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當劍:警鐘再鳴 胡溫正坐失良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6月6日訊】《夷堅志》是南宋洪邁所著志怪小說集。書名出自《列子.湯問》:《山海經》為「大禹行而見之,伯益知而名之,夷堅聞而志之。」大意是說《山海經》中的故事都是大禹親身經歷所見到的,由伯益取的書名,然後由夷堅依據傳說用文字記錄下來。

《夷堅志》裏記載著這樣一個故事:北宋末年,四川有一位奇人叫王俊明,他雖然雙目失明,但卻懂得天上星象變化之災祥,可以洞知未來國運氣數。北宋徽宗宣和初年時,王俊明曾住在「東京開封府」,他曾讓人在夜間特定的時辰在房下擺一盆水,觀察水面,發現天上無一顆星照臨開封的分野;他又讓人在宣德門外秘密掘地二尺,試著取了一塊土嗅其氣,發現地氣燥枯索寞,已無生氣,天星不照,地脈又絕,開封之地王氣盡矣。

王俊明趕緊上書朝廷,乞求皇帝移都洛陽。當時天下無事,大臣看了他的上書後,紛紛說他甚為狂妄,於是宋徽宗便下旨將王俊明逐出開封府界。靖康元年(西元1126年),國事危急,宋欽宗認為王俊明所言可能有道理,便把他又召回開封,並請入宮中詢問,王俊明還是堅持以前的觀點,對欽宗說,現在趕快遷都還來的及,不然就太晚了。可宋欽宗一直猶豫不決,對他的警告仍半信半疑,總是指望金兵不會再進攻,因此遲遲不肯下旨遷都。

當時的太常博士虞齊年是仙井人,王俊明告訴他,國事至此已不堪說,唯四川巴蜀為福地,不受兵災,君宜西歸巴蜀,勿以家試禍。虞齊年則問:先生當何如?王俊明答曰:吾今年命盡,當死於此城中,只是遺憾死時妻子兒女皆不能相見。虞齊年相信王俊明的告誡,急忙辭官回鄉,後終到成都安度餘生。

開封就要被金兵攻破之時,宋欽宗這才真正相信了王俊明所言,下召急令人架車接王俊明入宮。王俊明上車後,車剛至宮門時,大家就聽聞金兵已破城而入,眾人於是一哄而散,各自逃命去了。失明的王俊明只能匍匐摸索著下車離開,後不知其所終,大概已像他所預言的那樣,今年命盡,死於城中了。

開封淪陷後,宋欽宗向金軍投降,交付全城兵器,搜刮開封市內的金銀財物貢獻於金兵,承認割讓北方太原等三鎮。可就是這樣,金軍也沒有放過他們,第二年,也就是靖康二年(西元1127年)宋欽宗和宋徽宗本人及后妃、皇子、公主等三千多人被俘虜,另俘虜宗室貴族少女、宮女、官女、民女等共一萬五千多人,運至大金國土,婦女們大部分被迫淪落風塵,苦不堪言。徽、欽二宗也是受盡了羞辱而客死他鄉。這就是眾所周知的著名靖康之恥的由來。當然,在中華五千歷史長河中類似的慘痛歷史教訓簡直多如牛毛,不勝枚舉。

我們再把歷史的鏡頭拉回現實,5月28日10時22分,正當胡錦濤等九常委在中南海開會時,唐山突然發生了4.8級地震,雖然震級不高,但無疑是上天對胡錦濤再次發出的警示。36年前的唐山大地震,也是發生在相同的年份(龍年)和相同的地點,隨後中國政壇發生了什麼重大的政治地震,不說想必大家心裏也都十分清楚。假如這次震級與上次一樣,且震中位於北京的話,大家想想又會出現什麼樣的後果?無論是胡溫玩的「穩中求進」實為「擊鼓傳花」的遊戲,還是「血債幫」使的「魚死網破」的毒計,都將化為泡影。

中共口口聲聲叫囂:「人定勝天」,「槍桿子裏面出政權」。如果老天爺不想讓你出政權的話,可能幾秒鐘之內就會讓你幾百萬、上千萬軍隊和武警化為塵土。想當年「撼山易,撼岳家軍難「的嶽飛那麼厲害為何保不了宋室江山?就是因為宋室江山氣數已盡,必須滅亡,誰逆天意而動都不行。當年殺人無數的暴君秦始皇之所以能夠戰勝其他六國,因為當時歷史安排由秦始皇來統一中國,如果不順天意而為秦國的軍隊再強大也統一不了中國,但自稱天子的秦始皇統一後,卻不按上天的旨意施行德政,所以暴斂過度的秦王朝很快滅亡。如果胡溫識天機、明天理的話,就趕緊抓住天賜良機,順天意而為,亡羊補牢。我記得好多有識之士都曾引用過相同的一句話:那就是「天予不取,反受其咎。」

我們再來看看六四前一天,海外某網站接連數篇驚爆胡錦濤大內總管令計畫與「血債幫」周永康、薄熙來結盟的消息,「毛左」和「五毛」們甚至在跟帖中把令計畫比作奸臣秦檜。這明顯是「血債幫」使用「離間」毒計準備向胡溫發起全面反撲的重大信號,同時也給胡溫再次敲響了警鐘。這也是筆者為何開頭引用「靖康之恥」的例子來提醒胡溫的原因,這也正是筆者為何說占盡天時、地利、人和的胡溫正在坐失良機的緣由。

其實,胡溫僅憑王立軍和薄熙來檢舉揭發「血債幫」周永康涉嫌「謀反」、和近期爆發的陳光誠案、國安系統洩密案,以及政法委系統每年動用數萬億資金製造數十萬起的群體抗暴事件等這幾項罪名就完全可以一舉拿下周永康。(隨後還可能有更多引爆政法委和周永康的定時炸彈)因為這是順天意民心而為,必有神助,也必然萬無一失,不知胡溫還有何顧忌?所謂「穩中求進」實乃「穩中求盡」,往井底進也!

新唐人首發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