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導斌:申紀蘭再次「當選」與多層間接選舉制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3年2月6日訊】網易新聞稱,已經連任十一屆全國人大代表的申紀蘭再次「當選」,成為從1954年至今惟一一名從第一屆連任至第十二屆的全國人大代表。創造了「奇蹟」!

申紀蘭何許人也?百度搜索給出的介紹是:申紀蘭,女,漢族,1929年12月生,山西平順西溝人,1953年加入中國共產黨。小學文化程度,全國勞動模範,從1954年第一屆全國人大會議起,連任全國人大代表十一屆(加上這一屆當是十二屆),同時還「歷任金星農林牧生產合作社副主任、中共平順縣委副書記、山西省婦聯主任、長治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全國婦聯第二至四屆執委。」

這個自稱「識字不多」的當年的農村婦女,在「黨的培養下」,躍出農門,不僅連任十二屆全國人大代表,還官運亨通,官至廳級高幹。不僅如此,網上還有人傳出其家庭成員個個是官員,其丈夫是長治市城建局局長,大女兒張李珍享受少將待遇,兒子張江平現任長治市糧食局黨委書記。不僅如此,據說這位識字不多的老年婦女還投資5000萬元,於1996年11月註冊了山西申紀蘭貿易公司。腳跨政商兩界,權錢通吃,既貴且富,可謂是既得利益集團中的一員。

申紀蘭及其全家的榮華富貴靠的是什麼?靠積極參加農村生產勞動?可全國數億農民該有多少人勞動到死也盼不上飛黃騰達!靠智力?一個小學文化程度的普通婦女,能有多高智力?靠人民信任?可申紀蘭自己坦承,自己「55年來從來沒投過反對票」,平常跟選民沒有交流,「我們這是靠民主選舉的,你交流就不合適,不選你,你就不要去麻煩人」。

把她送上成功之路的是什麼?答案居然是「贊成」!真是中國特色!僅憑會「贊成」就能從最底層的一個農民躍升為廳級高官。

若說會「贊成」,全世界如果評選「贊成」冠軍,也許非她申紀蘭莫屬!「大躍進她贊成,人民公社她贊成,文革她贊成,斗劉少奇她贊成,斗鄧小平她贊成,否定大躍進她贊成,否定人民公社她贊成,否定文革她贊成,平反劉少奇她贊成,平反鄧小平她贊成。她活在世上就為了贊成。人大代表申紀蘭,是唯一連任55年的全國人大代表,之所以能連任,就因為她贊成。」(鄭榮華:「贊成的秘籍」)顯然,這是一個「貌似純樸憨厚,骨子裡是沒有正義、泯滅良知的狡猾精明」(網友@ 透明的空氣:語)之人,沒有堅定的政治信念,沒有基本的政治操守,也缺乏基本的政治知識,同時也嚴重缺乏為自己所代表的民眾主張權利的意願和能力!但就這樣一個窩囊廢,就能僅憑手中那張有名無實的選票,以不作為的方式參與分贓,並從贓物中分得極其可觀的一份!

聯繫多少正直睿智敢言之士甘冒坐牢的風險自主參選人大代表而不被允許,申紀蘭以尸位素餐這一招居然就能一屆又一屆坐穩全國人民代表位置,我們只能慨嘆,這位老婦女幾十年的春風得意,實在是用民權的恥辱和國家的悲劇換來的!

要知道申紀蘭所參加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至少在理論上是「最高國家權力機關」,是「立法機關」,在法律地位上類同於民主國家裡的議會。在民主國家裡,議會是國家主權所在,是國家政治活動的中心,是決定國家法律、制度、政策等幾乎所有大政方針的最高決策機構,是國家團結的象徵。議會所掌握的權力是國權中的國權,是國家的第一政治權力!相比於議會,總統只是它的執行者。借個傳統比喻的說法,議會是「國家的大腦」。組成如此重要機構的成員,只能是一個國家裡最睿智、最善於言辭表達且最敢於為民眾主張權利的人,只能是國家最優秀人才的集會。從議會裡出來的任何一款法律、制度、決議案,無一不關係民眾禍福,無一不關係國家興衰成敗,每一種法律、制度、政策在頒佈之前,無一例外,都必須經過審慎思考,全面觀察,詳細論證,激烈辯論,公開投票,此後還要經得起輿論的質疑,個案的判決。如此慎之又慎的國家大事的決策權,豈是兒戲?卻居然被託付給申紀蘭這樣的半文盲、弱智兒和專事諂媚者!

可以肯定,出現申紀蘭這種代而不表的情況,是違反中國文化傳統的。申紀蘭所擔任的代表職務,有點類似於過去的「言官」。在中國傳統中,言官最可恥的品質就是一切意見都仰承上意。中國傳統認為,言官最可貴的品質,是秉公直言,過去稱為「直言極諫」,言官敢言才是美德,只要敢於堅持自己認為正確的意見,哪怕逆了龍顏被砍頭,在二十四史上都是被讚揚的對象。相反,順隨上面的意志根本不是什麼美德,只會順隨上意說話的言官,歷史上通常貶稱作「諛臣」、「佞臣」、「奸臣」。

顯然,申紀蘭之所以能一而再、再而三地順利「當選」全國人民代表,除了她能毫無保留地服從共產黨最高當局外,另一個重要因素就是依賴於從蘇俄照抄照搬而來的多層間接選舉制。這種早被人類淘汰掉的荒謬的制度,在二百餘年前的法國第一次被付諸實施後,就引起有識之士的批判。埃德蒙•柏克在《法國革命論》中認為,多層間接選舉制下:「最後的代表與最初的選民之間並沒有什麼聯繫,或者不如說根本就沒有聯繫。進入國民議會的成員並不是由人民選擇的,也不對他們述職。……最優秀的和最明智的代表們就和最壞的代表們同樣地進入了這座煉獄。可以認為他們的根基是污穢的。」「最終是冒險把整個國家的命運交給了那些對它最沒有知識又對它最沒有興趣的人。這是一種永恆的兩難困境,他們被他們所選擇的邪惡、軟弱而又互相矛盾的原則拋入其中。除非人民打破並剷平這種分級,否則他們顯然在實質上根本就沒有對議會的選舉權;事實上他們在外表上和在實際上一樣幾乎沒有選舉過。」

這樣一種極其有利於強姦民意的荒謬的制度,只因為被獨裁者列寧選為自己集權的工具,就被鄧小平等譽為「世界上最先進的民主制度」,並被照抄照搬到中國來。在它的種種弊端顯露無遺之後,只因為特別有利於選擇積極維護權貴利益的申紀蘭式的走狗,就被稱作所謂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一部分,並拒絕改變。

歷史給中國開的這個玩笑,實在是太大了點!

文章來源:《中國人權雙週刊》

相關文章
評論