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一龍:沒有免費的「打左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10月28日訊】 自以為得計的「打左燈向右轉」


二十世紀後期,以消滅私有財產為目標的共產主義實踐,在各個自稱「社會主義」的國家,相繼遇到了大麻煩,於是出現不同的對策。一種是祖宗之法不可變,堅持既定方針不動搖。用開車的術語比喻,叫繼續堅持打左燈向左轉,轉入懸崖方罷休,羅馬尼亞即是一例,東鄰朝鮮還在途中。另一種是救命要緊,管不得先人了,於是徹底改弦易轍,融入世界潮流,打右燈向右轉,老大哥蘇聯已經垂範。兩種辦法不論成敗對錯,從交通規則上看,都屬中規中舉,可以理解。可是實踐起來,阻力不小:前者的下場已經屢見不鮮,後者呢,則難免遇到已從專制獨裁的左禍得益者的強烈抵抗。唯有我們中國擁有傳統的高超智慧,實行左右逢源的妙計:打左燈向右轉!雖然違反了交通規則,但是於既得利益同志有左燈安慰,於多數平民大眾得右轉實惠,各有所得了。這項出色的設計,就使它的倡導者鄧小平成為譽滿全球的「總設計師」。他一面批判「兩個凡是」,放開人民求生奔富的手腳,一面又堅持「四項原則」,維護先王專政治國的法統,一時間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神州大地一片歡騰,環球左右交相讚譽。

這樣的設計還有一樁妙用,就是萬一右轉遇到困難不如己意,特別是發現行將駛入危及司機的深水區時,可以猛打軚盤,驅車回左,哪怕把乘客摔出去把路人碾斷氣。摔了碾了也是車輛轉彎打燈在先,你自己不坐好扶穩小心避讓,怪得誰來!此計曾經多次使用:工人呼籲實行「第五個現代化」即政治民主化了,學生要直選人大代表了,作家寫劇本叩問「你愛祖國,祖國愛你嗎」了,學者倡導人道主義研究「異化」怪論了,這些都是車輪淌進深水的徵兆,於是馬上大反資產階級自由化,清除精神污染,抓人判刑殺一儆百,猛轉軚盤駛回左岸。直到二十三年前的那場「風波」,乾脆實行機槍導航坦克開道,猛踩一腳油門向左狂奔,害得舉國震怒全球震驚,也喜得失意左公們一心以為左鶴之已至,摩拳擦掌大反其「和平演變」來。這才使司機看到那粉碎自己「右傾翻案」「右派政變」的屠刀高懸在前,連忙剎車轉向脫離險境。

駕車者迷失了方向

重提這段歷史,是為說明本文的題目:不講規則的任何「設計」,即使是打左燈向右轉的聰明設計,即使出自天才的總設計師,也不可以不付沉重的代價。不過更多的證據還在後頭,那是在總設計師駕崩以後。

鄧公一去,大樹飄零。繼續開車的,一蟹難勝一蟹,只能鄧規江隨江規胡隨,毫無想像力了。只是左燈打得更加起勁,右轉轉得越發變味,直到最近十年,左左右右更無章法。口頭發誓遵守憲法尊重人權,「江規」十四年前就簽署了的《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人大快換屆三次了,「胡隨」卻屆屆都不批准;提出「以人為本」,維護公民權利,卻把自己的前任總書記非法幽囚至死,把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判處重刑,哪裡還說得上普通公民的權利!大講堅持改革開放,卻公然擺出「毛澤東思想萬歲」方陣向全球示威,使那本來就針對「毛澤東思想」指導下建立之「高度集中體制」的改革喪失了目標。至於日前由黨報社論欣然宣佈的「十年奮進,十年輝煌」的種種輝煌:國進民退的「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系」、「鄭重表明」實行五不搞六不搞的「中國特色的法律體系」、黨政不分以黨干政以黨代政的「行政體制改革」、嚴密控制人民生活的「創新社會管理」、規定全民以「核心價值體系」之是非為是非的「文化體制改革」,都表明倒退左轉的明顯趨勢。最風光的成績是經濟總量世界第二,和國際大佬平起平坐,煞有面子了。可是經濟成果卻大部分落入權貴人物貪腐分子的腰包,大批貧民依然被固化於底層,於是出現不分左右的上訪潮、抗議潮、動亂潮,而因應手段卻是對人民廣築「護城河」(這倒是一大創新)、壓倒一切地維穩,其耗資居然超過國防經費,不僅公然與民為敵,且把人民當成比外敵更可怕之敵,給了「和諧社會」一記響亮耳光。總之是左燈雪亮右轉敷衍,駕車的自己也不知走向何方了。

家天下的「重慶模式」

正是這種形勢,造就那個大野心家薄熙來。此人品格低下手段高超,托左燈右轉大環境之賜,處處為官處處貪腐,節節貪腐節節高升,升入中央當部長當政治局委員就在這最近十年;五年前主政重慶之後更是飛揚跋扈頻煩鬧事,不斷出招自樹神威,問鼎中央最高權力之心路人皆知。你們不是打左燈嗎,我就和你們比誰左:你歌頌毛澤東思想,我就乾脆歌頌毛澤東本人踐行毛澤東遺志,唱紅歌發紅信塑紅像拜紅神,還要超越毛澤東,使治下的重慶從黨天下蛻變為家天下。在近日審訊他太太的官方文獻裡,有一含義微妙的細節,就是那個幫她行兇的張曉軍,在庭審開始時,查明的身份是「重慶市委辦公廳工作人員」,十天以後宣判,他變成了「重慶市委辦公廳原工作人員(其家中勤務人員)」。表示他這個「辦公廳工作人員」同時就是薄家的勤務人員即家丁。該案的整個案情透露,負責保衛三千多萬市民身家性命的重慶市公安局,幾個正副局長也只是他的家丁,太太要想殺人,一個電話就招來策劃,殺人以後又為主子分工合作隱瞞罪行消除罪證,幹的全是黑店家丁的髒活兒。其實整個重慶的黨政機關,莫非薄氏家產,整個重慶的機關幹部,莫非薄氏家丁。像這樣的「重慶模式」,居然一搞幾年,儘管民間物議紛紛,就是不被中央制止。所為何來?為的是中央一樣在唱紅打左燈,大家彼此彼此,所以不僅不予批評,倒有三分之二的最高領導接踵前去為他站台張目。中央地方爭相唱紅,前者究竟囿於總設計師在天的面子,總體上也還只能維持左燈右轉的局面;而薄某卻是實實在在地打左燈向左轉,從交通規則上看,他是理直氣壯的,比那些打著左燈不知該向何處轉的官僚們更有底氣,也更能迷惑苦於眼前苛政的民眾。薄某憑著這個本錢,勝利進軍中央甚至妄圖奪取最高權力,把家天下的「重慶模式」推向全國貽禍天下,也許就是朝夕間事了。這就是幾十年來堅持唱紅打左燈的代價,可怕不可怕!好在他的刑罪案發,也好在本屆司機即將任滿。後繼的人們,左鑒不遠,就在跟前啊!

文章來源:《動向》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