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京生:再談釣魚島之爭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10月4日訊】 目前的釣魚島之爭已經進入膠著或者說對峙階段。由於擔心愛國憤青們的遊行被民運分子和毛左分子所利用,很快就已經禁止遊行了。和前幾次一樣,一些自以為靠攏政府的傻瓜憤青們已經嘗到了手銬和小號的滋味。警察局的小號不是那麼好的滋味。兩國政府仍然沒有停火,利用各種國際場合隔空叫陣。這樣發展下去會是什麼結果呢?

正像雙方在正式場合的表態一樣,誰也不會讓步。日本因為明年還要競選,民調不高的民主黨肯定不會讓步。讓步就等於下台,不讓步還有機會。中共方面也有同樣的問題。雖然不是競選,但是已經煽起的狂熱會嚴重影響到剛上台的領導人的權威。中國的內部亂局已經到了臨界狀態,可能垮台的不是政府而是政權。其危險程度大大超過了日本的選舉危機。

這樣的對峙,或者說互不相讓發展下去會有什麼結果呢?過去是中國政府迴避爭端,以經濟發展的理由擱置了主權爭議。在幾十年中使得日本人形成了習慣思維,好像中國必須讓步,只能讓步。這種民間思維逐漸上升到迫使政治家接受的程度。並且逐漸越過了底線,這就是現在的購買釣魚島之爭的來源。

中共歷年來每次都藉口釣魚島問題,煽它一陣子愛國主義轉移國人視線。這個釣魚島已經為中共的維穩作了多年的貢獻,也因此在中國人中製造了一個習慣思維:釣魚島是歷史屈辱的繼續,必欲奪之而後快,以至於沒人敢放棄這幾個小島,否則就是頭號賣國賊。

對於弱勢領導的現任中共集團來說,不奪回釣魚島就難免遭受輿論的鞭笞,進而影響到執政的地位和權威,很難維持下去。對於同樣弱勢的日本政府來說,放棄釣魚島就得立即下台,所以才有了寸步不讓的姿態。在歷史上看,這樣的僵持不打一仗的可能性比較小,因為這不是幾個荒無人煙的小島,這是兩國政府的生存被兩國人民的狂熱頂住了後腰,沒有後退的餘地了。

從另一個角度看,習近平領導下打贏了這場戰爭,其權威將超過鄧小平,達到可以為所欲為的地步,同時保證了中共繼續執政。這個誘惑非常大。野田佳彥守住了這幾個小島,也可以大大滿足日本國民洗雪戰敗恥辱的自卑心理,其執政地位將大大提高,這個誘惑也不小。

再換一個時間的角度來看,認為中國必勝或者必敗的分析都不正確。這要看是什麼樣的戰爭。以釣魚台群島為範圍的局部戰爭,是最大的可能性。因為雙方都不想打全面戰爭。有點兒類似於一百多年前的甲午海戰。在這場局部戰爭中,日本的海空軍實力明顯處於劣勢。美國也不可能為了日本的幾個小島的歸屬和中國開戰。

日本在開戰後必輸無疑。日本的民間狂熱也必定不會認輸,於是戰爭將會曠日持久的繼續下去。日本的戰略除了拉美國捲入戰爭外,就是挑動東南亞各國趁機佔領南海島嶼。在中國沿海全面發生的危機,將是扼殺中國經濟的絞索。這就會迫使中國封鎖航道反過來扼殺日本的經濟。屆時美國將不得不出手參戰,這差不多就是世界大戰了。

中、美、日三方都會看到這個悲慘的結局,都不願意看到這個悲慘的結局。因為戰爭結束時誰都不會擴大自己的領土,而三國的經濟也會被戰爭拖垮。中、美、日三國會像二次大戰後的德、英、法三國一樣,淪為二等國家。現在的中國不再是上個世紀那樣的弱國,不會像德國那樣被佔領。戰爭將以各自鳴金收兵為結局,也不會簽訂什麼馬關條約。

有論者以為中共的民氣早已不如毛澤東、鄧小平時代團結一致。民變兵變將此起彼伏,導致中共垮台。這幾乎是有最大可能性的前景,而且很可能是導致中國停戰的原因。但是戰後的軍閥也將因為抗敵救國而獲得民眾的較高的支持率,又會有幾個大救星式的人物統治中國,禍害中國。建立民主政治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如此,中國很可能重新走上個世紀的老路,美、日兩國將被戰爭拖垮。這就使三國政治家都不希望開戰。可是中、日兩國有愚昧的輿論頂在政治家的後腰上,沒有閃轉騰挪迴避矛盾的餘地。只有美國有這個餘地,所以就看美國政治家如何同時給中、日兩國政治家製造下台階的機會了。

幾乎在爭端一開始,中國的表現就出乎美、日兩國的意料之外。美國及時調整了策略。從釣魚島適用美日安保條約,即認定是日本領土;退回到了對爭端不持固定立場,恢復了美國作為調停者的地位。但這個臨時改變的立場顯然沒有足夠的信用。

現在的形勢下,日本佔有實際控制地位,出手不出手的主動權在中國一方。如果在明年夏天之前,中美兩國換屆完成後。美國能夠說服日本退半步,放棄國民登島和實際控制的行為。或者雙方同時巡邏控制的狀態,那麼在美國主持下的和平談判將會使輿論降溫,避免一場不必要的戰爭,也避免美國自己被拖進一場不必要的戰爭。

如果無法說服日本退半步,也無法給中共製造危及生存的危機,一場被中共認為對執政有利的戰爭將有可能發生。就像三十多年前誰也沒有估計到中國對越南的戰爭一樣;就像七十多年前誰也沒有估計到德國對波蘭的戰爭一樣。

文章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