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河:中共是如何自爆其活摘罪行的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10月12日訊】活摘器官是一個老話題了,但是今天我們要換一個角度,是從中共方面的行為和表現來看這件事情。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是在2006年曝光的,這6年來通過人權團體、活躍人士的調查努力,通過各種方式,各種途徑去傳播和揭露,逐漸的被國內外的民眾和西方社會認識,並接受了這種說法。也許再加上王立軍、薄熙來事件的影響,到了今年下半年,突然在西方主流社會引起了高度的關注,成為了一個很熱門的話題。

突然成為國際關注焦點

我們在講這個過程,先簡單介紹一下這件事情怎麼會突然成為國際關注的焦點的。我先按這個時間順序簡單的列舉一下。今年的5月24日,美國國務院人權報告第一次把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列入了年度報告。在這之前,從2011年6月份開始,美國國務院更新了非移民簽證的申請表DS-160,申請的人必須回答一個問題,就是是否參與過強制摘取器官。

7月14日由加拿大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和陶斯頓‧特倫醫生聯合主編的新書《國家器官》出版,這本書和大衛‧喬高和大衛‧麥塔斯合著的第一本《血腥的活摘》不同的是,《血腥的活摘》基本上是從不同的角度去提供證據,而這本《國家器官》主要是不同國家的有關專家,從自己的經歷和角度來談活摘,我們曾經做過一集這樣的節目。9月12日下午美國國會舉行了一個聽證會,主題是「中共活體摘取宗教與政治、異議人士的器官」這是美國國會首次舉行關於中共活體摘除,以法輪功學員為主的,包括其它宗教、異議人士器官的聽證會,這一類的聽證會這是第一次舉行,會議是全程直播的。

9月18日,資深的國會眾議員史密斯撰寫了一篇文章,題目叫「中國非法摘取器官」,這篇文章在《華盛頓時報》上面刊登;同一天也是9月18日,全球《大紀元》總編郭君女士在日內瓦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上發言,曝光了及要求調查中共活摘器官的罪行。10月4日,有106位美國國會議員聯名要求美國國務院公布,他們可能已經獲得的有關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一切資料,這個聯名信還要求美國如果有這樣的證據的話,應該立即採取措施來制止這種罪行。

需要的說明的是今年中共政壇發生的地震,使得國際社會更加關注跟法輪功有關的議題,並且更願意傾聽來自法輪功團體的聲音。這裡有一個插曲,加拿大總理哈珀2月份訪華,當時計劃就是到重慶見薄熙來的,加拿大的法輪功團體是唯一一個事先提出建議,要求加拿大總理不要去見薄熙來的;當然後來他去見了,而且是處於一個非常有爭議的時刻去見的。所以後來在加拿大國會山,由國會議員法輪功之友舉辦的關於中國時事和人權的研討會的時候,參加的人非常多,就是因為大家願意聽到法輪功團體所提出來的關於中國問題的一些見解和觀點。

死刑犯器官的爭論

我們今天和以前討論不一樣,剛才說了,我們不去從國際的角度,也不重複各種調查的結果和證據,而完全是從中共的這個角度,來看活摘這個罪行的真實存在。首先我們談一下就是死刑犯器官的爭論,談到活摘的話,就必須從活摘之前的死刑犯器官談起,中國的器官移植它的來源一直是死刑犯。2001年6月27日,美國國會曾經舉行過一次摘取死囚器官的聽證會,當時作證的是在中國天津武警總隊醫院燒傷科任職的一個醫生,叫王國齊,他作證說他自己就多次參加過從死刑犯身上摘取人體器官的行動。

其實在中國的醫學界大家都知道,在死囚犯身上摘取器官根本就不是什麼秘密,幾乎每個做過移植的醫生都可以告訴你,他用過死囚的器官。不過這裡我們並不討論這一點,而是說需要說明的是當時中共的反應。就在國務院新聞辦舉行的一個記者招待會,請來了武警天津總隊醫院的副院長,這個副院長就說,是王國齊在美國指稱他們這個醫院從事死刑犯器官移植和買賣,完全是無中生有,捏造事實,惡意誹謗。在那個階段,國際上一直在質疑中共是用死囚器官的,中方並沒有完全否認,但是它基本上是採取否認和不正面回答的方法。

這個事情到了2005年就發生變化了。2005年7月份在世界肝臟移植大會上,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代表中國政府,首度正式承認,就是說當時中國大多數移植器官是來自死刑犯;同樣在當年的11月,在菲律賓馬尼拉舉行的一個醫學專業會議上,黃潔夫再次承認這種說法,而且他表示中方將立法來消除這個作法。他當時承認用死刑犯,而且許諾要改變的這個說法,還得到了世界衛生組織的讚許。

然而到了第二年,2006年4月10日,衛生部發言人毛群安卻公開否認了大多數器官是來自死刑犯的說法,他說大部分器官是來自去世的中國公民,這些人生前自願捐獻器官。

到了2006年11月18日,英文版《中國日報》報導說,黃潔夫在廣州的外科醫生大會上承認,除了小部分來自車禍的死亡者以外,絕大多數器官是來自執行了死刑的犯人,而同一個會議英文的新華社的報導,就避開了這部分內容,它就沒有說大部分器官來自死刑犯。這個說法從2006年11月份一直到現在沒有改變,多次在多種場合重複了這個說法,說是器官來自死刑犯。很多人誤認為是今年中共才承認用死囚器官的,這是一個誤解。

我在7月份做的節目,介紹《國家器官》這本新書的時候談過,就是中共當時需要面對是國際社會的質疑,因此它要有一個說法,加上當時的高層可能已經有人注意到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事情了,而且知道這種事情早晚會曝光,因此有必要對國際社會作一個交代。也許(高層)有人認為,與其被動的被逼承認,還不如自己採取主動,所以才有了在2005年7月到11月 承認器官來自死刑犯的說法,而毛群安的否認,我認為只是一種慣性和習慣,反正長期是採用否認這種作法的。另外也說明當時中共並沒有拿定主意,承認還是不承認使用死囚的器官,就是它拿不定主意,承認和不承認,哪一個對中共更有利。

因為它面對的是兩種國際壓力,一種是對中國對死刑執行範圍太廣的指控,國際人權組織人權觀察,根據中國各地公布的死刑執行情況進行的統計,就在那幾年中國的死刑執行人數每年從600到2千之間,基本上保持在這個範圍之內,當然多的年份超過2千,少的年份一般不會低於600,就這個數據已經是全世界執行死刑人數的80%。因此對中國人權狀況的指控,死刑犯的人數本身就是一個很重要的內容。

而另外一種壓力就是使用死囚器官的問題,在中國本來死刑人數已經是國家機密了,而當時正好是中國的器官移植數量暴漲的階段,按照中國官方的數字,如果說要承認移植的器官都是來自死刑犯的話,毫無疑問就要把當時已經備受批評的,國際人權組織估計每年執行的死刑人數再增加至少5倍,因為當時每年做的器官移植,大器官移植每年已經上萬例了,顯然2千這個數字不可能來解釋全部的器官移植。

所以當時會有一些反覆,就是說中共自己沒有打定主意,哪一種說法對中共傷害更大。到了2006年底,似乎中共就得出了一個結論,就是說承認器官是來自死刑犯對中共更有利,所以在那以後就一直堅持那個說法了。那我們現在都知道2006年發生了什麼事情。2006年3月份,海外首次曝光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到了7月份,大衛‧喬高和大衛‧麥塔斯的調查報告第一版發表。也就說中共在這時候,就是說兩害之間取其輕,就承認了器官來源是死刑犯。這個應該是2006年以後一直保持這種說法的原因了。

填補空缺的犯罪集團

下一步就是談到了填補空缺的犯罪集團。到了今年8月4日,也就是王立軍、谷開來、薄熙來這個案子,一波接一波,高潮迭起的時候,公安部突然宣布破獲了28個販賣器官的犯罪團夥。大家知道在王立軍和薄熙來案曝光的過程當中,有幾件事情引起了大陸民眾的注意,並且成為社交網絡上的熱門話題。一個就是王立軍的錦州公安局現場心理研究中心,他自己宣布做了幾千例人體器官移植實驗,還獲得了光華科技獎;另一個就是薄熙來在大連遼寧當政期間,大連的兩個屍體塑化工廠,這個引起了廣泛的討論。我們今天不來討論這幾件事情。

就是說這些事情再次把活摘器官的罪行,放到了公眾的面前,而且在公眾當中引起了高度的關注,這種關注使得當局顯然需要進行某種形式的回應。我認為這次破獲販賣器官的犯罪團夥的這個事情的宣布,實際上就是一種類型的回應,就是把移植器官的來源推到犯罪集團身上去。

9月11日,財經雜誌對已經由北京海淀檢察院起訴的,迄今為止最大的所謂組織出賣人體器官罪的一個案子進行了詳細的報導。從這個案子的報導當中,我們可以從中間看出很多貓膩來。案情簡單的說,是一個叫鄭偉的團夥頭目,就是這個案子當中被告之一,這個案子一共有16名被告,包括組織者、仲介、醫護人員,他們在全國賣腎網絡的基礎上,在「四級」專業團隊的操作下,通過一家有資質的三甲醫院,把「黑市器官」「洗白」。這個集團從3年前開始操作,一共經手了51顆活體腎臟和8顆來自死刑犯的腎臟。這是一個簡單的過程。

在這個裡面我們可以看到,各個不同的職能部門在這裡所起的自己的作用。你像法院,法院它偽造死刑判決書,偽造捐獻證明,還不知道其它偽造了什麼東西,實際上這就跟洗錢一樣的,就是把黑市的器官用這種方式去洗白了就變成是合法的。

另外披露的就是和北京304醫院泌尿科進行合作。文章裡面把「304醫院」的名字給隱去了,只是說北京的一家「三甲醫院」,其實就是304醫院。鄭偉他自己對外宣稱就是304醫院的工作人員,而且他以304醫院的名義去聘用其他的醫護人員,就是幫他去做器官摘取的。而他提供的腎臟由於有各種各樣偽造的證明文件,也就進入了中國器官移植手術的正式記錄,這是這個案子的特點。

根據鄭偉向警方提供的證據表明了,以互聯網為主要載體一個全國性的腎源仲介網路已經成熟,他們共享資源,互相配合。這個利益共同體,包括醫護人員,器官的供體,就說賣腎的人,還有器官的接受者,還有仲介,這些人形成了一個非常嚴密的利益共同體。這是鄭偉向警方供訴出來的,然後媒體報導的。

問題是一個初出茅廬的犯罪份子,鄭偉只有30多歲,而且他經營這個行當才三年,他不可能自己一手建立起這樣的一個全國性網路。他牽扯到的政府機構太多了,從法院到級別最高的軍隊醫院,大家知道304醫院是中國人民解放軍304醫院,後來和301合併,變成是301醫院的附屬醫院,所以它是屬於中國人民解放軍總醫院的一部份,到這麼高級別的。

一個犯罪分子他不可能建立起這樣子一個網路,你像摘取、保存、運輸器官是非常專業的工作。與其說他建起這個網路,還不如說這個網路早已存在,只是說由於其中的某些環節部份缺失了,就給了這個犯罪集團進入這個已經存在的網路,而且在裡面填補空白加入這個網路的機會,而這個缺失的環節就是器官供體,因為這個犯罪集團所做的就是提供器官。

從鄭偉和304醫院泌尿外科主任葉林陽打交道這個過程也支持這種說法。根據報導說是3年前當鄭偉陪他親戚去304醫院看病的時候認識了葉林陽,說這時候的葉林陽正在為科室的任務量而苦惱,他對鄭偉提起了說自己每年有一仟多萬元的任務量,恐怕完成不了。就是這樣的情況下導致了鄭偉決定想辦法來鑽這個空子。

那是2009年,大家知道各個科室的任務量,這個都不一定是醫院,所有的地方都是這樣的,就是一般情況下它是根據上一年完成的任務量來定的,也就說你上一年完成多少,按照你上年比前年完成更多的,每年可以增加多少來定下一年的任務量。那也就說至少到了2009年,或許更早一點的時候,器官的供應量已經嚴重不足了。這個不足不是說原來就不足,就說從原來的基礎上大量減少了,所以才會有完不成任務量的情況。

而在2006年的時候大家如果記得的話,就是活摘器官剛剛曝光的時候,整個互聯網上到處都是招攬病人的廣告,就是你要需要移植器官的話到我們這裡來,2週、4週就能給你找到合適的器官給你移植,很多醫院就自己到處打廣告,給人的感覺就是在那個時候似乎有取之不竭的器官來源。

而僅僅2、3年的工夫器官就突然不足了,當然剛才我講的這些在《血腥的活摘》這本書裡面都有詳細的描述,有很多保留下來的證據,大家有興趣的都可以去看,我們也討論過很多次了。鑑於死刑執行人數,一般是一個比較穩定的數字,而捐獻器官人數和每年一萬以上的移植量比的話,可以忽略不記,所以減少了的最可能是來自法輪功學員的器官。

這是怎麼發生的呢?我們現在只能說推論,就是由於活摘這個罪行曝光,國際上壓力的增加,當局就必須採取一定的措施,包括立法制定規則等等,也包括去整頓一下那些過於公開容易被調查、容易被曝光的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有關機構,包監獄、看守所、法院、醫院等等,就不能這樣的事情繼續曝光了。

這一整頓就使得這一部份器官來源減少了,而給了器官販賣集團有機會介入而填補減少的空缺。當然犯罪集團提供的器官量仍然無法說明每年一萬起以上的移植器官的來源,他還是達不到這麼多。

當局本來是想用犯罪集團做替罪羊的,結果反而曝光了很多原來是用於法輪功學員這個系統,包括法院偽造死刑文件,偽造捐獻證明等等。這一些不太可能是為鄭偉這個普通犯罪份子去破例的,而是原來法院就是這樣的常規操作,也曝光了海外一直在揭露的,說是軍隊醫院是活摘的主要場所這個事實,也通過這個事件的披露報導證實了。

下一個推出來的是誰

下面我們就看一下下一個推出來的會是誰?9月28日,國家級的喉舌新華社宣布政治局關於薄熙來的決定。在這以後的幾天,各種媒體、社交網路都在討論薄熙來的各種罪行,已經公布了的、沒有公布的、不敢公布的、不能公布的,各顯神通,都是各有各人消息來源。

我們現在注意到的是10月3日,總部在美國的博訊網引述它的消息來源,談到薄熙來的三項極端毒辣的罪行。哪三項呢?叫薄熙來「追殺親子,上台要殺50萬,涉活摘器官」,我們今天只談這個活摘器官。關於活摘,這個報導提到它的消息來源說,法輪功所揭發的活摘器官一定程度上是真的,活摘是在政法委的庇護之下谷開來直接捲入運作,建立全球器官銷售網路。從這個報導其它內容來看的話,這個消息來源對於薄熙來和中共高層的動態相當熟悉,比如說活摘在政法委庇護下等等,這個就說明他很了解情況的。所以從這一段話可以說是進一步從中共內部傳出的消息證實活摘的存在。

當然措詞我們不用考慮到那麼細,說一定程度上是真的,這個事情就是這樣子,要就是有,要就是沒有,任何一起都是反人類罪。從這個過程來看的話,就可以看到當局無論是無意的還是被迫的,這件事情從中共的角度來說的話,也是一步一步在曝光,而且越來越接近活摘的真相。

這篇報導緊接著提到說,薄熙來事發以後,江澤民曾發言說薄熙來反人類突破了人類底線,應該是針對薄、谷這些罪行而言,對活摘罪行而言。我們先不討論江澤民本人是不是還能做這個表態,或者江系人馬企圖擺脫和活摘的關係,我認為這個說法最重要的是有人已經意識到,活摘被從內部或者是外部全面曝光已經是不可避免的了,因此各派都有自己的打算,就是如何把對自己的危害減到最小。

談到中共當局或者是最高層的話,這是一個比較籠統的說法,應該說在活摘器官的問題上還可以細分成不同的類型。

一類是直接參與的,比如說江系就一直推動和執行迫害法輪功這個系列,包括薄熙來。博訊這篇報導是把江和薄分開來的,但是我認為在迫害法輪功和活摘問題上這是無法分開的。這個派系它會被迫用不同的方式,就是它是被動的,曝了多少光它就要想辦法被動的去反應一下,用不同的方式找出替代的器官來源公布出來,它的目的是掩蓋真實的器官來源,這是一類。

另外一類不排除就是在中共內部有人認為這是人類無法容忍的罪行,但是他從內部制止不了,怎麼辦呢?他會試圖用逐步曝光的方式,定期釋放一些消息的方式,讓外界來施加壓力,看看能不能制止這個罪行。這個就可以解釋國內的百度和微博斷斷續續的對活摘和相關的詞彙搜索結果的解禁;另外還有對外披露的一些消息,我們知道外面披露的消息,有一部份就從中共內部透露出來的。

剛才講的是二種類型,從中共整體來看的話,比較接近直接犯罪的做法,就是它不斷的轉移視線,到最後沒有辦法轉移的時候,它就可能會試圖把責任推到某些個人或者團體,而企圖把中共這個整體和這個個人和團體切割開來,就說把這個罪行說成是某些團體、某些個人的行為。

他們知道它的全面曝光是避免不了的,他們想爭取的是不至於在全面曝光的時候把中共一起拖垮掉了。薄熙來當然是參與了這個罪行,把薄熙來拋出來,可能就是這種想法的一個選項,但是薄熙來和谷開來的罪行仍然不足以解釋全國範圍發生的活摘行為,因此我相信中共在必要的時候還會繼續拋出其他的人來。

所有曾經參與過活摘器官的,誰都不能夠排除在某個時間、某種場合下被拋出來頂罪的下場。當然我們也很清楚的知道即使是這樣的話,中共也不可能在這個罪行全面曝光的情況下繼續生存下去了。

文章來源:希望之聲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