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德強“普通公民就是螞蟻”引發聲討怒潮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10月17日訊】(新唐人記者何雅婷綜合報導)近日,有大陸媒體專訪曾掌摑八旬老翁的北航教授韓德強,討論打人事件的對錯問題。韓公開宣稱,普通公民“就是一螞蟻”,“就是一螳螂”,被社會運動所“踩死”,是沒有辦法的事。他並表示後悔自己還“不夠無情”,並自我標榜是所謂的“正道直行,不避風險”。

此言論引發大陸民間和輿論界廣泛而強烈的炮轟。網友炮轟韓德強的“螞蟻、螳螂”論就是泯滅人性的法西斯主義,“令人不寒而慄”;有輿論批判韓德強所謂的“正道直行”實質上就是“橫行無忌”,所謂“不避風險”就是公然藐視人類的律法與道德底線,其結局必然是玩火自焚。

【對話韓德強】引發聲討毛左怒潮

10月12日,大陸媒體《南方人物週刊》發表了一個對韓德強的人物專訪。在訪談中,韓德強聲稱,他先前在“反日遊行”中掌摑一位對毛澤東有不同看法的八旬老翁,是“對侮辱新中國領袖的言論表達憤怒”,“這就是為人師表”。並稱自己還“不夠無情”, “我此前太寬容”。韓聲稱,“遇到立場問題的時候,它就不是用語言能解決的。”

對於“反日遊行”中出現打砸日系車和日系車主的暴力現象,韓德強公然說:“那沒辦法,那沒辦法。大象走路,它能顧得了螞蟻螳螂?”他還進一步說:“作為普通公民,就是一螞蟻,就是一螳螂。也可能被這個運動踩死,這完全可能,但是沒有辦法。”

此言論在網絡上曝光後,立即引發輿論界強烈炮轟。

大陸最活躍“時評人士”之一的童大煥,10月15日發表評論表示,韓德強的言論讓人“只覺得一股法西斯恐怖主義的陰魂陣陣逼人”,“冷嗖嗖、陰森森,卻又是如此道貌岸然,如此‘大義凜然’,使恐怖氣氛愈加恐怖。”足以使人“不寒而慄”。

他認為,韓德強之流鼓吹的是依靠強權強力,肆意踐踏他人自由、權利和尊嚴,甚至生命的法西斯恐怖主義,他們是“政治領域的地痞,紅色包裝的流氓。”

童大煥表示,假如每個人都像韓德強一樣隨心所欲地“採取自認為合適的手段”來對付別人,那麼這個社會將必然是一個“弱肉強食”和“最終強權對所有人奴役!”的社會。

臺灣著名學者龍應台說:“為了一個自認‘崇高’的目標,整肅意見相左的人,不惜濫殺無辜,以製造震嚇效果,是民間做的,叫做恐怖主義。政府為之,叫做國家恐怖主義。”

網友【變態辣椒】在微博上貼出一組漫畫表示憤怒,他說:“在韓德強眼裏,自己是大象,普通公民就是可以隨意踐踏的螞蟻;但是在螞蟻眼裏,大象不過是一具待斃的骨架!”

【雲水禪心看世界】批評說:“(韓德強)果然不愧鐵杆毛粉,完全繼承了視公民生命為螻蟻、為數字的傳統,為了他們所謂的‘正義’目標,公民的生命根本就不是生命,不是跟他們平等的人,可以隨意踐踏隨意犧牲,就像當年其祖宗要犧牲中國一半的人口一樣。”

網友【fanny7788】質問:“如果這只大象的腳踩到韓德強和他家裏人的時候,他還能說出這樣的話嗎?”

網友【周家群】批評韓德強所說的“對敵人要秋風掃落葉一般無情”,“大象走路,它能顧得了螞蟻螳螂?”是把人民當敵人,敵我不分,並驚呼“毛粉實在太恐怖!”

網友【@哲學王江松】這樣總結施暴者的邏輯:“奴隸主:我殺的不是人,而是會說話的工具;蓋世太保:我處理的不是人,而是猶太狗;三K黨: 我幹掉的不是人,而是黑鬼;紅衛兵小將:我踏倒的不是人,而是牛鬼蛇神,是叛徒內奸工賊反革命臭老九;性變態連環殺手:我清除的不是女人,而是垃圾;韓德強:我打的不是老人,而是漢奸!”

網友【滄海一粟】表示:“韓德強之流所謂的“正道直行”實質上只是“橫行無忌”的代名詞,而其所謂的“不避風險”就是藐視律法、挑釁人類的道德底線。視公民如螻蟻就是視生命如草芥,接下來為了他們所謂的“主義”而濫殺無辜也必然會被視作理所當然的了。這些“毛左”們,高舉起毛僵屍的所謂“旗幟“,掩耳盜鈴地把法西斯的極權主義偽裝成道義的標桿,自欺欺人、如癲似狂,最終的結局必然是玩火自焚。”

大陸官媒也終于忍不住“出離憤怒”了?

大陸《中青報》10月17日也以《視公民如螻蟻者如何能真正愛國?》為題發表署名評論表示,韓德強的“普通公民就是一只螞蟻”的論調“尤其令人出離憤怒”。評論稱:“審視那些庇護在‘愛國主義’旗幟下的種種惡,感覺不只是一種簡單的憤怒或是不解,更有一種五味雜陳,欲哭無淚。”

該評論寫道:人民之所以組織國家,正是為了使它成為人民有尊嚴的、更幸福的生存之保障。既使一個國家一個社會必須象大象一樣行動,它也必須以“不犧牲人民”為前提,以“人民尊嚴”為最大歸依。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