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峰:夢驗證了我不祥的預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5月30日訊】講到這個話題的時候,在這裡也好,或者讓廣大網友看來也好,這個呢可能要給你們一頭霧水吧。——用科學的方法解釋,就是人的心理潛意識產生的幻覺,至於講它有什麼,也可能認為做夢久了也是一種病吧,所以也有相應的治療方法,吃藥,有治這方面藥物的,種類也多,這裡呢我也講不清楚。在古時封建迷信時代,夢對人有著不同的預兆,好夢不一定就是「好」它往往蘊含著不祥預兆或者出現不吉利的事情。

「壞」不一定它就是壞,相反的也會成為好夢,往往會有什麼吉事降臨到你身上。所以這個也是相當複雜的,有時給筆者實在難解或者呢乾脆不去想這些。本人不信什麼,對於某方面的信仰也不專研,認為這是對我來講是個辛苦的事,所以有時拿某方面的專業製作來娛樂一下自己,這樣就覺得豐富了許多。當然,網路發達的時代,儘管以科學的領域,但是作為我們國人來講還是沒有從迷信的「圈圈」中走出來,包括我也不例外,確實,在自己發生這麼多的事之後,也有讓筆者迷失的時候,還是相信了夢,結合著《周公解夢》給出的結果,當時給我一種恐懼感,我也只當它真正的作夢而已,而不願這個不祥的預兆到來。起初給我的幾個預感我並沒有放在心上,母親知道我做的某些夢不好的時候,時常提醒我小心,有時我還斥責母親。夢境的預示不是當時就能實現的,往往要很長時間才能驗證這個夢符合今天發生的事,當我經歷這段事件之後,才想起了我做的夢,確實給我一種苦惱,有時我在想,到底我是怎麼了,為什麼會實現呢。以下就是我講的經歷:

06年春天某一天我做了一個夢,夢中出現一個我熟悉的小店,當時夢中的我正在買東西,感覺沒穿衣服,全身赤條條,當時我想找衣服卻一件也找不著。這位熟悉的店主對我很冷漠,當我低下頭看到水果榔裡是糞便,有土狗子,壁虎等,特別是那壁虎在夢中很清楚,短尾馬,還流著血……裸體的夢,在夢的解釋是受窮受辱的兆頭,醒來後,卻感到一絲的羞涊,哎,是我想太多了吧,不想了。當時的心情也不好,剛經歷過上訪,心裡感到無比的失望,有時繁重的壓力讓我在睡意裡感到一種失眠。從那時開始到現在的我,每天晚上都到很晚才睡去,有時一夜也不睡,不知在想些什麼。講到這個夢吧,它的靈驗就是三個月後,是政府與某一位村民勾結誣我偷盜,索性他們那一套陰謀沒得逞,當時的時局有點不利於他們,但是更不利於我們了,事情發生在正在省廳對我姐信訪事項覆核之中。當時他們的做法遭到了我們這村民強烈不滿,但又無奈,那時我的身心,母親的身心受到了很大的打擊。過後我才清楚的想到我的夢,店老闆——代表官,對你恨之入骨呢。榔中的髒的東西就是他們做的骯髒的事,為了報復我家,當時他們也費了不少心機。

2010年的春天吧,又給我一個夢境,是什麼呢?也是一個我熟悉的商店,我去買東西,也不知怎麼了,彷彿如影視劇換片一樣,商店沒有了,眼前給我的是一種黑呼呼的辦公室。偶聽到一條狗的叫聲,當時給我很嚇人,後來這隻狗撲上去要咬我,這時聽到一個人的聲音:幹什麼,下去,對於他要特殊的對待。聽到這句話後我驚醒了。心裡怦怦直跳,深知是一種不祥的預感了。2010年,當時筆者與高層較上了,為了我姐的事,與他們進行了抗爭,而且不斷的挑戰他們,當然,給我的這個夢景也是他們陰謀的反擊吧。總的來講就是這個預示,而且要身陷困境,受他們擺佈。這個夢也就兩個月,實現了,就是市縣下來處理,在幾經交涉後,他們停了我的網路,然後給我找工作,辦公室解釋就是對外的招牌吧,名義是「愛心幫助,關心人民群眾」但實際上他們卻為了另一種目的,一個是控制你,一個是在最關鍵的時候要你刪對他們不利的文章。一個是相互利用,等到他們時機到的時候才收拾你。對於這個夢境結合我的體會:沒想到我姐的事要我陷入了官場複雜的明爭暗鬥的陰謀裡。確實,本人的經歷也是常人無法理解,也是常人不能經歷的,而我做的也是一般網友提醒我不要做的,危險。筆者早講了,不是我找省長較量,也不會出現這麼多的事,至於我網上的那些文章,如果只是發而不是找省長的話,想必不會影響他們的。也因為複雜多變的環境來講,才在我的世界裡出現離奇繁雜的夢境。

講到2012年吧,可能夢對我來講沒以前強烈了吧,雖然有時在做夢,但是對自己來講沒什麼事發生或者又在預示什麼。某一天,這個夢境是一個學校,也不是我上的學校,而且環境也不是太好,裡面有很多學生在自習,當時聽了一句話:計劃有變。驚醒了,一頭的冷汗。這個確實時間短,中午九點鐘就接到語音電話——法院的傳票。這個夢境也是告訴著重要的事情,學生學習——就是這些官員在實施這項報復計劃,正在起草這項起訴書,給我定什麼罪。其實那時我已經想到了——散播謠言,洩露國家機密,顛覆國家主權罪。這個是他們害人的專長,至於社會影響的問題,外界再怎揭出其中的疑點對他們的影響不大,這是常見的,不足為奇了吧。在我們看這事件重大的謎團中,這類事件其中大部分都是含有公權力報復的多數,而且涉汲到更多的腐敗官員。講到他們陷害我,之前給我又一種夢境,在我熟悉的地方,遠處一排排的帳篷,即搞夜總匯的吧,進裡面是跳裸體舞的,夢境這種場景對我是一種迷惑,看你能不能克制住,當時對我沒影響,當我走到一個小帳篷時,出現幾個人,和政府官員相似,面帶陰笑,用匕首捅了我一下,但是我沒倒下,笑了笑,說:別以為你們這一招就能把我弄倒。說完之後,我走出了帳篷的陰影。結合法院的傳票,很多帳篷,在夢的解釋是:要遭到敵人的反擊。提示我要小心。至於他們給我一刀,認為這次能把我整到死地。我出來了,意味著什麼,說明他們的醜事還是曝光於天下,到時命運的抉擇可能是對他們相反至命的打擊。當然,這中間的恐懼,或者我們有什麼,身陷他們魔掌是免不了的,但是要突破自己的一步,也只能這樣了,雖然社會時局給我們希望很渺茫,但是我一刻都沒放棄,既然是這樣了,遊戲還得玩下去。第二次接到的法院電話母親的夢境是接到通知,沒想到靈驗了,那一刻我破了一步,在機關信箱上,我罵了省長,當時我確實不講理性了,因為對她這樣的人物沒必要,反正被他們定的也就這個罪了,罵她了,至多再加一個罪。

但是我也做了一個好夢:一個我熟悉的地方,我去交電話費,但是當我交費時一位工作員講電信局搬了,在另一個地方。但是這裡可交,不過不方便。這時他拿出一個交費的機子,不過要得對時間才能交上,他對不準時間了,於是叫我對,我呢對好了,但是又變回原來的時間了,結果這個電話費始終沒交成。——這個意味著什麼呢?在這裡,我要講的是,那就是你們的聲音。當時你們打來電話,我認為是法院的,做好了心裡準備應對,但是聽到你們關注的聲音後,我這顆心終於放下了,也讓我知道這就是我的起步呢。在國內,筆者無記者緣,當時,想叫他們關注,也不可能的,這是我們百姓深知的。即使他們關注的話,我想只能對百姓不昨的。不管我們遭遇什麼,什麼結果,有正義良知的媒體站出來為百姓說話,就是我們心靈最大的安慰。

文章來源:作者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