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仁華:中共不可能實行軍隊國家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7月28日訊】 近些年來,呼籲或要求「軍隊國家化」的聲音越來越多,但執政當局依然我行我素,強調「黨指揮槍」,強調中國人民解放軍是執行共產黨的政治任務的武裝集團,將「軍隊國家化」的提法視為「敵對勢力全盤西化,分化中國」的手段。

縱觀歷史,中共在奪取政權前曾經要求軍隊國家化,以軍隊國家化作為幌子抨擊執政的國民黨,爭取民主黨派及輿論支持。

1945年抗戰勝利後,中共希望與執政的國民黨分享政權,由此提出了首先建立民主聯合政府,實現國家民主化,然後與國民黨一起把武裝力量交給新的民主國家,即「先國家民主化,後軍隊國家化」的主張。1945年9月27日,中共黨主席毛澤東在回答路透社記者甘貝爾關於「你贊成軍隊國家化,廢止私人擁有軍隊嗎」的提問時說:「我們完全贊成軍隊國家化與廢止私人擁有軍隊,這兩件事的共同前提就是國家民主化。」(見《毛澤東文集》第4卷第27頁,人民出版社1996年版。)為了向國民黨表達「誠意」,中共進一步提出了「國家民主化」和「軍隊國家化」同時進行的讓步方案。在此前後,中共主要領導人劉少奇、周恩來、朱德等,均對軍隊國家化問題表示過贊成的態度。

1945年10月,國共兩黨最高領袖蔣介石、毛澤東在重慶達成了《雙十協定》,明確把軍隊國家化作為共同目標。 1946年1月16日,國共兩黨及民主同盟等黨派在重慶召開了政治協商會議,中共代表周恩來在向政治協商會議提交《和平建國綱領》草案的同時,做了《關於軍隊國家化問題》的發言,代表中共公佈軍隊國家化的具體標準:1、軍隊不屬於個人。即軍隊不得為個人私有,成為私家軍隊。2、軍隊不屬於派系。即軍隊不得成為派系政爭的籌碼。3、軍隊不屬於地方。即軍隊不屬於地方軍閥,成為地方割據的資本。4、軍隊不屬於政黨。即軍隊不得為黨軍,任何政黨不得在軍隊中有公開或秘密之活動。周恩來說,「要認識過去歷史的發展。造成國內軍隊派系不同之現象,有其政治的歷史原因。中共所領導的武裝,是被逼而拿起武器來的。現在要所有軍隊國家化,我們非常同意。」周恩來說:「和平建國方案是政治協商會議主題之一。這個方案包括兩大項目:一是政治民主化,一是軍隊國家化。」周恩來還說,「軍隊要屬於人民,是最難做到的一件事。這種軍隊應該不是站在人民之上,而是人民的子弟兵,因為人民以其血汗所得來養兵,為的是保護自己。軍隊能夠這樣做,才真正是國家的軍隊、人民的軍隊。」周恩來還說,如果沒有軍隊的國家化,各種政治力量凡事都要用拳頭、用槍炮來「商量」那會「就成為一種反人民的武裝集團,一種披著國家外衣的政治土匪。」1946年1月31日,通過了國民黨與共產黨達成軍隊國家化政協決議案,決議中「和平建國綱領」第三條即明定「確認蔣主席(蔣介石)所倡導之政治民主化、軍隊國家化及黨派平等合法,為達到和平建國必由之途徑」,而決議案之軍事問題案更明定「禁止一切黨派在軍隊內有公開的或秘密的黨團活動」。

中共在1949年依靠武力奪取政權後再也不提軍隊國家化,而是明確強調黨對軍隊的絕對領導,即所謂的「黨指揮槍」。這正是專制政黨的本質。中共自建立軍隊始,即主張「黨指揮槍」。1927年9月29日至10月3日,毛澤東在江西省永新縣三灣村主持了紅軍部隊的「三灣改編」,確立了「黨指揮槍」、「支部建在連上」等一整套治軍方略,將軍隊牢牢地掌握在黨的手中。在對軍隊的控制方面,以俄為師的中共不僅超越當年的國民黨,也超越了老大哥蘇聯。

專制政黨相信的是武力。毛澤東有一名言:「槍桿子裡面出政權。」這自始至終是中共的信條。中共建政前,依靠軍隊打天下,正所謂的「槍桿子裡面出政權」;中共建政後,依靠軍隊維護專制政權,依然是「槍桿子裡面出政權」。最典型的事例是,1989年,為了維護專制政權,中央軍委主席鄧小平悍然下令調動逾二十萬軍隊進入北京,動用坦克、裝甲車,真槍實彈,血腥鎮壓和平請願的學生、民眾,製造了震驚中外的六四屠殺事件。

軍隊國家化是民主國家的常態,軍隊不屬於任何黨派和個人,只服從人民普選產生的政府,也就是服從人民的意志。而專制獨裁國家的軍隊則作為黨衛軍存在,只服從黨派或獨裁者的意志。在專制獨裁國家,誰掌握了軍隊就意味著掌握了政權,因此,從毛澤東到鄧小平,到江澤民,再到胡錦濤,無一不是首先掌控軍隊。沒能掌控住軍隊的劉少奇、華國鋒、胡耀邦、趙紫陽,最終都一一被趕下台。

六四屠殺事件,給中國人民解放軍帶來震動,也帶來恥辱,其間出現了第38集團軍軍長徐勤先、第28集團軍軍長何燕然、第28集團軍政委張明春、第39集團軍第116師師長許峰等諸多拒絕執行鎮壓命令的抗命軍人。但是,當局不以為恥反以為榮,自以為「黨指揮槍」是真理,進一步強化對軍隊的控制。此外,大大加強武警部隊,將武警部隊的職能從「內務執勤」增加了「處理突發事件」(即鎮壓群體事件),並以「處理突發事件」作為主要職能,解放軍的14個野戰師原封不動地轉為武警機動師,成為鎮壓群體事件的常用力量。

從國內的八九天安門事件,到國外的九十年代的東歐蘇聯劇變,去年以來的埃及、利比亞等國的茉莉花事件,都未能讓當局引以為鑑,啟動政治體制改革,反而進一步加強對軍隊的控制,更加強調「黨指揮槍」,繼續用槍桿子捍衛獨裁專制政權,維護自身的既得利益。

今天的中國,官民矛盾、貧富矛盾已經極端尖銳,群體事件一年逾18萬起(2010年統計數字),當局依然採取一味鎮壓的政策,將「維穩」作為頭等大事,為了「維穩大業」,為了維護既得利益,不惜一次次動員武警部隊實施鎮壓。因此,我的結論是,執政當局根本不可能放棄對軍隊的控制,根本不可能實行軍隊國家化;也就是說,沒有民主化,中國軍隊不可能國家化。

文章來源:《中國人權雙週刊》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