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維平:溫家寶抓住了薄熙來的本質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3月14日訊】3月14日,溫家寶對王立軍問題的回答是比較直率和坦誠的,短短數語,點透了薄熙來的本質,我們已經看到,重慶的“唱紅打黑”實際上是一場由地方官員發起的“二次文革”,王立軍叛逃事件是“二次文革”失敗的標誌,它提醒中國人民,不能走回頭路,也不能拒絕政治體制改革,在中國這樣的情況複雜的國家裏,最好自上而下地漸進式地推進民主法制,溫家寶已經做了努力,正因為收效甚微,故中共18大應當有一個集體的共識,否則,“二次文革”還會死灰復燃。

據報導,在昨日的記者會上,路透社記者全場最後一個,也是最敏感的“王立軍”事件的提問時,溫家寶的回答與之前對西藏問題的含糊不同,罕見地坦率對重慶當局進行了批評,他說,“現任重慶市委和市政府必須反思,並認真從王立軍事件中吸取教訓。”溫家寶的這一表態,是中共政治局高層首次對重慶“王立軍” 事件的公開定性表態,顯然,對薄熙來的仕途將是一大打擊。

我認為,不能僅僅停留在權力內鬥的層面上分析王立軍事件,那樣將走偏,沒有經歷文革的人不會感同身受,2009年6月30日,北京搞所謂“將軍後人合唱團”,我就講過,它是軍事政變的一次彩排和預演,此後的多次國動委活動和軍演活動,都表明薄熙來一直在鼓動軍隊燥動,這頗為類似文革前毛澤東的做法,他在重慶首倡毛的巨幅畫像,是一個危險的信號,他是要借毛的餘威而搞亂全國。“唱紅”是煽動個人崇拜,“打黑”是挑動群眾鬥群眾,1966年是抓“地富反 壞右”,是“黑五類”,如今是“黑社會”;過去是抓“走資派”,現在是“保護傘”;過去搞“語錄本”,現在是《讀點經典》;過去是“送最高指示”,現在變 成“紅色短信”;過去是紅色“語錄包”,現在是“紅雨衣”;等等,這些東西都是文革的沉渣泛起,而且,2009年初,薄熙來在一次會議上講話,把批評他的一些幹部群眾稱為“惡鬼”,他的口頭語禪是“敢和惡鬼爭高下”,其來自於一本批判劉少奇的小冊子,這都佐證了他的指導思想,沒有一點新理念,新思維,全是溫家寶所說的文革殘留與封建意識。

據報導,3月14日中午,中國總理溫家寶在十一屆人大五次會議閉幕後的例行記者招待會上,回答了中外記者的包括西藏、政改在內的多個問題。這是溫家寶最後一年以總理身份亮相兩會新聞發佈會,在持續三個多小時的發佈會中,他自稱以“認真沒有敷衍地”的態度,回答了中外記者的提問。溫家寶說,“王立軍事件發生以後,引起社會的高度關注,國際社會也十分關注。我可以告訴大家,中央高度重視,立即責成有關部門進行專門調查。目前調查已經取得進展,我們將以事實為依據,以法律為準則,嚴格依法辦理。調查和處理的結果一定會給人民以回答,並且經受住法律和歷史的檢驗。”

我認為,溫總理點到了薄熙來問題的本質,而且,他所說的“法律和歷史的檢驗”,表明,他已經接受了文革的教訓,既使是對待王彪子這樣的人,也要在法律的軌道上處理。早在去年7月27日,我就在《薄熙來能管住王立軍嗎》一文中,分析和預測了王的未來下場,這不是說,我比別人聰明,而是我瞭解薄熙來,也經歷過文革和“文字獄”,薄熙來把王立軍當成一把鋼刀去殺人,殺完了他人,一定是自相殘殺,這個套路文革走過,沒走通而已,所以,毛的時代發生了“林彪事件”,過去是逃往溫都爾汗,如今是成都美領館;2008年開始的“唱紅打黑”,是以個人崇拜為瘋狂動力的,1966年是毛澤東,2009年是“薄澤東”;過去是“梁效”,現在是蘇偉,李希光等;文革時是傅聰滯留國外,現在是民企老闆李俊流亡;過去是老舍等無數的人自殺身亡,現在是烏小青死於看守所;過去是 “走資派”滅亡,現在是文強“速死”;過去是“砸爛公檢法”,現在是270個專案組;過去叫“牛棚”,現在叫“打黑基地”;過去是株連九族,現在是“一網 打盡”;過去是“貼大字報”,現在是“舉報信”,“檢舉箱”,“檢舉室”,“網上舉報”;過去是抓最高法院院長鄭天翔,現在,是重慶高院副院長張弢;過去 是謝富治,現在是王立軍;過去叫“倒贓”,現在叫“共富”;等等,總之,從薄熙來的一舉一動,都找到了文革的影子。挑動群眾互鬥,美其名曰“打黑”;挑動官員互鬥,美其名曰“反貪”;挑動軍民互鬥,叫“擁軍愛民”,卻搞出了震驚世界的李俊案,等等,不管怎樣,都有一個前提:薄熙來是“救世主”,是清流,是 “包青天”,是聖人,其目的都是篡黨奪權,而王立軍叛逃事件,則無情地粉碎了“薄澤東”的領袖夢。

報導引述溫家寶的話說,“多年來,重慶市歷屆政府和廣大人民群眾,為改革建設事業付出了很大的努力,也取得了明顯的成績。但是,現任重慶市委和市政府必須反思,並認真從王立軍事件中吸取教訓。”隨後,溫家寶暗示,重慶的做法,與中共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上確定的“正確處理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以及改革開放的路線有所違背。

在我看來,溫家寶已經明確而全面地否定了薄熙來2007年以來的工作,“歷屆”和“現任”的兩個詞語再清晰不過地表述了,薄熙來的事還沒完,顯然,薄熙來是僅僅反思,還是依法處理,這不取決於事實和罪證,而取決於中南海高層權力格局的變化,實際上,薄熙來在重慶,除了“二次文革”的以殺人震懾為特點 的階級鬥爭,沒做什麼有益的經濟工作,“打黑”使國企資產增加,只是一種數字的轉移,沒有創造任何財富;引進的富士康之類的“血汗工廠”,只不過是當年 “兩頭在外”的翻版,只能使重慶人成為新的奴隸;所謂“廉租房”是住房雙軌制,在政體不改的情況下,只能進一步滋生貪腐;所謂“地票換戶口”,是變相欺騙 和搶奪農民的土地;所謂戶籍改革都是陳詞濫調;基辛格成為“國賓”,王立軍投靠美領館,又暴露了薄熙來“形左實右”,“假愛國,真賣國”的本質。所以,他 的政策使重慶2011年財政赤字1000億,但他唱紅揮霍2700億,打黑搶奪民企1000億,{鐵流老先生說是3000億}現在,“二次文革”使重慶到了寅吃卯糧,經濟崩潰的邊緣,這頗為類似文革結束的1976年。

媒體引述溫家寶的話說,“我在這裏想講一段話。建國以來,在黨和政府的領導下,我國的現代化建設事業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但是我們也走過彎路,有過教訓。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特別是中央作出關於正確處理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以來,確立了解放思想、實事求是的思想路線和黨的基本路線,並且做出了改革開放這一決定中國命運和前途的重大抉擇。”最後,溫家寶說“歷史告訴我們,一切符合人民利益的實踐,都要認真吸取歷史的經驗教訓,並且經受住歷史和實踐的考驗。這個道理全國人民懂得。因此,我們對未來抱有信心。”

上述講話是溫總理的獨唱,絕唱,還是中南海高層的集體決策,還有待於進一步觀察,在我看來,如果不像1976年粉碎“四人幫”那樣,把薄熙來和王立軍等人的問題,毫不手軟地一起解決,不借機調整未來中國的政治走向,不堅持鄧小平改革開放的方向,薄熙來之流野心家捲土重來,把“重慶模式”變成“中國模式”的可能性依然存在,但是,習近平不會淡忘《劉志丹》,李克強應當深知法律的重要,值此中共政權交接的十字路口,令人焦慮,但願他們都能以王立軍叛逃事件為鑒鏡,找到未來中國旗艦前進的正確航向。

2012年3月14日于多倫多大學梅西學院。

文章來源:作者博客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