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書連載】《列寧不為人知的故事》(6)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7月24日訊】【導讀】真實的列寧是偉人?是魔鬼?是無賴?是混蛋?是殺人惡魔?歷史已作出了回答,時間判官已蓋棺定論。《列寧不為人知的故事》是郭國汀根據德米特里依解密檔案撰寫的《列寧新傳》(Dmitri Vokogonov, Lenin A New Biography, translated and edited by Harold Shukman)(The Free Press New York London, 一九九四);《共產主義黑皮書》;哈佛大學歷史教授里查德之《共產主義的歷史》,墨爾本大學政治學教授之《共產主義導論》綜合編譯。德米特里原是蘇軍將軍后成為歷史學家,任葉利欽總統的特別助理和檢查蘇聯檔案總統委員會主席,其真實性與權威性不容置疑。

(接上期)

二十一 列寧以發動內戰摧毀舊秩序和傳統生活方式始 以暴力恐怖鎮壓終

列寧一撐權,便根據馬克思主義教條:廢除私有財產、粉碎資產階級國家機器、軍隊由武裝工人甚至流氓取代,宣布民族自治,建立嚴厲的社會控制機制,確立多數專政。現實中,飢荒、工人罷工、農民暴動藏糧,匪幫四處橫行。托洛斯基回憶道「左派社會主義革命黨人斯太因博格反對用暴力和鎮壓作為解決社會爭議的手段」。

一九一七年十二月哥薩克人被布爾什維克黨列入富農階級敵人,群體滅絕的對象。他們的財產被沒收,土地分給俄國移民,並被責令交出武器,而歷史上哥薩克人作為邊境居民,沙皇法律許可他們擁有武器。這些措施皆是一九一九年一月二十四日布爾什維克黨中央委員會為消滅哥薩克人的一個秘密決議:「唯有政治正確,採取群體恐怖手段無情地消滅哥薩克富裕農民,只至最後一個人。」(注一)

列寧在「如何組織競爭」文中提出目標「清除俄國土地上所有害蟲,詐騙的蒼蠅,富有的臭蟲」。列寧一開始就想將資產階級列入應被清除的人之列,由於他們的身份屬於「無權在陽光下生活的人,應當每十人槍決一個」。(注二)

一九一八年夏天,列寧命令潘渣地區司令:「實行無情的恐怖襲擊富農、牧師和白軍,將任何可疑者關入城外的集中營。」(注三)

一九一八年廈季,蘇聯暴發了一百四十起大的暴動起義。大多與農民抗拒搶糧和抗議限制貿易有關。

一九一八年八月六日,列寧在給蘇維埃執行委員會主席諾夫哥洛德的電報中說:「你們首先必須成立一個獨裁的特洛伊卡(注四),引入群眾恐怖,射殺或驅逐出境幾百名引起所有士兵酗酒的妓女,所有前政府官員等;抓住時機,你們必須決絕地行動,採取大規模報復,立即槍決任何被抓住的持槍者,將孟什維克和其他可疑分子驅逐出境。」次日,列寧在給諾夫哥洛德蘇維埃中央執委會的一份電報中對屠殺富農作了類似的指令。

一九一八年八月,列寧號召「對富農發動無情的戰爭,殺死他們」。(注五)

一九一八年九月,蘇共成立共和國革命戰爭委員會,托洛斯基受命組建蘇聯紅軍,因為列寧發動的紅色恐怖大清洗引發了內戰。列寧下令:「不惜一切代價不計損失達到目標」。

一九一八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列寧在致斯大林的函中稱「關於驅逐孟什維克,大眾社會主義者,卡得茲…是否已決定清除所有的大眾社會主義者?我認為他們必須全部驅逐;社會主義革命黨人是最危險的,因為他們更聰明。應當製作名單,將數百此種紳士,全部驅逐出境。我們必須為了未來相當長期間將他們清洗出去。在審判社會主義革命黨人時,無需任何理由,再逮捕數百人。」(注六)

一九二零年一月二十九日,列寧致信第五軍區軍委主席斯米諾夫稱「我很吃驚你對此問題的輕視,而不立即槍決為數眾多的破壞犯罪的罷工工人。」(注七)

一九二零年五月十二日,列寧向各地簽署一項指令「七天內逃役者不回各自家中,任何人以任何方式助逃役者,均得作為人質,並按例處置。」(注八)此處的『按例處置』即可以槍決。

一九二零年八月,列寧命令秘密警察頭子斯克來安斯基和德澤爾津斯基「絞死富農,牧師和地主。然後,將這些罪責嫁禍於波蘭人並譴責之」。(注九)列寧此種流氓手法後來被所有的共產黨暴政奉為聖旨。

一九二零年秋列寧給中央委員會秘書克瑞斯汀思泰一封信建議立即成立委員會「採取極端手段,準備秘密恐怖是必要的和急迫的」。(注十)

一九二一年二月一日,列寧致信託洛斯基稱「如果必須如此,那麼讓數千人死亡,但必須拯救國家。」(注十一)

一九二一年列寧寫道:「唯一適合孟什維克和社會主義革命黨人的地方就是監獄。」數月後他寫道「如果孟什維克和社會主義革命黨人仍然如此,他們必須全部被無情槍決。」(注十二)

一九二二年三月,列寧致函卡門內夫「認為新經濟政策將結束恐怖,那是最大的錯誤。我們將恢復恐怖,並實行經濟恐怖。」(注十三)

一九二一年三月,巴爾締克島克隆斯他德特要塞近二万名士兵和海軍起義反對布爾什維克黨專政,要求政府真正建立在社會主義蘇維埃基礎上。列寧立即派了五万名軍隊前往鎮壓。最高軍事法庭索諾金向托洛斯基彙報稱一九二一年共處決四千三百三十七名將士。

一九二二年七月十七日,列寧指令斯大林將其前社會民主黨的數百名同志,毫不留情地趕出國境。

理論上,蘇聯人按等級分成五類,布爾什維克黨享有特權,其次是重工業工人和紅軍,最末尾是坐著幹活的人,包括所有的知識分子和貴族;彼得堡一九一九年-一九二零年分成三十三個等級卡,憑卡領取不同的物資;布黨利用飢餓方法來控制和獎勵不同等級的人。

列寧說:「如果我們不採用最嚴厲的革命恐怖手段,你肯定不認為我們將能獲勝?」「你們難道沒有看到資產階級垃圾在報上是如何形容我們的嗎?」(注十四)「我們若不採取恐怖,即就地槍決黑市交易者,我們將得不到任何糧食。」列寧下令「在每個產糧區,應抓二十五-三十名富人作人質,將用他們的生命來保證徵集餘糧。」(注十五)

倫那在其《哲學對話》中指出「在無神論社會確保自已擁有絕對權力者,不是對那些有神信仰者的威脅,而是創建了一個真實的地獄–集中營,以懲罰反抗者,並恐赫嚇唬所有其他人;喪失良知,完全忠於政權,完全拋棄道德的秘密政治警察,變成隨時準備實施各種殘暴行為的順服機器。」(注十六)

列寧作為一名高級知識分子,卻極力主張大規模暴力恐怖鎮壓。為何列寧雖然理解人道原則,卻極力主張恐怖暴力手段有三個原因:其一,面對一大堆頭痛的問題,他方寸大亂,失去理智,因為列寧從無任何行政管理經驗;二是布爾什維克黨只考慮其自已的道德價值,缺乏人性與同情心,主張階級仇恨和鬥爭,馬基雅佛利主義是其最高革命價值;第三,列寧想用恐怖作為武器,唯有恐怖能摧毀數百萬人的反抗意志。因此列寧說「我們必須用大規模的恐怖對付反革命。」(注十七)他還說「蘇維埃政權為了工人、士兵和農民的利益,針對地主、搶劫者及其附佣實施恐怖。」(注十八)於是革命的領導人變成了恐怖的牧師。

注 釋

注一: 郭國汀譯《共產主義黑皮書》第九九頁。

注二: PSS.vol. 三五.p.二零四.

注三: Leninskii sbornik, Vol. 一八. Moscow, 一九三一. P.二零二.

注四: 南郭注: troika即由秘密警察頭目、檢察長和公安局長組成的公檢特聯合特別法庭。大陸中國之公檢法聯合辦案也源於此。

注五: PSS.Vol. 三七.p.四零. Lenin called for 「Merciless war against these Kulaks! Death to them!」

注六: PtsKnidni, f.二.op.二, d.I.一三三八. II.一-二.

注七: 郭國汀譯 《共產主義黑皮書》第九零頁。

注八: 郭國汀譯《共產主義黑皮書》第九三頁。

注九: Rtskhldni.f.二.op.二.d.三八零.L.一.

注十: Valentinov, N., Tragediya Plekhanov, in Novyi zhurnal, 一九四八. No.二零.p.二八零.

注十一: 郭國汀譯《共產主義黑皮書》第八九頁。

注十二: 郭國汀譯《共產主義黑皮書》第一一四頁。

注十三: PSS.Vol.四四.p.一二八.

注十四: Trotskii O Lenine: Matorialy dlya biografa,(Moscow, 一九二四). Pp.一零四-一零五.

注十五: PSS.Vol.五零.p.三零.

注十六: Idem Todorov, On Human Dirersity ( Canbridge,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一九九三) 一六五.

注十七: PSS.Vol.五零.p.一零六.

注十八: PSS.Vol.三五. p.一八六.

(待續)

文章來源:百家爭鳴【郭國汀律師專欄】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