實人家朝思暮想的是美國。美國一伸橄欖枝,它就樂活得屁顛屁顛。你看,美國前總統卡特、柯林頓去過幾次,就立馬放人,好大的面子喲。可是卻在自家門口槍殺中國人,說是「誤傷」。整的就是你「哈兒」。

我們還鼓吹「歐洲社會主義的明燈」,結果明燈滅了,比過去還要黑暗。

因此不得不說到一個要害問題。美國究竟是不是中國的敵人?長期以來,我們一直把美國當敵人。大會小會,信誓旦旦,過去現在,明講暗宣,「美帝國主義亡我之心不死。」

美國是不是我們的敵人?它把中國的庚子賠款退還一部分建立了清華大學。今年清華大學百年校慶無比自豪地誇口它產生了八個政治局常委。當然,美國的這種手段也談不上高尚,但在「八國聯軍」中比較而言不算最壞。怎麼看待美國,我只想說一點,如果我們真的要把美國當敵人,那好!就拿出一個長遠的計劃來。計劃的第一步就是,把已經進入美國並且拿到綠卡的中國官員的子女老婆及其存款等等統統「請回來」。這樣就能毫無後顧之憂地與美國開干,想怎麼干就怎麼干。是不是?

即使我們沒有敵人,也需要樹立一個敵人,用來做什麼?轉移國內民眾的注意力,轉嫁危機。這些道理,我們經常用來評說別的國家,其實自己也是一樣的。構建一個和諧社會,有兩種路徑:一是依託共同的理想,二是尋找共同的敵人。當下的中國,共同的理想似乎沒有吧。如果說有,那是寫在本本上的「核心價值觀」。而全民則缺乏共同奉行的價值觀。譬如「唱紅」,似乎只有重慶才唱得起來。因此,尋找並且確立一個共同的敵人,比建立一個共同的價值觀要容易得多,更容易操作,也更有效果。

美國消滅了敵人本拉登。奧巴馬說:「只要美國下定決心,這個國家想做的事情就一定能夠實現。這是我們國家的歷史:不管是為了人民的繁榮還是國民的平等,我們對全球傳遞美國價值觀的承諾不變,我們為世界安全寧願自我犧牲的承諾不變。我們要牢記,做這些並非僅是為了財富或者權勢,而是因為我們生來如此,我們生來要為所有人爭取自由和公正。」

中國有著怎樣的外部敵人我不清楚,但中國內部的敵人我肯定知道,那就是腐敗官員。這也不是我說的。總理溫家寶說,「腐敗是最大的危險」。最大的危險當然就是中國最大的敵人。這個敵人不消滅,中國沒希望。腐敗官員的問題沒解決,現在連一個食品安全問題也得不到解決,怎麼得了?中國造十艘航母就能消滅中國最大的敵人嗎?

「治大國必先治官」。宋太宗在京師立一「戒石銘」,上刻「爾俸爾祿,民脂民膏,小民可謔,上天難欺」。明初朱元璋不但殺了上萬貪腐官員,還把一些貪腐官員「剝皮填草」做成「模型」,立於各級衙門前,以警示來者。今天治貪的花樣更多了。令人奇怪的是,被世界各國證明行之有效的官員財產申報制度這個「陽關法案」,為什麼被棄而不用?

中國的真正敵人不在外部,而在內部。哲人早就說過「堡壘是最容易從內部攻破的」。怎麼消滅「敵人」?很簡單,落實公民「四權」(「知情權、參与權、表達權、監督權」),建立「民主選舉、民主決策、民主管理、民主監督」的政府,實行自由、法治和民主憲政的社會。

文章来源:《中国选举与治理网》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