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述思:下輩子投胎當外賓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2月29日訊】最近,當著到訪的南京市主要領導的面,日本名古屋市長竟然公開否認南京大屠殺。隨後,南京與該市斷絕關係,並獲我外交部支持。

此前,日本人河源啟一郎在武漢丟失自行車事件卻演繹成了一段愛心傳奇——特別的愛獻給特別的外賓

武漢市民將此上升到維護整個城市尊嚴的高度。你想啊,人家騎自行車周遊世界,用了一年半時間,走了十幾個國家,自行車都沒有丟,但偏偏到了武漢被偷了。

於是,反思自身素養、社會秩序、文明水平的聲音不絕於耳。

隨後,河源啟一郎的朋友將此事發到微博求助,很快得到5萬博友響應。隨後,全城警民拿出尋找失竊國寶的熱情,為日本友人找車,並最終實現物歸原主。

對比兩件事,充分證明:即使面臨著市場經濟條件下的道德滑坡、信仰迷失等衝擊,中國人民還是體現了一個禮儀之邦所固有的以德報怨、古道熱腸的傳統美德。

甚至有人說,擁有如此珍愛國家尊嚴、家鄉形象的國民,是中國實現大國崛起、笑傲世界的棟樑。

不過,需要提醒的是,同胞們迸發出這一寶貴情感僅僅針對外賓

以武漢為例,由於國民素養、公民意識和社會管理的缺失,當地人丟自行車是司空見慣的事,平時也沒有媒體乃至公權力機關對此莫名驚詫,但這次是一個可能影響城市國際形象的老外,便成了天大的事,頗有些對外賓很好、對自己好狠的意思。

從愛武漢、愛祖國的同仇敵愾中冷靜下來,不少人無比羨慕日本友人:什麼時候,中國人的權益受到損失也能享受到外賓待遇?

更有人追問:整件事咋顯得「恭外而倨內」?為什麼在自己的國土上,我們受到的禮遇和尊重卻不如外賓?

類似的事已屢見不鮮。2008年1月9日湖南衛視報導,由張家界開往廣州的N589次旅客列車由於受冰雪影響,被困長沙西站長達24個小時。車上包括乘務員在內共1600人都處於停電、停水,缺乏食物且極度寒冷包圍中。由於是張家界始發,這趟客車上還有78名韓國乘客,多數在50歲以上,列車員專門組織他們轉移到臥鋪車廂,而中國旅客繼續在車廂忍受煎熬。

2008年8月22日,大連客運段2220次列車為幫助7位日籍乘客趕飛機,臨時在靠近機場的車站停1分鐘,最終趕上飛機的日籍乘客事後寫表揚信說:「列車臨時為我們停車1分鐘,這在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都是做不到的……」

2008年北京奧運會期間,中國人民以空前的熱情和到位的服務感動了世界各地的遊客和媒體記者,以至於兩年後部分記者赴南非採訪世界盃,由於接待服務存在一些問題,公開發表文章懷念北京奧運。

有媒體報導:在許多外企和國際組織,職員們有不少到世界各國出差的機會,但是有一個國家大家都爭著去,這就是中國。因為其他國家很少會像中國這樣招待外國客人山珍海味或者安排遊山玩水。

誠然,作為一個有悠久文明史的大國,在全球化的背景下,隨著東西方文明的碰撞與融合,國際間互動交流已成民間常態,對於來華的外國友人,熱情、友好地對待本無可厚非。

但前提是平等和真誠。

珍惜集體利益、維護國家形象是一個公民本應具備的基本素質。而由於中國封建社會過於漫長,國家、公權長期凌駕於個人權力之上,儘管經過改革開放33年的洗禮,但城市面子大於個體權益的集體無意識仍四處瀰漫,面對外賓,為了撐起這種可怕的面子,行動上往往過度犧牲本國公民權益、不計社會成本。

量中華之物力,結外賓之歡心,首先是弱國心態的彰顯,是一種因不自信急於獲得好感和肯定的媚外表演。它深藏在國民靈魂深處,陰魂不散。

改革開放前,由於國家處於冷戰時代,加上思想封閉和經濟落後,作為一個整體的「國家」的面子更是受到全民重視,而一個個具體的中國公民的權利與尊嚴卻被嚴重忽視。改革開放以來,隨著中國人對外交往心態的正常化和中國公民權利保障狀況的進步,整個民族的自豪感和自信心得到巨大提升,個體權益維護也取得了歷史性的進步。但不容否認,重國輕民、重集體輕個體的遺風猶存,並伴隨著貧富分化、階層對立等矛盾近年來又有升溫的趨勢。

還有一個推波助瀾的因素是政策的推動。改革開放初期,社會經濟百廢待興,為了迅速推動發展,引進西方資金以及先進的技術、管理、制度,往往對外企乃至一切外賓賦予了超國民待遇,儘管2007年後統一了內外資企業所得稅率,但留下的社會觀念制度影響相當深遠。

近些年,由於體制轉軌的滯後,既得利益集團的形成,科技創新的乏力以及教育、生態等方面的短板,尤其是經濟高速發展背後國家軟實力的相對疲軟,又在部分國民心中加劇了這樣的自卑和焦慮。

面對精英移民現象的加劇,《人民日報》曾號召國民反躬自省,形成共識,去推動宜居大國的建設。

馬丁路德金說:一個國家的繁榮,不取決於它的國庫之殷實,不取決於它的城堡之堅固,也不取決於它的公共設施之華麗;而在於它的公民的文明素養,即在於人們所受的教育,人們的遠見卓識和品格的高下,這才是真正的利害所在,真正的力量所在。

我有一個夢想:所有最普通的中國人——無論是農民工和流浪漢,都能在自己的國度上享有平等和尊嚴,像外賓那樣成為全社會的VIP。

這不僅需要公民意識的全面覺醒,道德水平的提升,更需要制度文明的全面構建和社會正義的法治化實現。

否則,只能爭取下輩子投胎當外賓了。

文章來源:《博客中國》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