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文廣:《環球》不該反對學生維權-三論什邡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7月14日訊】《環球時報》又發社論,主題是:反對學生參加維權示威。他們說:“學生思想上不夠成熟”,說:“他們沒有明確的政治利益訴求”,也“沒有穩定的理念”,可能“被帶往錯誤的方向”。還說:“絕不應該大張旗鼓的讚揚中學生的作用,尤其不能鼓動中學生們今後也沖到各種群體事件,甚至政治衝突的一線”。

(一)不該阻止學生維權

《環球》社論這真是大謬不然,什邡遊行示威,目的是反對修建污染環境的冶煉廠,學生的訴求完全正確,否則為什麼萬人上街第二天,當局便立即宣佈撤銷這個100億的項目呢?學生行為是正義之舉,是為民造福,他們冒著被抓、被打的風險,為民爭利,這是多麼可貴的精神,對他們的勇敢行為犧牲精神,有良心的人都應該加以鼓勵。《環球日報》卻反其道而行之,真是豈有此理。

(二)不該把維權學生和紅衛兵相比

《環球時報》還把這次學生的義舉與“文化大革命”的“紅衛兵”相比,真是血口噴人!“文革”中紅衛兵的“抄家”、“批鬥”、“砸文物”是怎樣發生的?根源在哪里?當時的學生是響應中共號召。紅衛兵批鬥老師,批鬥國家主席劉少奇,正是根據中共當局宣傳的階級鬥爭為綱,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的理論,這和當前學生自發維權怎麼能相提並論呢?

我認為學生的家長和老師,應該鼓勵學生參與社會活動,了解民間疾苦,為民鼓與呼,路見不平一聲吼。學生參加遊行示威,也是接受教育,這會使他們增長知識和才幹,使他們認識當今社會。參加什邡示威的學生們,將會終生難忘這次行動,正像1989年學生參加示威一樣。學生通過參與示威活動,在政治上會更加成熟,思想上更加堅定,多少年後他們會為自己的參與而自豪。

在民主國家或地區,示威遊行都是很正常的活動。2004年我去香港,參加紀念六四集會,遇到一家四口,夫妻兩人懷抱兒童,領著上小學的兒子,他們說:要讓孩子不忘六四!我當時給他們拍了照。如果按《環球時報》的論述,豈不是要說:不應鼓勵兒童走上衝突一線呢?

在阿拉伯的反獨裁的抗議示威鬥爭中,都少不了學生的身影。今年3月31日的新華網上,刊登了“小人物”如何影響世界歷史進程的文章,其中報導了利比亞的一個學生兵是怎樣抓捕到卡扎菲的:21歲的歐姆蘭是一名羞澀、瘦弱的電子工程學學生,他怎麼也不會想到是自己抓住了卡扎菲。2011年4月中旬才加入利比亞反政府武裝、來自米蘇拉塔的歐姆蘭說:“我參加革命是因為卡扎菲的士兵以骯髒的方式對待米蘇拉塔。他們殺死兒童,強姦婦女……”10月20日,歐姆蘭在蘇爾特一處充滿了垃圾的排水管道下創造了他人生的輝煌,抓到了卡扎菲。

(三)中共在歷史上多次發動學生運動

中共在歷史上曾多次發動學生運動。在上世紀40年代發動學生運動,推翻民國政府。在土改中組建過兒童團,支持學生“鬥地主”,鼓動“地富”(地主、富農)子女鬥父母,在“文革”中支持紅衛兵、紅小兵,中小學生破四舊,鬥老師,為何今天一反常態阻止學生參加維權活動呢?看來《環球時報》站到了民主潮流的對立面上。

《環球時報》說“利用未成年人實現政治目的是不道德的”這豈不是說中共在土改、“文革”中組織兒童團、紅衛兵是不道德的。這不是在打中共的耳光嗎?如果中宣部長發起火來,他們可能吃不了兜著走了。

《環球時報》針對什邡事件說:“不鼓勵學生上衝突一線”,請問該報,要鼓勵誰上一線?是否要鼓勵特警上一線呢?他們是要否鼓勵特警使用更多的震爆彈、催淚瓦斯、胡椒粉?製造更多的血案呢?

海外媒體上大量報導特警的暴行,《環球》只字不提,只說不要讓學生上第一線,難道讓學生父母上一線嗎?誰都知道,中國的社會是被中共嚴格控制的社會,中共的觸角伸向每個社會細胞,支部建在街道辦。學生的父母在體制內討生活,一旦被抓,全家挨餓。這就是為什麼學生、老人、婦女經常會站在維權第一線的原因。

(四)中共最怕學生奮起

學生負擔少,思想敏捷,消息暢通,而且集中度高,這批人群,一旦奮起,對中共來說那是要命的事。經過89六四的衝擊,中共吸取了教訓,現在一旦有學生參與維權活動,都儘快讓步、妥協,答應要求。甕安、什邡都是這樣,山大學生去年在校門口的示威也是這樣,第二天就把逞兇的女獄警開除公職。什邡抓了27個人,首先釋放的也是學生。

現在中共害怕學生,打壓會引起反彈,所以只得通過《環球時報》來恐嚇,說歪理,想通過家長和學校阻止學生參加維權。學生一旦不出面,當局就會更放肆的打壓中年人,這是明擺著的道理。

2012年7月13日于山東大學
電話:13655317356
0531—88365021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