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阿塞德 維權人士相機當武器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7月15日訊】(中央社敘利亞庫薩爾15日法新電)敘利亞維權人士薩荷(Trab Zahor)日以繼夜致力於報導敘國城鎮庫薩爾(Qusayr)的恐怖生活。他說,「我不會拿相機去換1把卡拉希尼柯夫突擊步槍」。

反抗軍佔據的庫薩爾目前遭到圍困。

如果有任何人能驕傲地說出這番言論,那必定是薩荷。薩荷是坐鎮媒體中心的6位維權人士之一,媒體中心拍攝庫薩爾每天的砲擊和死亡情況,有時也充當外國記者的口譯。

薩荷表示:「我想起大批傷患來到醫院的情景,我當時就在現場,拍下一切。」

「好幾人抱著1名傷患跑進來,我靠近拍他的臉,發現那正是我的親兄弟。我震驚不已,但仍繼續拍攝。」薩荷的兄弟數天後身亡。

薩荷說:「那天我本來可以向(反抗軍)敘利亞自由軍(Free Syria Army)報名,拿起步槍尋仇,但我的武器是我的相機,有了它,我能對總統巴夏爾•阿塞德(Bashar al-Assad)的政權造成更大傷害。」

自稱胡笙(Hussein)的男子,指控阿塞德「在哈瑪(Hama)做出和他父親30年前所做一樣的事。」他指的是現任總統已逝的父親,也就是前任總統哈菲茲•阿塞德,他曾在1980年代在哈瑪殘暴鎮壓伊斯蘭叛亂,屠殺數萬人。

胡笙表示:「不同之處在於,我們現在有相機能拍攝大屠殺及暴行,而且我們可以將這些上傳到網路,讓全世界都看見。網路是我們最有力的武器。」

敘利亞去年3月爆發推翻阿塞德的人民起義之前,部分國際新聞媒體就已在此地活動,但敘國政權嚴格限制記者入境和行動。

多數跨越敘國邊界的新聞都來自所謂的公民記者,這些記者只是普通人,他們拿起相機,連上網路電話Skype,然後與外界分享他們對事件的解讀。

他們的報導通常可能包含事實錯誤,更別提存有偏見的看法了,但他們讓人們能得知事件,有助於填補不易採訪的報導空白之處。

夏姆蘇(Abu Shamsu)是在黎巴嫩邊境附近庫薩爾成立媒體中心的其中1人。他說,「如果阿塞德阻止國際媒體進入國土,必定有所原因,不是嗎?」

「但他無法阻止我們進入,因為我們已在這裡,而且手上有相機,我們拍下發生的一切事件,並傳給阿拉伯及西方電視台。」

「我們必須牢記自己不是記者,而是為了革命而做。我們的唯一目標是獲勝並推翻巴夏爾(阿塞德)。」(譯者:中央社張雅亭)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