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慶雲:什邡事件 警察為何敢動手打人民才是關鍵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7月5日訊】四川省什邡市政府因為上馬污染嚴重的鉬銅項目,被民眾合理抗議,什邡市政府第一時間採取的不是信息公開、合理解決,而是武力鎮壓與暴力驅散。從微博上公佈的照片和訊息來看,什邡事件已經造成平民死亡,大量合理抗議的百姓被打的血肉模糊。今晚,什邡市政府不得不出面公開回應,已經叫停此一項目。此事件貌似得到了暫時性的合理處理,但我們需要深究一下,警察為何敢動手打人民?

首先,我覺得,此事件應該本著誰下令誰負責的原則處理。

政府既然叫停此項目,則也恰好證明,民眾的訴求是合理的,既然合理,警察打傷民眾甚至致死的事件,就必須要有一個公開的說法。李承鵬同志在微博上說,要去什邡,我建議,去什邡的記者們千萬別著急跟它們市政府吃吃飯、喝喝酒,然後一團和氣,而是要整理出受傷和致死的群眾的人名單,給這些人以公道。在什邡事件中,誰下令武力鎮壓民眾合理訴求的,那誰就應該被送進審判庭,對人民下手的必須要接受法律的制裁。

我看到今天的一些時評文章,都是在講,政府與民眾溝通不暢才造成什邡事件的,明顯沒有說到點子上。什邡事件最根本的原因是,這些「領導」根本沒有把民眾當人看,它們藐視民眾,同時,並不尊重民眾的生存訴求甚至是生命。把民眾生命視為草芥的,才敢下令武力鎮壓。剛才,很多媒體迅速刊登了什邡政府關於關停鉬銅項目的文書,我個人認為,關停與否並無大意義,對於這次事件,把下令者送上法庭才是正道。

幾位經常寫時評的老兄小弟們又嬉笑怒罵了一把,但都沒有把話說到點子上,或者說,他們比我聰明,不觸碰實質問題。我姑且這次再碰一碰老虎尾巴,建議前方的記者們整理受傷及其死亡的人名單,然後呼籲把下令武力鎮壓民眾的官僚送上法庭,接受法律的公開制裁。

其次,我認為,打人的警察必須要被繩之於法。

東德曾經流傳著這麼一句諺語,可以把你的槍口抬高一釐米。在什邡事件中,我們從微博上公佈出來的照片來判定,很多警察都動手打了民眾,而且很多都下死手。如果說,下令的官僚負首要責任的話,那動手打人的警察必須要被同時送上法庭,他們屬於同謀。

我一直不明白,警察和人民都是自己人,為何要打人民。後來,我接觸了一些警察,才逐漸清楚了此間的緣由。在很多警察的腦子裡邊,沒有獨立人格和明辨是非的能力,他們更願意做服從上級的行尸走肉。上級便是他們的腦子,他們自己是很少用腦子去思考問題的,服從成為被洗腦的首要功課。我也接觸過一些警察培養學校的教育,這些學校輸送出來的人很少能具備獨立人格,他們或去當警察或去做保鏢或去給黑社會看場子了,「暴力」是這幫人腦子裡邊永存的一個東西。這幫人有著簡單的二元對立思維,不是我們這邊的,就是敵對勢力的,敵對勢力必須要予以消滅。

因此,我們才會看到,在很多的突發事件中,警察打人民的時候敢下死手。這其中的原因,第一便是他們所受的教育告訴他們,暴力可以解決一切問題,第二便是,他們背後有著強大的國家機器,即使打傷打死民眾,他們也不會被法律審判。在各地的突發事件中,即使有民眾死亡的,我看到的事實也是,都是白死了。沒有一個打人的警察被找出來,送上法庭的。

中國的大量警察,沒有最基本的執法素質。筆者所在的城市,數日前曾出現過民工討薪的事件,圍觀群眾拍照,迅速有警察圍攏,強制刪除照片的事件。當時筆者便在現場,警察的粗暴執法被看的一清二楚。這幫人,在所受的教育中,唯獨缺少人的教育,缺少對人的最基本的尊重。

最後,政府不能拿關停了鉬銅項目便打發了老百姓。

各家媒體,包括新華社和人民網均在很迅速的時間內報導了「什邡事件」,以努力證明中華人民共和國已經學會了文明辦事與媒體監督。但是,我覺得,一些媒體人不要著急給這些官媒唱讚歌,這種報導還是遠遠不夠的。針對重度污染的鉬銅項目能夠被上馬這一事件,官媒應該深度調查,看看裡邊是否有官商勾結的腐敗問題。這種項目,在各處都不好上馬,因為重度污染的問題。因此,這一項目的集團公司往往使用金錢美色等多方面的滲透來換取官僚那邊的通行證。既然事件已經爆發出來,民眾的血已經流了,就應該繼續查下去,查個水落石出。

同時,我們也必須看到一個最根本的問題,官商勾結。如此重度污染的項目,商為何只要搞定官便可以了,與之有著切身污染利害關係的百姓為何被置之不理?鳳凰衛視《有報天天讀》的主持人在今天的節目中說,什邡事件不能說是體制問題,他的這個獻媚十足的可鄙。這種項目在一個法制健全的國家要想上馬,不是官先出來做民眾輿論工作,而是商自己去辦。在中國,商搞定了官便搞定了一切,這不是體制問題是什麼?

文章來源:《博客中國》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