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媒體看中國:薄熙來噩耗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10月7日訊】(美國之音報導)近日來,隨著中國執政黨共產黨前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被開除出中共,開除公職(被“雙開”)、移送司法機關的消息傳來,世界媒體關於薄熙來的新聞再度火爆起來。

*最精美的歷史初稿*

“噩耗”就是壞消息,是對當事人不好的新聞。

美國有“新聞就是歷史的初稿”的說法。而在中文世界,歷來有“文史不分家”的傳統,好歷史必須是好文章。

薄熙來徹底倒臺的歷史初稿也就是新聞而言,世界媒體文筆最精美的大概應當首推英國老牌新聞雜誌《經濟學人》。

在世界各國,尤其是西方國家的新聞類週刊雜誌境況日漸窘迫之際,《經濟學人》雜誌卻能夠一支獨秀,發行量不衰,甚至增長,靠的就是它的好文章,好文筆。

該雜誌的新聞報導文章一般沒有記者署名,以體現雜誌用一個聲音說話。其說新聞的聲音幽默俏皮,夾敘夾議,將透徹的新聞分析以俏皮挖苦的語調表現出來。

在薄熙來被“雙開”消息傳出之際,《經濟學人》對讀者展現的就是這樣的文章,這樣的語調的典型:

“假如倒下,就必定倒個轟轟烈烈。於是,事情果真就這麼成了。中共中央前政治局委員薄熙來一度咄咄逼人地謀求晉升中共最高領導層,到頭來卻被開除出中國共產黨。而且,開除他的方式也是共產黨的那種大手筆。中國官方的新華社9月28日星期五發出通訊,把一大串吸引眼球的罪名扣到了他頭上,罪名包括有多名情婦,收受賄賂。”

按理說,《經濟學人》雜誌所講的這些事情也是人們大致知道的。但是,它的藝術性就在於能把大家大致知道的事情說得很有趣,讓讀者能對自己大致知道的事情產生再思考,讓那些大致還不知道的讀者感覺大開眼界,很好玩。

在那不同凡響的開篇之後,《經濟學人》雜誌的報導接著講述了薄熙來的種種不同凡響的政治動作,其中包括在重慶大搞“唱紅打黑”,試圖以此作為晉升中共最高領導層的跳板。然後,《經濟學人》雜誌扼要分析了薄熙來倒臺的原因和必然性:

“一個人在中國政壇上要想出人頭地,不僅要用功結交盟友,而且更要避免樹敵。薄熙來做到了前一方面的事,但卻在後一方面的事上栽了。”

《經濟學人》雜誌報導的結尾是:

“在薄熙來的同仁當中,其他人也做了跟他一樣的事情。這一事實會在審判他的時候很尷尬地凸顯出來。但其他人沒有對現有的權力秩序構成挑戰,而薄熙來咄咄逼人的謀求晉升的努力看來卻像是挑戰。假如他在重慶任職期間少出些風頭,他就有可能不會受到密切注意,從而可以安然退休。但薄熙來不想悄悄退場。到頭來他真的是沒悄悄退場。”

讀到這裏,讀者不得不讚歎這新聞雜誌優美的文筆,敏銳的分析,一氣貫注,前呼後應的文章結構。絕對是世界一流的好文筆,好文章,好新聞。

*最敏銳的歷史初稿*

在中國當局宣佈薄熙來被“雙開”之後,世界媒體競相報導,形成了實質上的新聞報導比賽,即撰寫歷史的初稿的比賽。在這場比賽中,最敏銳的歷史初稿獎看來應該是歸日本主要報紙《朝日新聞》駐北京記者峰村健司。

峰村健司在報導新華社有關薄熙來被“雙開”的時候敏銳地注意到大部分世界媒體記者和大部分中國人沒有注意到的一個非常說明問題的細節:

“引人注目的是,在新華社的報導中,沒有提到‘毛澤東思想’。而在以前中共發表重要講話或宣佈的時候,毛澤東思想都是必定和鄧小平理論,前國家主席江澤民的‘三個代表’思想相提並論的。薄熙來通過高舉毛澤東思想,大力宣導糾正貧富懸殊而獲得了民眾的支持。否定改革開放路線、重視毛澤東思想的‘保守派’勢力對他倒臺做出反彈自然是順理成章。在圍繞尖閣諸島問題的反日示威當中,有些人打出毛澤東畫像,也顯示了中國民眾對現政權縱容社會不平等(貧富懸殊)感到不滿。面對如此擁戴毛主席和薄熙來的不穩定的動向,胡錦濤領導層看來是抱有強烈的危機感。”

被峰村健司敏銳地注意到的新華社那段報導的文字是:

“中央號召,全黨全國各族人民要緊密團結在以胡錦濤同志為總書記的黨中央周圍,高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旗幟,以鄧小平理論和(江澤民提出的)‘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為指導,深入貫徹落實科學發展觀,堅定不移沿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前進,不斷取得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鬥爭新成效,為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開創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新局面而奮鬥。”

一般的讀者(無論是普通的公眾還是記者)讀中國官方的報紙,一般是一目十行。因為中國官方報紙幾乎總是了無新意的官話,快讀也不會錯過多少資訊。然而,還是這位日本記者心細眼尖,看到了該出現卻沒有出現的“毛澤東思想”,並由此捕捉到中國微妙的政治動態的蛛絲馬跡。

《朝日新聞》駐北京記者峰村健司的敏銳精細讓人不得不服。

*網民意見五花八門*

以前中國公眾沒有自己方便的發言平臺的時候,通常是外國記者對中國的報導,對中國政治的評論更多樣化。但自從中國有了微博之後,中國公眾、中國網民的中國政治評論顯然要比世界媒體多多了。

畢竟是中國人多。而且,中國人用自己的語言評論自己國家的事情,無論是語言的表達,還是對中國的事情的感受,其多樣性都要超過世界媒體。

以下是隨機從中國用戶最多的新浪微博摘選的網民關於薄熙來、以及對中共處理薄熙來的評論:

“茅於軾:薄熙來一定萬分後悔。如果當初不打王立軍一記耳光,不是什麼事都沒有嗎。 可見天下的事是很偶然的。”

茅于軾,中國著名經濟學家。顯然,他在這裏表達的是黑色幽默。

下面這一位網民的言論顯然也是黑色的套路:

“下崗老農民:薄熙來與多名女性發生或保持不正當性關係。公報這樣的內容其實是要求全黨全軍全國人民一律造謠闢謠到底是哪些女性與他有性關係,床上功夫如何,哪些人與薄熙來是親戚。其策略就是:要盯在乳房上,不要盯在政治上。”

下面這一位則是一本正經,嚴肅認真地指出了中國嚴酷的政治制度問題,沒有半點幽默:

“四V老爹:一個違法亂紀的人,不是法律查辦而是黨,更說明了黨淩駕與法律之上,國家離法制國家還有很遠的路。”

在微博成為越來越多的中國人首選的新聞來源的時候,中國官方的主要媒體也越來越多地轉向微博發佈消息。宣佈薄熙來被“雙開”和中共十八大召開確切日期的消息,就是新華社首先通過微博發佈的。

中共機關報《人民日報》通過微博發出了這樣的消息:

“【你好,明天】十八大即將召開。正值發展關鍵期、改革攻堅期,這次會議舉世矚目。也是在今天,薄熙來違紀的消息同時發佈。兩條消息放在一起,讓人們對下一個十年充滿期待: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不僅意味著GDP增長,更意味著公平正義普照、民主法治成長。順應新期待,破解新課題,需要勇氣與擔當。安。”

對《人民日報》的這套宣傳,頗有些線民顯然不買賬:

“兔斯兔耶夫斯基:敢情是薄熙來阻礙了小康社會的發展。人民日報我服你了”

如今,微博的平臺上,中國線民終於有了和官方媒體平等的發言權。因此,官方媒體每發佈什麼評論或消息,線民都會蜂擁而上,七嘴八舌的聲音把官方媒體淹沒,或者把官方媒體當作笑談。

例如,官方人民網發佈消息:

“【溫家寶總理四句話】人民對民主和自由的嚮往和需求是無法阻擋的,我將我的政治理念歸納為四句話:讓人有尊嚴的幸福生活,讓人感到安全可靠,讓社會充滿公正,讓人對未來充滿信心。”

一位網民的評論是:

“燕子看風景:怎麼聯想起了那些振振有詞冠冕堂皇的薄熙來語錄”

說起薄熙來語錄,那真叫貨真價實的振振有詞冠冕堂皇。例如,如今以巨額貪污受賄聞名中國、揚名世界的薄熙來當年曾經說:

“人生的道路雖然漫長,但緊要處只有幾步,搞不好,一失足成千古恨!一定要頭腦清醒,時時處處把握好自己,千萬不要因為一念之差,被一票否決,追悔莫及。說到底,廉潔是一種幸福,不貪不占,遍體輕鬆,心地坦然,辦事踏實。”

說得真好,不服不行。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