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柏橋:假如美國科州槍擊案發生在中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7月23日訊】7月20日淩晨,美國科羅拉多州奧羅拉一家電影院正在首映蝙蝠俠系列之“黑暗騎士:黎明升起”時,一位名叫霍爾姆斯的科羅拉多大學博士生突然持槍對觀眾瘋狂掃射,造成至少12人死亡、59人受傷的慘劇。震驚全美,舉國哀悼。

這兩天我一直在跟蹤這一事件的報導,哀悼無辜的死難者,與他們的親人一起度過了一個悲傷的週末。在電視上,我們看到的都是各地悼念死難者的場景,一束束鮮花,一滴滴眼淚,匯成了愛的海洋。我的心再一次被深深地觸動:美國是一個值得人們深愛的國家!我感慨自己有幸生活在這樣美好的一個國度的同時,想起了不久前發生在祖國天津薊縣的那場大火。那些死難者連個名字都沒有,他們的家人竟然遭到威脅不得對外披露真相,那些希望尋求真相的正義人士被貫之以散佈謠言罪,人們自發的悼念活動也遭到驅散。同樣是人,同樣是國家,同樣是政府,中美兩國之間的差距竟然是如此之大!我唯有長歎:祖國何其不幸!

先讓我們來看看美國政府和社會對這一悲劇的反應:

一,當地政府第一時間就公佈了死難者名單,其中年齡最小的僅六歲;

二,奧巴馬總統在槍擊案發生後當天向受難者致哀,呼籲所有美國人為槍案發生地奧羅拉人民祈禱。他說,“今天是祈禱和反思的一天”, “把政治留給其他日子”,並親自前往案發地奧羅拉,探望和慰問槍擊案死難者家屬和受傷者。同時,奧巴馬總統和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羅姆尼同時宣佈暫停競選活動,以示哀悼。

三,奧巴馬總統宣佈全國下半旗六天,包括所有駐外軍事基地和使館,為死難者致哀;

四,全美民眾也通過各種方式對死難者表達哀悼,各種場面催人淚下,感人至深。

五,全美媒體連續大幅度報導,對死難者表示最深切的哀悼,並對槍支管理問題展開激烈的討論;

六,所有的媒體都客觀報導了兇手的真實情況。沒有任何媒體蓄意抹黑兇手。媒體對兇手報導最多的是兩件事:一,他除了去年因超速得到一個罰單外,沒有任何犯罪記錄;二,他是一個看上去挺整潔挺內向的大男孩。

七,美國政府基本排除了此案的恐怖主義嫌疑。

其實,美國政府和社會對這一悲劇的強烈反應,並不值得大書特書。換成在其他重視生命的民主國家,大致也會如此處理。我之所以將他寫出來,是為了與中國政府和社會做一個鮮明的對照。我們都剛從6月30日天津薊縣的那場特大火災悲劇中走出來。大家應該還記得中國政府是如何面對那場至今諱莫如深的慘劇的吧!

我們設想一下,如果中國某地發生類似科州槍擊案,當局會是什麼態度呢?我們不需要很豐富的想像力,就應該能勾畫出一副百醜圖。下面我就虛擬一下案發後的情境,大家可以評判一下我的描繪是否靠譜:

一,案發後第一時間,有關部門發出緊急通知,要求全國各大門戶網站將案發地點、兇手名字等列為敏感詞。比如,事件如果發生在什邡,兇手叫胡文海,什邡這個地名和胡文海這個名字就會變成敏感詞,與胡文海同名的就只要自認倒楣了;

二,中宣部迅速下達口頭檔,全國各地各大媒體只能轉發新華社發出的簡短通訊,不得自行采寫報導和發表評論文章。估計這則新聞會被放在第二天各大報紙最後一版的最右角,字數不會超過三百字;

三,根據維穩辦等相關單位精神,將死者人數儘量壓低,具體壓到幾名無從猜測,因為我們不是相關部門負責人,不象他們那樣沒有人性。總之往往會低得出乎我們意料,就如同他們前不久硬將天津薊縣特大火災死亡人數壓低至十人以內一樣。他們的態度是,“任它風吹雨打,我是巋然不動”;

四,死者名單成為最高國家機密,若有任何人包括死者親屬對外披露實情,則以洩露國家機密罪論處,或至少被失蹤一段時間,如李旺陽被自殺、錢雲會被普交後他的家人一樣;

五,全國網民對政府刻意隱瞞事故真相表示強烈不滿,有民眾自發前往事發地走訪調查真相,結果一部分人在出發前就被請去喝茶,另一些僥倖成功抵達的人則遭到毆打甚至關押,罪名是散步謠言或聚眾鬧事。當局稍後還會發表這些“犯罪分子”的認罪悔過書----當然都是一個格式,是有關部門事先為他們寫好的。他們簽也得簽,不簽也得簽,即便不簽,也會說簽了;

六,環球時報首先發表“宏文”,題目是:“警惕境外敵對勢力乘機做亂”。內容主要是,中國一發生事情,境外敵對勢力就會借題發作,唯恐天下不亂,事實上,兇手是一名具有嚴重反社會傾向的精神病患者,由於其性格孤僻,找不到工作,與妻子離異,絕望之下犯下滔天罪行。接著北京日報,解放軍報,光明日報,人民日報等黨的喉舌開始全面聲討兇手,並將反對中國政府的所有異議人士都歸於這一類人,來個一箭雙雕;

七,在民眾對當局公佈的所謂真相表示強烈質疑後,中央電視臺被委以重任,前往案發地點做專題報導。他們把前往當地之前編好的故事情節讓相關當事人和當地目擊者重說一遍,於是編寫的故事就變成了真實的故事。此外,中宣部有感事態重大,僅僅由具有明顯政府背景的CCAV出面會讓民眾質疑其公正性,於是動用他們手上的王牌----輿情專家前去滅火。這些人把自己包裝成來自民間的客觀公正的聲音,甚至以異議人士的面目出現。經過一番“認真調查”後,發出由中宣部集體創作的“調查真相”。至少一部分對他們這種玩法不瞭解的年輕人對此給予了肯定,結果不幸上了他們的當;

八,部分當地民眾和死難者親友出於悲憤自發前往事發地點舉行悼念活動,遭到政府的強力驅散。部分為首者被抓,罪名是擾亂社會秩序,實在不行就臨時用偷稅漏稅,或者偷自行車之類的罪名。與此同時,政府派出大量便衣在民眾中裝扮成普通民眾,在現場散佈“某某功和境外敵對勢力在背後挑唆切勿上當”的言論。把一些善良無知的民眾嚇得趕緊回了家;

九,政府借此機會開展“嚴厲打擊私藏槍支菜刀”的嚴打活動。經過一段時間的嚴打,拆遷戶自製的用來保護家園的土槍土炮,還有千家萬戶沒有通過實名制購買的菜刀水果刀剃頭刀等,都統統予以沒收。經過一段時間後,他們宣稱此舉進一步維護了社會穩定,使人民的生命財產得到了更好的保護。

十,這一切看似荒誕的行徑都在這個國家機器的運作下有條不紊地發生了,看起來是那麼的天衣無縫。一次社會危機就這樣又一次度過去了。中南海的權貴們再一次舉起酒杯,慶祝他們的“堅不可摧”。而他們唯一忘記去做的事情就是,對那些無辜的受害者和受害者親屬哪怕表示一下假惺惺的悼念和慰問----當然,降半旗是絕對不可能的----天津大火死那麼多人,也沒降半旗呢!

有人也許會說,你這是在抹黑中國政府。事實上,他們過去一直在這樣做,難道不是嗎?

我現在好奇的是,這樣荒誕的歷史還要延續多久呢?!中國人的命運為何如此悲慘?難道我們就真的只能這樣羞辱地活下去直到生命的終結嗎?

無語問蒼天!

文章來源:作者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