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羅:「國企」滅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1月7日訊】「國有經濟」將毀滅國家

迄今為止,中共權威沒能給「共產黨」與「社會主義」做出科學或明確定義。「計劃經濟」的「國營」與「國有」,發源於無知而發達於無恥。公有或全民所有「共產」為「黨有」,「國企」成為中共提款機、人民絞肉機。

「國有企業」(含國有銀行),經過了「計劃經濟」與「市場經濟」各三十年歷程。資本主義奶汁與勞苦大眾血肉養大「國企」,同時養大反專制經濟社會能量,中共因而猛踩剎車並鋌而左轉:「國進民退」。官僚資本壟斷資源與市場,以確保中共「黨的利益至上」。憲法規定,國有資產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全體人民所有。而從一九九三年以來,據官方粗略統計,逾十二萬億國有資產流入中共官僚資產階級私人腰包。經濟專制支撐政治專制,中共天敵於WTO等普世價值與世界進步潮流。「計劃經濟」之「國有企業」復辟,將毀滅國家並殃及世界。

黨內民主否定人民民主,貪官民主包辦黨內民主,最終集權於寡頭大佬。「國企」通過「改革開放」,放大原罪與腐敗基因並惡性膨脹起來,黑色GDP敗壞家園。人民不但沒從自己的資產中分到絲毫紅利,且背上越來越沉重的大山。「國企」成為專制中共經濟基礎,黨、政、軍、企連體,國資就等於黨產,而「國企」即政府經商;強權下海、公權欺民,老百姓永遠為特權新貴的貪婪與腐敗買單。

中國製造,無核心技術

真相遠比現象與想像殘酷。「六十年輝煌」──沒有一家「國企」能夠向人民交賬。若按國際環保等技術標準組織生產或接受考核,「國企」競爭力將喪失殆盡,甚至無利可言。其經濟結構低級化、產品低端化、管理惰性化;經營巨虧與昧心揮霍卻沒有責任人,成本畸高而失去正常財務結構與創新能力;嚴重腐化與分化,無核心技術與品牌亮點……。若非西方電子控制系統與數控機床,中國電子行業與機械製造業幾乎不能獨立生產飛機、汽車、電網控制、家用電器,甚至一隻優質齒輪與螺絲釘、一把車刀與鑽頭。「國企」只是西方組裝車間,仿造、偽造、濫造;百姓生活中所有MADEINCHINA工業產品,其高值含量與核心技術全是別人的,中國因技術壁壘每年損失三千多億;汽車發動機、冰箱壓縮機、手機芯片等關鍵要素,幾乎全靠進口。計劃出市場,特權欺行霸市,民間資本哀鴻遍野、民營企業倒閉如潮,熱錢瘋狂外逃──經濟社會基礎坍塌並加劇人文禍患。「天宮一號」那點雕蟲小技,人家美蘇上世紀六十年代就有了──真正的技術創新,且帶動了全球工業變革。

市場經濟乃民主經濟

政府與軍隊不能經商是文明社會的準則或底線。市場經濟不允許國企賺錢,它的利潤以損失社會效率為代價,壟斷利潤越高則社會成本越高,政府越富則平民越窮,這就扭曲了政府行為。「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堵死百姓發家致富路。政府壟斷投資與利益渠道,打壓私人資本,封鎖民間企業發展空間(民企均壽二點九年而美國為四十年),倒金字塔利益結構立得住監守自盜體制嗎?民選政府以擔當社會責任為首要,把盈利國企與項目讓予老百姓,把無利可圖的硬骨頭或經濟社會成本當包袱背起來。「國企」卻相反,與民爭利甚至搶利;壞賬與黑洞轉嫁全社會,老百姓慘遭金融剝削與通脹吞噬。從經濟到人文,只有高樓大廈沒有中國心。自娛自樂,中共社科院藍皮書稱:中國產業競爭力居全球榜首!如同朝鮮向世界發佈人民幸福指數報告:中國第一,朝鮮第二。

市場經濟乃民主經濟,世界上沒有哪個國家依靠國有壟斷實現過現代化的。與此相反,希特勒、墨索里尼和斯大林,雖然通過國家壟斷實現過暫時性超高速經濟增長,但他們沒有因而步入現代化行列,反而給人民帶來巨大災禍。事實證明,現代化國家都是擁有強大的競爭性私人企業。美國在高科技和軍工等國計民生重大領域中的私營企業佔到百分之九十以上。由民富而國強,正常國家概莫能外。

國企淪為政治權力中心

「國企」淪為政治權力中心,儼然獨立王國,或「軍閥割據」。國資管理層層失控、烏七八糟,沒一家「國企」有乾淨財務。

經濟無核,實體虛心,泡沫喧騰。看幾個眾目睽睽之「國企」典範:一,著名「三桶油」(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共和國的長子」花天酒地。二○一○年社會慈善捐款總額僅八點九八億,而民營福耀玻璃集團董事長曹德旺家族捐贈到賬總額為十點二八億。二,政企合一鐵道部──「共和國的脊樑」鉅額國資六萬八千多億,只賺了一千五百億。三,禍國殃民三峽工程,人民永遠為饕餮黑洞埋單,災難可持續性延伸,自毀國家脊樑與民族血脈。「集中力量辦大事」的「社會主義優越性」,卻體現為集中力量辦大壞事。四,中共核工業的豆腐渣與腐敗,就不單是中國災難了,環境污染殃及普世,其隱患與惡果,直接威脅世界安全。五,國有銀行──融資總額逼近十八萬億,超過GDP三分之一!對外貸款超過世界銀行。以全球經濟百分之十點七的GDP分量,消耗掉超全球一半的水泥、百分之四十七的煤炭、百分之四十八的鐵礦……。產能嚴重過剩,豆腐渣公路、高鐵、房地產,鋼筋混凝土支撐空中樓閣。政權篡改商業,暗箱操作、監守自盜,金融管制與銀業內部環環失控;負利率推動瘋狂投機活動,「財富管理」包裝大量「有毒財產」;影子銀行猖獗,無形貸款暴增,信貸泛濫致經濟高燒並嚴重通脹;錯配資源,金融崩盤將爆出資產惡化颶風,腐敗從經濟核心潰散。過剩經濟下的民眾反要忍受壟斷高物價,涉農價格下跌預兆更大災難。政企敗績纍纍卻貪得無厭。公務員工資是最低工資的六倍(世界平均值為二倍),國企高管工資是最低工資的九十八倍(世界平均值為五倍);中國行業工資差高達百分之三千(世界平均值為百分之七十)。石油、電力、煙草等行業職工數不到全國職工總數百分之八,而工資超全國職工工資總額的百分之六十。壟斷國企與相關利益群體的灰色收益更是無底黑洞。維權與維穩對衝,天怒人怨,夠艱難的!

經濟多元化要求政治多元化

台灣經濟政治成功轉型舉世公認,堪當民族財富與復興典範。當初蔣介石的「公營」或「國營」企業,除應付戰爭幾無益處;公營經濟腐爛不堪令黨國與人民深受其害,成為敗於中共的重要原因。退守台島之後痛定思痛,斷臂求生,厲行「天下為公」宗旨。國退民進,草根蓬勃,以競爭性私人企業為主導。在經濟成功轉型基礎上推進政黨與政治民主化轉型,終於成就「三民主義」輝煌,以「亞洲四小龍」之尊贏得世界聲譽,從真實開闢未來。

經濟多元化要求政治多元化,經濟民主需要政治民主。中共政府成為世界上最大的壟斷地產商與企業主,「國家資本主義」偏離市場經濟正軌。中共利用WTO謀私卻不履行世貿成員國責任,以對內的傲慢與野蠻,敗壞國際經濟法治環境,向全球出口賄賂、假貨與「豆腐渣」,踐踏並衝撞世界秩序,導致越來越多的外部衝突與對抗。

「專制國愈強,其民愈苦」

「國企」滅國,不用深刻論證,只要正視現實的真話。市場經濟摧枯拉朽,金融與資本壓碎專制與腐敗,民主法制才能聯合大眾構建和諧。

方圓失矩,無限政府一把兜著央行、財政與「國企」──中共成為全球最大壟斷資產階級,二○一一年暴斂九萬多億稅款、外加罰款收費二點二萬億,財政收入超十萬億,當上世界首富。人民卻隱忍在「國有」名義下,以殘血餘力供養著世上最腐朽的政黨、最沉重的政府、最敗壞的「國企」,以金融腐爛為核心的經濟與社會崩潰在即。沒有公益,只有公權、公害與公憤──「國企」不破產,國民必破產。苟延於末日瘋狂,孫中山早就說了:「專制國愈強,其民愈苦」。繮繩朽壞,破車還在狂跑。

二○一一年十二月十七日

文章來源:《爭鳴雜誌》411期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