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又七一 中共岌岌可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2年7月3日訊】【熱點互動】(781)又七一 中共岌岌可危?中國各地民怨沸騰,大陸民眾搶著退黨。

主持人:觀眾朋友,關注全球熱點,與您真誠互動,歡迎您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熱線直播節目。

七一前夕,6月30日黨媒《人民日報》發表社論指出偉光正,同時也承認了中共的四大危險。在6月29日新華社的評論文章,也承認了中共的四大考驗。那麼又是七一,在中共建黨91週年之際,中國各地民怨沸騰,究竟說明了什麼?香港40萬民眾的大遊行又預示著什麼?黨媒此舉是否招致中共的岌岌可危?圍繞這一系列的相關話題,我們將和觀眾朋友展開討論。在開始之前,首先請大家觀看一個新聞短片。

(短片播放開始)

《人民日報》的社論,雖然依舊稱中共偉光正,但也承認了它們現在面臨著精神懈怠、能力不足、脫離群眾、消極腐敗四大危險,同時還有理想信念不堅定、作風不正、為政不廉等問題。

就在黨媒發表這篇社論的同時,廣東省中山市爆發了大規模的民眾反抗中共暴政的事件,數萬老百姓用酒瓶、石塊還擊前來鎮壓的警察和軍隊。東南大學法學教授張贊寧認為,中國的問題遠遠不止是這四點。

張贊寧:「可能存在問題,遠遠不只這些,還沒有完全把問題講清楚,之所以腐敗就是權力不受監督造成的,要開放黨禁、報禁,如果權力不受監督,腐敗只能是越反越腐。我覺得一個黨,是不是光榮偉大,那個應當由人民來評論,而不應當自己給自己評。」

社論中還重複說,中共是馬克思主義政黨。

大陸網友針對《人民日報》社論,發推特解讀中國社會現階段四大矛盾,其一是民眾日益提高的智商和官員不斷下降的道德底限之間的矛盾;其二是中央不停的喊著反腐敗,和地方官員拼命腐敗之間的矛盾;其三是官員不斷的公布真相,和人民越來越不信任之間的矛盾;其四是官員口口聲聲為人民服務,和人民越來越怕「被」服務之間的矛盾。

7月1日當天,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正在香港訪問,而參加七一遊行,抗議中共暴政的人們,在出發前已經站滿了五個足球場。

另外在華文推特上,最熱的帖子是,梁小軍女士的行為藝術,她表達了中共在屠殺中國人民的涵義。

(短片播放結束)

主持人:觀眾朋友,您現在收看的是《熱點互動》熱線直播節目,今天我們探討的話題是「又七一,中共是否岌岌可危?」歡迎您撥打我們的熱線電話:646-519-2879參與討論或發表您的見解;同時您也可以通過Skype與我們語音或文字互動,Skype ID是RDHD2008。中國大陸的觀眾朋友可以撥打我們的免費熱線電話:400-670-1668,接通之後再撥:899-116-0297;新唐人電視臺三大頻道,國際頻道、中國頻道和亞太頻道可以通過衛星,和全世界各地的有線網絡向全世界播出,同時我們的節目可以通過網絡即時的收看,收看的網址是:www.ntdtv.com。

中國大陸的朋友可以通過愛博電視即時收看,而無須翻牆軟件,愛博電視的下載方式有兩種:您可以通過動態網或者無界網翻牆軟件,登錄到:www.ippotv.com下載該軟件;那麼另外一種方式,是您通過海外的免費電子郵箱的郵件往:ippotv2011@gmail.com發送一封郵件您就可以收到最新版的愛博電視軟體。

同時我們的節目,也可以通過撥打北美的電話號碼即時收聽我們的節目,該電話號碼是:832-551-5015;如果您有 iPhone,或者是iPad、Android的平板電腦或手機的話,您可以下載iNTD來即時收看我們的節目。

好,我們今天在現場有兩位嘉賓,一位是民主大學的校長唐柏橋先生,另外一位是時事評論員橫河先生。剛才我們已經看了這個片子,在中共建黨91週年前夕,6月29日還有6月30日,兩大黨媒分別發表了它們的社論和評論一些文章,有一點就是同時承認了四大危險,究竟對這個四大危險怎麼解讀?它這個四大危險提出來是:精神懈怠、能力不足、脫離群眾、消極腐敗。我不知道兩位對它承認這四大危險是怎麼樣一個解讀?

唐柏橋:我覺得這個四大危險是指出了一個,可能中共有十大危險,有一百個危險,它只是挑了一些皮毛,這是第一。第二,它已經挑了一些它無法迴避的一些問題,就像我們在大學的時候,經常看到學校內某一個黨官的腐敗問題被暴露出來以後,我們學校大學副校長他被抓了,然後他們會召集黨員開會說,對,我們存在腐敗問題問題,但是,它說這個腐敗現象是極少數黨的領導,所以整個黨的主流是好的,所以你們要有信心。這是中共一貫的搞法。就是當一個東西露出來以後,它會承認一點,事實上是十點。今天你提了四點,你說消極腐敗,什麼叫「消極腐敗」?消極腐敗就是那個機制中間出現了一些問題,是當時文化出現的一些問題,現在事實上中共最消極腐敗啊,是最大規模、全面的腐朽腐敗,而不僅僅是政府腐敗,全民都在腐敗。

為什麼叫「全民腐敗」?一個火車站的賣票員,他不是政府官員吧,他在大陸叫服務員,他也腐敗啊,那個實名制,他賣火車票,10塊錢賣出去、100塊錢賣出去,這樣賣出去然後倒賺一手,就是各方面的腐敗,而這腐敗就是「上樑不正下樑歪」,這種腐敗是非常積極的,醫生也在腐敗、學校老師搞招生也在腐敗。這在美國文化裡沒有醫生敢腐敗,就說做手術,你不給他錢他也給好好的開;在大陸你不給錢,我就把你開死了,所以說你要給錢我才給你好好開刀。這些事情我只是舉個例。

還有什麼精神懈怠,不是今天懈怠的問題,是整個全民在做壞事,不是說它不積極去幫助別人,因為政府的功能就是一個服務性的功能,它不去幫助人民,所以現在老百姓說,就剛才影片上有人說的四大矛盾的其中一個。共產黨要為人民服務,可人民不需要共產黨服務的矛盾,就你給我服務,到我家來抓我。西藏人是最典型的了,你服務就是給我送四張照片過來,毛澤東的、鄧小平的、江澤民的、胡錦濤的,到他們寺廟裡去掛,免費的;人家不用掛你的,幾千年來沒有掛什麼政治領導人,掛的是達賴喇嘛的像。這叫什麼服務?所以這些東西都在在的說明,它只是擺出一點冰山一角的東西,中共從來沒有否認它有腐敗現象。

所以說它根本沒有真正的面對問題,以前日本的石原他講過,一個國家或一個民族,敢於去面對它的缺點的時候、敢於承認它的缺點的時候,甚至於敢於去承認這種羞辱的時候,這個國家才有前途。比如日本人就寫了一本書叫《醜陋的日本人》,他是模仿美國人寫的《醜陋的美國人》,後來也有個可惜不是大陸人,叫做柏楊,台灣人,寫了本書叫做《醜陋的中國人》,就是我們80年大學時代深以為認同,認同之後,中國人就認為我們要改變這種現狀,因為我們太醜陋,到處隨地吐痰、大聲喧嘩、醬缸文化,但是現在誰敢,共產黨不承認這個東西。所以我覺得這是問題的關鍵,現在問題我們等會可以展開談,這問題遠遠大於這所謂的四點。

橫河:但是我認為,即使是這樣的話,今年的七一社論啊,因為一個是社論,一個是平面文章,但不管怎麼說,今年的整個調子比往年要低的多,而且要悲觀的多。雖然它舉了兩個例子,什麼一個是神九上天,一個是蛟龍入海,但是緊跟著就談到一些它認為可以講出來的困境,但是從它可以講出來的危險來看,這個危險在我們大陸中國人和海外中國人看來,是大大淡化了中共的矛盾,但是即使這樣的話你也可以看到,這四大危險當中的任何一個危險,要是出在一個民主國家、一個選舉出來的政黨的話,它立刻就下台了。

精神懈怠,就不要講它精神到哪裡去了,所有的官員都是百分之百的開足馬力在貪錢,所以精神懈怠就是做你該做的工作,任何一個執政黨如果有精神懈怠的話,人家馬上要選它下去,甚至就是不要選,現在就下台,它有各種各樣的程序。所以這裡的任何一條你要拿出來的話,就不能執政了。說能力不足,能力不足你執什麼政啊?你讓有能力的人來。它是挑最弱的、無關緊要的,但是你只要稍微看看全世界大的潮流,就是這裡面每一條,作為任何一個執政黨都是致命的,儘管是最輕的。

主持人:好的,剛才是它承認的四大危險。那麼在6月29日新華社的評論員文章中,它同時也承認了這四大危險,另外它也承認了有四大考驗,這四大考驗分別是長期執政、改革開放、市場經濟、外部環境。我不知道兩位對它所提出的這個四大考驗有什麼見解?

橫河:我覺得四大考驗是一個廢話,那個根本就不能叫考驗,長期執政那是你自己賴在上面,你要是不賴在上面,讓別人來跟你競爭一下,不就沒有這個考驗了嘛,那是你自己硬要賴在位置上,然後還用所有的社會資源,霸著社會資源來保證你賴在這個位置上,然後你把這個說成是一個考驗。這些都不是,什麼改革開放,改革了30年了,你也把它作為一個考驗,什麼考驗?考驗什麼?那你不改革,就沒有考驗了。還有什麼市場經濟,中國現在不是市場經濟,所以不存在考驗的問題。實際上這30年沒有真正實行過市場經濟。

最後一個是外部環境,任何一個國家在任何一個時期都有外部環境的問題,這叫什麼考驗?所以我覺得這是造出來的,一點意義都沒有的,讓人家覺得你好像有這麼一些考驗,你能夠過去。它是讓人家覺得有這個感覺,實際上這是沒有意義的。

唐柏橋:我覺得如果從這四個考驗講,其實它歸納起來只有一句話,但這句話它不敢說,就是如何維持這個專制統治,這是它們的考驗。你看一看,長期執政那不就是專制嗎,美國民主黨從來不會說我們有個考驗,我們要長期當總統,你講這個話的話,你就滾蛋了,那我共和黨就永遠沒機會當了嗎?你長期執政,8年你就滾蛋,沒有這個考驗。改革開放,你改革開放的原因就是,大前提就是專制,長期永遠執政,然後你想修修補補,修修補補的目的還是為了長期專制。

市場經濟也是一樣,因為大鍋飯搞不下去了,人民要餓死了。你再長期這麼專制統治下去,老百姓都死了你統治誰啊?所以還是那句話,它不能真正走上市場型經濟,也不能真正搞改革開放、搞民主,真正的改革開放就是民主,它也不敢搞。

最後一個是外部環境,外部環境就更明顯了,全世界要求你民主化。現在全世界70%以上的國家是民主化了,140幾個國家,聯合國總共才180幾個國家,然後你還在那裡搞專制,而且還是最獨裁的專制共產國家。包括北韓,現在全世界僅有的幾個共產國家,那外部環境當然很惡劣了。現在亞洲建立一個亞洲民主聯盟,把整個中共包圍起來了。

前幾天搞了一個亞太的軍事演習,22個國家,它不跟你中共玩了,全是中共周邊的國家,這不是擺明了外部環境嗎,根源在哪裡?你要搞專制,你要跟人民為敵,你要在世界上製造麻煩啊!所以這個才是根源,我覺得。

主持人:既然是他們評論員發表的文章或者社論,它這個七一正是對中共91周年建黨日的評價,和給予官方媒體正面肯定的意味。那麼它在歌功頌德,歌頌偉光正的時候,舉出的例子就是不久前的「神九上天,蛟龍下海」這個成就,這個是不是可以算成是中共建黨91周年的成就,它沒有列舉其它成就,這是為什麼?我們想聽聽兩位的解讀。

橫河:我覺得這個就是一個形象工程嘛,問題是它是誰的形象工程?它不是人民的形象工程,不是國家的形象工程,是中共的形象工程。所以它把這兩件事情都放在七一之前完成它,而不是在其它任何時候,如果說它把它看成是一個國家的形象工程的話,它怎麼也等到十一以後再去做。所以這個工程最容易講出來,但是它沒有實質意義,因為真正任何一個國家,最注意的實際上是民生問題,就是老百姓的生活怎麼樣,這才是一個國家、一個執政的政權需要注意的事情,而不是說上天。

為什麼沒有人去搞上天?以前美國、蘇聯搞,是冷戰的時候,實際上是太空競爭;到了冷戰結束以後,你可以看美國和蘇聯都沒有興趣了,慢慢慢慢都冷下來了,這是40年、50年前的技術,並不是一個新技術。那麼要把它拿出來,現在中共是搞得最熱門的,其實還有至少5到10個國家是有這個技術,或者是單獨搞,或者是聯合搞,為什麼人家不搞,是因為是勞民傷財的工程,沒有人做,所以它這個完完全全是一個形象工程。

它現在已經舉不出來,就是說改革開放30年以後,民生有多大的可以解決的問題,因為你要知道它把這個合法性建立在做了什麼事情的基礎上,所以它列舉了這兩個。但是你要知道過去30年可不是講這個,講的是「發展是硬道理」,講的是GDP,現在為什麼不講GDP了,不講經濟發展了,是因為經濟衰退已經在面前了,而且它知道絕大部分人沒有從這得益,所以它不能舉這個。最後就舉了一個誰也沾不到光的東西,只有它自己能沾到光的這兩個東西,把它舉出來。我認為是這樣的。

唐柏橋:我覺得神九和蛟龍下海實際上剛好是對中共的羞辱,中共現在集13億國民,世界GDP總產值達到第二,你吹什麼,你跟印度都沒辦法比,印度的航天技術都超過中國;這第一個。第二個,你比這個東西幹什麼,這個是40年以前「阿波羅號」美國就上到月球走了很多回了,人家美國現在幹什麼,是到太陽系以外去。然後你說圍繞外太空轉的話,美國前不久剛降落一架飛機,是它們國防部的,在外太空飛了7個月,轉了7個月,然後在裡面就是一小時之內全世界任何地方都可以打到,它準備大批生產;而且美國政府還有很多秘密武器。

就說你拿這個東西剛好是拿美國的長處去別苗頭,你說要跟越南比,或者說你要跟緬甸比,可能還有得一比;以你現在在國際上的地位,五大安理會國家比,英國、法國、俄羅斯,然後再加上中國、美國,你跟哪個國家能比啊?你無論從技術上,人文上、人均收入各個方面,你不管上天也好,下海也好,人家還有一個例子就是說那個神九,神九有個叫劉洋嘛,有個劉旺,人家說加起來就是「旺洋」,留住旺洋就是留住那個李旺陽;嘲笑的。

後來劉旺跟劉洋那個照片一發下來的時候,別人看見說兩個怎麼站在那個神九裡面,美國人都是飛來飛去,因為它是動的嘛,那中國人怎麼站在裡面,好像排隊在那照相,給別人感覺就是非常奇怪,這裡邊好像有很多東西,甚至在國內有些人還開玩笑說「背景」沒搞好,意思說可能在沙漠裡面拍的,但我不這麼講。也就是說你玩這個東西,你看神五、神六的時候,像一個鐵球,「砰」!扔到內蒙古,縮在裡面就像一個蚌殼,就那個東西你跟西方人玩,西方人覺得非常好笑。

那個時候胡錦濤還是江澤民到美國來訪問,帶那個楊利偉來嘛,神五的時候,後面臨時取消,不帶來了。因為他到美國來炫耀的話,美國人打開新聞一看,什麼意思啊?你跟我們炫耀?你跑到越南去炫耀,可以。

主持人:觀眾朋友您現在收看的是《熱點互動》的熱線直播節目,今天我們探討的話題是「又七一,中共岌岌可危?」歡迎您撥打我們的熱線電話646-519-2879,參與討論或發表您的見解。我們繼續剛才的討論,請橫河先生來分析。

橫河:我想談兩個例子,都是和神九上天有關係的,也是媒體上報導的。一個就是劉旺的父母親,他回來了嘛,神九回來了,父母親要到北京去看他,結果買不到火車票。就是說這是一個最基本的民生的問題,任何一個人在任何時候都應該能夠買到火車票,結果劉旺的父母要到北京去看他,買不到火車票。當然這個媒體報導是把它作為一個正面事情,就是他一呼籲說買不到火車票以後,就出動了很多人,包括當地派出所所長、火車站站長,大家動用了無數力量,最後幫他弄到兩張票。這是一個。

另外一件事情就是劉洋,那個女航天員,當他們全家和村子裡面,還有一些記者都在他們家看電視,看她怎麼樣上天的時候,當地的政府來慰問了,一個副市長慰問,嫌裡面人多,他不願意進去,於是就由副市長或者他手下人在門口吆喝,說:領導來了,你們都不出來迎接一下?!

這是兩個中共現在最最重視的神九航天員,代表中共形象的,結果這兩人的家屬就是這樣子的待遇。這還是在平常就捧到天上去的人,還包括他們家裡人,如果是一個普通老百姓的話,出門更難;還有一個就是見領導,領導來了以後要怎麼樣招待,該有多困難。這兩人是中共最高層的最高級別的重點對象,都還是這樣子。

所以你可以比較一下,真正中國人民需要的是什麼,是你這個神九嗎?連神九上天的宇航員都得不到一個正常人的待遇。

主持人:好的,我們現在先接一下觀眾朋友的電話,我們接聽一下紐約的羅先生,羅先生您好。

羅先生:你好。我想講一點,就是「七一」這件事情,我看不用過太久,它會成為所有人都不敢開口的字眼,因為實在太羞恥了。中共做的惡太多了,這裡我想講一個現象,就是你們常常講的這個「血債幫」。毛澤東1949年竊取大陸的時候,大概也很難人們就認為他是血債幫,他這個血債還沒有出來嘛,或者以前做得不多,但是到他結束的時候,他是完完全全的一個血債派。大躍進,體制內體制外,國際國內的統計,死了4千萬人,屍首擺起來要擺多久多長我就不知道了。文革也是,2、3千萬人;大躍進4千萬人。

第二代鄧小平上去的時候,威望還滿高,結束的時候是血債派,六四屠殺,公然的屠殺。然後第三代江澤民上台之後,大概還有存一點幻想吧,但最後也是血債派。所以這不是一個現象,我相信這是一個規律了,所以現在胡、習,我不說胡、溫了,溫其實挺多是個財政部長算了。胡、習估計也要有這樣一個概念。

主持人:好的,謝謝羅先生。我們請現場嘉賓針對幾位觀眾朋友的見解,集中的回應一下,同時我還有一個問題,就是它指出來有這些危機和這些考驗,那麼中共真正面臨的危機究竟是什麼?是不是它說的那些?

橫河:我先回應一下紐約羅先生,他談到一個很有意思的問題,就是將來大家談到七一就是個恥辱的問題。其實最近我注意到一個非常有意思的現象,大家有沒有注意到,七一這次是敏感日,就是國內很多很多的維權人士,或者是異議人士,七一之前就被看起來了,然後就不停的有國保去請喝茶。這是一個。另外,6月30日凌晨在北京抓了十幾車訪民,在南站就抓了十幾車的訪民,所以它把它變成了一個敏感日了。所以我以前就有一個想法,中共的敏感日最早是迫害人權,就是被迫害群體認為值得紀念的日子,是作為敏感日的。

包括六四,包括法輪功上訪的4.25,包括被迫害開始的7.20,都是以這個群體為主的。但是中共到最近幾年有一個很奇特的現象,就是中共自己歌功頌德的日子變成了敏感日,從2009年的時候建政60周年慶祝活動是敏感日,連護城河工程都啟動了,就是說當它自己慶祝的日子都變成敏感日的時候,那中共實際上是走投無路的時候,就是它要滅亡的時候。還不僅僅是這一個現象。第二個現象就是網絡封鎖的敏感詞,早期都是各種反共的言論,或者是共產黨不喜歡的言論;發展到最近這兩年,你可以看到一個很重要的特徵,就是中共的領導人和中共的重大政策都變成敏感詞了。

所以中共領導人也被封了,他和異議人士一樣的被封;這跟「七一」變成敏感日實際上是一個道理。就是說中共越走到最後的時候,它就越把自己給困住了,所以它現在是走投無路的時候。所以我覺得羅先生講的很有意思。另外剛才最後一位羅先生講的,這個問題其實我們已經講得很清楚了,就是說當這個航天員他自己的父母都買不到火車票去看他的時候,當地方一個副市長來看他的時候,大聲吆喝說怎麼都不出來歡迎他的時候,我們怎麼能談人民的幸福生活。

唐柏橋:剛剛橫河先生評論得很精彩,我就把他剛才講的話,給他羅列一下。現在這個中共的敏感日,我隨便講一些吧,原來就是「6.4」,現在什麼5.12四川地震也敏感日,3.14西藏人抗暴也是敏感日,然後4月15日胡耀邦去世也是敏感日,4月5日清明節也是敏感日,8月1日建軍節也是,10月1日……現在敏感日越來越多,每個月有好幾個敏感日。如果再這麼發展下去,我們假設老百姓也不去推翻共產黨,再過50年的話,365天天天是敏感日,那老百姓怎麼活?這第一個。

第二個就是網路封鎖,原來是我們的名字,我的名字一直在上面,毫無疑問的,百度我也打過,現在你封鎖得越來越多的時候,比方說「中山」現在也被封了,「沙溪」也被封了,「孫中山」你打也不行了,又屏蔽了,前不久中山發生事情了。你打「七一」不行了,因為七一香港遊行。然後現在更惡劣的是什麼呢?你打「胡」也不行了,原來打「胡錦濤」不行,被封鎖,現在你打「胡」也不行,9個政治局常委的姓都不行了;你打「江」,江澤民的「江」,打個「江」,它說信息過不去。

然後你發QQ的時候,你打「江」也不行了。所以「胡蘿蔔」也不行,你說胡蘿蔔,它就知道你「胡」,還有打「77」也不行,因為胡錦濤說過房租77塊錢一個月。現在很多事情都不行了,所以老百姓生活就感覺到好像你走路出門一樣的,你不知道哪一個是門,一會跳窗戶,一會從門,一會從狗洞爬出去,但你從狗洞爬出去以後,它也要把你掐死。因為像「江」,你寫「長江」,它也把你掐死了,有美國人搞調查。所以說這樣的一個社會,它不可能再維持很久的,其實中共比任何人都清楚這一點。

主持人:好,我們接聽一下觀眾朋友的電話,夏威夷的孫女士,孫女士您好。

孫女士:我以前在上海住了45年,然後移民到美國來的。中國共產黨真是不像樣,一個局長他們家有5、6套房子,他們的子女都是公務員,醫生、警察什麼事業單位啊,6、7千塊,什麼退休金。中國老百姓,農村裡的人200塊錢一個月的生活,貧困的人1億多,他們都死人不管,看病都沒有錢。那個共產黨都是為自己著想,他們的子孫後代,子子孫孫都有房子,我們老百姓家裡祖宗三代都住十幾個平方,三代同堂,真是不像樣,什麼事情都是為自己考慮。

現在又搞延遲退休,延遲退休就是對公務員有利,65歲退休,企業單位退休多少錢,才不到2千塊,1千多;離休幹部退休金要8千多,真的是不像樣。腐敗!樣樣腐敗!

主持人:好,謝謝孫女士,我們明白您的意思了。我們再接幾位觀眾朋友的電話,大陸的楊先生,楊先生您好。

楊先生:你好。我記得當初納粹德國希特勒就曾經說過那麼一句話吧,他說宏偉的建築是消除我們這個民族一切自卑的因素,它必須是讓我們和敵人都能夠看得到的。看了希特勒的這些話之後,我們就可以豁然理解,今天中共的那個什麼神九啊,那個蛟龍啊,這也就是給我們老百姓造成一種錯覺嘛,你看看我們那個神九升天,中國這麼強大啊,在這個情況下,早就把我們的民生全部都給掩蓋,都被忘記了。其實現在很多中共的作法,也就是跟當年的納粹德國比較類似。

只不過有一個不同點就是,納粹德國的話,當初希特勒給國民的福利待遇都非常非常好,這是肯定的;但是中共它給國民的是什麼?這我不用說,你們也知道。所以說它就是想這麼宣傳,但是它沒有那個,即便已經失去下層很多老百姓的支持,它這個宣傳也不可能長久。這是我的觀點,謝謝。

主持人:好的,謝謝楊先生。我們再接聽一位紐約的王先生,王先生您好。

王先生:你好,你們大家好。這個岌岌可危是百分之百絕對的。為什麼呢?你看最近菲律賓,中共不也是派幾艘軍艦要跟人家打嘛,結果現在就回來,回來以後就怎麼講呢?我們現在要和平,菲律賓你不要亂來啊,現在要和平。我記得有一個將軍在電台上講話,有人說:小菲律賓,我們打他好了,他敢動?如果要打就打他好了。

結果那個老將軍就講,你們大家不要衝動,我們不要上他們的當。我們一打就完了,不是他們完了,是我們完了。這個老將軍真的有智慧。你打得完嗎?菲律賓、越南、日本、韓國、印度哪一個不想吃你中共這塊肉?還有我們中國內部老百姓,恨你入骨。內外交惡,你打誰啊?人家不打你就好了。謝謝。

主持人:好的,謝謝王先生。針對剛才觀眾朋友所提出各種問題,我們請現場嘉賓集中回應一下,同時剛才我們都提到7月1日香港大遊行又是塑造了歷史,40萬人上街,用腳走出反共的步伐。究竟香港這些大遊行又預示什麼?結合觀眾朋友所提出的問題,想聽聽兩位嘉賓的見解。

唐柏橋:剛才有一位朋友說得很好,中共一直做了很多欺騙宣傳的面子工程,就像希特勒那個故事。確實是這樣的。中共從建政以來,在這方面嚐到很多甜頭,你看它執政以後搞了十大工程,就是人民大會堂、革命博物館等等那些。你現在到北韓平壤去看看,幾乎一模一樣,那個廣場也是那麼大。北韓才3千萬人口左右,4千萬人口不到,他可以建得跟北京一樣。所以北京這個工程不能說明任何問題的,這是第一。第二個是閱兵,你中共閱兵,很多被洗腦、被共產黨愚弄的人覺得壯觀,當你去北韓平壤看看,他的閱兵比中共的閱兵還要整齊還要壯觀,還有很多隊形中共組不出來,就像開花一樣轉來轉去。那北韓人數是中共三十萬之一都不到,北韓的生活水平多差。

北韓有一句話宣傳到了極點,現在中共也是一樣。我記得前兩天看到的,北韓官方這句話說:「難道吃飯比國家還重要嗎?」這話聽起來覺得很荒唐,但是那國家天天就這麼說。它意思是國家比吃飯還重要,你要愛國,寧願不吃飯你也要愛國,如果你說你寧願吃飯你不愛國,它就覺得你這個人很荒唐。你這個話你拿來美國試試看,那飯都沒得吃愛什麼國啊?國家在哪裡啊,國家就是在提供飯的。

第二,你看現在共產黨宣傳到什麼程度,連香港報紙《大公報》昨天就宣傳了,心急了,中共外圍報紙到香港也這麼幹了,所以香港人受不了,所以香港有40萬人起來。它們整個表演是中共拿著對付大陸老百姓的方法去對付香港人,最後它就醜態百出。我隨便舉個例子,香港《大公報》,親共的報紙,7月2日報導說:7月1日40萬人看煙花。它沒有說40萬人遊行抗議,說40萬人在維多利亞公園看煙花。人家2點半就去了,有些通知1點就去了,晚上看煙花?人家有病呀?遊行到市政府前面去,然後看煙花就用中指去罵人「可恥」。香港人都看見了,一個家人去一個,一家如果5個人加起來就2百萬人,幾乎全部出動了,然後回到家以後,第二天報紙一打開,說40萬人去看煙花了,你說這些人心裡會怎麼想?就是你公然欺世盜名到這種程度,掩耳盜鈴幾近荒唐。

第二個,你看胡錦濤去,搞的什麼水馬,一堆2米高,像臨時砌了一個長城一樣的,比當年秦始皇還害怕。你怕香港人幹什麼?香港一百多年來,香港人是最平和的,他在英國統治時從來沒造過反,英國女王來都沒搞像這樣一根繩子就把外面記者擋住了。然後小孩子給英女王抱,跟她玩得開開心心,每張照片都有。你胡錦濤來了,連作秀都不敢跟一個小孩握手,整個2、3天就像老鼠一樣到處鑽,從後門進去然後看不到。搞了一個示威區,就那麼一個彈丸之地,全世界最荒唐的一件事情,說可能有幾萬人、幾十萬人示威,搞了只能容納幾百人的這麼一個小圈。整個宣傳策略就是非常荒唐,把它在大陸對付老百姓的方法拿到香港,所以才造成香港40萬人起來大遊行。

主持人:觀眾朋友,您現在收看的是《熱點互動》熱線直播節目,今天我們探討的話題是「又七一 中共岌岌可危?」歡迎您播打我們的熱線電話:646-519-2879參與討論或發表您的見解。我們請橫河先生繼續分析。

橫河:我覺得這裡有一個很大的問題可以看出來的就是,香港現在移交15年了,但是香港除了一次反23條人數最多以外,總的趨勢你可以看到越來越多,不是越來越少,香港的抗議捲進去的人越來越多,而且口號也越來越清楚。

那麼香港實際上是「一國兩制」,兩制的話是中央直接管的,這是任何一個地方當局管不上香港的,那香港15年治理到這一步,香港現在變成了在中國土地上爭取民主的最先鋒,這個我想在15年前移交的時候香港人也沒想到,大陸人也沒想到,共產黨也沒想到,英國人也沒想到。

能夠走到今天這一步,說明中共治理香港的政策徹底失敗。就是不管是哪一個理由的失敗,作為中共是很想把香港做出一個樣板來的,「一國兩制」的樣板來,也就是說在中共決心要把它建成一國兩制樣板的情況下仍然失敗了。

可想而知,中共統治之術已經完全失敗了,就是它沒有這個能力,也沒有這個力量去把香港變成一個它想變成的樣子,不管它想把香港變成什麼樣子。顯然它不是想把它變成跟中國大陸完全一樣,完全一樣的話它就不需要一國兩制了,它是想把香港作為一個遮羞布,作為一個它進一步到台灣去建一國兩制的一個樣板。

那麼在花這麼大的精力的情況下仍然失敗了,可想而知它的統治之術,今年「六四」和「七一」,香港是晴雨表,就香港人民的態度,從香港人民的態度就可以看出中共它的統治之術今年比以往任何一年來說的話,中共實際上更慘。

唐柏橋:我補充一下。有一個數據,從90年開始,香港不是有「六四」紀念活動嗎?那一年是16萬、17萬,91年也是15萬左右,然後在97年回歸那一年差不多有20萬,然後中間一般都是5萬、4萬,那麼今年18萬,將近20萬。也就是說就算是共產黨剛開槍的第2年或者第3年都沒有像現在這麼熱情。這第一個。

第二個就是23條那個,七一的歷史是這樣來的,反23條那一年,那個惡法是針對香港人的,不是大陸的,不是中央政府,是純粹針對香港。所以7月1日那一天,過去每一年都是只為香港人他們自己的福利和香港的制度來爭取,比方普選,或者他們香港的一些福利政策。

那麼今年有個本質上的不同就是主要矛頭對到中央去,就中共這個政權。比方李旺陽這個事情對著胡錦濤去,而且很多人說要推倒這個獨裁政權,要它們滾蛋!就這個怒火完全升了。你比方同樣是40萬人,這個40萬人就不是那個40萬人了,那個40萬人是說我們香港你只要23條不搞,我就不反抗你了。

但今年這個,你共產黨沒有實現民主之前,李旺陽的事情,迫害的事情沒有停止之前,香港人他會跟你沒完的。所以我叫它二次六四革命,其實就是香港拉開了序幕,全國人將來都會模仿香港人這種作法,香港人做了好表率,他們可以做到有理有節,進退自如,也沒造成大的問題,為什麼中國人不可以這麼做?這個問題是很關鍵的,今年7月1日。

主持人:說起香港這個問題,我們在上週一的時候,我們在《熱點互動》節目中也做了香港七一遊行的主題,當時談到上街的各種訴求,無論是反對「西環治港」,還是反對土共梁振英的統制,還有很多香港人不認同中共的統治,可以說各個條款都是劍指中共的。好,我們先接一下加州曲先生的電話,曲先生您好。

曲先生:大家好。其實我覺得不光是看七一。第一個,你看到這警察跟軍隊的人數,幾乎比老百姓的人數還多;第二個,現在大家都在講真相,中國大陸的老百姓漸漸明白是共產黨在迫害法輪功,中國人也漸漸知道中共的本質,這是中共怕的,謝謝。

主持人:謝謝曲先生。我們再接一位加拿大的何先生,何先生您好。

何先生:現在流行的說法是「反腐亡黨,不反腐亡國」。其實中共早已名存實亡,眾所皆知。中共現在是理論危機、信仰缺失,只能靠「鄧理論」、「三個代表」、「科學發展觀」等風馬牛不相及的所謂理論妝點門面,苟延殘喘。它們真正信奉的只剩下利益而已。一個沒有信仰,猶如沒有靈魂的人,沒有靈魂的人是行屍走肉,一個沒有信仰的黨只剩下腐朽的空殼,這樣的黨已經失去其存在的價值。

現在中共權貴利益集團妄圖以黨的名義來維持其非法統治,以黨的名義綁架中華民族,但是它們已經完全喪失了黨心民心,現在已有近一億兩千萬人三退,所以說中共早已名存實亡。現在每個人必須做出選擇,是為中共陪葬,還是退出邪黨以求新生,如何選擇其實只在善惡一面之間。謝謝大家。

主持人:好,謝謝加拿大何先生。我們再接一位新澤西的彭先生,彭先生您好。

彭先生:主持人、嘉賓好。我講一個現象大家一起笑一笑吧。前幾天我看到胡錦濤在七一的講話,他睜眼說瞎話,說香港的一國兩制實踐的很成功。我說這完全是反過來的,這麼多年遊行,現在越來越多的人對一國兩制是不信任的,從一開始時候是沒辦法,只好接受,到現在是不信任。這個難道叫做越來越成功嗎?完全不可能!

主持人:好,謝謝彭先生。我們再接一位洛杉磯的丁先生,丁先生您好。

丁先生:主播好,橫河博士好,唐柏橋博士好。香港人膽子真的很大,很勇敢,我看得出來他們膽子的確比大陸同胞、台灣同胞都大。又是開燭光晚會,又是示威遊行,長此以往,就像新聞裡面播的一樣。謝謝。

主持人:謝謝丁先生。我們再接一位紐約的周先生,周先生您好。

周先生:嘉賓好,主持人好。我記得華爾街有幾千人遊行的時候,中共一直在那裡報;這一次香港40多萬人遊行的時候,它們為什麼不報?它們是不是只喜歡干擾別人的內政,不喜歡關心自己的內政?另外就是奧巴馬他可以在自己的國家任何一個地方,他可以上街吃熱狗或者點一個外賣,那胡錦濤敢不敢在自己國家任何一個地方輕易上街去買一個外賣?謝謝。

主持人:謝謝周先生。我們再接一位紐約的羅先生,羅先生您好。

羅先生:你好。我想講一點,其實最根本的一點就是它們是竊國大盜的一夥,所以政權從來不是為人民的,從一開始就不是,所以這些原因大家就很清楚了。幾代的中共領導人都是血債派,像「六四」血債派的事情很可能還會再發生,王薄事件無非是一個權力鬥爭。

另外剛才有一位先生講的非常好,基督教《聖經》在中國已經被它們定性,不能夠傳播。但是在這時候出現一個很了不起的現象,所謂「天滅中共」,這些竊國大盜它們是岌岌可危,不會太久。謝謝。

主持人:謝謝羅先生。剛才我們接了很多觀眾朋友的電話,他們也提出各種各樣的問題和發表各種見解。我想先挑出一點,剛才有一位觀眾朋友說香港人民非常勇敢,其實我想在最近的七一,大陸這些訪民們其實更加的勇敢,因為那還是在暴政和強權之下的遭遇。在北京有很多訪民走出來,上海就直接打出「結束一黨專制」(標語),對共產黨的喊話。我們先看一下新聞片段。

(影片播放開始)

中國大陸全國各地訪民,7月1日一早便雲集在北京兩辦排隊上訪,長長的人龍幾乎看不到尾。

河南訪民賈擁:「我們來自五湖四海,為了一個共同的目標,要人權、要尊嚴、剷除腐敗,維護我們最基本的權利,我們所反映的問題不同,但是我們遭受的迫害都很類似,在維權的路上我們走得很艱難。」

7月1日下午,就在香港40萬人遊行反對中共專政之際,河南訪民賈擁等10多個來自不同地區的訪民,在北京的永定門城樓下也拉起橫幅,聲援香港民眾,一邊也展示自己的冤情。

7月1日是中共建黨紀念日,同時也是上海維權人士陳小明被迫害致死的忌日;30多個上海民眾在舉行祭奠後,齊喊:「打倒共產黨,共產黨必須滅亡」。

譚蘭英:「國民黨沒搶我們老百姓的房子,日本鬼子也沒搶,你共產黨暴政、瞎黨,把我們老百姓的房子給搶了去了,所以我公開說:『打倒共產黨、消滅共產黨』」。

上海強拆戶顧國平上訪11年;7月1日他和幾個訪民在北京一個麥當勞外,遭到警方攔截。

上海訪民顧國平:「這路過的人都看到啊,就是穿著制服光天化日之下把這個訪民拳打腳踢,完了之後我們要(被)拉到久敬莊,一個訪民不注意把一個公交車的門一拉,哎喲一上去5、6個警察就是拳打腳踢,死命的摁著打」。

訪民不滿的說,為甚麼貪官違法,受害民眾卻要被關、被打;訪民說,現行的政治體制和社會制度必須改變,必須實現自由民主、依法治國,百姓的苦難才有終結的一天。

(影片播放結束)

主持人:那麼在七一前夕,世界各地訪民紛紛的長途跋涉來到北京,中共中心所在地進行陳情,人數高達上萬人。我們再看一下這個新聞片段。

(影片播放開始)

7月1日前夕,中國各地訪民紛紛長途跋涉來到北京,前往最高檢察院及最高法院信訪中心陳情,人數高達上萬;不過,29日下午他們在國家信訪局登記時,被告知已經停止受理,大量訪民於是聚集到北京南站。

在民眾拍攝的視頻發現,在火車站內有3名北京警察將一個男訪民按倒在地上,雙手反扣,最後3人將他抬離現場,訪民則用虛弱的聲音抗議著。

在北京南站外聚集的1,500多上訪無門的各地區訪民,男女老少都有,他們高喊:「打倒腐敗、拯救中國、還我人權。」

上海訪民:「老百姓訴求沒地方去說呀。政府做了流氓,現在做無賴,他們給你們開聽證會,還終結你們,不讓你們上訪。」

天色逐漸暗下來後,警方開始增加警力,突然爆發訪民一陣陣的鼓譟聲,似乎有訪民又遭警察毆打。

上海訪民:「昨天(29日)晚上,這個警察就是打人啦,打上海的訪民,還有第一天(28日)在檢察院,在門口,北京警察打上海訪民,用雨傘的尖頭戳他們。」

據博訊網報導,29日傍晚,警方調來8、9輛大巴,將訪民拉到久敬莊,有超過600人被拉走;30日上午,有訪民向記者透露,他已經在遣返路上。

外地訪民:「現在有點不太方便。我現在在車上呢,現在武裝人員已經給我往回押呢。」

27日,有訪民在北京南站外打橫幅,抗議當局違法使用黑監獄關押訪民,他們要求釋放所有被非法關押的維權者。

(影片播放結束)

主持人:觀眾朋友,剛剛我們看了這兩個新聞,中國各地的民怨沸騰,究竟說明了什麼?我想請兩位分析一下。

橫河:其實這裡只是訪民在這個七一前後有幾起大的事件,包括中山沙溪、四川什邡,另外還有其它的一些地方,都發生了重大的事件,就是大規模的抗議活動,就是在七一這幾天它都不能夠穩定住。所以呢,中共如果只剩下最後一個手段,就是高壓維穩的手段的話,那就是說它已經不僅僅是岌岌可危了。

唐柏橋:我看這個錄像,包括這一次香港我最大的感觸就是,我想通過這個電視台說一句話,美國獨立精神最精髓的是,當一個國家腐敗到了極點的時候,黑暗到極點的時候,人民最後的最基本的權力就是起來反抗、還擊,這是最基本的人權。所以中國人現在需要拿起這最基本的人權去反抗暴政。

主持人:好的,英國《電訊報》發表了社論說:胡錦濤週日受到的追問是一個提醒。那麼在胡錦濤參加梁振英就職典禮上(發表講話)被一個來賓高聲的打斷,來賓喊出了:「結束一黨專制」!我想這恐怕是很多人的呼聲。好的,非常感謝今天現場兩位嘉賓的點評分析,也感謝觀眾朋們的收看和參與,我們下期節目再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