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州農民土地被侵佔 怒掀警車抗議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7月22日訊】(中國茉莉花報導)貴州省遵義市仁懷市壇廠鎮樟柏村農民的土地被政府動用武力強行侵佔,22日爆發大規模群體事件,農民圍攻政府,警車被掀翻。

遵義市仁懷市22日發生大規模群體事件,仁懷市壇廠鎮政府許多幹部由於貪污,遭居民圍攻。政府許多貪官被打,至少7輛警車被砸,政府被居民亂砸,反抗居民有兩千多人,後來連武警部隊也出動,警察也沒辦法?人人都憤怒高喊「打倒黑政府」。

仁懷市防暴隊已經趕到現場。

仁懷市壇廠鎮政府徵用百姓土地后,以各種理由剋扣百姓土地款。據說之前的鎮長用不法手段貪污了上千萬,被政府欺壓已久的老百姓發怒了。

21日幾千名老百姓手舉橫幅「打倒貪官污吏,維護公民權益」的標語一路走到壇廠鎮政府,把政府砸了個遍。

贵州省仁怀市坛厂镇樟柏村土地被政府动用武力强行侵占

1、自2009年以來,政府以建「白酒工業園區」為由在我村徵收土地(未見任何批准用地的手續)。我村被徵收的土地全屬耕地、良田、是貴州省最好的基本農田之一,我村土地在國家耕地紅線範圍內。幾年前被確定為茅台酒廠有機高粱種植示範基地。土地以前是屬於村上發包給農民(1998年續包),土地性質屬於農村集體土地。各戶都有自己的土地承包經營權證書。現在土地承包期未滿,政府壓制村委,以村委的名義對當地老百姓進行違法徵收土地,用來辦私人企業等商業非農建設使用。

2、政府讓村委和農民簽訂土地流轉協議,進行低價一次性現金補償,但具體並沒有流轉年限規定。土地徵收單價遠低於市場價。每畝3萬3千多元,而當地的市場價每平米1000-2000元不等。而私人企業付給當地政府的價格為每畝150000-200000不等。未按照商業用地相關政策進行協商補償。

3、現在被徵收的土地有2000多畝(徵收土地耕地30公頃、非耕地70公頃以上需報國務院批准)。失地農民600多戶造成現有人口失去耕地、失去生活來源,群眾反映強烈,很是不滿。

4、對群眾社保不到位,補償資金不到位,具體怎樣保法沒有給農民一個交代。

5、政府從未與群眾協商就開始征地,從來沒有召開過一次村民代表大會或者群眾代表大會,沒有徵求群眾意見和通過群眾同意,群眾從未舉手表決。政府通過採取一些變相的、不合理的方式騙群眾去領錢、去簽所謂的流轉協議合同才能夠報名參加培訓以便今後就業的種種手段和形式來蒙蔽老百姓,甚至有領導還威脅農民:「你們願不願意都要用,就是政府違法也要用,凡是來阻擋的統統拉來坐班房。『順我者昌,逆我者亡』」。對就業安置問題只是讓農民去報名參加培訓,具體安排在什麼地方,哪些企業,工資待遇情況如何等具體事情並沒有明確,也沒有相關的就業合同依據。

6、對「工業園區」的基礎設施建設,農民要問:政府從開發辦要來的扶貧開發資金用在何處?政府從商家手中獲得的錢又用於何處?地方的財政稅收用於了何處?這些政府從未作出合理解釋。(有人問:商家拿來那麼多錢,為什麼只給我們這麼多?政府官員的解釋是:多餘的錢用來搞基礎設施建設。)

7、政府官商勾結。錢權交易,政府勾結一些商家以公共用地為名私買土地置辦私產,利用手中的權力壓迫農民。在土地測量的工程中烏煙瘴氣、亂七八糟,對政府官員的親戚朋友多量、多印土地多給補償,對此群眾十分不滿。

8、群眾從考慮百姓長久生計和子孫後代長遠根本利益出發,已於2011年2月20日向當地政府提交申報材料,至今政府裝作若無其事,不理不睬。

9、大多數農民沒有簽協議、沒有領錢。政府卻組織施工隊開始施工,已經發生過多次大規模群眾群體性到施工現場要求不準施工退還耕地,當地政府動用公安、派出所強制鎮壓農民、強行施工。政府強行抓人、毆打百姓、壇廠政府「領導」(蔡回江、陳炯)帶頭出面抓人、打人等惡性事件發生。政府動用派出所對一些村民進行毆打。並對其進行非法關押。

10、政府土地徵收未見高於村級任何文件。

11、對此、群眾怨聲載道、反映強烈、積極要求上訪、請求上級領導、中央主持公道、懲處貪官腐敗分子、解決民生、共產黨的領導下不餓死百姓。維護被征地群眾的合法權益。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