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昭:中國式希特勒與挺薄者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10月3日訊】薄熙來被雙開的消息公布後,九常委頻頻集體亮相,有分析認為當局有意顯示就處置薄熙來問題已達成一致;但國內民間輿論卻出現兩極反映。有網民認為,薄熙來是中共體制徹底腐朽的一個典型代表。但也有薄的支持者頻頻發表言論,質疑當局對薄的處理。如何解釋這一現象,我們來聽文昭的分析。

林瀾:從薄熙來案發以後,不乏有一些草根民眾為他叫屈鳴冤,你怎麼看這個現象呢?你很難說這些人都是毛左是不是?

文昭:這恰恰說明瞭一定要在輿論開放、言論自由的環境下,群眾意見才能夠健康成長。假如說國內有媒體從一開始就有報導重慶打黑過程中的冤案、搶奪公民財產的現象;有人報導“唱紅”過程中到底花了納稅人多少金錢,有報導薄家的經濟問題;或者說沒有互聯網封鎖,民眾可以自由從海外獲取資訊的話呢,那我相信今天挺薄的人會少很多。而且在言論自由的環境下人們要分辨取舍,這也能鍛練群眾理性。我個人感到現在中共對薄熙來的重懲和九月份的反日風潮中有人直接挺薄、打出毛像有很大的關係。因為對處置薄熙來的優柔寡斷一直讓這些挺薄勢力覺得他們有機會咸魚翻身,而胡錦濤、習近平也通過這次反日切身感受到了中共高層和這部分草根的挺薄勢力相結合,對他們是很大的威脅,所以從而下定決心。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我想中共接下來會陸續披露薄熙來的荒淫、貪腐和其他違法犯罪的細節,以期打破一部分民眾對薄熙來的好感。但是由於這些喉舌媒體一貫沒有公信力,所以他這部分宣傳要想收到立竿見影的效果也有難度,這也是中共作繭自縛。

林瀾:現在有觀點把薄熙來的重慶模式和希特勒的民粹主義挂鉤。您怎麼看?

文昭:這兩者確實沒有本質上的區別,希特勒是利用大蕭條後德國失業非常嚴重的現實、加上人們普遍對《凡爾賽和約》不滿這種情緒,將極端民族主義作為解決問題的一個出路,這樣取得了政權。薄熙來也是利用了人們對貧富不均和貪腐的不滿,然後通過一些改善社會治安、提供廉租房這樣的手段向民眾示好,來爭取一部分下層民眾的支持。他們一個共同特點都是將“極權主義”作為解決社會矛盾的方案,而且都非常刻意的塑造領袖個人。在重慶有網友發微博嘲弄薄熙來而被勞教的,說明薄對他的個人形象極端看重,而且下手非常的狠、非常刻薄、毫無寬容之意。如果這樣的人再利用不理性的民粹主義情緒奪權的話呢,確實後果非常危險。

林瀾:謝謝文昭的分析。

文昭:謝謝。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