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書連載】《包公案-龍圖公案》第六十七則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3年10月21日訊】【導讀】包公案龍圖公案(又名《百斷奇觀龍圖公案》、《龍圖神斷公案》、《包公七十二件無頭案》),作者不詳。本書以百則故事情節敍述包公四處巡行斷案丶精察決獄的故事,反應了包公在斷案時表現出的超異智慧及包公的秉公執法,清正廉明和剛直不阿。通過包公審理過的一系列「人命」、「姦情」、「盜賊」、「爭占」等類案件均得以昭雪,完整全面的塑造了一個為民除害的清官形象。本書故事情節曲折,內容廣泛,對當時的社會生活作了生動而深刻的描繪。書中雖是沿襲了《包孝肅公百家公案演義》的部份情節,但仍值得一讀。

(接上篇)

第六十七則 善惡罔報

話說「善有善報,惡有惡報,莫道無報,只分遲早。」這句話是陰司法令,也是口頭常談。哪曉得這幾句也有時信不得。
  
東京有個姚湯,是三代積善之家,周人之急,濟人之危,齋僧佈施,修橋補路,種種善行,不一而足,人人都說姚家必有好子孫在後頭。西京有個趙伯仁,是宋家宗室,他倚了是金枝玉葉,謀人田地,占人妻子,種種惡端,不可勝數。人人都說,趙伯仁倚了宗親橫行無狀,陽間雖沒奈何他,陰司必有冥報。那曉得姚家積善倒養出不肖子孫,家私、門戶,弄得一個如湯潑雪;趙家行惡倒養出絕好子孫,科第不絕,家聲大振。
  
因此姚湯死得不服,告狀於陰間。
  
告為報應不明事:善惡分途,報應異用。陽間糊塗,陰間電照。遲早不同,施受豈爽。今某素行問天,存心對日,潑遭不肖子孫,蕩覆祖宗門戶。降罰不明,乞台查究。
  
上告。
  
包公看完道:「姚湯,怎的見你行善就屈了你?」姚湯道:「我也曾周人之急,濟人之危,也曾修過橋樑,也曾補過道路。」
  
包公道:「還有好處麼?」姚湯道:「還有說不盡處,大頭腦不過這幾件;只是趙伯仁作惡無比,不知何故子孫興旺?」包公道:「我曉得了,且待在一邊。」再拘趙伯仁來審。不多時,鬼卒拘趙伯仁到。包公道:「趙伯仁,你在陽世行得好事!如何敢來見我?」趙伯仁道:「趙某在陽間雖不曾行善事,也是平常光景,亦不曾行什惡事來!」包公道:「現有對證在此,休得抵賴。帶姚湯過來。」姚湯道:「趙伯仁,你占人田地是有的,謀人妻女是有的,如何不行惡?」趙伯仁道:「並沒有此事,除非是李家奴所為。」包公道:「想必是了。人家常有家奴不好,主人是個進士,他就是個狀元一般;主人是個倉官、驛丞,他就是個樞密宰相一般。狐假虎威,借勢行惡,極不好的。快拘李家奴來!」不一時,李家奴到。包公問道:「李家奴,你如何在陽間行惡,連累主人有不善之名?」李家奴終是心虛膽怯,見說實了,又且主人在面前,哪裡還敢則聲。包公道:「不消究得了,是他做的一定無疑。」趙伯仁道:「乞大人一究此奴,以為家人累主之戒。」包公道:「我自有發落。」叫姚湯:「你說一生行得好事,其實不曾存有好心。你說周人、濟人、修橋、補路等項,不過舍幾文銅錢要買一個好名色,其實心上割捨不得,暗裡還要算人,填補捨去的這項錢糧。正是『暗室虧心,神目如電』。大凡做好人只要心田為主,若不論心田,專論財帛,窮人沒處積德了。心田若好,一文不捨,不害其為善;心田不好,日舍萬文錢,不掩其為惡。你心田不好,怎教你子孫會學好?趙伯仁,你雖有不善的名色,其實本心存好,不過惡奴累了你的名頭,因此你自家享盡富貴,子孫科第連芳。皇天報應,昭昭不爽。」仍將李惡奴發油鍋,餘二人各去。這一段議論,包公真正發人之所未發也。

(待續)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