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127次掌聲打斷教授鄭強的經典語錄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12月8日訊】1.日本人寧願喜歡黑人,也不喜歡我們,因為現在的中國人沒有了精神。

2.大家都在嘲笑俄羅斯,但我知道俄羅斯將來一定會發達,因為那裡的人2天沒吃飯了餓著肚子還排隊,而我們有2個人也要擠的不可開交。
  
3.日本人侵犯我們,因為我們出了很多漢奸。將來日本人侵犯我們,還會不會有漢奸?誰將是未來中國的漢奸?在座的諸位很大一部分都將是。因為你們嘲笑愛國者,崇拜權勢和金錢,鄙夷理想和志氣。
  
4.誰現在就是漢奸?北大清華的學生,因為用他們學習的知識幫外國人開拓市場,打敗我們中國的企業
  
5.我們漠視歷史的價值,總以為樓宇越新越好,但你到法國市中心看看,幾乎沒有什麼新建築,他們以歷史積澱為自豪,而我們以不斷地拆樓建樓來折騰自己。
  
6.教育的本職不是謀生,而是喚起興趣,鼓舞精神。靠教育來謀生和發達也是可以的,卻被我們過度重視了。

7.將來中國即使發達了,但你看看那些開著豪華車的富翁們從車窗外向外吐痰、扔垃圾。你就知道,如果沒有教育,中國再富裕也不會強大。

8.讀書是為了承擔責任。但現在的教育讓女人承擔了太多責任,讓男人逃避了太多責任。

9.人類歷史,實際就是一連串衝動。所以大家不要鄙視衝動,因為衝動都是可愛地。

10.中國的籃球不缺乏技術,不缺乏金錢,但他們缺乏責任感,哪怕是對消費者的責任感。

11.會唱歌的人用氣息發音,所以不累。當我看到你們說話時喉頭是動的,我就知道你唱歌肯定不好。

12.未來20年,中國人崇拜的將是知識而不是官員。這一點我們應該向日本學習,這個民族對知識的尊重,無以復加。但現在在中國有點錢的人,有點小權的人–哪怕是個科長,也可以照樣把大學教授弄得沒有尊嚴。這種貌似聰明的聰明,洋洋自得的市儈,是多麼膚淺啊。

13.一個男人,只可以給自己的父母和妻子下跪,只可以對自己的老師鞠躬,絕對不應當對權貴與金錢低頭。但如今,大多數人正好反了。

14.日本人為什麼不道歉,日本總統為什麼不謝罪?因為他們知道,日本人的尊嚴和歷史最重要,相反其它亞洲的不滿太沒有份量,所以他們可以置之不理。

15.教育應該讓中國懂得自尊。但是現在我們看到外國人就低頭,女生看到外國垃圾一般的男人都想討好。同志們,在外國人面前我們多麼地沒有尊嚴。在留學的日本東京大學的人當中,我是唯一回來的,但日本人反而敬重我,因為我活得有靈魂,活得有骨氣。
  
節選:
    
「在中國這個發展中國家,你能建10所世界一流大學,那美國有多少所?日本有多少所?現在的實際狀況是:世界上前200所大學,中國一所都排不進!在亞洲能排出幾所?我到國外去看了以後,感到要將浙大建成世界一流大學就像共產主義理想。」
    
「以前說『無知無畏』,現在卻是『無知才無畏』。許多企業把浙江省技術監督局、科委的人請來吃一頓飯,喝一點酒,他就給你簽個字,再把我們這些教授脅迫到那裡去,給你蓋個章,然後就是『填補國內外空白』、『國際先進水平』。寫論文則是『國際領先水平的研究成果』、『首次科學發現』等等。這都是目前非常嚴重的問題!作為一個大學教授,我深深地為此擔憂!這不是我們的責任,是我們的領導無知,是他們倡導了這個主流。我知道在座的處長或老總日子很難過,因為你們不寫這樣的報表,就拿不到錢,項目就得不到批准,教授也同樣如此,天天寫報告,而不是在實驗室靜下心來好好搞研究,這是很嚴重的!」
    
「我們國家的現實和發展就是這樣:凡是依賴不成的,我們自己都能搞得像模像樣,比如二彈一星、凡是能夠引進的,就都搞不成…….現在很多合資企業就這樣,賣點東西,而沒有去考慮這些深層次的東西。殊不知,這就是社會的惡性循環!」
    
「我認為:語言、計算機就是工具。中國的外語教授講英語還不如美國賣菜的農民!怎麼看待這個問題?日本博士、德國教授說不出英語的多得是!我們怎麼能說一個人不會說英語就是文盲呢?語言就是一個工具!你沒有那個環境,他怎麼能講這個語言呢?……如果我是教育部長,我要改革二件事:
    
第一,取消六級考試。你一個研究生連中文一級都不及格,你英文考六級幹什麼呢?看看研究生寫得論文,自己的民族文化都沒有學好,天天考英語──打勾:托福打勾、GRE打勾、英文考出很高的分。可哪個寫的英文論文在我面前過得了關呢?過不了關!這樣培養出來的人能幹什麼?自己搞的專業一點都沒學好!……說不會計算機就是文盲,這又是一個誤區!我現在是教授,我顧不上搞計算機!」
    
「你看我,從高中開始學英語,大學學,碩士學,博士學,花了我多少精力!你說中國人怎麼做得出高科技的研究成果?我這幾天就教訓我手下的幾位女學生,問她們在幹什麼,看不到人影,一天到晚考這樣、考那樣的,到美國去幹什麼?在國內要干的事多著呢!你整天考英語,美國人連報個名都要收你們的錢,日本人也是如此,中國學生到日本去要交手續費,到日本留學是為日本人打工,好不容易掙點錢交了學費,讀完博士在日本的公司就職當勞動力,掙了一筆錢後要回國了就買了家電,把錢全給了日本人。你們都沒有注意這件事,這裡面都是經濟問題。這就是素質教育到底是什麼。」
   
「中小學的教育就是聽話,老師管幹部,幹部管同學,孩子們都學會了成年化的處世方式。這是害人啊!這樣強迫性地做了一些好事後,沒有把做好事與做人準則結合起來去培養,而只學會了拍馬屁、討老師喜歡、說成人話。上次電視上就曾經播出,一個小孩得了個獎,主詩人問他最願意說什麼,他說:「我最願意跟江爺爺說:我向你報告!「「江爺爺」是誰?還不是老師教的!孩子們在中小學活得很累,到了大學就沒人管了,所以就要玩、就要談戀愛。」
    
「我們有很多同學成績好,卻什麼都做不了。在我們大學像我這種程度的人,招博士生是從來不看成績的,成績算什麼!現在我從事的這個領域在中國有參個傑出的人才,當初在讀研究生時都補考過,而成績考得好的幾個人卻都跑到美國去賣中藥了。這說明了什麼問題?作老闆的可不能這樣啊!……人才的梯隊一定要合理,而不要認為教授就是萬能的、博士就是萬能的。中國的教育體系就是讓每一個老百姓都充滿希望和理想,教育孩子們要樹立遠大的理想。實際上,人的能力是不一樣的。掃地能掃好,也應該受到尊重;打掃廁所能打掃乾淨,也應該受到尊重,不能動不動就要高學歷。我要提醒的是:在國外可不是這樣。美國、日本的博士就很難找到工作,為什麼?因為老闆心疼錢,招了博士要給他高工資,而他能做什麼用呢?這是個具體問題.」
    
「科技到底該幹什麼?高科技到底該幹什麼? 如果我是科技部長,該玩的就玩,就像陳景潤,他就是玩!陳景潤如果是處在今天的中國,他絕對是要去討飯的,因為他不會去搞產業化,他的英語也不好,他說話都不流利,中文都講不好,按現在「標準「,他是個文盲,還談什麼教授!日本人就是喜歡美國人,我跟日本人說:你們這個民族愛誰,誰就要向你們扔原子彈。日本人就是喜歡黑人也不喜歡中國人…….我特別對我們的女教授、女同學說:在日本人面前一句日文都不要講,會也不要講;日本人一聽說你講英文,特別是看到中國女孩講英文,腿都要發軟,這是真的!」
    
「中國人為什麼這些年都往外跑,最重要的是要讓國民自己愛自己國家…….如果我是杭州的市長,我絕對不是狹隘的民族自尊心──如果杭州有什麼災難,我就首先把杭州的老百姓安排在香格里拉,讓外國人在外面排隊! (掌聲!)這樣,你才會讓你的國民愛自己的國家!一個日本的農民跑到峨嵋山去玩,骨頭摔斷了,你就用中國空軍的直升飛機去救他,而在日本大學一名中國留學生在宿舍裡死了7天才被發現;名古屋大學的一對中國博士夫婦和孩子誤食有毒磨菇,孩子和母親死了,父親則是重症肝炎,在名古屋大學醫學院的門診室等了12 個小時,也沒有一個日本教授來看望!而你們為什麼還要這麼友好,以為自己很大度,實際上是被人家恥笑,笑你的無知!你們這個民族*!我們不能這樣!我們的領導人跑到國外去訪問,看到有幾個人在歡迎他們,就感到挺有面子;而外國來了個什麼人物,都是警車開道,這究竟是怎麼回事?這讓我們中國人感到是自豪還是悲哀?所有這些,對教育工作來講,都是深層次的問題。所以我經常講,我作為一位自然科學工作者,我教育我的學生,首先是學會做人。沒有這些,你學了高分子,外語都是花架子。」
  
只是一種觀點,大家看看便罷,切莫深究。

文章來源:《天涯社區》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