佚名:斯大林控制人的絕招–恐懼與收買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7月4日訊】人民網日前刊載丁學良的文章,揭露斯大林以恐懼與收買兩個絕招控制人。斯大林認為,要想別人聽話,最根本的是兩手,第一是讓人處於恐懼之中,第二是給人足夠的私利。他一輩子堅信,一靠恐懼,二靠收買,才能讓別人成為可靠的工具。

官員隨時可被清洗讓人處於恐懼中在列寧病變的那兩三年裡,斯大林已做了非常紮實的佈置,掌控了日常管理黨務的權力,把服從他的人安排在重要的崗位。列寧死後,1923年到1929年,斯大林擊敗了包括托洛斯基與許多他想像中的敵手,在50歲時完成了權力鬥爭,成了當仁不讓的接班人。

斯大林認為,要想別人聽話,最根本的是兩手,第一是讓人處於恐懼之中,第二是給人足夠的私利。他一輩子堅信並靠恐懼和收買,讓別人成為可靠的工具。

1922-1923年間,斯大林就開始建立檯面和台下兩套系統。他讓「任命局」把所有第一二層次最重要的機關幹部職務列一個現職名單,再列一個後備名單,萬一這些人不聽話了,成了「內奸、特務、叛徒、暗殺組織者」了,一旦被清洗,馬上有替代者。

到了1936-1937年,所有重要職務都配一到兩個替代者,官員們隨時可以被清洗。他使官員日夜意識到,你是可以被替代的,但何時被替代,誰也不知道。紅軍領袖之一的烏博列維奇,每次離家上班時都要準備一個日常用品包,因為不知道出去了是否還能回家。這就是人事制度中的恐懼一面。

斯大林的「恐懼」做法是要使人不敢違背其意志,不敢有任何獨立的作為。這種恐懼是日常狀態,他對所有高官都監聽,二把手以下全被監控。

暗中收買

斯大林的另一面就是收買。列寧時代,所有高層不能拿高工資。黨政、企業等的高層,工資都不能超過最好的技術工人。

而到了斯大林時代,就開始實行「大信封」制。除了工資,斯大林對他最依賴的人給予私底下的收入。這種制度細節只有他及其辦公室主任知道。赫魯曉夫上台後,斯大林的副手莫洛托夫承認,自己也搞不清楚到底拿了多少信封裝的錢,反正很多。

斯大林通過信封給錢的,都是幫他做核心操作的人。這錢從不上賬不交稅。到1930年時,他已全面改變了20年代的工資規矩,所有高級領導人的工資,已經漲到比最好的技術工人高30到40倍。別墅、度假、酒、高級食品、小轎車這些短缺物資更不包括在內。

斯大林的「收買」做法是讓人幹狠活、幹違反黨紀國法的壞事。

以庸才小人取代幹才賢人

斯大林通過建立起恐懼加收買的負篩選人事制度,把在列寧時代湧現的最有才能的人,一個個地在政治上乃至肉體上消滅了。那些跟列寧非常親密的同事,只要在任何一個方面比斯大林突出,都被幹掉了。

二戰初,德國軍隊之所以能一下毀掉幾十萬蘇聯紅軍,最重要的原因就是蘇軍中最傑出的將領,一大半要麼被自己的政府幹掉了,要麼在監獄裡。

幾乎無人是不可被消滅的——假如他才能卓越又具有獨立見解的話。對斯大林絕對聽話的庸才和壞人才可能被重用。

用人絕招:提拔劣跡斑斑的人幹狠事

斯大林用人有個絕招,就是提拔劣跡斑斑、教育程度低、能力差的人幹狠事。為何?要把那些正直和優秀的人栽贓成特務、間諜、恐怖活動組織者,沒法使用正派的人,只能用劣跡斑斑的人。

用蘇聯最出色的軍史學家沃爾科戈諾夫的話說,斯大林消滅優秀文武人才過程中最依賴的葉若夫、維辛斯基、烏爾裡希、貝利亞、梅赫利斯等,不僅不符合黨政高級幹部的德才高標準,事實上他們全是普通道德和法律意義上的惡徒和罪犯。

消滅了千百萬優秀人才

赫魯曉夫時代給黨政領導當顧問的學者私下問:我們是全球僅次於美國的大國,成批的領導人素質卻怎麼都這麼低?做過六任蘇聯最高層顧問的阿爾巴托夫總結道:「斯大林體制最沉痛的後果之一,就是在幾十年的時間裡,把這個國家置於軟弱無能的領導之下,消滅了千百萬優秀的人才,使社會肌體失血過多,切斷了最有才華的人的出路,卻給那些最善於鑽營的人的飛黃騰達和官運亨通,鋪墊了通道。」

這不是偶然的。斯大林體制運作幾十年後,常常找不到很優秀的人來代替庸人。這一點可以解釋赫魯曉夫提拔的人,智力水平和管理才能為何如此之低。他們過去之所以被選中並得到陞遷,並非是因為出類拔萃,只是聽話。他們熬過來了,是因為他們沒有屬於自己的堅定信念。他們之所以浮到上面,首先是由於地位比他們高的人沒有把他們看作是競爭對手。

斯大林的人事做法樹立了一個壞樣板。俄羅斯歷史上人才輩出,但斯大林的人事制度卻把極為豐沛的人才資源篩選出局,只讓三四流的人員管理一個龐然大國,日新月異的局面自然是出不來的,只能一步步走向衰亡。

文章來源:《人民網》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