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黑紙白:司馬南 扔的不是鞋子是反洗腦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10月11日訊】導語:司馬南童鞋被扔了鞋,可給司馬童鞋鬱悶壞了,一方面高聲喊著查處幕後指使,一方面吳、孔、張之流搖旗呐喊:嚴肅處理。這不禁讓我想到他們曾經一起呐喊那位被打的老人應該被打那件事,不妨就司馬童鞋的無奈寫下一些文字吧。

  
司馬童鞋被砸的原因我還不得而知,據視頻揭露是因為司馬童鞋的四個觀點造就的,什麼觀點能夠引爆讓司馬童鞋榮升到小布希的待遇呢?就國人對小布希的謾駡以及詛咒可以得出,司馬南童鞋就算不是非奸即盜也逃脫不了婊子和牌坊想一舉兩得的媚態,不然小布希應該被國人讚揚的嘛!
  
不過有自稱為海南大學學生的網友爆料說:一、在黨的領導下,如今社會確實存在不少問題。二、但是黨的領導有偉大成就。三、如果沒有黨的領導,社會將陷入無序狀態。四、人民民主也離不開黨的領導。就此四點,本人想駁斥一下也無從下嘴,第一點自不必說事實如此,其餘幾點,本人也只能像那位丟鞋的同學一樣說一句:我無法反駁,因為一旦反駁就要進小黑屋。可關鍵的問題是司馬童鞋的這幾點真的能因國家機器威嚇而使國人不敢反駁就可以名正言順並且保證國人的自由、權利以及中華民族的復興?這點本人保持設問狀態總可以吧?於是我聽完司馬童鞋的這四個觀點似乎聽到了一個冷笑話:在中國談政治權利,就像太監談性生活。
  
所以司馬童鞋被丟鞋司馬童鞋應當感到榮幸,首先這位丟你鞋的同學搬出了蘇格拉底來對抗司馬童鞋,司馬童鞋高級黑這麼久了也當死而無憾了;其次這位丟你鞋的同學用行動向你證明90後覺醒將比80後更加徹底而且行為上也更加現實;再次這位丟你鞋的同學用實際行動向你表明現在玩忽悠要看物件,別以為還是70後60後那麼好忽悠的物件了;最後者位丟你鞋的同學也很禮貌的詢問你:我可以丟你鞋嗎?先禮後兵的告訴你:你小子該下臺了,為師又不濕,政客又不配,一個高級黑的小丑何德何能在臺上洗腦中國新一代少年?在此呢,司馬童鞋及其粉絲們不要動怒,本人並非磚家、叫獸,所以只是一家之言妄加揣度這位扔鞋同學的心理動態,如有雷同,純屬意外,拒絕跨省,自由至上,嚴禁司馬童鞋:拿3000萬頭顱來換!
  
司馬童鞋這出戲一出來立刻掀起一陣扔鞋熱,從小布希大家想到任志強,再從任志強想到方濱興,大家這麼想的是一方面是小布希對扔鞋後戲謔說:這哥們的鞋是十號男鞋。到任志強自嘲道:我能跟總統待遇相同了。再到方濱興的淡化。他們同遭仍鞋人都用寬容的態度一笑而過,倒是司馬童鞋不服氣,只有司馬光砸缸,哪有缸砸司馬光呢?司馬童鞋當場就拋出一句:這是高喊自由的人士的做法?似乎在疑問民主所宣導的:我不同意你的觀點,但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哪去了?在此本人可以給你答案:對於一個打著政治的牌坊對一個國家新一代少年進行洗腦的人來說,扔鞋已經是最文明的方式了。對於學生,我們要教育他們的頭腦如何多元化, 思維如何開闊化,想法如何多樣化,絕非是單一化、狹隘化、頑固化!所以司馬童鞋還想用一個牌坊大過一個國家的方式去洗腦學生,難免要被扔鞋,同時反民主鬥士司馬童鞋最後打起民主的牌實在讓人笑掉大牙!
  
不光司馬童鞋生氣,人民日報也很生氣,人民日報生氣的不是人民日報不人民,而是用:一言一行、一舉一動都要在自由而不絕對自由的框架下進行這樣一句看似神聖卻又荒誕不羈的話為司馬童鞋辯駁。其實這樣的語氣最有問題,也就是說自由而不絕對自由,自由就是有人或集團控制的,那麼對於一個國家公民對公眾人物的胡言亂語表達自己的情緒算不算一種自由呢?從小布希來看,應當算的,尤其還不是本國公民!當然我不是誇小布希好,這年頭美國我是不敢誇的,一誇就是漢奸,那群拿著中國的財產移民美國的高官們倒成了忠黨愛國之士了,善哉,善哉!
  
那麼我們來談談這位同學對司馬南扔鞋算不算自由範疇之內,首先這位童鞋在提問時不斷被司馬童鞋打斷話語,並且這位童鞋的提問前的立論又無傷大雅(傷不傷司馬童鞋不知道),並且獲得在坐學生的一致鼓掌,而司馬童鞋卻執意要打斷這位同學的發言(不是說你老司馬,你讓人家提問,又不讓人家說話,你這不是誠心讓人家急你呢?這麼為老不尊可不行啊!)所以是不是司馬童鞋的這一系列打斷學生的提問導致這位學生的激烈扔鞋呢?我以為很有可能。而在這種狀態下,公眾人物無法做到最基本的胸襟,那也只能讓這位同學很可愛的問一句:我可以扔鞋嗎?並且很果斷的扔出了那雙不知多少碼的謝,並且准度無誤的命中。所以任志強童鞋就笑了:老司馬,牛逼慣了,經驗沒我深吧?我躲的就很迅速,人家還提醒你呢,你都笨的要死!
  
所以這位扔鞋的同學如果遭到司馬童鞋的強烈打擊,那勢必要被眾多網友們口誅筆伐的,因為你老司馬自己都笨的要死嘛!同時李校長你也別在那激動,你當場要求嚴查該同學的班級身份,想幹什麼?秋後算賬?難道這位元同學所要求的自由錯誤了?不被司馬童鞋洗腦並且指出司馬童鞋的問題就要被算賬?那乾脆把本人也算進去吧,本人願意與那位童鞋一道,總比你和司馬童鞋一道要高尚得多!在被你處罰之前,本人希望可以同某網友一起問一句:「您的二婚妻子王麗娜(80後)毫無基層工作經驗,怎麼一下就到副處級幹部?從任職,到現在已經14個月了,在任職期間有哪些突出成就?王麗娜從一個學生到一個副處級,提拔的依據是什麼?就一個博士文憑嗎?王麗娜是誰提拔的?」解釋這個普遍存在於當下的社會問題,本人願受李校長處罰!
  
結語:最後本人提醒司馬童鞋,不要再玩陰謀論了,你覺得90後一代的中國少年那麼好忽悠,背後被人指使向你扔鞋?你把自己想的太像一回事了!同時本人希望司馬童鞋不要動不動就發表皇權理論,這玩意又不能當飯吃,好好想想曾經那幾代文人是怎麼死的,自己多悠著點,別再自作孽,小心另一隻鞋的飛來,給你也來個王鵬你妹!另外還聽說司馬童鞋喜歡文革,那司馬童鞋要慶倖了,要是在文革時代扔你的可能不是鞋子,而是耳光!也希望國人可以更多的覺醒,明白並爭取自己作為中國公民的權利!不要盲從你不瞭解,你控制不了的政治!
  
2012-10-9 落筆於墨辯閣

文章來源:作者博客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