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不滿國保添亂 孟建柱首鼠兩端挨批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10月18日訊】(新唐人記者王海天綜合報導)一段時間以來,坊間頗傳習近平有政改決心。在接手最高黨權之前,習近平希望營造出一片和諧的政治氣氛。近期,北京市公安局抓捕知名異議人士,令習大為不滿,國務委員兼公安部部長孟建柱不得不為此匆忙辯解。外界評論指北京國保敢於在敏感期添亂,背後應有「維穩系」的陰影,而孟建柱首鼠兩端的表現已使其接任政法委書記的前景進一步黯淡。

政法委搞亂局面有所圖謀

據香港《動向》雜誌透露,在王立軍案件提起公訴與一審開庭之間,九月十二日,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區分局的國保警察把知名學者焦國標從家中帶走,並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的罪名刑事拘留。對於此事,北京官場人士私下有看法稱,北京市公安局的「更上層」想藉此來打擊民間右翼異議人士的「囂張氣焰」,試圖告訴後者,不要以為王立軍倒台意味著公安失勢。顯然,這裏的「更上層」極可能指向公安部。

出人意料的是,在王立軍案件宣判的當日(九月二十四日上午),焦國標下午被海澱警方釋放並送回家中,這顯示事情似乎沒那麼簡單。

文章說,焦國標的真實處境如何,外界無從獲悉。但是,有一點是明確的,那就是焦已經回家而不是關在看守所。焦國標事件在不到兩周時間的起伏跌宕,令北京觀察人士眼花繚亂。

據可靠的消息稱:習近平親自過問了此事,並約見了公安部長孟建柱,孟建柱稱對此案並不知情,解釋說:「北京公安局送的簡報和公安部的情況匯報都沒說到這個事情」。習近平對此種說法非常不滿,在表述自己對焦國標言論的看法時說:「我們黨要聽得進批評聲音,容得下不同意見,否則,『權為民所賦』怎麼講呢!」

進一步的消息說,習近平在小範圍內表示了對秘密警察(國保)不斷製造事端行為的不滿,甚至說「本來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他們一參與,就非弄成個什麼『事件』不可。」儘管這個來自高層的消息可能源出於挺習派,但仍無法排除公安部長孟建柱與北京市公安局長傅政華是在執行中央政法委即維穩系的密令,試圖通過做大焦國標案來給民間右翼異議力量以顏色。

文章分析說,維穩系的更確切意圖則是,通過製造一個有國際影響的人權案例,給初掌權力的習李出一道難題。

作為國務委員以及排名第二的中央政法委副書記,孟建柱曾被傳為接任中央政法委書記的人選之一。就算政法委不進常委,孟能以一般政治局委員的身份出任,也是仕途上的更進一步,因國務委員只是「相當於副總理級待遇」而不是真正的副總理級別,政治局委員則是真的副國級,與沒加常委銜的副總理是平級。

據悉,孟建柱私下裡曾為自己進行自我辯解,但似乎效果不佳,其大意說:對一些不穩定分子採取措施是中央政法委「保衛十八大」的既定安排,執行起來的困難在於基層公安幹警掌握不好分寸。分析指,在仕途最關鍵的時機,孟首鼠兩端的表現只會進一步降低其接手政法委的幾率。

胡錦濤用軍方看死秘密警察

文章進一步披露,在孟建柱不得要領地回答習近平質詢以及勉強作私下解脫之前,公安部按著中央政法委的安排對全國各地的異議人士和維權人士,採取了嚴密的監控措施。在孟親自簽發的文件上,有「形式上要外鬆內緊,更多地使用技術手段,並適當簡化審批程序」等具體安排。採取技術手段監控所謂敵對勢力是中共統治本身的一大悖論,因為這項手段往往會轉化為高層權力鬥爭的手段。

據可靠消息表明:王立軍案件中已經涉及到對考察重慶的政治局常委採取竊聽手段,如對習近平的隨行人員與北京的手機通話完整錄音;薄熙來則在北京設有電腦通訊監控流動車,間或在特定時間獲取中央辦公廳的有關郵件往來。維穩系甚至一度欲將秘密監聽與截取電子郵件的手段審批由原來報備省級公安廳(局)批准,改成市局批准。

此外,秘密警察系統還與「敵對勢力」打心理戰。比如,對重量級的異議分子不但阻攔其郵件系統即莫名其妙地退信,而且還對其微博採取非當期私信──很可能一則發於去年十二月初的微博,在今年九月底才「被私信」。

據了解,秘密警察追求「無所不在,無時不在」的信號已經引起高層警惕。胡錦濤已經提前佈防,在維穩系還沒形成叛亂能力之前,用軍隊在外圍死死箍住它。這樣的辦法有歷史依據,就是前蘇聯時期解決貝利亞問題,使用的是軍方力量。在中共自己的歷史上,解決江青集團,使用的也是軍隊力量。

有待證實的消息說:習近平是聽從了一位前新華社高級記者、現為兼職教授的人士建議,才決定促使公安部下令釋放焦國標的。據可查的資訊證實,該人士說過抓捕異議人士會製造「道義英雄」之類的話,不過時間是二○○四年。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