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明:使中共恐慌的數字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3年1月16日訊】十年前胡、溫上台,共黨喉舌們奉命宣傳了一陣胡、溫新政,民間反應很冷淡,大家都是保持著一個觀望的態度,想看看新政有什麼內容,很快胡錦濤發表了重要講話,要向朝鮮和古巴學習,接著又去了趟河北省的西柏坡,緬懷毛魔頭,於是民眾就明白了,新政不新仍然是極權。

轉眼十年,國人們對十八大已經不再抱觀望的態度了,而是以看熱鬧的心情對待十八大了,可喉舌們是老調重彈,又宣傳起了習、李新政。習近平倒是沒有說要向朝鮮、古巴學習,只是說學習領會十八大精神,至於十八大究竟體現出了什麼精神他卻沒有說。與胡錦濤不同的是,他去了趟廣東,於是喉舌們宣傳習近平將繼續走改革之路。

看來當初胡錦濤去西柏坡是想走僵化的老路,經過了十年的掙扎,此路不通。習近平去廣東,就是想表示出不會像胡錦濤那樣走僵化的老路,可是改革已經因為政治制度的緣故走到了死路上了,任何的改旗易幟就都是邪路,所以即便是去了趟廣東,也沒有任何的新意,仍然是在死路上打轉。

中國大陸需要的是政治制度的徹底變革和革新,此時此刻打出任何的改革的旗號,於國於民只要百害而無一利。上台近兩個月了,總要做作一番,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喉舌加五毛們是大報共黨高層每月薪水收入是多少,說什麼常委的月薪是一萬一千塊錢,低一級的是一萬塊一個月,交了稅以後的凈收入才八千多塊錢。兩、三個月的工資不夠買一平方米的房子等等。

可是網上又報出了消息來說,因為擔心反腐敗搞到自己的頭上,有些公務員拋售房子,一次就拋售七、八套,甚至拋售幾十套的。於是喉舌加五毛們又說,習近平有三套房子,銀行儲蓄是兩百五十萬;李克強有兩套房子,銀行的儲蓄是一百五十萬。習、李兩家的資產為什麼要由喉舌和五毛們給報出來呢?

即便是這樣,由別人代為申報出來,其可信度又有多少呢?一個局處級幹部都有多少套房子,都有千萬、億萬的財產,習、李不是從貧民一步跳到前七號人物的位置上的,他們也是從科、處、局、部,一級一級爬上去的,級級有油水,別人都在撈,怎麼去證明唯獨這兩個人是廉潔的呢?

況且即便是月工資一萬,掙了二十年不過才二百四十萬,又有兩、三套房子,又有一兩百萬的存款,又把子女送出國留學,二十年不吃不喝,收入和財產的兩筆賬也對不上號。如果自身的行為廉潔,為什麼不理直氣壯的向公眾公布自己的家產呢?李克強的家產被公布了,但是在國務院里他僅是個副總理,總理的家產為什麼不公布呢?

在共黨整個體制腐敗爛透了的今天,還要打出廉潔的招牌,這又與在妓院里建貞潔牌坊有什麼不同呢?有消息說,共黨體制內的幹部們有97%是反對公布個人家產的,加強黨內民主已經喊叫了多少年了,既然97%的黨內絕大多數反對申報個人財產,習、李又為什麼不執行絕大多數人的決議,反而由別人代為公布家產呢?這豈不是得罪了絕大多數的黨的寶貴財富了嗎?

反腐敗僅僅是個口號,習、李根本無能力去進行這一項工作,僅舉一例就可以證明。十八大期間進京上訪的冤民們,都被抓了起來,送到了專門關押冤民的久敬庄,習、李上台以後,被關的冤民們都被釋放了,於是習、李獲得了一片的讚揚聲,又有人說習、李啟動了政治改革的機制。

但是就在十二月的二十四日,警察、城管們突然出動,把在北京市內的各信訪辦大肆抓捕上訪的冤民,有親眼目睹此一事情的人士說,一天之內至少有一萬訪民被抓,都被送到了久敬庄關押。

所謂的改革三十多年出現了巨大的冤民的群體,每一件冤案都是由於地方幹部的貪腐而造成的。溫家寶曾經接見過冤民的代表,但那僅是做戲而已,冤民的隊伍仍在擴大之中,習近平上台伊始,釋放冤民,顯示也是在做戲。

冤民的出現是與共黨腐敗、搶劫有著直接關係的,腐敗不除,冤民的人數只會一天一天的增加,每一個冤案的背後都是一件貪腐的事實,真心打算反腐敗,就應該從每一件冤案去徹底追查。三、四千萬的冤民講出三、四千萬件冤案,不難從中清查出幾千萬個贓官、貪官和腐敗官們,估計也正是因為贓官、貪官、腐敗官們太多了的緣故,一旦都清查了出來也就動搖了共黨當政的根本。

也就是共黨自己所說的亡黨了,所以溫家寶擺擺樣子,習近平是有樣學樣,腐敗是個燙手的山芋,在加上反腐的人自己本身也不幹凈,反腐的結果只能是腐敗份子們聯合起來打倒他。

十二月的二十八日,彭博通信社網站上的一篇文章被世界上各大電視台播出,文章的內容是講:在毛死後最有權勢的八個共黨元老,鄧小平、王震、陳雲、李先念、彭真、宋任窮、楊尚昆和薄一波,這八個人的子女們有四十三個人是在國營企業的高管或者是老總,操控著中國大陸的經濟命脈。

文章中特別提到,王震的兒子王軍、鄧小平的女婿賀平、陳雲的兒子陳元,僅這三個人所控制的公司的總市值在二零一一年就已經是一點六萬億美元了,約合人民幣十萬億。用此一數字去比較二零一零年中國大陸的GDP總值三點五萬億美元,僅這三個人的家產就佔到了45%。

在中國的歷史中,富可敵國的不過只有兩個人,一個是晉朝的石崇,另一個是清朝的和紳,由於他們的財勢都大過了皇家,所以兩個人的後果都很慘,如此看來只有共黨這個朝代才能大批量的出現富可敵國的富豪們。早就有調查揭露,共黨的幾百個家庭控制著中國大陸兩百個經濟命脈的部分,二百三十萬的共黨家庭的總資產佔到了全民資產的80%以上。

這就證實了前不久瑞士的德文報紙《每日彙報》的調查結果,調查出從二零零一年到二零一零年的十年間,中國大陸共有二萬七千四百億美元流出了中國,進入了西方的銀行,成為了私人的儲蓄,這筆外逃的資金相當於人民幣二十萬億,佔到了二零一零年三點五萬億美元的GDP的80%。

美國的《紐約時報》揭露了溫家寶家族資產有二點七億美元,繼而又揭露了習近平家的資產是三億多美元,中國大陸是個貪腐大國,世界聞名,共黨既然喊出了反腐敗,世界上的各種機構組織就把他們多年調查腐敗的數字和事實公布出來,目的無非有三個:一是提醒共黨反腐敗不是口號,事實數字俱在,是喊口號還是行動,你們共黨自己看著辦。

二是要告訴中國大陸的民眾,共黨的腐敗已經不是一般的腐敗了,而是威脅到了國家民族的安危和子孫後代生存的腐敗,甚至是影響到世界的秩序和安寧的腐敗,這種腐敗政權還有沒有存在的必要了,應該是中國人當務之急的首要考慮了。

三是提醒世界各國的政府,在中國大陸經濟全面大崩潰和民眾對共黨貪腐憤怒的日益激昂的情形之下,應該重新調整對中國大陸的外交和經濟政策,防備末日共黨的狗急跳牆的瘋狂舉動,避免一場人權的大災難。

各主要媒體在報導這些揭露共黨腐敗的文章和調查結果時,同時也說出,這些調查和數字顯然是中共面對腐敗的一大挑戰,同時也會使中共感到恐慌,至少是極度的不舒服的感覺。

正是由於這些,所以在十二月的二十七日共黨下發了對網路的實名制的登記令,外國人不懂得這是什麼意思,但是中國人都懂,這是對網路封鎖和監控的又一愚蠢的措施。六十多年,中國人不知道中國的事情,要從外國人那裡才能得知一些中國的真實情況,這是共黨剝奪中國人的權利的一個例證。

任何一國的公民,都有權利知道發生在這個世界上的一切事情的真實情形,中國人則成為了例外,任何有關中國大陸的真實報導都被共黨指責是反華勢力、敵對勢力。這個意思就是說,任何人說了一句實話,就成為了反對中國、反對中華民族、反對中國人民的反華份子和敵對份子了。

但是這些個揭露真情和說出了實話的人們,其實是揭穿了共黨的謊言,幫助中國人獲得知情權。在普世價值被越來越多的人接受以後,使得絕大多數的世界公民們認為,生活在極權專制獨裁政權下的人民有權利知道真相。

通常鐵幕國家政權的真相都是醜陋的、罪惡的、令人吃驚的罪惡。記得是在二零零九年初,一份調查報告在世界上公開了,內容是二零零八年汶川大地震後,海內外華人主動捐出的救災善款四百四十億人民幣,其中的80%被共黨層層幹部們貪污了。

到二零零九年、二零一零年海外華人們被告知這一消息時,絕大多數的華人們是表示不相信,甚至反問說,這怎麼可能呢?但是沒有人說,這是反華,證明了中國人都知道共黨是惡事、壞事做絕了,但不知道的是共黨竟然惡到了如此的程度上。

十二月二十八日新聞節目又播出四年半以前為汶川地震設立的捐款箱近日被發現了,裡面的鈔票已經發霉了,共黨的紅十字會出面做一番解釋,但卻沒有認錯和愧對民意及愧對災區人民的表示,如今的共黨們已經都富得不耐煩了,誰也不會把捐款箱裡面的幾千幾萬塊錢當作錢了。

但是想想地震以後,失去了親人和一切的災民們,一杯清水、一個饅頭會對他們的精神心理上起到多麼大的撫慰的作用呢?捐款的善士們希望他們的善款能夠起到這個作用,在生死線上掙扎的災民們巴望的是得到外界的幫助和支持,但是作為人的人性的連接鏈卻被無人性的共黨們從中砍斷了。

在中國大陸,下情不能上達,那是極權體制有意造成的,上情不能下達,那是因為上層的醜聞太多,不敢讓民眾知道,政令不出中南海,那是那是因為共黨內幕各個利益團伙在較量之中,但是民眾之間的人性關懷的往來也被共黨從中給切斷了,這就沒有別的解釋了,只能說是共黨因為害怕國民們知道的太多,於是聯合起來推翻共黨。

這個世界上沒有人反對中國,沒有人反對中華民族和反對中國人的,共黨才是真正的一貫反對中國,反對中華民族,不僅反對中國人,而且是與整個人類敵對的政權。時至今日有些同胞一聽到反共就恐慌,但是轉過臉去馬上就換上了一副愛國者和民族主義者的面孔。

我們只能說這些同胞的人格不完整,國家被共黨出賣的七零八落,真正的愛國者是愛一千一百四十一萬八千平方公里的整個中國,而不是只愛被共黨賣的剩下來的中國,真正的民族主義者愛的是民族文化和傳統,尤其要維護民族的尊嚴,發揚民族的精神,絕對不能做被共黨極權文化同化和奴役下的民族主義者。另外國家和民族都不是抽象的空洞的名詞,而是由億萬的公民和民眾充實起來的有血有肉的國家和民族。

當人民被貪腐搶劫,當人民辛苦創造的全民財富被共黨們捲逃去了外國,成為了共黨們的私產時,真正的愛國者們和民族主義者們,難道不該拍案而起嗎?無正義無公理,人民在痛苦,又何以為國家?何以為民族呢?

不懂得愛民如愛己,不去關懷自己同胞們的艱辛和痛苦的人,又愛的是什麼國、什麼民族呢?尤其令人大惑不解的是共黨貪腐搶劫搬空了中國大陸,反而使得中國大陸國力增強,強大輝煌了,於是一群五毛們就跳了出來喊打喊殺,又要打日本又要打越南,還要去打菲律賓,理由是這些國家侵佔了中國的領海。

本人承認自古以來的這個說法,但是在共黨當政以後的情形就完全不同了,中國大陸是無法治,但是在這個世界上是有國際法去約束各個國家的政府的。自從共黨當政以來,中國總共損失了四百萬平方公里的領土和領海的面積,凡是得到了中國領土和領海的國家,都拿得出來和共黨正式簽字的文本,否則國際社會早就插手或者採取行動了。

國際社會是看的很清楚,共黨只能煽動民族主義的狂熱,去轉移中國民眾對經濟崩潰和共黨貪腐的注意力,真正可憐的就是那群共黨的幫凶和篾片們。從理性上講,本人堅信中國大陸的經濟已經全面的崩潰了,而且這個崩潰的局面絕非共黨能夠收拾的了的。

從古今中外所有的事實上看,凡是腐敗的政權對於國家和人民所能作的永遠是禍國殃民,其結果永遠是要被人民推翻的。以共黨的腐敗和古今中外的腐敗政權相比較,共黨的腐敗是更甚,所以對於共黨的垮台本人從來沒有懷疑過。

二零一二年的十二月三十一日,是各國股市二零一二年最後一天的表現,與二零一二年初相比較,德國、英國、法國的股市指數上漲了18%到20%;日本和香港上漲了23%;美國和加拿大的指數已經完全恢復到了金融風暴之前的指數;台灣也上升了16%;而中國大陸的滬深指數卻是至少下跌了15%到20%。

另外專家還估算,二零一二年中國大陸的財政赤字為八千個億,到了二零一三年的赤字將達到一點二萬億,中國大陸已有國債九十萬億了,二零一二年又增加了八千億,到了二零一三年底,國債則至少是九十二萬億,這就不得不讓人們多想想,多問幾個問題了。

中國人不享受任何的國家福利,中國人掙著世界上最低的工資,中國人忍受著當前世界上最高的通貨膨脹率,共黨報出的是年年增長,結果是國家沒有強盛反而欠下了天文數字的國債,那麼錢都到哪兒去了呢?國際社會對共黨政權的看法非常壞,所以是處處防備。

現在該是中國人反思如何正確看待自己的時候了。中華民族的倫理道德尊嚴和精神不能允許被政權所破壞泯滅,我們的民族是偉大的,但是這個偉大是要世世代代每一個人去維護的。

謝謝各位聽眾朋友們的收聽,下次的這個節目的時間裡我們再見。

文章來源:《希望之聲》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