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朗:「新左派」一葉落而知天下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10月20日訊】 後薄熙來時代對新左派陣營是一個肅殺的秋天。曾幾何時,新左派佔據了多個輿論高地,發出的音量分貝極高,無形中放大了他們政治能量。

中國新左派原本是大雜燴式的鬆散聯盟,其中有冥頑不靈的毛派,以「烏有之鄉」張宏良、韓德強等人為代表;也有以反西方反後殖民主義為招牌的民族主義者,以《中國不高興》那班炒愛國飯的搞手為主,其中有宋曉軍、黃紀蘇等等;也有老早就鼓吹新權威主義的蕭功秦一派;也有宣揚繼承發揚中國社會主義制度的傳統,堅持以公有製為主體,對抗全球化市場經濟和資本主義的所謂「制度創新」,這一派以汪暉、崔之元、甘陽為主;另外還有江湖賣藝式的左派人物,比如司馬南、孔慶東之流;也有掌握著黨報重要喉舌的胡錫進、梅寧華,分別控制著《環球時報》和《北京日報》;當然還有一直以新左派總師爺自居的何新。

這個大雜燴只有對他們假想敵發動攻擊時才結成臨時聯盟,平時卻是互相瞧不起的,一直以來。他們的實際政治能量並沒有他們發出的音量那麼大,但自從薄熙來以「唱紅打黑」樹立起一個紅彤彤的「重慶模式」之後,情況不同了,因為新左派鬆散的陣營找到了可以寄託理想的精神領袖,他就是薄熙來。大批左派人物絡繹不絕地奔赴重慶去為薄熙來出謀劃策和歌功頌德,這既可以讓他們的政治抱負得到舒展,也可以得到具體的利益賞賜。本來中國社會的貧富懸殊,使得「重慶模式」有一定社會基礎,但這幫左派師爺的道德形像卻和薄熙來一樣醜陋,而且更加猥瑣。

據粗略估計,薄熙來重慶打黑沒收的私人財產在一百億到三百億之間,這筆巨資從來沒有進入政府的賬目,而成了薄熙來推動「重慶模式」運行的特殊資金,其中部分用於「唱紅」,部分用於收買這些新左派的吹鼓手。薄倒台後孔慶東被專案組審查,他退還的一百五十萬所謂「調研費」,只不過是這筆資金的冰山一角。已被證實拿了薄熙來的錢和好處的還有李希光、梅寧華、溫鐵軍等,還有更多人在一一查實之中,相信新左派中有點名氣的角色,幾乎無人能免。卻因為薄熙來的賞賜都是以某某調研項目的名義來領取,最後多半難以將這種金錢賄賂算到個人頭上,但李希光接受了重慶兩處豪宅,這筆賬卻逃不過去。由此可見新左派盛產政治戲子,他們平時高唱入云的道德話語,統統被剝開了畫皮。以薄熙來自己對女色的癖好和美色賄賂的慣技,這些人當中有誰接受過重慶方面的特殊款待,也值得一一查證。

薄熙來作為左派的精神領袖,曾經凝聚了這個大雜燴聯盟的向心力。但薄一旦倒台,左派的好時光就完結了。他們一下子失去主心骨,樹倒雖然猢猻未散,但有些陷入失語狀態,有的轉入韜光養晦,有的忙於洗刷自己。但左派的基本盤還在,在這次反日浪潮中,他們還抖擻起來,上街搖旗吶喊,看起來就像迴光返照。

其中最有表演性的是江湖賣藝式的小角色司馬南,他的招牌姿態就是反美,聲稱「美國是全世界人 民的敵人,剝削世界各國,類似一個巨大的腫瘤,世界各地人民都質疑美國。」他卻把兒子送到美國這個巨大腫瘤裡來,培養自己的後代成為一個癌細胞。

本來在薄熙來倒台前,司馬南的名聲已經很臭,幾次登台演講都被90後青年「踢館」,最近還有地處邊陲的海南大學不識時務,居然還請司馬南到大學演講,他演講的四個要點是「第一,中共領導存在缺點;第二,在中共領導下取得巨大成就;第三,沒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第四,中共領導是民主最佳形式。」他的講話又遭到 90後青年的尖銳質問,第二個提問者引用蘇格拉底關於民主的論斷,卻被司馬南不耐煩地打斷,接著大學校長也制止他繼續發問。那位青年認為被剝奪話語權,憤而對主席台扔鞋。司馬南馬上得出結論,是某某勢力煽動或者僱傭校外人員來鬧事云云。事後查明,那名90後青年正是海南大學的學生。

陰謀論是新左派慣用的打人棍子,現在薄熙來案和重慶模式紅色泡沫的破滅,更擦亮了人們的眼睛,原來這幫新左派正是一個政治陰謀裡的小嘍囉。主子從政治地位和道德形像上的徹底破產,也宣告了這幫小嘍囉的好時光的消逝,儘管他們還會竭力賴在舞台上扮丑角表演下去,但越來越被邊緣化已經是他們無法改變的命運。

文章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