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南周》未停刊 前景如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3年1月12日訊】【熱點互動】(899)《南周》未停刊 前景如何?中國民眾如何才能夠獲得言論和新聞自由?

主持人:各位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收看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欄目熱線直播節目。一週以來,《南方周末》事件一直廣為國際和國內關注,這個星期四《南方周末》如期發行,沒有被停刊。首先我們和大家一起看一下相關的新聞。

10日如期出刊的《南方週末》,頭版標題為:「那麼多的愛,那麼少的錢」,報導的是河南蘭考火災有多名棄嬰死亡事件。由於銷路很好,很多人買不到報紙。

報攤老闆:「這個禮拜賣完了,要等到下個禮拜才有。一個人就買兩份,比以前賣多一點。」

市民陳先生:「在廣州都買不到,我看了3個報攤都買不到。它就是每一個星期的週四出版的。」

據《路透社》報導,新任廣東省委書記胡春華親自介入調解「南周事件」僵局,並暗示廣東宣傳部長庹震和南周總編輯黃燦將下臺。胡春華還向罷工的採編人員保證,只要他們恢復正常工作,《南方周末》將正常出刊,當局也不會搞「秋後算賬」。

不過,廣州市民張先生透露,10日有多位到該報大樓外聲援的民眾被抓,他對中國新聞自由的前途並不樂觀。

市民張先生:「好幾個朋友都被抓走了,一到現場就被抓走了,最少是5個,現場人是不能停留的,不讓你到現場去搞聲援活動。需要大家醒悟過來,再這樣搞的話,話語權沒有,甚麼權利都沒有。」

廣州市民袁先生認為,南周事件對中國的新聞自由有正面影響,但離真正擁有民主自由還很遙遠。

袁先生:「我相信新聞自由的空間應該會得到擴展,言論自由也會有一定的放開。但是,究竟自由或者民主到來哪一天,這很難估計。」

《南方周末》創辦於1984年,曾是中國大陸發行量最大的週報,被自由主義知識分子推崇,視其為中國最坦率和敢說話的報紙。

主持人:各位觀眾朋友,今天我們的話題是「《南周》未停刊,前景如何?」歡迎您打我們熱線號碼參與討論,熱線號碼是:646-519-2879。我首先向各位介紹今天現場的兩位嘉賓,一位是時事評論員汪北稷先生,汪先生您好。另外一位是資深媒體人龐鐘先生,龐先生您好。

汪先生您和《南方周末》還有南方報系的一些前輩有一些交往,您能不能跟我們談一下就是在他們眼中,現在《南方周末》他們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最新進展怎麼樣?

汪北稷:因為我長期在南方生活,即使在南方生活之前也曾經看這《南方周末》的報紙,南周最近出了這麼大的事情,這是僅次於南方報業集團南都的程益中、喻華峰被迫害事情之後最大的一件事情,震驚了全世界。我每天很關注,這幾天我也跟很多老朋友去電話用別的方式聯繫。他們的心態看到了,其實這好幾年來他們對南周被中共的蹂躪已經感到很心痛、很麻木了。因為在《南方周末》裡面來講,最能寫的、最有能力的編輯、最出色的領導全部被瓦解了,全部被趕走了,已經去中國各個地方謀生,有的在新聞領域、有的不在新聞領域,已經不能在《南方周末》報社裡面立足了,留下來的人是中共廣東省委宣傳部反覆清洗過的一些 認為可靠的人。

即使在這種蹂躪很多年的情況下,《南方周末》還能夠被他們繼續用粗暴的方式來對待,引起這次反抗,據我所知這些前輩心目中是非常痛心的。他們反饋給我的信息就是說,新來的中宣部長庹震跟過去的廣東省宣傳部長很不一樣,比方講以前有一個宣傳部長叫于幼軍,現在在坐冷板凳的在中共觀察站,可能得罪了江澤民還是怎麼樣。他作為廣東省宣傳部長,他一年之中處罰過《南方周末》十次,事後人家都知道,這十次都是因為中宣部打了招呼要處罰他,他才處罰,而且于幼軍是不會從自己身為宣傳部的角度來過多管束這個報紙的。所以那個時期,2000年的前後時期,《南方周末》也是個黃金發展時代。

現在不一樣,這個庹震據媒體界的老朋友提到說,他教訓廣東的這些媒體領導就像教訓自己的手下一樣的,十足的顯示出一個官霸,一個學霸的這種政治暴發戶的一種心態,完全不尊重這裡的媒體。

而我們看到你這個庹震,並不是在中國辦一份很好的報紙或者辦一個很好的網站,或者辦一個很好的電視台,什麼在媒體圈的業績都沒有,他就安插過來做這個新聞最發達的省裡面的宣傳部長,而且用最落後的北方的這種政治暴發戶的方法,來管制這個全中國新聞相對辦得最好的一個地方媒體,所以引起整個媒體界的同仇敵愾,也蔓延到整個全中國有良知的各行各業的知名人士都表示憤慨。

這也就是說,中共自己說的事情和做的事情極度的偏差,而且說老實話,這次南周他在中共這麼多年的馴服之下,他去策劃一篇文章完全是迎合中共新出來的十八大領導人習近平說憲法的生命是在於實施,說一堆很漂亮的話。習近平先來說憲法,然後南周來附和,結果受到庹震之流的一個強力的打壓,所以令很多關心和喜愛《南方周末》的人都非常的憤怒。

主持人:我們看這一次很多人都評論說是20多年以來,就是媒體全部起來反抗中共這種審查制度和和沒有言論自由,對媒體封殺的一個群體的活動,最新的媒體動態是什麼呢?

龐鐘:最新的情況一個是《中青報》的有一個評論,區別寫了就是說:「勸政府勿敵視媒體」,另外在中國官媒裡也在徵集最反感的官話,引起網民熱議。同時昨天叫網上有2百多位左派人士要求政府不要封網,當然中宣部介入南周事件跟《新京報》事件的時候,實際上要求全國媒體轉載《環球時報》的文章,這個舉動被認為是文革以來的首次,這是引起媒體跟民眾特別反感的地方。所以很多媒體都站出來說話,從今年元旦開始到現在,實際上有一連串的關於媒體這方面的要求進行採訪、進行報導,跟要求像南周一樣能夠一定的新聞自由的空間、講新聞事實的空間,跟老百姓有一定的言論自由的空間,特別在博客方面走得比較緊,你報紙上好多不讓報的,他博客上面都是先反映出來。

主持人:我看現在有的評論說,這次南周沒有被停刊而且可以繼續發行下去,還有談到上面今後不再審查他們。您覺得這個會不會是真實的情況?另外,如果這個情況發生的話,算不算是說南周還有全部的中國媒體,以及那些支持他們的民眾,一種努力的勝利的一步呢?

汪北稷:不可能。因為老實說吧,我們從歷史的角度和現實的角度來看《南方周末》以及全中國所有媒體的未來,歷史的角度像《南方周末》的創辦人那些元老比方講左方老先生他們所說的,為什麼要創辦《南方周末》?就是因為他們到國外來看到媒體是蓬勃發展、自由發展的,而在中國大陸上就存在幾十份《真理報》,只存在《真理報》,《人民日報》就是學習《真理報》的風格。現在很多媒體人把中共在中共竊取政權之前發表的文章拿來,每篇都是中共現在標準上的禁聞,不能發的文章,像是《新華日報》要求自由媒體、要求軍隊國家化的都是禁聞。所以中共建政之後,他就學習蘇聯,只存在一份報紙就是《真理報》,每個省的某某日報、《雲南日報》、《南方日報》、什麼日報就是《真理報》。《人民日報》就是《真理報》。

所以有時候我們看國內很多朋友說,奇怪,為什麼出現什麼新聞之後,《人民日報》、《解放軍報》、《經濟日報》、《光明日報》的版面、內容、文字、排版一點都沒有變化,因為他們都是一個報,就是《真理報》,全中國只有一個報社就是中宣部。所以從歷史的角度,《南方周末》也好,當年的《深圳青年報》也好,當年的《世界經濟導報》也好,很多這種新興的媒體人看到海外的新鮮空氣,想突破《真理報》的話語體系,都遭到慘烈的控制和打壓。

《深圳青年報》是直接關掉,因為薄一波的緣故。《世界經濟導報》因為江澤民、曾慶紅的緣故,也是關掉。剩下來一個《南方周末》,後來再裁撤《南方都市報》,它們都飽受血洗。《南方都市報》前幾年程益中、喻華峰兩個人被以莫須有的罪名關進牢裡面,受著各種各樣的折磨和對待,血洗這個報社,這都是擺在眼前的事情。所以中共對媒體從歷史的角度上來講的話,一直是控制的,它只要求有個《真理報》。

為什麼從現實角度我覺得也不可能打開輿論的空間呢?我們經常講、我也不只一次講過,現在中共搞了一個粉墨登場的十八大,就是所謂的七常委,它的7個總統,我們來數數看。前幾年,03年、04年因為孫志剛案件的報導,迫害《南方都市報》的元凶是誰?坐在政治局常委裡面的張德江,張德江別人給他取的外號叫「張北韓」。還有一個叫張高麗,張高麗也在深圳工作過,他也是一個非常專制的政客,他也是仇恨媒體的。再加上劉雲山,劉雲山一直控制媒體,庹震為什麼這麼囂張?對媒體那麼跋扈?就是因為他的後台是劉雲山。所以這幾大巨頭都在它所謂的常委裡面,都是極其反動的角色,所以他們政治局或者是中共都不可能對媒體放鬆,這是不可能的結果。

主持人:在這種情況下,媒體它能夠報導真實的真相、說真話,這對每一個國民來說都是非常重要的。比如說薩斯流行的時候,那你如果報導了真相,你不瞞著的話,很多人可能就不會失去生命。那麼再像四川汶川地震的時候,如果你馬上及時的報導真相,可能很多人也是會被救下來。當然還有很多其它的報導,我們大家在中國大陸生活的人都會非常清楚,就是說媒體的透明,和人的生命都是息息相關的,就不說其他的了。那麼您認為在中國這種環境下,民眾如要有知情權、他們如要了解到底真的發生了什麼,這是和他們每天生活都息息相關的,如何能夠獲得新聞自由、言論自由呢?讓媒體能夠真正的為民眾提供服務。

龐鐘:在國際上來講,這個新聞自由、言論自由是人生出來以後,與生俱有的權利,但是在中國沒有,因為中共在那控制。剛才汪先生講到了,對於中共來說,它為了維持它的獨裁政權,一個是筆桿子、一個槍桿子,它奪取政權、鞏固政權、來保持獨裁政權它就是用了這兩個。特別是媒體,它用了欺騙、變換各種手法,為了達到它維持統治的目的,這是從它執政的本願上來講是這樣。

但是現在世界發生了大的變化,全球的所有的人,包括中國大陸的好多民眾,特別是廣東的民眾,因為他們直接就能夠看到港、台的媒體,他們有一些信息,民主、自由、人權,包括新聞自由跟言論自由,對他們來說已經是耳濡目染了,每天都能看到,每天都能聽見,所以他們也覺得這個就是我們中國人應該有的權利。所以在這種情況下,你中共再封殺,只要人們都有這個意識在覺醒,像支持南周媒體的民眾一樣,都能夠挺身而出的話,那情況就會有改觀。

所以這是一個契機,是中國能夠有突破的一個契機,如果中共你要封殺的話,要麼可能就是下台,要麼就是民眾勝利,所以在這方面一定要按照國際的慣例,民眾要跟國際接軌,就要有自己的權利,要挺身來爭取自己的權利。

主持人:各位觀眾朋友,今天我們的話題是「《南周》未停刊,前景如何?」歡迎您打我們的熱線參與討論。中國人和海外的華人如何幫助在中國大陸的所有民眾,能夠獲得新聞自由、言論自由?您都可以把您的想法和我們其他觀眾分享,熱線號碼是646-519-2879。我們現在先接一下觀眾朋友的電話,第一位是巴黎的金先生,金先生您好,請講。

巴黎金先生:這個討論讓我想起以前的六四,六四之後我參加的,六四和這次這個運動在我看來,以前趙紫陽他是總理,鄧小平他是主席,這有什麼不同的呢?習近平他是主席我看有點希望,但是為什麼他開這個黨會,我想不通的。這次罷工是沒有人支持的,以前六四運動趙紫陽他支持他們學生,這次沒有人支持他們記者罷工。我看這次罷工是和以前不同的,以前中國人都是關起來了。

主持人:謝謝金先生。我們接一下紐約張先生的電話,張先生您好。

紐約張先生:南周這個事件,本來在共產黨的角度來看不算什麼大事,報紙你寫得不好我給你寫一個,站在他們的角度是天經地義。也就是說在共產黨的環境下,黨管新聞這是一個基本原則不能動。但是話又說回來,一黨獨裁的統治在世界範圍內是不合潮流,是倒行逆施的。從這裡講我就想起上次90年代「多 米諾骨牌」的效應,東歐巨變,所以南周事件,也可以說是中國現在的多米 諾骨牌的第一塊,但是這第一塊又被他們給扶住了,沒有倒。所以也可以說南周事件是一個火星。

主持人:好,謝謝張先生。我們再接下一位舊金山的陳女士,陳女士您好。

舊金山陳女士:安娜主播您好,我非常欣賞您的主持風格。我覺得前景不是很樂觀,為什麼?因為共產黨都是與人民對立的,它談憲政中國夢給別人弄個蘿蔔似的在前頭勾著你走,它實際上是南轅北轍的,我覺得。

主持人:好,謝謝陳女士。各位觀眾朋友,今天我們的話題是「《南周》未停刊,前景如何?」歡迎您打我們的熱線:646-519-2879。剛剛紐約的張先生談到,對中共來說它就覺得我就應該管你這個新聞,我說了就算,我說要把這稿改了就改,我說要發什麼就發什麼。

我們知道龐先生從1984年一直到1995年,11年都在中國的廣電部,期間經歷了六四,那之後在96年到2002年是在香港的《鳳凰衛視》,等於是說在中共的國內媒體跟海外媒體都有很多的經歷。那中共它到底是個什麼樣的系統,這一次對南周來說就是中宣部下的指示,很多人可能搞不清楚到底誰管誰呢?中宣部又出來管,廣東省委好像也出來管,廣東省的宣傳部也管,那麼他們到底是什麼樣的關係?這個審查制度是什麼樣的結構,是如何進行審查的,他們怎麼操作的呢?

龐鐘:是這樣,這次南周事件是省委宣傳部長庹震改稿,改南周新年獻辭的稿子,這個按照道義來講,他是主管單位,宣傳部長他除了管報紙以外,電台、電視、雜誌,所有有關出版這方面的他都管,那麼他來改稿子,按照中共宣傳的這套機制來講,那是天經地義的,確實是這樣。當然問題是他改錯了,那是另外一個事情,咱們後面再談。

那從整個機制來講呢,中宣部是直接的職能部門,就因為省委宣傳部它是由中宣部來直接管的,它職能部門是直接管的,但同時它是又受省委的領導,就是省委書記他直接抓著省委的宣傳部長,那省委的宣傳部在管各方面的媒體。那中宣部他實際上管的,在國內來講是兩塊,一塊是中央級的媒體,比如說正部級的《人民日報》、新華社、廣電部(廣播電影電視部),這三個是正部級的,就部長跟其他的部門都是一樣,他部門就是正部級的。

副部級的像《光明日報》、什麼《科技日報》他雖然是各部門的,當然廣電部下面有三台,中央電台、中央國際廣播電台跟中央電視台,它都屬於副部級的單位,而剛才說像《科技日報》、《光明日報》都屬於副部級的單位。當然除了這個以外,除了中央的媒體還有一些部委直接管的,比如說總工會管《工人日報》、體委管《體育報》,《中國教育報》那就是教育部辦的;下面又分各個部委的,比如說僑委還有那個中新社,他管外面的通訊社。

實際上從那個來講,中宣部管著所有中央級的二十多家媒體,他就管著,同時他又管著各省的宣傳部長,他就直接通上去的,但是作為省委的宣傳部長呢,他又同時是省委的領導。他是兩塊,主要一塊是中央有關國家方面的報導,他要聽中宣部的,可見他也要聽中宣部的;而省裡的有些事情,他都聽省委書記的。所以他是受雙重領導。所以從主管部門來講,他廣東省委宣傳部長改稿出了問題,中宣部過問,按照系統來講,他也是天經地義的,因為你下面出了事情,我中宣部就得管你。他是日常的事務。

就像那個三台一樣,就講中央電視台,他每天怎麼運作呢?比如說晚上7點,那是我在廣電部的時候是這樣,他早上8點鐘有個編前會,廣播電影電視部總編時他有一個編前會,他就把三台各方面的新聞找來,完了總編是主任,加上部裡面管新聞的副部長,來召集這個開會;昨天幾個媒體有沒有問題,哪出了不行,哪些不應該出的出去了,哪句話講得不合適,他都會首先反省一遍、檢查一遍,完了以後,再講今天。

比如今天是《環球時報》出來了,各個媒體我們不能夠發,或者是我們所有的媒體都要轉載《環球時報》,都按照這個口徑來發他的文章,哪怕你中央電視台轉載,你中央電台報摘,用摘要的形式來報,他是通過各種各樣的方式,但是都通過中宣部統一安排下去。

完了各個部裡面,像《人民日報》他再按照各個版面來安排,你是安排第一版還是在第二版,還是在後面的評論,還是後面的副刊,它實際上都是有技巧,他具體管得非常細的。就像中央電視台除了《新聞聯播》以外,他可能還有《焦點訪談》,還有評論性的節目,他可能就安排你去採訪某方面的人,採訪寫這個稿件的人,來進行報導,它實際上通過各個方面來控制。

那麼講到中央電視台每天的7點聯播,實際上12點稿子基本已經出來了,到3點半,那時我在的時候,它初步半個小時的聯播節目已經放在那兒就可以看了。重要的事情中宣部就會去人, 平時廣電部長是艾知生,或是管新聞的副部 長,他們直接會坐在新聞中心的辦公現場,就來看這個片子。之前這個稿子是由中央電視台管新聞的副台長,加上新聞中心的主任、副主任他每天都有值班的,加上新聞部的主任,他們來議訂這個稿子,初步把關之後,拿出來以後變成半個小時去配完音把圖片剪出來看。

因為電視你必須要看畫面,你光在那看文字稿你看不出來,萬一哪個畫面出來什麼問題,不讓舉的口號,打的什麼旗子啊,那都不行。所以3點半基本上要看一遍。看完以後哪有問題,哪個不能出,哪個覺得不合適,馬上要修改,哪個位置,第一條到第幾條,位置排序不合適馬上就要調整。完了以後再重新翻過來再看完,7點鐘才能播出。

主持人:外面的人只是聽說控制嚴密,我想大家聽到龐先生這樣介紹,才能有一些真正的感受,什麼叫「嚴密的控制」。剛剛紐約的張先生談到,他認為這是多米諾的第一張骨牌,但是被中共扶住了,您怎麼看他這種說法?

汪北稷:中共實際扶不住,推倒中共這個邪惡的龐然大物是中共本身。實際上這場多米諾骨牌的第一個推牌人是王立軍嘛,是去年2月6日推倒這張骨牌的王立軍,他把薄熙來推倒了,薄熙來又把中共也推倒了,中共巨無霸現在已經往下倒了,倒的當中然後惹惱了民眾。

民眾看到你2012年醜事做盡,你暴露了中共最醜陋的通過包括谷開來、薄熙來一家人,這個犯罪集團的情況來講的話,就中共自己描繪的僅僅可以公開的內容,包括還沒有公開的內容加起來就極度醜陋了,結果你到了年底還推出了非常保守的非常惡劣的所謂十八大,推出了幾個非常官僚的政治暴發戶作常委,然後還想繼續用老的一套來推行中共思想控制的說法。

實際上剛才龐先生講的,中共它所做的就是要全國一個聲音,一個思想,全國只有一個有思想的,就是它的人有思想,人民不需要有思想。恰恰快30年的啟蒙工作,《南方周末》、《南方都市報》、南方(報系)新聞、全中國有良知的新聞做的工作是沒有白費的,人民也在覺醒嘛,人民的忍受程度在下降。

就像89年之前中國的思想環境和新聞環境是很開放的,到89年就受到迫害受到打壓了,到90年代,2000年前後也有寬鬆的時期,現在又做一個嚴厲的控制。就像我前天跟南周的老朋友聊天,他說隨著社會的發展,積壓的矛盾一直沒有解決,所以人民的要求越來越高,但官場的控制越來越嚴,始終產生一種劇烈的對撞。所以應該講這幾個推倒中共的多米諾骨牌,要歸功於王立軍,歸功於薄熙來,歸功於庹震,他們來推嘛!

人民現在覺醒了,像剛才龐先生說的,每個人都來關心支持,你可以看到很多知名人士,以前跟新聞跟政治跟傳媒沒有關係的人,都來支持《南方周末》。現在每個人都有手機每個人都可以上網,每個人都可以申請大陸所謂的微博,每一個人其實都可以辦一個自己心目中的《南方周末》。其實《南方周末》就成了一個縮寫字,就是「講真話」,對不對?做實事、講真話,每個人如果都講真話,其實我們看過去網絡的力量也很強大,推出了很多「表(錶)叔」,推出了「雷政富」,推出了「郭美美」,揭露得很多,這都是《南方都市報》、《南方周末》的精神,所以只要每個人在網絡利用自己的筆、利用自己的手機講真話,每個人都在扮演《南方周末》,這樣中國何愁不能推翻中共這個邪惡的體制呢?

主持人:對,看到左方先生他有一個對《南方周末》是如何建立起來的這樣一個回憶的文章,他在裡面就談到,當時廣州新聞界的前輩黃文俞他就有一句名言是說:可以有不說出來的真話,但是絕對不能講假話。他說這句話就變成了南方報業集團他們的報訓。我想這也是很多媒體人他們內心追求的一種理想,就像您剛才講的,每一個人也許都可以扮演這樣的角色。

剛才舊金山的陳女士談到說她對前景不樂觀,我們再接幾位觀眾朋友的電話,一起來回應。下一位是上海的熊先生,熊先生您好。

上海熊先生:主持人好,嘉賓好。《南方周末》在我們中國人,我剛剛60歲出頭,生活當中份量很重的,他的份量遠遠超過《人民日報》。《人民日報》89運動以後我就不看它,它都是謊話多。《南方周末》包括南方系的廣東,它這個報系我是上海人,我對他很強的信任,我對他還是比較相信的。

我認為這次處理這個《南方周末》事件,充分說明中共它醜惡的嘴臉。我們中國人講,一娘生九子,九子各不同,就說九個兒子有不同的觀點,你庹震怎麼能夠改人家稿子,把人家的意見改為你自己的意見?你中宣部為什麼強行要把《環球時報》社論強加下去全國發行?中國自稱是與時俱進,中國隔壁的緬甸都開放了新聞自由,你中國為什麼不開放?

主持人:好,謝謝熊先生。那我們再接下一位紐約王先生的電話,王先生您好。

紐約王先生:你好,主持人好。我們一定要告訴習近平,習近平曾經講過要講真話,要講實話,不要講假話,不要講謊話,那麼你就徹底執行。像這次南周事件你一定要把那些頭頭,干涉報導的頭頭通通給他抓起來,偽造文書,就可以將他們一網打盡,打盡對你習近平將來的歷史定位一定很好,而且你改革也一定會成功。打個比方,任何一個人在這個世界上,一個聽,一個看,一個想,這三樣東西,每個人都要具備,如果沒有這個東西這個人就會笨。

你看看南韓、北韓,南韓的人多麼聰明,北韓的人多麼的笨;你看看東德西德,西德的人多麼聰明,東德人多麼笨啊。你看看中國大陸跟台灣,台灣的人多麼聰明啊,大陸的人多麼笨啊,為什麼?你就不讓大陸人看,不讓大陸人想,不讓大陸人聽,這個人就完蛋了嘛。

主持人:好,謝謝王先生。那我們接下一位加拿大馬先生的電話,馬先生您好。

加拿大馬先生:主持人好,嘉賓好。我說一個,剛才王先生說到台灣,現在台灣有一個李安,他那個電影馬上要獲奧斯卡獎有可能,這說明什麼道理?我說的第二點,互聯網最近幾年的發展,微博的發展,使得中共中宣部的這套系統完全失效了,等於說它是根本就不懂得ABC,始終「狼來了、狼來了」,沒有幾個人相信它這些東西。剛才說中宣部什麼《環球時報》的強加發行,沒有用的。

另外就是說,共產黨它是靠謊言加暴力這兩條腿的,實際上宣傳這個部門對共產黨是致命的,應該說是它的命根子,所以針對這點它一定是不會放鬆的。但關鍵是它這套東西沒有跟現實(結合),它不懂得這些東西毫無(用處),所以說我希望在明年,今年冬天發生這個事不是很好的事情,學生都是要考試,我希望明年4、5月份來個「北方周末事件」。你像89六四之前有個《世界經濟導報》事件,後來《人民日報》什麼「4.26」社論的,都是這些東西才能夠啟動中國的社會變革,我希望明年5、6月份再來個「北方周末事件」。

主持人:謝謝馬先生。剛才觀眾他們都有很不一樣的說法,陳女士談到說,她對前景不樂觀,但是剛剛馬先生又談到,中宣部系統相對於現在的網絡這樣的發達,它的系統徹底失效。那我想先問一下龐先生,您對這個怎麼看呢?您樂觀嗎?

龐鐘:現在你通過官方的渠道來控制所有的媒體的話,實際上是不可能。現在網絡它就沒法控制,雖然那個網景有號稱300萬的市價,但是它也控制不住。咱們南方的先不講,它本身就能夠看到。北方跟其他方面它要封殺的話,要通過翻牆同樣能夠看到,所以在這個網絡上它已經控制不了,也封殺不住的。而且網絡現在的占有率,在民眾中間是份量越來越大,通過微博或其他各種各樣的方式都可以自由的發表意見,人人都可以來參與這個事件的討論,更發表自己的看法;現在就等於說我要說什麼,我就可以做什麼的時代。

所以從這一點上來講,中共的這套系統想控制是控制不了的,為什麼說控制不了呢?因為現在互聯網的興起已經證明了這一點。所以如果中共你不改變手法,不順應民意的話,你倒台的時間就更快,就像多米諾骨牌,倒得更早一點。

主持人:剛剛這位加拿大馬先生他還談到,比如說你中宣部可以同時逼著大家都刊登同樣的文章,但是沒有人信了,因為他看到同樣的東西之後,他就知道了這個是官方的,是一個虛假的。但是相反地,有一些他平時就講真話,披露很多真相的人,他在微博發出的東西,很快的就被大家傳播出去,反而信的人更多。

今天我們的話題是「《南方周末》未停刊,前景如何?」歡迎您打我們的熱線號碼參與討論:646-519-2879。我們再接兩位觀眾朋友的電話,下一位是加州的丁先生,丁先生您好。

加州丁先生:主持人好,汪先生好,祝三位週末愉快。關於《南方周末》沒有被停刊,我覺得這整個事件雙方都有一點過份,至於事件怎麼經過大家都知道了。一方等於是大過,等於要被記大過,大的過份。一方是小小的過份,小過。法輪功事件不解決,還有暴力事件不解決,總的來說,這個前景至少不會被看好。好,謝謝三位。晚安。

主持人:好,謝謝。我們再接一下紐約江先生的電話,江先生您好。

紐約江先生:您好。我有幾點意見,有些人說南方人不愛國,可是我完全持相反的態度,因為從中國現代史來看,從辛亥革命開始,所有的革命都是從南方開始的,可是北方來的人就坐享其成。最近我們看了香港的動向、《南方周末》的動向,我們也知道南方人是非常愛國的,也是最愛中華民族的,所以我覺得我們應該給他們很大的鼓勵。

第二,就是有藝術自由才會有國家的發展。剛才有位先生提及到李安電影的東西,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因為在美國也是,在PPS上面最常講的一句話:強大的國家、偉大的國家是有偉大的藝術,才真的是偉大的國家;沒有藝術自由、也沒有言論自由、沒有發表的自由,藝術絕對不會強大,國家也不會強大。

主持人:好,謝謝江先生。我們接一下加拿大馬先生的電話,馬先生您好。

加拿大馬先生:不要意思我又打回來。我剛才說中國經過這麼二、三十年所謂的改革開放,它的規則不是優勝劣汰,是靠關係什麼的,所以造成非常低智商組成的一個國家機器。2003年我到天津以後,當時我們去一個發電廠去了解他們發電廠的地址的時候,廠裡面要我們保密那個地址,當時非常可笑,因為2003年已經GPS都知道的時候,他們還這種思想。所以我認為今天的中國宣傳部系統已經是非常破舊的,我感覺將來也會出現《南方周末》這樣的事情,還會層出不窮,因為它機器爛掉了,肯定是這裡毛病那裡毛病,肯定是這個毛病修好,那個毛病又出來,我覺得共產黨沒有救了。

主持人:好,謝謝。我們先請汪先生來回應一下剛才觀眾朋友們的看法。

汪北稷:我們剛才聽到紐約王先生說對習近平抱有一個期待,要告訴習近平怎麼怎麼樣。其實我們冷靜看一下,習近平是怎麼樣坐到中國今天政治上的位置,他如果是靠講真話的話,他早就離開官場,早就撤職、坐牢了。就因為他沒有講真話,他一直講違心的話,或者他利用他的父親在黨內的開明人士和人民心目中的良好形象,也背叛了他的父親講真話的一些特點。

他如果講真話,他今天就坐不上這個位置去,所以首先他是一個有黨性的人,沒有人性的人,他才能坐到常委這個位置,就包括其他6位。所以這也說明了政治局常委他都不想來說這個事情,也沒有觸及利益,本身也沒有這個能量來表現這個事情,而且其中還有迫害南周的劉雲山跟張德江在常委裡面,所以他們之間是官官相護的。

所以最終來講我們回顧這次南周的事件,也回顧2012發生的事件,我們再回顧80年代東歐解體,共產集團解體的要素。當時西方世界給波蘭、東歐很多家庭人民送去的是一個衛星天線小耳朵,那個是不能互動的小耳朵,現在是可以互動的網絡,雖然取代當時的小耳朵,人們可以通過翻牆、通過短信、通過電話、通過出國旅遊了解全世界的真實的信息來反過來觀察中共,所以中共的中宣部還沒有意識到這一點。

所以有觀眾不斷打電話來說它是個落後的機制,是一個陳舊的機器,它不能再駕馭人民,因為人民本身就不應該駕馭。美國的開國元勳湯瑪士‧傑弗遜曾經說:「我寧可要一個有媒體而沒有政府的美國,也不要一個只有政府而沒有媒體的美國」。前幾天,中科院還推測說,2049年中國要超過美國,美國的強大中共根本不知道強大在哪裡,因為美國有一個「第四權力」來監督政府跟公眾人物,監督大的財閥集團。

所以在中國環境來講,突發事件我今天講中共政治上的切爾諾貝利核電站,王立軍、薄熙來事件已經具備這個要素了;中國老百姓的社會矛盾,各階層矛盾也具備這要素了;當年東歐的小耳朵現在變成互聯網,也具備這個要素了;而中共不斷推出一些蠢材來推倒這個多米諾骨牌,王立軍、薄熙來、庹震,還有更多的人,劉雲山之流都來推動,也具備這個要素了。所以中共垮台具備了要素,也具備了時間,也具備人民的覺醒,只是說垮台快與慢,像龐先生說的,垮台帶來的危害大與小的問題。所以垮台是必然的,中共意識不到這一點,人民全部意識到了,所以大家每個人拿起手中的手機,拿著自己的電腦扮一個《南方周末》,作為講真話的人,那中共就立刻垮台了。

主持人:我們看到很多人尤其是知識界,他們還是希望說能夠改革,能夠推動它一下,然後給它創造這種條件讓它去改。而且這次很多人觀察到,就是從「胡溫新政」憲政開始10年之後到現在了,胡溫新政沒有任何的效果,對他們的期待是非常的失望。

到習近平上來,他們覺得他的父親相對於中共那些人來說,還算是一個比較開明的人士,也許習近平也會很開明吧?他也許真的是想搞憲政吧,真的是要走一個自由的道路改變中國吧?那麼這一次為什麼常委他們集體保持沉默,您覺得習近平他有多大的可能能夠給中國鬆綁,讓中國真正走上自由的道路呢?

龐鐘:從這個方面來講,我覺得作為每一個中國人民來講,做為每一個媒體人來講,或者是不同崗位上的人來講,必須要保持清醒的頭腦。就是說中共不管是誰上台,要維持它的獨裁統治,它就必須還得用筆桿子跟槍桿子來維持它所謂的政權。那個筆桿子它就靠欺騙,不斷的變化手法來欺騙,能夠暫時騙多少時間就騙多少時間。所以胡溫這麼十來年大家本來對他抱著幻想的,那現在習近平上來又對他有幻想,實際上咱們必須要看到中共獨裁政權那麼多年,到上了台以後,它一直是堅持它邪惡的手法在變換,它不可能因為民意、因為其它方面的呼聲來迎合國際方面的潮流,來放開新聞自由來給你言論自由,那它中國的謊言馬上就揭穿,它立刻就倒台,這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在這方面我們一定要有清醒的頭腦,不能夠被它所欺騙。

但是反過來講,作為我們媒體人來講,我在媒體界已將近30年了,在國內中央級媒體也待過,在廣電部也是把關新聞的。所以在這方面,為什麼我要去香港?就是因為覺得在中國大陸,你要搞新聞沒有一點自己發揮的餘地,要想講句真話、講句實話是非常難的,什麼東西都給你公公婆婆一層一層的管著,你動不了。所以覺得要做一個真正的媒體人,你要有所表現自己的空間的話,那我就去香港,完了就去《鳳凰衛視》,雖然它是小罵大幫忙,《鳳凰衛視》也是中共在海外的一個喉舌,但是它相對於國內的媒體是鬆綁了一點,有些方面還能罵一兩句。所以從這個角度上講,我在北京的時候,首都那麼多新聞單位的同行,好多人都覺得做一個真正的新聞工作者要講真話。

舉個例子,六四的時候我在北京,所有的20家首都新聞單位全都上天安門去遊行了,我也從廣電部一直遊行到天安門廣場再遊回去的,三台:電視台、中央電視台跟國際台全都去了,而且關於報導不管是《人民日報》還是新華社還是廣電部,全都報導六四學生上街遊行要反貪腐的需求,全都報了。甚至就在六四那一天,《新聞聯播》也報導了,大家知道杜憲後來因為這個事情下去了。

國際台的吳曉鏞他那時候是新聞部的副主任,吳學謙的兒子,他當時就在把關,他簽發了:「天安門廣場開槍了、死人了」,播出去全球都知道了天安門的真相,他因此被關進了監獄坐牢。所以中共對媒體它會不擇手段來控制,但是中共下面的媒體人,有良知的、有正義感的媒體人比比皆是,只要有這個空間、只要有這個條件都可以站出來說聲話,能夠做一個真正的新聞人,這方面就可以採取不同的手段跟方法來發揮這方面的作用。

主持人:剛才上海的熊先生也談到,就是《南方周末》在他心目中的份量是很重的。我們看到《南方周末》在中國的媒體中,在夾縫中生存也可以說是獨樹一幟,剛剛如龐先生所說,在中國的媒體人中有很多這種心存良知、有良心的人他們是想做真正的媒體人。我們中國其實有一個很優良的新聞傳統叫做憂國憂民,關懷弱者群體這種新聞的精神,您覺得在中國這些有良心的媒體人他們所做的這些努力,像這次《南方周末》,還有像當時六四的時候,他寧可冒著坐牢或殺頭的危險就把真相講給大家的時候,對中國人要獲得新聞自由來說,有意義嗎?

汪北稷:其實龐先生也好,大家談論的新聞人的良知還有我的老朋友說的新聞理想主義,其實歸根到底這就是人性,因為中共是個反人類的集團,它所做的事情是反人性的東西,人性本身就是慈悲、關愛的、需要真相的、坦誠的,所以中共統治這個國家、統治這個社會的方法就是反人類的、反人性的,所以輻射到每一個領域,包括新聞傳播的領域來講都那麼的殘暴。而現在世界格局的發展,包括剛剛龐先生說連緬甸都宣布取消新聞控制了,世界格局的發展已經沒有大型的獨裁國家了。

國內的社會矛盾也積壓了足足有30年,遠的有60年了,再加上中共自身的不是不斷地改良,而是不斷地惡化、不斷地獻醜,不斷地在全世界面前暴露它醜陋的一面,落後的一面,所以在幾個巨大的反差下來講,中共只能說要走向解體,人民必須走向覺醒,每一個人都是一個戰士,每一個人都是一個記者,每一個人都可以成為記者,記錄生活中的真善美,記錄中共的醜陋和它的殘暴,這樣中共它就垮掉了,它就沒有力量了。

主持人:我們時間不多了,剩下幾位觀眾朋友,我們可以接聽一下,請您簡短。第一位是加拿大的張先生,張先生您好。

加拿大張先生:你好。我想中共它沒有垮台的人,一個是它的這個暴政,暴力和謊言,非常有效,強過於前蘇聯和東歐,它沒垮台。第二點就是整個西方的綏靖主義者這種「瘟疫」所帶來的極大的惡果,它本來應該垮台的,結果它不但沒垮台,歷史上還不斷地壯大。第三點就是我們中華民族這些老百姓,這個腦殘的心非常嚴重,我們實際上也不要因為這個十八大,讓江澤民這個邪惡似乎占上風,而感到喪失信心,實際上這次南周事件讓我們看到,中國人民成了一個巨大的爭取支持民主的力量。

主持人:謝謝張先生。我們接一位紐約何先生的電話,何先生您好。

紐約何先生:主持人好,嘉賓好。剛才舊金山的一位女士講,她對這個沒有信心,那麼我想回應一下,簡單回應一下。這三年來,前年2011年發生了很多事情,最致命的事情就是動車事件,墜車以後,把鐵道部搞垮了,那個劉志軍抓出來了。去年是2012年,1月份薄熙來打了王立軍一記耳光,把王立軍打到美國領事館去了,結果重慶這個唱紅打黑的政府垮掉了。那麼今年1月份又發生了南周事件,那麼一篇奇文,說出這個大禹治水是兩千年前,四千年搞到兩千年,他這謊說得太大了,一說說了兩千年之差了,那麼這樣一來,我看這個中宣部要被打垮了。

主持人:好,謝謝何先生。那麼剛剛兩位觀眾,一個說了是它的惡果,還有一個說實際上中宣部也已經要垮了,我們看到就在這一次南周事件中,《新京報》他們發文說,說沒有什麼人真能讓我們跪下。當然這也是很多良心媒體人還有中國很多人的心聲,這種內心的力量是人眼睛看不到的。那您認為這種內心的力量,它在中國這種巨大的轉變中,會產生什麼樣的作用呢?

龐鐘:實際上從現在來看,中國的人都在覺醒,包括媒體人,剛才講的沒有人能讓他跪下,所以作為中國的媒體人來說,南周事件的記者、編輯,包括支持的這些媒體跟民眾站出來,他們就是不畏強暴,不畏中共的統治,他們能夠看清楚中共的這個邪惡的本質,所以他能夠站出來,寧可有各方面的風險,他也要站出來說句真實的話。

那作為所有的媒體人來講,應該也能夠站出來,你哪怕是在博客上,在互聯網上,其他方面發表的意見,公開自己的想法,然後過渡到在媒體上能夠慢慢的,一點點擴展這方面,使媒體真正能夠成為媒體人的媒體,成為西方講的媒體作為社會的公器。

主持人:好,謝謝二位,也感謝觀眾朋友的參與和收看。還有觀眾朋友在線,下次您可以早點打過來,如果您對這個事情是非常關注的話,您可以繼續收看我們的新聞節目和《中國禁聞》,以及我們的評論節目比如像《熱點互動》,我們會繼續對此關注。謝謝各位收看,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