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欣賞】唐詩《自覺》其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3年7月28日訊】

自覺 其一

白居易

四十未為老,憂傷早衰惡。
前歲二毛生,今年一齒落。
形骸日損耗,心事同蕭索。
夜寢與朝餐,其間味亦薄。
同歲崔舍人,容光方灼灼。
始知年與貌,衰盛隨憂樂。
畏老老轉迫,憂病病彌縛。
不畏復不憂,是除老病藥。

【作者簡介】

白居易,太原人,出身於仕宦之家,高祖、曾祖、祖父俱為官,父親為朝奉大夫、襄州別駕、大理少卿,累贈刑部尚書右僕射。因其祖、父俱在河南作官,所以居家河南。白居易於唐代宗大曆七年(公元772年)正月二十日生干河南新鄭縣東郭宅。武宗會昌六年(846年)八月卒於洛陽,享年75歲。

【字句淺釋】

題解:白居易自到長安,顧況為之延譽後,白居易有時居長安,有時在別處,曾去過徐州、襄州、杭州等地,交結了一些詩人,真正開始了他的詩人生涯。貞元十六年(800年)29歲時,以第四名及進士第,31歲時,試書判拔萃科,與元稹等同時及第,與元稹相識,從此成為莫逆之交。元和九年(814年)冬,授太子左贊善大夫,後因上疏請急捕刺武元衡者,為宰相所惡,被貶為州刺史,又為中書舍人王涯所讒,追詔再貶為江州司馬。此次連續被貶,對白居易是一個重大的打擊和教訓,使他的思想發生了很大變化。為避禍遠嫌,「不復愕愕直言」,「世事從今口不言」。這首詩的寫成,多半是在此種連番打擊下的自我審視吧。

蕭索:冷落的樣子。

【全詩串講】

四十歲其實不算老,可心中的憂傷情緒,造成早衰的現象。一年前長出了兩根白髮,而今年也掉落了一顆牙。

這形體軀骸日漸損耗,煩惱心事增多,無形中也消耗不少精神。夜晚就寢與隔天吃早餐,這個中滋味的享受,也漸趨淡薄了。

與我同歲的崔舍人,他可是容光煥發、目光灼灼哪!由此方知年齡與相貌,身軀的盛衰與康健,都和心境的憂愁與喜樂息息相關。

越怕衰老,這衰老卻反而緊迫釘人。憂慮得病,這病反倒把你捆綁撂倒。不懼怕也不擔憂,隨其自然的過日子,是去除衰老與病痛的良藥!

【言外之意】

白居易的詩,淺白而易懂,老嫗都能解。整首詩寫來不疾不徐,就像有個未老先衰的人,在你耳邊絮絮叨叨的告訴你,他久病成良醫的心得體會;提醒你心寬體胖的秘訣。那就是──始知年與貌,衰盛隨憂樂;不畏復不憂,是除老病藥。

文章來源:《正見網》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