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視中國】辛灝年:民族主義的使命(中)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5月21日訊】(新唐人記者謝宗延、林沖、雷越報導)两千一一年九月十七日和十月一日應僑學各界的盛情邀請,著名历史学家辛灏年先生先後在美國的芝加哥和亚特兰大兩地,发表了題為「民族主義的使命」的专题演讲。这是继「迎接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系列演讲」后,辛灏年先生的最新演講系列「祖國在危險中」的第一讲。

【導言】
一提起民族主義,許多人就會很自然地想到愛國。幾十年來,中國大陸所掀起的一波又一波的反美,反蘇,反日,反獨的民族主義浪潮, 此起彼伏,那群情激昂,憤世嫉俗的場面,至今歷歷在目,記憶尤新。近年來,這股民族主義的浪潮也席捲到了海外,兩千零八年由北京奧運火炬在世界各地所引燃起的民族主義之火,讓國際社會見識了中國人狂熱的民族主義情緒。

愛國,愛族,無可厚非。誰不愛自己的民族,誰不希望自己的國家富强繁榮。然而,值得我們注意的是, 民族主义是一把双刃剑。有時它可以是思想的凝合劑,有時它又能變成了精神的海洛因。而正是由於民族主義的這些特點,才使得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利用它,來達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地。那麼,為什麼說「民族主義」是一把雙刃劍呢,它又有哪些特點呢?请继续收看兩千一一年九月十七日和十月一日辛灝年先生在美國芝加哥和亞特蘭大兩地發表的《祖國在危險中》系列演講的第一講《民族主義的使命》的第二部分。

《民族主義的使命》(中)

辛灝年先生在演講中說,一百年前我們祖國的危机,不僅為偉大的辛亥革命所解決,并由此創建了亞洲第一個民主共和國——大中華民國;然而由於革命名義下的專制復辟得逞,一百年后的今天,我們的祖國才又一次陷入巨大的危險之中。中共的專制、腐敗和黑暗,只能使晚清“望洋興嘆”,而当下中國的危險和中華民族的危機比之晚清则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近年來,國內一些有良知、有膽識的知識份子,已經一再地喊出“中華民族已經到了最危險的時候”,連海外的親共大報都發表社論,憂心忡忡地稱“全國性的‘叛亂’隨時可以發生”;今年八月二十七日,中共前總書記胡耀邦的公子,和一些原中共領導人的子女,以及一批中共上層知識份子,在北京召開研討會,已經公開說出“中共的執政地位已經到了最危險的時刻”,美國世界日報即于九月一日發表題為“北京8.27會議所傳遞的資訊”的社論,表达了对这一观点的认同。

辛灝年先生說,其實,真正的危險卻是我們祖國的危險。因為,中共六十余年的專制極權統治,為中國境內各族人民所造成的仇恨和災難,痛苦與不幸,已經逼使人民正在鋌而走險,甚至已經引起民族矛盾的不斷爆發。中国人民要实现民主变革的决心和意志,猶如“今日黃花”的北非国家一样,似乎就在眼前。所以,長期以來,中共為了恐嚇人民“不要奢望民主,不敢想像革命”,就用“民主与革命”,一定會造成“天下大亂和國家分裂”的悖论,來欺騙、嚇唬,鎮壓中国各族人民,絕不容許人民稍懷变革反抗之心。這也才是中共不惜花费大量的人民血汗來鎮壓国民以求“維穩”的來由。

由於中共自上而下不僅畏懼民主變革,將其當作自己的“死期”,更為了永久維護他們的權力和利益,而拼命地反對民主變革;且由於我們的人民,既想推翻中共,實現民主,又担心天下大亂和國家分裂;所以,我們才有責任,甚至還要有智慧,来告訴我們的人民:中國一定要推翻專制、走向民主,但是,“天下不會大亂,國家不容分裂”,而且要有信心,中国一定会走向民主統一;同时由于絕大多數共產黨人对民主变革充满恐惧,所以,我们才要告诉他们,只有順應民主的世界潮流,考慮民族和國家的利益與前途,你們面對的才不會是“死期”,而是“重生”。

正因為如此,三年間,辛灝年先生努力學習和鑽研民族主義的理論,投筆寫作“祖國在危險中”一書,試圖從對民族主義的研究中,將當代中國境內各族人民追求民族解放的民族主義使命,和中國必將來臨的偉大民主變革聯繫起來,找出一條既能夠完成民主變革、又能夠防止“天下大亂和國家分裂”的正確道路。他說,雖然他只是萬家之言中的一家之言,但是,和許多志在中国民主統一的朋友一樣,為了中華民族的前途,為了在中國實現民主統一,為了埋葬还在践踏我们祖國的“共產專制制度”,他给出了自己的想法和理想,以“請國人選擇”。為此,辛灝年先生在第一講中,论述了以下四個大問題:

第一、什麼是民族主義?

辛灝年先生說,多年艱苦和獨立的研究告訴他,要瞭解什麼是民族主義,就必須瞭解“主義”的由來,“民族”的來由,民族與個人的關係,民族的心理及其核心價值,這樣,才能瞭解民族主義的概念、界限、要害和有無;才能理解民族主義與世界主義、星球主義乃至宇宙主義之间的根本關係。

第二、為什麼說民族主義是一把雙刃劍?

辛先生說道,要想明白這個問題,首先就要明白民族主義是以民族感情為基礎的。他生動地解釋了感情是人類的一種心理狀態,是人類生活、思想和行為的一个普遍基礎,然後他才指出民族感情就是構成民族主義的基本心理狀態,並且旁徵博引地予以證明。

其次,還要明白民族主義與民族的兩種感情狀態的關係,一種就是正常的民族感情狀態,它會產生理智的民族主義;一種就是極端的民族感情狀態,它會造成非理智的民族主義。

接下来,辛灏年先生論述了民族主義與民族之兩種相反屬性的關係,論證了同一民族属性中的良性分裂和惡性分裂的種種來由。他對中國歷史、歐洲歷史和中東歷史所下的功夫,還有他對西方近百年來錯誤民族主義理論的辨析和批評,使他對這一純粹的理論問題,解釋的生動、準確、貼切,而又邏輯性極強。

第三、我們需要怎樣的民族主義?

在這一部分講演中,辛灝年先生以大量的歷史典故,證明了我們只能要真民族主義,不能要假民族主義;只能要好民族主義,不能要壞民族主義;只能要進步的民族主義,不能要倒退的民族主義。他以鐵的事實證明,一直以来“出賣民族、不要祖國”的中共所搞的民族主義,既是假民族主義,又是壞民族主義,更是倒退的民族主義。因為,中共直到今天,仍然把民族主義當作統治和統戰的工具,對內煽動不正確的民族主義情緒,對外統戰臺灣和華僑;而他要的並非是中國的統一,而是中共的一統;反對的是中國的進步民主統一,痴心妄想的仍然是倒退的“專制一統”。

(待續)

【結語】

幾十年來,中共一直利用民族主義,作為其維護政權的工具和救命的王牌。每當他發生統治危機時,他就會高舉民族主義的大旗,煽動民族主義情緒,製造民族矛盾,以此轉移焦點,化解危機。 現在我們已經了解了民族主義有好壞之分,有真假之別,有進步與倒退之異,那麼,我們就要努力提高辨別它的能力。今天,在中國大陸即將發生重大變革的關鍵時刻,讓我們保持清醒的頭腦,警惕中共重施故伎。 既不被中共壞的,假的,倒退的民族主義所迷惑,所欺騙,所利用;也不把民族主義大旗拱手相讓,使其成為中共的專利。而是要發揚好的,正確的,進步的民族主義精神,團結全中國各族人民共同完成我們民族主義的使命。那麼什麼是中國各族人民共同的民族主義使命呢? 請繼續關注辛灝年《祖國在危險中》系列演講的第一講《民族主義的使命》的第三部分。

點擊進入
透視中國Youtube官方網
新唐人透視中國欄目網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