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媒:中共體制危機四伏 兩派激鬥黨坐標紊亂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7月23日訊】(新唐人記者劉璇綜合報導)法國“中國問題網站”刊載一篇署名弗朗索瓦丹茹的文章,標題為“黨的座標紊亂”.文章分析中國近期來社會不滿風潮四處湧生、危機頻現, 中共體制面臨危機,高層與地方疲於應對,彼此難以調和,而中共高層“保守”和“改革”兩大派之爭,也凸顯出社會形勢的脆弱和不可預控。

《法廣》引述了這篇文章。文章說,中​​共體制並非頭一次面臨危機。目前,中國各地互聯網及社交網絡推動催化而愈演愈烈的社會不滿風潮對中共當局所造成的影響,超過了經濟危機,儘管全球都在拉響中國經濟的警報。

中共化解的方法,文章認為,除了簡單的武力打壓之外,當局也熟諳其它方式的精妙。

文章以7月1日四川什邡市民反對當地有污染的鉬銅項目導致群體事件、最終價值百億元人民幣的投資項目被迫叫停為例,指當局對事件的處理,反應了中央戰略思想與地方執行之間的不協調。

另一方面也顯示了中共高層本身的猶豫不決,在感到有必要調整國家發展模式和政改的同時,也擔心由此帶來的自由開放將削弱現行體制。

地方官員的混亂 互聯網的殺傷力

文章進一步分析說,地方官員擔負受創收經濟和解決就業,即使明知項目有違民意、污染環境也往往會積極爭取。長期以來,充分就業始終是中央下達給地方保證社會安定任務。

另一方面,嚴控的壓力也來於上級,尤其是涉及西藏、新疆問題及政治異見人士等敏感問題時,地方官員的直接的反應就是速決嚴控。

文章說,例如,什邡事件與此前大連市民反對上PX項目、廣東汕頭海門市民反對建華能電廠等社會事件類似,都是因徵地、污染及官員貪腐等引發民憤,地方當局在最初的強硬鎮壓後畏懼於民眾壓力及互聯網推波助瀾的強大聲勢而最終妥協讓步。

文章指,什邡事件地方政府受到中央批評再次成為替罪羊的角色。其矛盾的處理模式反映出體係對處理呈蔓延之勢的社會抗爭事件採取何種應對存在嚴重的猶豫。

擁有5億1300萬網民的中國互聯網,每一次都有反抗者超越了管制,在網上發出響亮的聲音。

高層猶豫不決 媒體頻頻捅簍

分析了中央與地方在處理社會突發事件中的矛盾之後,文章轉而集中轉向中共高層。

文章認為,顯然高層的狀況並不妙,薄熙來案的不利影響餘波尚未平息,最近又頻頻有媒體捅出國家級官員或家屬坐擁億萬家產的負面消息,無疑削弱了其思想宣傳和反腐倡廉的效果,凸顯出社會形勢的脆弱和不可預控。

89中共以軍隊坦克平息的六四學運,但動用暴力鎮壓所產生的災難和負面效應至今讓其領導人心有餘悸。

中共高層“保守”和“改革”兩大派

文章還說,面多諸多或大或小、或輕或重、直接或間接威脅到共產黨生存名譽的問題和質疑,中共內部對今後選擇怎樣的路線存在猶豫,總體上表現為兩大派。

這兩大派除了在反對不加區別使用暴力手段鎮壓方面存有共識之外,所提出的其他路線基本不同。

面對社會危機,被稱做“保守派”的往往會使用尋找替罪羊、懲治不稱職的下屬官員以及將事件歸咎於外來敵對勢力的影響等,同時注意政治意識形態的宣傳,弘揚中國特有傳統文化遺產等。

文章介紹說,保守派和改革派在哲學角度上講應是相互對立的。前者揚古排外,骨子裡反對向西方開放,認為會危害黨的至高地位。後者當然也不希望損害其國家體制,但與此同時,更注重強調發展的民主、開放、透明以及更加尊重國家的權力。

文章最後說,改革派和保守派的關係並非和睦共濟,在當下中國社會面臨挑戰和混亂的時局前,為爭奪黨內地盤和統一體制思想,兩派之間似乎也建立了某些妥協合作。

法國《世界報》的社評開門見山寫道:中國社會在翻騰:官方定義的“群眾性事件”最近不斷爆發,而且場面越來越驚人。社評認為,中共的社會控制模式陷入危機,“維穩”學說及過分的鎮壓阻礙著中國法治國家的建設。

文章指北京花了大量的錢來「維穩」,中共政治局不斷提高聲調倡導「和諧社會」,但社會真正能夠穩定嗎?事實上,在公眾自由方面,胡錦濤沒有任何信用可言。在胡的領導下:隨意拘押、封鎖網絡、警方對反對派的騷擾有增無減。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