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賢政:從金正恩看專制國家的慣用伎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7月22日訊】從金正日去世到現在,不過大半年的時間。攜其父祖餘威,因著多年專制集權積聚的資源,金正恩在消除國內最大異己之後,順利地如願成為了朝鮮真正的最高領導者。當此之時,他的國家厚顏無恥地把這個30歲左右的年輕人,譽為古今第一名將,百戰百勝的元帥。

從金正恩身上,不難看到專制國家的慣用伎倆,歸納起來就是:

一、國家最高領導人的產生,神秘莫測,是國家的最高機密。

金正日有多少兒子,在朝鮮應該也是機密。因為他的生活是不是三妻四妾,其實是非常保密。大家知道的是,他先後正式換過幾任老婆,幾個可以確認的兒子,也出自不同老婆。所以,金正恩在幾個兄弟之中,究竟排行老幾,為什麼能夠勝過其他兄弟,最後脫穎而出,成為金正日的接班人,可能只有朝鮮極少數人知道。應該是一部宮廷劇的好題材,在奪嫡之時,爾虞我詐,相互傾軋,不知道有多少的曲折離奇,多少的悲歡離合。

事實上,在所有的專制集權的國家,最核心領導人的產生方式,都是相當神秘莫測的。什麼人最後能夠勝出,成為接班人,屬於國家機密。而在民主國家,候選人必須接受公眾的人肉搜索,讀什麼書,主要什麼政見,人品水平怎麼樣,有沒有緋聞,有沒有道德瑕疵,都必須早經歷慘烈競選的時候,接受公眾的質疑,接受競爭對手無所不用其極的挖掘。

當然接班人這樣的產生方式,就難以避免蕭牆之禍,成為國家不穩定的最根本原因。

二、死死扣住槍桿子,迷信槍桿子裡面出政權。

朝鮮作為一個國家,不顧人民死活,發展所謂的先軍政治,把一切資源集中到打造軍隊上面,看起來好像是因為專制國家得不到世界普世價值國家的信任,不得不發展軍力,以便自保。實際上是專制國家的體制機制決定了,必須保守一支強大的軍隊。

軍隊不再是人民的軍隊,也不是國家的軍隊,而是當權者利益集團的禁衛軍。他們效忠領袖,極力保護既得利益者的利益,用鐵腕手段鎮壓國內人民,動不動使用機槍和坦克,樹立敵人意識,把反對自己的力量,一律歸咎在敵對勢力的蓄意破壞上面。

在專制國家,法律就是遮羞布,就是裝樣的。領袖的意志就是國家意志,言出法隨,掌握所有人的生死大權。法律為政治服務,律師為政治服務。

三、死死扣住筆桿子,為了政權,不惜謊言治國。

朝鮮人民一直生活在飢餓當中,物質睏乏,民不聊生。但是,這裡的人民卻認為:在全世界,朝鮮是最幸福的國家。記得當年在延邊出差,當地朝鮮族人,講述一個真實的故事,一個脫北者,在延邊生活,感覺中國物質豐富。但是,一旦有人說金正日的不是,他就會跟誰拚命。為什麼會這樣呢?這就得益於朝鮮死死抓住了筆桿子。

其實一切專制國家,無不死死抓住筆桿子,為了維護自己的政權,虛張聲勢地把自己的成績大大誇大。不惜用虛假的數據,用謊言來表現所謂的團結,所謂的思想統一。

因為真相是一切專制國家的死穴,只要真相,專制國家必亡。

四、大搞個人崇拜,無中生有地極盡誇張只能事,神化領袖。

專制集權的國家,往往喜歡樹立領袖權威,大搞個人崇拜。在朝鮮,金日成、金正日、金正恩,無一不是超凡入聖的神話人物,沒有辦不到的事情。

其實以前伊拉克的薩達姆、利比亞的卡扎菲、埃及的穆巴拉克,無一不是這樣把自己打扮成救世主,最後的下場,當然是必然的。凡是逆潮流而動,與人類普世價值為敵的國家,最後都會如孫中山先生說的那樣:歷史潮流,浩浩湯湯,順之者昌,逆之者亡。

五、對內強力鎮壓,對外虛張聲勢。

為了維護自己的利益,專制國家的當權者,對內往往採取強力鎮壓的手段。孔子說:十室之邑必有忠信。一個國家,豈能全部被當權者愚弄。所以,總有一些人,反對專制,要民主,要自由。並為此不惜犧牲自己的生命。對這些人,專制國家從來不手軟,打擊起來總是毫不容情,動不動就是什麼叛國罪,什麼顛覆政權罪。

朝鮮實行連坐,一人反對,家族受到牽連的往往達到幾十人。

而專制國家,對於國外往往是虛張聲勢,自欺欺人,也是到了不惜撒謊的程度。慣用的手法是,挑動民族情緒,以愛國的名義,操弄民粹,轉移視線,凝聚民心,以達到長期奴役的目的。

六、大搞愚民政策,政治動機成為教育的核心。

專制集權國家能夠得以長期存在,與其長期實施的奴化教育分不開。總是以教育為無產階級政治服務為幌子,製造敵人,培養階級仇民族恨,從小接受敵人教育,仇恨教育。同時,把忠於領袖,忠於政黨,放在中小學生的日常教育行為中,以培養接班人教育為宗旨,大搞奴化教育。

在這樣的國家,到處是民族憤青,充滿暴力的思想。專制集權國家教育的後果往往是:要嘛是暴徒,要嘛是奴才。

七、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而當權者生活奢靡墮落。

在專制集權國家,收入分配嚴重扭曲。由於實行公有制,當權者就是實際的財產擁有者,可以任意揮霍國家資產,加上專制國家對於輿論的強行壓制,動不動就是國家機密,實際上是在國家機密的掩蓋之下,專門幹營私舞弊的勾當。

在朝鮮,當年金正日生活的奢靡程度,超過很多世界級富豪。有特供的大米,特供的蔬菜,特供的劇團,特供的日用消費品,所使用的全是世界級的名牌。

而很多朝鮮人,生活在死亡線上。

當然專制集權國家因為體制機制的侷限,不得不面對週期律的問題。但是,專制集權國家的痼疾是無法靠伎倆來維持的。必須進行脫胎換骨的顛覆性改變,主動融合到世界主流價值觀中去,在浩浩湯湯的民主潮流中,實現重生。

文章來源:《博客中國》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