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處不在的中共特務機構—居委會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10月24日訊】(新唐人記者李韻採訪報導)中國大小城市中,屬於中共當局直接操控的最基層的社會性機構,就是分佈於大街小巷的街道居委會了。翻開居委會的發家史,人們不難發現,這個古怪的機構,在中共貫徹的各種違反人性、人權的政策實施上都少不了它的黑影。民眾抨擊,居委會就是中共伸入民眾的黑爪牙。

中國的居民委員會出現於50年代。其前身是民國時期的保甲體制。當時居民委員會的出現,按中共的說法,居委會是關心群眾的貼心組織,若有難處,找居委會就能得到解決。但人們卻發現,居委會戴著「合法」、「偽善」的面具出現,實質上乾的是暗中窺探民眾的家庭和個人生活甚至思想,充當中共的伸入民眾的黑爪牙。

「居民委員會」 成員,最初主要從沒有工作的、忠於中共領導的中老年居民裏選拔組成,他們從挨家挨戶收水電費衛生費通知居民開會,到安排一些居民監視另一些居民,造成居民之間的互相猜疑從中獲得更多的隱私,再到彙報給員警所需要有一切資訊等。

網路作家荊楚:「那個街道居民委員會在我眼裡其實就是共產黨安插在居民中的特務機構,它就是對城市居民監督告密舉報啊,起這麼個作用。比如城市居民中間來個客人也要登記啊,也要上報啊,不然就要把他抓起來,城市街道委員會就是這個基礎發展起來的。」

70年代,中共從混亂的文革中總結了一套整人的方法,又把這些惡毒的方法應用於居委會的管理上。對所轄區域的居民登記造冊,與派出所造冊同步。對它們認為異己分子、危險分子等,串通派出所進行再教育或直接送去「勞動改造」。

89年代北京屠城,千千萬萬個學生遭血腥鎮壓,給失去親人的家庭造成了無法癒合的創傷。此後,居委會對失去孩子的學生家長秘密監控,一有風吹草動,居委會直接向上級彙報。

90年代,居委會已經發展成和公安局、巡邏安全防衛辦公室、城管執法聯動的幫凶機構,中共還給居委會配置了先進的通訊設施,配備警車等,並通過招收公務員、用公務員編製的好處拉攏博士生、碩士生、大學生也加入它們的隊伍。

居委會外觀上更加體面和排場,危害民眾的手段也更加隱蔽和高超。 北京維權人士王鈴指出,居委會成員,他們不但國內游、境外遊加補貼了。還經常可以到飯店裡開會吃大餐,商量哪裡好玩去哪玩兒。

王鈴:「現在大學生也找不著工作,讓他們在這工作三年,然後就給他們轉正,上北京戶口,然後他們還可以調工作,他們就為了這個目標就在努力的工作,對居委會惟命是從,9月20號早晨有五個居委會的人在我們門口堵著,不讓我出門,搶我的包搶我的車,好幾次好多次了,就是在前天的時候還是在居委會裡關了我半個月。」

王鈴說,居委會把她的東西搶光了,房子給她拆了,她上訪維權,還把她抓進了監獄。

「在08年的時候把我抓進監獄,這個時候孩子一個人在家,他們就到我孩子家裡去,給我孩子停水停電,原來居民委員會,就是收收水電費什麼的,現在就跟員警一起,一個監視法輪功,一個就是監視上訪的。」

前「山東大學」教授孫文廣表示,目前,居委會就相當於鄉鎮這個級別,街道辦事處還設有主任,書記,還有搞保安的和其他一些方面,控制著幾萬人。

「在大陸來講,就是掌控他的動向,和所謂違背共產黨利益的事,對他監控,對可疑人物,如何去掌控,就是這些人,比如說有人搞什麼示威活動,或者是搞什麼集會,它就要出面,在它這個街道辦事處管轄之內的人,街道辦事處就會去人,去把這個人找回來。」

孫文廣說,現在居委會人員不但換成年輕的,還有大學生考公務員,街道辦事處有公務員的編製。

「它的主要工作就是監控,因為共產黨有條規定,過去講支部建在連上,要控制戰士的思想動態,動向進行灌輸和一些教育,現在街道辦事處就相當於連的黨支部,進行監控,找一些積極份子當耳目,它另外還有些權力,你失業在家要不要領救濟,補助,它們簽了字才能領救濟,所以有些人向它們靠攏。」

大陸網絡作家荊楚則指出,居委會目前已經演化為政府的官僚制度了。

「一方面是朱鎔基搞什麼高薪兩年,給政府街道辦撥了很多經費,他們花費不完,另外一方面現在的街道逐漸逐漸的演化有很多功能,本來是服務性的,現在就是個強制性的功能了,強制性功能,他們從中就可以收受好多好處,他們就有經費來源。」

《明慧網》報導,在協助中共迫害法輪功方面,居委會充當了馬前卒的角色。對轄區內的大法弟子家庭登記造冊,長期對大法弟子跟蹤、盯梢、電話監聽、參與抄家,協助警方對大法弟子的非法抓捕、送勞教、判刑等罪行,對街坊鄰居散佈法輪大法的謠言,迷惑、引誘居民配合它們的迫害。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