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暴雨把市長澆下台?析:求維穩避問責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7月26日訊】(新唐人記者常春、李倩倩採訪報導)繼7月21日北京暴雨成災之後,中共官媒新華網25日報導,郭金龍、吉林同日分別辭去北京市正、副市長職務。報導並未提及辭職的原因,也沒有提兩人是否辭去黨內職務,引起外界多方解讀。評論分析,郭金龍等辭職是虛,實際意在維穩。

既定程序或災后引咎?

北京市人大常委會星期三開會,決定接受郭金龍辭去北京市市長職務的請求,接受吉林辭去副市長職務的請求。會議還表決任命王安順、李士祥為北京市副市長,王安順為代市長。

有分析認為,從理論上說,此次兩人辭職,是因為他們不久前接任了新的黨內職務,升了官,本來就是要辭去行政職務的。但是這個看似官場常規手續的舉動發生在北京暴雨成災、多人死傷、民怨四起之際,所以有猜測說他們是引咎辭職,也有猜測說這是轉移公眾視線,減輕對暴雨死人事件引起的對市長的憤怒。

寧波理工學院教授何鎮飈寫道:「如果是升遷或者另有重用,且不加以註明,這個時間點放出辭職新聞,那就是誤導公眾(使受眾以為是因北京大雨救災不力辭職)愚弄民意。如果是引咎辭職,應該註明原因,使引咎辭職成為中國政壇規則。」

文昭:中共玩弄維穩 規避問責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時政評論家李天笑在接受《新唐人》記者採訪時指出,中共玩弄維穩的模式,才是郭金龍辭職的真正原因。而且此時辭職意味著臨陣脫逃。

李天笑:「他不是真辭職,真辭職的話呢,就連北京市委書記一塊辭職了,辭市長的話,這是一個正常的中共的一個換屆;他現在本來就不能夠同時兼任市長和市委書記;他總得要辭,所以藉這個事情來平息民憤,同時好像做出來一種姿態,實際上是玩維穩的一個花招。」

李天笑博士指出,現在按照一般的國際常規來說,郭金龍等應該是把整個救災的事,善後的事處理好以後才提辭職。他並舉了台灣水災的例子來做說明。

李天笑:「你想在台灣大水災的時候,行政院長,他本來當時就要採辭職,但是他說我一個月之後再辭職,為什麼呢?這個月裡邊,他把所有的水災之後的善後工作全部做好了,然後辭職。當時的日本官員他也是這樣。所以說他(郭金龍)是在最不應該的時候辭職,為什麼呢?就是他想臨陣逃脫,推脫責任。」

儘管民眾把北京暴雨死人事件稱為「三分天災七分人禍」,當局卻不顧民怨,不向負責官員問責,仍然按照既定升遷方針辦,讓郭金龍成為鐵定的下屆政治局常委人選的北京市委書記。

時事評論員文昭表示,中共對其辭職的含糊其辭,其實是懼怕和規避民眾的問責聲浪的一種手段。

文昭觀察,表面上讓吉林和郭金龍提前卸任,但其實他們最遲也就是等到明年卸任,做出一個承擔責任的姿態,但實際上這些人黨內職務都不受影響,仕途並不受影響,也不影響整個政治圈的權力結構。

文昭:「但是同時又不說讓他們提前辭職就是為了承擔責任,如果這樣說就會引起民眾問責的更大聲浪的連鎖反應,對中共來說就是更大的不穩定,所以他們有意就對這個原因含混不說。他的基本意圖還是要在十八大之前維穩,就是這樣。」

李天笑:郭金龍不想替劉淇背黑鍋

此外,李天笑博士特別指出,郭金龍的辭職還有一個重要因素,就是他和劉淇的關係。目前中共大量的資金用於控制訪民、迫害法輪功、維穩、奧運會,卻沒有對市政建設下任何功夫。老百姓現在民怨非常大,但是又沒有的辦法可以真正去制約中共官員這種為非作歹。

李天笑:「為什麼呢,共產黨掌握了所有的資源,民眾不可能通過現在中共的選舉制度來真正選擇官員;所以真正的要期待北京市的降雨的措施等等真真正正改善的話,就是要中共下台,要通過民主選舉官員上台,這樣的官員才會真正的為民眾福利來做事情。」

郭金龍在位期間,積極迫害西藏與法輪功。他曾利用奧運名義,半年內抓捕就586位法輪功學員,又利用震災之名,數天內抓捕104位學員,其中許多人被迫害致死致殘。引起巨大民憤。

李天博士分析,很多事情都不是郭金龍一個人幹的,是和原北京市委書記劉淇他們一塊幹的,而劉淇是江澤民「血債幫」的一個大頭目,安插在那裡,因此,劉淇實際上要對這些事情負主要責任。

李天笑:「那既然劉淇不在了,他(郭)覺得他可能自己要替劉淇承擔他的責任,所以覺得冤枉,這樣的話(他就)乾脆把責任推掉,臨陣逃脫,所以這裡邊有多種因素。」

因此,李天笑博士表示,要期待市政真正改善,就是要中共下台,通過民主選舉官員上台,這樣的官員才會真正的為民眾福利做事情。

德國之聲中文網在25日刊登名為《北京正副市長辭職是虛晃一槍》的文章中評述:暴雨造成的洪澇使北京市政府顏面盡失。曾主辦2008年奧運會的北京近年來投資數十億美元將城市現代化,卻忽略了排水系統的建設。媒體、分析家和普通網民連日來不斷批評政府的危機處理以及缺乏準備。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