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達門:變革 我想大約會是在冬季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7月16日訊】從老化到壽終正寢總是先有預兆,大多是從心、腦、血管這些部位開始。既然是這樣,就讓我們揭開共黨的花衫,來一覽它偉、光、正後面,究竟是怎樣的一副貨色。

心:中央,記得過去是「以江澤民為核心」,到「以胡錦濤為總書記」,這一字之差的奇恥大辱,胡總就在這一盤散沙中,當了十年的傀儡。

腦:民主國家的智囊團可以毫無顧及地為國家出各種的主意,可共黨的智囊卻只能在維護血債幫與貪污犯這方面做文章。可問題是,中國想稱雄世界,首先必須要在意識形態上與世界接軌,如其不然,文明世界必定會找每一個流氓國家的麻煩,這是一個活生生的事實,真要是有誰敢出這樣的主意,那他肯定是活得不耐煩了,這就是腦癱帶來的禍患。

血管:騎在法律之上的政法委變成了血管之栓塞,使正常的民意在審查和劫持中嚴重受阻,這個政權已經被麻醉在一片在鷹歌燕舞中,正在發生嚴重的偏癱。這時候若是你有幸演習大仙兒算命,相信你會安排共黨的「天時」、「地利」、「人和」,各佔幾塊叮叮噹噹的大子兒。

封閉的社會使他的子民們小腦萎縮,思維紊亂的大多數老朽們,只站在中國式的流氓風氣中看世界,而不懂得要用世界的角度看中國的道理。這些可憐的共黨遺老們,更不知道要用「物以類聚」、「人以群分」的角度,評價中國的那些「老朋友」們,看看向朝鮮、古巴、切格瓦拉、卡扎菲、阿拉法特,他們都屬於些那種東西。

呆傻的政客們知道了「實踐是檢驗真理的標準」是寶貝,卻只看中中國的三十年,然而對於世界的實踐,他們從來就不敢問津。大叫一通「法制化」之後,卻又炮製幾個「指導思想」來當他們的祖宗。有一天,終於發現一個叫做「解放思想」的妙方,卻只安排給幾個通過審批的部位,卻怎麼也不敢開發百家姓氏的腦袋瓜,和關於嘴的功能。看看吧,這些蠢豬們想出來一個用「特色」的辦法來詭辯他們的流氓政務,就是不想著趕快用「特色」的辦法來接軌。

在這裡,「得道多助」的一方被看成是「霸權」,而因為「失道寡助」遭受了孤立,卻成為了所謂正義的混蛋邏輯。中國之老朽們在吹牛皮中獲得快感而不能自拔,國際上一有風吹草動,這些愚頑們便上房揭瓦,不瞭解真實的軍力、國力就大罵「當家的」無能。這些毛澤東培養的土豹子們,竟還想著和美國帝國主義打什麼「游擊戰」,這也難怪,中國式的「精神勝利法」怎麼能告訴他們,過去的「游擊戰」,就是現在的「塔利班」。共產黨的牛皮真的是把一些人吹得是忘乎所以了,真要是「紙老虎」給共黨來一小炮兒,這些老混蛋上大街怎麼辦?鎮壓嗎,共黨靠的,正是這樣的一群愚頑們,不鎮?在共黨騙局中成長起來的老傻子們要反了!要知道,現在的社會被歪門邪道搞得到處都是敏感,真想不到,這也能成為一道共黨的難題。

看吧,共產流氓的真魂以散,氣數以絕,來呀哥們兒,伸出你的小手兒,讓我們大家共同來為共黨把脈,看看這個惡貫滿盈的禽獸還有幾個月的陽壽!

牆倒眾人推,破鼓萬人錘,迴光返照的平和裡,難免會敗露出一息死相,就讓我們沿著過去的脈動,一探這個死亡之旅的蛛絲馬跡。

流氓統治有多麼的危機上邊最清楚,而老百姓這裡最不清楚,這便是愚民政策的一大特點。時事造英雄,兒從來就不是英雄造時事,現在,變革的時期已經成熟,誰抓住了這個機遇,誰就能成為中國最後的一位中國之神,他的名字一定會與日月同在。為名為利不一定不好,就看你為什麼名,怎麼取利,這個人會是誰,是胡溫,還是另有別人?

是鄧小平一下子安排了兩屆接班人,要是讓江澤民自己選擇血債幫和貪污犯,就不會有「以胡錦濤為總書記」的大辱之仇。說他辦事軟弱?他一上來就幹掉了陳良宇,擠走了曾慶紅。請大家不要忘了,這裡是江派勢力的虎口狼窩,想像一下,如果他繼續大膽下去,又將會導致什麼樣的後果呢?大約是看透了什麼,他偃旗息鼓了近十年。十年之傀儡大辱中,他一副木訥的外表,無論那一派,都看不出他是那一派的人,或許正是因為這般,他才快坐穩了十年。說他反黨?他上來就先去了聖地。說他愛黨?這個總書記竟忘了在他的「標誌性建築」「八榮、八恥」裡閃亮推出要「以愛黨為榮」。剛說完擁護吳邦國的「不搞多中心」,又大喊政改不怕有擔風險。說他保守?他力挺大改革派汪洋入常、引渡賴昌興牽制大保守派賈慶林。有幾個相信溫家寶大談政改而沒有後台?他竟敢在政協會議上說,把反對派請進了中南海,還宣佈政改到了攻堅階段,他只表露,他為人民工作了近五十年,還是冷落了敬愛的黨,難道又是與總書記偶合?

躊躇滿志的胡溫近幾個月來,一切動作竟然戛然而止,這又是「倒陳案」重蹈覆轍的迷魂陣,還是屈從了江幫?那麼如果屈從,就一定是在江幫興起之士時,而決不會在敗落之後。是屈從嗎?那麼「博王事件」中,黨報的角落裡,一定會有同樣的一句,「王立軍正在進行休假式的治療」,更不會出現軍車進京。不屈從為什麼對參與其中的周永康圍而不殲?

不想作為卻要在快要引退之時,忙著換人馬拉竿子,想作為為什麼一切照舊?倘若你是胡溫你會如何,正確的判斷必須要還原現實,而活生生的現實卻是:老江安排的血債幫和貪污犯們仍在掌權,勢力依然相當強大,大多數人仍然愚昧,有人振臂一呼愚,頑們還會揭竿而起

—-

正因為如此,圍而不滅的假軟弱、裝糊塗,似乎就有它的道理。臥薪嘗膽已十年,難道真的就在乎起今後的幾個月嗎?假如當年康熙聽從孝莊的話,就不會有三藩之亂。這樣以一來,有為而不張揚,成事而不折騰的性格,反而會給保守派一種錯覺,大變來臨之時,最佳的選擇就應該是,繼續讓愚民與保守派們,做他們關於萬壽無疆的美夢。

文章來源:作者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